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收藏品,或许不是大家疯抢的 AJ,而是 NFT。

原文标题:《后 NFT 时代》
撰文:Mia Bao,BeepCrypto 创始人、WHALE 首席合伙人

NFT 现有格局

早在 2008 年比特币诞生前,Digital Cash 的演变就经历了 1982 年的 eCash、1998 年的 B-money 和 Bitgold 等坎坷。新事物的萌芽总要历经种种试验和时间的沉淀,NFT 也是如此。

NFT 的前身是 1993 年 Hal Finney 在 CompuServe 上跟 Cypherpunks 小组分享的一个有趣的概念——加密交易卡( Crypto Trading Cards)。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

对交易数字现金进行了大量思考之后,Finney 提出了交易「加密交易卡」的构想。他认为密码学狂热爱好者们绝对会爱上这些迷人的加密字符串艺术,由抽象字符串组成的加密交易卡不仅会成为好友之间的谈资,还会引发人们收藏、交易、集套盒等多种需求,不断创造新玩法和新热潮。

「每个梦想的背后,都藏着一个精力旺盛且勇于冒险的人。除了惊喜,他们什么都不期待。」 Finney 带着热情,Crypto Trading Cards 并没有回馈他以惊喜。但也许是某种程度的延迟满足,16 年后,他收到了比特币史上第一笔转账。

而在这之后,2012 年第一个类似 NFT 的代币-彩色币诞生,2017 年,加密猫引发了第一波 NFT 热潮,2018 年 ERC721,ERC1155,ERC998 协议逐步完善,2020 年现象级产品 NBATopshot 横空出世 ......

从 2018 年到 2020 年,NFT 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

  • NFT (资产)分类:收藏品 / 艺术品 / 虚拟世界 / 游戏 / 体育 / 工具

  • NFT 市场估值:$40,961,223 / $141,556,148 / $ 338,035,012

  • 活跃地址数:110,551 / 112,731 / 222,179

  • 买家:51,861 / 44,644 / 74,529

  • 卖家:27,877 / 25,264 / 31,504

自 2018 年到 2020 年,NFT 市场规模增长了 825%,活跃地址数增长了 201%,买家增长了 144%,卖家增长了 113%。在 2021 年刚过去第一个季度,NFT 市场规模便已经超越 10 亿美金,并在以惊人的速度扩张。Uniswap 一双袜子卖 16 万美元,Jack Dorsey 一条推特五个单词拍出 250 万美元,Nynt Cat 第一个作品拍出 65.6 万美金,Beeple 在佳士得的 NFT 作品拍出 6935 万美金天价…… 艺术品从 2020 年末表现出极速上升势头,游戏因为 Gas fee 居高不下停摆或者转移到二层的缘故,市场份额明显下滑,据 2021 年 3 月份统计(non-fungible 数据),收藏品 all time 交易额依然占据 NFT 资产类别的第一,为 2.7 亿美金;艺术品则上升至第二,为 1.5 亿美金;后面依次是元宇宙(Metaverse),游戏,体育和工具。

然而,伴随着 NFT 的爆火,「NFT 可以被复制,为何还要花重金购买?」,「NFT 流动性弱,脱手率低」等质疑声音不绝于耳。占据目前 NFT 市场最大份额的 「收藏品」和「艺术品」类 NFT 资产,下一步要去往何方?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试着先来解决前两个问题:

  • 复制问题:日前,Hacktao 在 twitter 提问:「如果我可以直接下载或者复制 NFT,那拥有 NFT 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也许,NFT 的意义在于其所有权(Authority)和开放权(Access)。NFT 本身就是物理世界到虚拟世界的一种范式转移,在虚拟世界中,持有人的物权最为关键。Hacktao 的作品宛如一把钥匙,而她的艺术展览馆、直播观看权益等便是钥匙开启的新世界。越有价值的东西被复制的次数就越多,但仿得再像的包也进不了售后。

  • 流动性问题:我一直认为简单批判 「NFT 流动性差」是不公平的。NFT 资产大抵可分为两大属性,一种为「纯粹收藏」属性(包括收藏品、艺术品等),一种为「工具」属性(包括游戏道具、虚拟土地、票据、DeFi 流转凭证等)。我们从 2020 年的数据来看,艺术品和收藏品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份额占比均接近 7:3 (来源:nonfungible.com nft yearly report 2020),而游戏和元宇宙则相反,一级和二级占比约为 3:7。前者流动性差是其对标物本质决定的,是 feature,而非 bug (当然不代表无需优化);而后者的流动性并不算太弱(由于本文篇幅过长,针对于为了解决流动而进行分片的一些看法我会放在 这里)。

世上有两件与市场相伴相生的东西,一是创造需求,二是满足需求。在后 NFT 时代,大家常常会问 「NFT 有什么新玩法?」 ,本文我们只谈后者。顶级稀缺资产从不缺市场,而大量长尾资产却一直滞销。回到上面讨论的问题:占据目前 NFT 市场最大份额的 「收藏品」和「艺术品」类 NFT 资产,下一步要去往何方?

在更加成熟的 NFT 生态环境中,「纯粹收藏」类 NFT 和「工具」类 NFT 之间的生态界限将会模糊,前者很可能将会逐渐融合进入后者,成为一个「可独立拆分子集」。

什么意思?

不明白或看不懂 NFT 热的人一直质疑 「NFT 收藏品有价无市,持有这些资产有什么用?」,笔者认为其答案就是元宇宙(Metaverse)。任何脱离游戏的道具都是没有意义的,任何脱离虚拟世界的虚拟周边或者虚拟艺术品也无法发挥最大价值。占据(目前)最大市场份额的 NFT 资产类别终将归入 Metaverse 的子集。换句话说,Metaverse 将会是这些虚拟商品(具有纯粹收藏属性 NFT)的最佳容器。

什么是元宇宙?

Metaverse (元宇宙)这一概念源于美国作家 Neal Stephenson 于 1992 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 meta 」 意为「超越」「元」,与「 Universe 」(宇宙)相结合,即「元宇宙」。

在 1992 年,Stephenson 就已经开始想象下一代虚拟空间:「只要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一个终端,就可以通过连接进入由计算机模拟的另一个三维现实,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中拥有自己的分身(Avatar)。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现实世界的所有事物都被数字化复制,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做任何现实生活中的事情,比如逛街、吃饭、发虚拟朋友圈,此外,人们还可以完成真实世界里不能实现的野心,比如瞬时移动 ......」

简单来说,元宇宙是一个可以映射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然而,关于元宇宙的最令人兴奋的不只是技术层面上的构建,更是改变彼此现有社交方式的巨大潜力。

20 世纪 80 年代初,RPG 游戏《创世纪》(Ultima)为玩家提供了一个开放的世界地图,第一次向玩家展现了「开放性世界」,但受限于技术与设计理念等问题,《创世纪》并不完善。真正具备广义上沙盒元素的游戏是 1983 年诞生的《Elite》。在《Elite》里,玩家可以扮演驾驶飞船的宇航员,在宇宙间穿梭,完成各类任务。在这款游戏中,玩家行为开始对游戏生态产生影响。

在这个交互过程中,玩家也逐渐了解「开放性世界」的概念。游戏可以跳脱出单一的模式,衍生出更多可能,游戏厂商与玩家的身份实现了传统意义的互换,玩家成为了内容的生产者,而游戏厂商仅仅提供了一个平台。

之后,更多代表性的沙盒游戏相继出现,并且开始呈现类型的多样化,比如 Roblox,侠盗猎车手,饥荒,我的世界等。而其中 Roblox 更是以高达 3100 万的日活和 1.5 亿的月活(截至 2020 年)在青少年人群中受欢迎程度仅次于 Google 网站(包括 YouTube),排名第二。

2021 年年初,游戏巨头腾讯强调了互联网进入全真互联网时代。a16z (Andreessen Horowitz)分析师 Jonathan Lai 近日也表示,Metaverse 将颠覆人类社交方式。后起之秀米哈游和莉莉丝也在积极布局元宇宙游戏,无论是硬件公司、平台公司还是内容公司,一众 VR/AR 公司都完成了投入元宇宙游戏的巨额融资 ......

区块链与元宇宙

各家对 Metaverse 的定义大体相同,又有所区别。笔者认为的元宇宙要包含以下几个元素:Metaverse (元宇宙)= Create (创造)+Play (娱乐)+Display (展示)+Social (社交)+Trade (交易),而正是这几部分的组成,使得代币治理以及 NFT 很可能会在元宇宙的虚拟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具体原因参考下下个章节)。

据 Nonfungible 数据,至 2020 年底,区块链元宇宙占据 NFT 市场份额 25%,稳居 2020 年 NFT 资产份额第一,其历史销售额超 5500 万美元,但有意思的是,其中仅 2020 年就达到了 2000 万美元。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Metaverse 至 2020 年底销售总额

而 2021 年度则更为夸张,第一季度元宇宙的销售额就已超 3000 万美元,超过 2020 年度销售总合。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2021 年第一季度超越 3000 万美金

也许是由于元宇宙相对于其他项目更为复杂,赛道其实并不拥挤,真正有稳定数据的项目包括 Decentraland、The Sandbox、CryptoVoxels、Somnium Space、Axie Infinity,但下表也罗列了一些项目状态不错但还未发行的土地的项目,包括 Aavegotchi 和 Terra Virtua。(需要注意的是:Terra Virtua 按照目前的情况只是提供虚拟空间,并未有土地或者交互式元宇宙的计划)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

2021 年,区块链世界中元宇宙的应用数据极其亮眼,以 The Sandbox 为例,其 2021 年度第二轮土地拍卖金额(超 280 万美金)就超越了 2019 年和 2020 年收入总和,而在最近一次土地拍卖中更是打破了所有记录达到近 700 万美金。The Sandbox 土地总数 166,464,目前拍卖将近 50%。

在 IP 合作方面,The Sandbox 和蓝精灵,Atari,过山车大亨,Care Bears 和 Shaun the Sheep 等达成了战略合作,也间接反映 NFT 在逐步主流化。

在元宇宙经济体当中,土地售卖是极其重要的一环,甚至有一些项目比如 CryptoVoxels 抛弃了 ERC20 玩法,而坚持只销售 NFT 土地。即使是融合类的项目,其他生态收入也远不如土地售卖收入,比如 Axie Infinity,这是一款 NFT+GameFi+Metaverse 的项目,即使其游戏生态已经非常繁荣,但其收入的 65%均来自土地销售,对于用户来说「土地资源,是 Metaverse 的经济根本」,因为它们可能提供最大的长期潜力。

因而对于还未成型但状态良好的项目而言,我们一直持积极看好状态。

2020 年,Metaverse 市场份额原本占据 NFT 资产第一,到 2021 年排名有所下滑,原因之一是艺术品的崛起,原因之二在于各类游戏以及 Metaverse 开始寻求一些二层或者侧链解决方案(数据未被统计),从而降低日益走高的 gas fee。今年 2 月,Axie Infinity 建立了自己的侧链 Ronin,并已成为 LAND 和其他资产的迁移。同样,Decentraland 也打通了到 Polygon 的通道。

二层网络的探索进程不乏开发者,若要提到最快最深很难忽略 Aavegotchi。在今年 3 月,Aavegotchi 正式迁移到 Polygon 网络,其目前是 Polygon 上最大游戏 Dapp,而其中以太坊到 Polygon 的 ERC721 和 ERC1155 的桥也是由 Aavegotchi 背后团队 Pixel Craft 开发完成,在二层网络探索上,Aavegotchi 走在了最前端,据悉其元宇宙也有望在 2021 年 Q2 推出。

从已经成型的项目回到到未成型的项目,不管是像素体还是仿真画面,CV 上不断火爆的派对印证了现实生活完成了到虚拟世界的部分映射。

未来如果我们每个人出生在活在虚拟世界中,我们无法判断自己的外部的世界,虚拟实在和自然实在之间不再会存在本体论的区别。

——翟振明,《有无之间:虚拟实在的哲学探险》(Get real : A Philosophical Adventure In Virtual Reality)

的确,假如有一天我们一天清醒时间有 18 个小时,其中有 9 个小时或以上的时间都生存在虚拟世界当中,那何为本何为体,虚拟世界可能就变成了真实世界。想来貌似这种生活很远,但其实又很近。都说元宇宙的早期「原住民」不是是疯子就是投机者,那在这个待发掘的蓝海中鲨鱼们到底嗅到了哪些商机

元宇宙的新经济形态

元宇宙不仅仅是游戏那么简单,「元宇宙」更是 Web 2.0 的下一阶段,它充满对现实世界的隐喻镜像和升级,也为新一代的数字化娱乐(Digital Entertament)、社交图谱(social graph)、在线工作经济(online work economy)和电子商务(e-commerce infrastructure)提供机会。根据 Deloitte 发表的「 The Spatial Web and Web 3.0」报告,在 Web 3.0 时代,与 3D 空间中的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空间的形式将会扩展。换句话说,Metaverse 将成为 Web 3.0 中的代表性技术,平台和服务。混沌状态下的 Metaverse 已经引发了一些新经济的兴起,这边笔者按照「直接态」和「间接态」来做区分。

「直接态」Meteverse 新经济形态:土地拥有者或者炒房者(Land owner/ Fipper)/ 游戏玩家(Player)/ 元宇宙建造商或者承包商(Metabuilder/Contractor)/ 虚拟可穿戴设备制造商(Metawear )

土地拥有者或者炒房者(Land owner/ Fipper):以 The Sandbox 为例,土地持有者从去年 3 月份到今年 2 月份,首轮土地拍卖价格上涨了 19 倍。而除了土地升值的显性利益之外,土地拥有者还有一些隐形利益,诸如 SAND 的流动性挖矿土地拥有者有 Multiplier 系数:持有 1 块土地,奖励 *1.1,持有 100 块,奖励 *1.5,1000 块则为 1.54,10,000 块为 1.65。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The Sandbox Land 2020 年 3 月~2021 年 2 月价格走势图

游戏玩家(Player):元宇宙的兴起带动了「边玩边赚」经济(Play to Earn),以 Axie Infinity 为代表的区块链游戏,玩家可以通过竞技,做任务等形式赚取 SLP (小爱药水),再通过二级市场变现盈利。而这种玩赚模式在游戏中并不少见,例如 The Sandbox 和 Aavegotchi 在日后游戏开放之后下一目标也是主打「边玩边赚」。

元宇宙建造商或者承包商(Metabuilder/Contractor):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元宇宙得以实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剥离,这样就衍生出承包商经济,比如 Voxel Architect 之类的承包商在这个生态中已经大展拳脚。除了承包商和地主直接合作之外,元宇宙团队本身也往往会支持虚拟世界建造商,比如 The Sandbox 就有针对于建造商的 Game Jam 比赛,每期奖励在 20 万美金,第一名可以拿走接近 10 万美金。而对于普通建造商,也有基金会补贴激励。

虚拟可穿戴设备制造商(Metawear):早在三四年前,Gucci 已经开始布局元宇宙,为模拟人生(The Sims)和 Pokémon Go 提供虚拟服装与配饰。就在上个月,Gucci 联合增强现实平台 Wanna 推出一款名为 Gucci Virtual 售价为 25 美金的虚拟球鞋。用户可以在 Roblox 或 Wanna app 里「穿」上这款球鞋。

除了传统品牌的入局,原生品牌也在不断涌现,其中由 WhaleShark 发起的 E1337 (读音:Elite)是定位于电竞领域的首款奢侈品品牌,也在今年 4 月份正式宣布将推出跨各大元宇宙版本。潮鞋品牌 RTFKT 工作室则是 Metawear 的佼佼者,他们与潮流艺术家 FEWOCiOUS 合作推出的 NFT 球鞋,共 600 余双,在 7 分钟内售罄,销售额达 310 万美元。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RTFKT 虚拟潮牌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为什么要收藏名家的画,为什么要穿 LV,为什么要开 Porsche?除了热爱,实用之外,更多是为了获得社会的一个满足感。不管你希望别人对你的标签是什么,颜值,才华,品味,财富,无一例外需要有现实载体呈现,「炫耀」是当今社会的刚需。而虚拟化社交之后呢?我们要的可能就是,家里挂着 Beeple 的艺术作品,出门穿着 RTFKT 的鞋子,E1337 的衣服。

「间接态」Metaverse 新经济形态:除了直接参与到元宇宙的各个角色之外,我们看到一些服务于 Metaverse 和其参与者的衍生送水行业也在发展,比如区块链游戏公会(Yield Guild)。

目前的 NFT 游戏,玩家在玩游戏之前往往需要先拥有 NFT 资产(比如土地,人物,道具等),对于基础玩家来说在开启游戏之前就需要投入不少 「沉没成本」,如果要 Mass Adoption,这种经济模型看似极其荒唐。去年开始,我们看到 Gabby 的团队 Yield Guild Games (YGG)就在解决这样的事情,他们愿意(而且已经)承当玩家(尤其是第三世界玩家)和区块链游戏(比如 Axie Infinity)的桥梁,以 Guild 的形式,采购 NFT 资产(不排除之后开放其他藏家 NFT 资产抵押),从而将玩家参与门槛降到最低:

其一,免去了普通玩家采购 NFT 资产的成本+玩家可通过 Play2Earn 赚取收益(玩家 70%,Guild 10%,Scholar Manager 20%)

其二,为区块链游戏提供了强大的第三世界流量+NFT 的流通量和换手率

其三,其项目本身有了清晰的商业模型(流水的项目方,铁打的服务商)

这种业务模式在疫情期间养活了一大批菲律宾的玩家,「只需要通过线上兼职游戏就可以赚取比现实工作更高的工资,这是一件太神奇的事情!」,菲律宾最低工资水平为 200 刀,每个业余 Axie Infinity 玩家每天平均可赚 200SLP (Small Love Potion),按照 SLP 之前高价,每个月可以赚 1200 刀以上,是他们本身收入水平的 6 倍,即使按照 SLP 现有价格(0.048USDT)来算,也是要超出其最低工资水平。

除了上述列子,我们也看到衍生服务赛道也有其他一些有趣的动向,即「NFT MCN 公司」的发展。(这里的「MCN 公司」并不一定是专项的 NFT 运作公司,而是指具备运作能力的组织,其形态可以是 NFT KOL 诸如 WhaleShark,NFT 项目方诸如 The Sandbox,NFT 社区诸如 $WHALE Community,当然也有专门这样的公司诸如 CryptoArt Studio)随着 NFT 出圈效应极具增强,传统 IP 或者品牌也开始进军,但摆在他们面前有两个选择:

  1. 依靠自身品牌影响力发行 NFT 资产
  2. 借助「 NFT MCN 公司」一起推动

传统 IP 发 NFT 的成功与否和这类「MCN 组织」脱离不了关系。我们看个例子,3 月 29 日,亚洲知名潮流艺术家村上隆在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上拍卖 108 件 NFT 加密作品「Murakami.Flower (即村上隆•花朵系列)」。4 月 1 日,其作品中创世「#0000 Murakami. Flower」已被竞拍到 144ETH (约 32 万美金),而首发剩余 35 件作品则平均出价多在 4.4ETH (约 9600 美金),按此趋势拍卖成交总价预估会达 120 万美金以上。然而至 4 月 5 日,村上隆快要发布完 108 件作品时,原本出 144 个 ETH 的藏家,把出价撤回修改成 50ETH,第二天,村上隆团队突然宣布把 108 件作品打包一起拍卖,而不承认前面的单件作品出价。至截拍前,打包产品出价仅仅为 20ETH 左右。截拍前一天,村上隆突然宣布暂时推迟整包拍卖。

村上隆事件其实映射了一个问题,传统 IP 进入 NFT 总认为按照自有资源可以复刻传统市场的成功,但其实圈层和圈层之间往往有壁垒。「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传统 IP 想要入局也不仅仅上述原则那么简单,想要成为最终成功范本,和圈内已经持续 「invest in」 的原生团队和机构,诸如 $WHALE,BeepCrypto 等合作不可小觑,而这点我们对比 Paris Hilton,3LAU 和村上隆的案例即可高下立判。包括像一些新生团队 CryptoArt 也计划成立 Cryptoart Studio 孵化器来扶持这些艺术家,从而打破圈层和圈层之间的壁垒,将互相利益最大化。

区块链元宇宙 VS 与传统元宇宙

NFT 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的「独一无二」性,还是「跨时间」,「跨空间」的转移,而这往往是传统游戏无法跨越的局限。 我这边举几个列子:a.Mooncat 的翻红,b.KittyVerse 的可扩展性。

Mooncat 的翻红

3 月 12 日,推特用户 ETHoard 「考古」发现了 NFT 收藏品类别项目 Mooncats。该项目其实可追溯到 2017 年 8 月 9 日,晚于加密朋克 (CryptoPunks),早于加密猫 (CryptoKitties)。完全出于偶然,ETHoard 发起了 MoonCats 救援计划(MoonCats Rescue),号召大家使用 Etherscan 来手动与合约交互拯救这些猫咪(由于 MoonCatRescue.com 的前端接口早已关闭)。仅用 3 个小时,MoonCats 就在当天以太坊网络交易费用最高的账户排行榜上跃居第二,仅 Gas 费一项就超过 60 万美元。一次意外「考古」,就拯救了这个被开发者废弃了 4 年的项目。不知道各位读者有没有体验过自己喜爱的游戏停服的无奈,而区块链游戏的可跨时间属性,无异于打开了历史的潘多拉盒子。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

KittyVerse-单一 IP 的可扩展性

Cryptokitties 是单一收藏品,而其单一模式明显是满足不了大众玩家的诉求,针对于这种情况,一种解决方案是团队直接打造一款 NFT 游戏,比如 Aavegotchi,他们的收藏品「小鬼」除了本身是收藏品之外,还增加了 DeFi 和 Gamefi 的属性,前者是「aToken」的储藏容器(NFT 钱包),后者是拥有小鬼可以参与 Rarity Mining 和 Mini Games,另一种解决方案则是开放 API,让其他开发团队可以以 Cryptokitties 为原型打造各类衍生游戏或产品,这种资产的「跨空间」是让 Cryptolitties 资产得到最大效用的资产复用。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

除了 Cryptokitties,那类似的 NFT 资产的「跨空间」属性在 Metaverse 当中也得到极强体现,比如之前提到的 Metawear,我的一件 E1337 衣服,可以同时穿到 Decentraland,The Sandbox,Cryptovoxels 当中去,而我过去买的 Gods unchained 道具卡牌也有可能直接在虚拟空间当中作为道具使用。

而在 KittyVerse 原有模式之外,我们不妨再加点想象空间。如果 Cryptokitties 是一个 IP 版权,那么类似 KittyVerse 之类的基于该 IP 打造的微经济可以直接从商业的方式上反哺回到原项目本身,这也是针对于 IP 版权的另一个有趣设想和实际落地场景。

元宇宙不会一夜之间完善,甚至「Metaverse 前」和「Metaverse 后」都不会有泾渭分明的界限,它也绝不会是由一家公司打造和运行。我们目前看好几个赛道:第一类 Metaverse 赛道中已有格局中中发展良好但又有想象空间空间的项目比如 The Sandbox;第二类号称做中国 Metaverse 的项目;第三类是为这件事情服务的衍生服务公司;第四类保持开放,期待新的业务模式。」

Social Money 的到来

我为什么会在各类 NFT 演讲中反复谈到「 Socail Money」和「 Socail Economy」以及说「Socail Money」是 NFT 的衍生赛道。探讨这个话题也会解决很多人不明为什么 NFT 为什么那么出圈以及会有那么多名人 IP 愿意加持。其根本原因在于:大部分 NFT 的本质在于「商品」,而有一个经验法则被一遍又一遍地证明是正确的:每个消费产品的最佳版本是本质上是社会性的。

在正式进入 NFT+Socail Money 之前,我们先来聊一聊「社交+」的场景和想象空间。

与具有同类竞争优势的非社交产品相比,包含社交成分的产品往往都具有根本的非对称性优势:更好的增长环,更好的参与度,更好的保留率,更强的护城河。而且,这种产品优势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累积。

我们看几个案例

a. 社交游戏:刺客信条 vs Fortnite

刺客信条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游戏特许经营之一,但它缺乏 Fortnite 或 Minecraft 的社交元素。游戏内没有用户生成的内容,也没有真实的社交图谱。刺客信条系列的 估值估计为 3 亿美元,而 Fortnite 仅去年一年就带来了近 20 亿美元。这就是为什么最好的游戏更像社交网络而不是单机。

b. 社交+音乐:Spotify 与 Tiktok

Spotify 好的无可厚非,但音乐本质也是一种「社交体验」。Tiktok 在引入病毒式「挑战」后使得音乐变得社交化。14 年后,Spotify 的市值约为 500 亿美元。尽管 Tiktok 还未上市,但最近的公开估计表明,它在不到 5 年的时间内就可以超过这一基准。

c. 社交+购物:亚马逊与拼多多

国内大家深知的是拼多多的「社交性」,虽然他还没在短期内赶超 Amazon,但拼多多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从零市值变成超过 1000 亿美元的事实表明了社交商务的潜力。

d. 社交+音频:有声读物 / 播客 vs.Clubhouse

今年春节期间,Elon Musk 除了喊单狗狗币之外,还带火了 Clubhouse,尽管爆炸性播客时代的媒体在很大程度上是单人播放和被动播放,但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改变,Clubhouse 的 UGC 和社交属性更强,能带动的关系网络更强,波及更广。

看完以上案例,我们再回过头来看 NFT 和 Social Money 的结合,正如在这一小节开头写的 NFT 在大部分场景下本质是商品,所以笔者认为 Social Money+NFT= Social e-commerse (新型社交电商)。

Social money + NFT= Social ecommerce

点对点带来的商业是弱关联的,互联网行业成熟结果已经验证,在流量红利逐渐耗尽的「后电商」时代,基于 KOL 生态的社交电商所带来的裂变和爆发式增长,是目前大家追赶的方向,而这种由 KOL 到 C 端的强关联,直接推动粉丝经济变现。我们看到像 Elon Musk,Jack Dorswey,Mark Cuban,William Shatner,3LAU,Shawn Mendes,TheWeekend,Paris Hilton 等名人均已发行了自己的 NFT 作品。

由于我们处于社交代币起步阶段,相关定义可能尚未完全达成共识。但按照市场上现有形态,我们暂且先将其社交代币生态分为三类:

  1. 社交代币发行平台
  2. 个人社交代币
  3. 社区型社交代币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

备注:由于本文不是科普,不会展分析,Social Token 更多介绍和信息将会汇总在 这里

尽管社交代币尚处于起步阶段,但一些社交代币已经初具规模,其中目前市值排名第一的社交代币 WHALE 市值已超 1.37 亿,几大领先其他社交代币。接下来笔者将以 WHALE 举例阐述 NFT 和社交代币之间的纵深关系。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社交代币市值排名

NFT 投资是如此之难,你甚至要做比其他 DeFi 项目还有更多的功课,但 WHALE 让一切都变得简单了。你买的可能只是一个代币,但你买的是一篮子顶级 NFT 资产。

——Chico Crypto

WHALE 是首个锚定一揽子优质 NFT 资产的社交代币。我们来看这种形态的项目,其 最重要的核心在于「资产」本身,而非「形式」或「玩法」本身。WHALE 能做到目前市值第一除了 WhaleShark 本身影响力之外,其 The Vault 资产不可小觑。据 Nonfungible 每月给出的审计报告,目前 The Vault 资产中的资产总共包含 13 200 件,估值 4190 万美金,然而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估值,以 NBATopshot 为例,根据 Momentranks 排名,资产库当中仅 NBATopshot 资产就已超过 5000 万美金。除了 NBATopshot 之外,WHALE 资产库的其他藏品的优质程度也令人咋舌。

  1. NBATopshot 资产库排名第一(NBAtopshot 排名
  2. 除 Binance 外,The Sandbox 第二大藏品库
  3. Gods Unchained 最大藏品库,拥有 2/3 最稀有的神话卡,最大金卡和钻石卡收藏库
  4. CryptoVoxels 虚拟世界中最大藏品库(核心地段)
  5. 知名加密艺术家 Pak、Hackatao、XCopy、Coldie 等最大收藏库
  6. JOYWorld 最大的收藏组合
  7. Avastar 最大藏品库,其中还包括仅有的两张原创 Acastar。#0 号和 1 号
  8. Superrare 最大 艺术藏品库

后 NFT 时代:NFT 资产和社交代币将尽归元宇宙WHALE 生态图

由个人或者社区为载体来推动 NFT 资产的价值,在各类社交代币平台的推出和蓬勃发展下得以实现。未来每个 influener (个人或社区)都会对应一个合约,由于场景化的诉求不同,可组合或者可模块化的工具将成为必须。现有的社交代币发行平台 Roll,Rally,Bitclout,Socios 已经稍有雏型,一个信息汇总工具诸如 linktree 也会出现,从而链接不同平台之间的信息孤岛。

我们于 2019 年末布局 NFT,现在看社交代币就像是 19 年看 NFT 一样,回到社交代币发行平台的角度,近期有个横扫各大优质资本的项目叫 BitClout,获得了红杉资本、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Social Capital、 TQ Ventures、 Coinbase Ventures、 Winklevoss Capital、 Arrington Capital、 Polychain、 Pantera、DCG 、 Huobi、 Variant 等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简单来说,它是一个可以「投资名人或者潜力股」的 Twitter,对于 KOL 来说本质上就是「Monertize your influnece」,影响力变现,而对于用户来说则是「Skin in the Game」,真正参与到「养成」IP 的进程中。

社交+产品通常同时具有交互层和交易层。交互层吸引了用户的情感和认知方面,而交易层则更具功能性和理性。从产品和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任务组合成一致的体验可能是一种微妙的平衡行为。但是,当情感层和交易层经过精心设计并且相互促进时,那就是魔术发生的时候。

我们看好社交赛道,但不盲目看好社交产品,根本原因在于太难。难,并不是技术和产品本身,而是资本运作和圈外资源。在运营层,Bitclout 如果能做到让用户在价值共享,情感共鸣,关系共生上达到同频;在资源层,能做到知名 IP 的引入激发冷启动和持续活力的话,那将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NFT+Social Money= Scalable sociality (可调控社交)

可能有很多读者们会觉得很奇怪,NFT 和 Social Money 调换位置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答案。当然这里所有的说法都是笔者个人的定义,之所以有这样的区分重点落在「谁为主体在先」,上一个篇章的讲的是社交场景下赋能 NFT,而这一篇章讲的是 NFT 场景下如何赋能社交,前者 NFT 往往是直接作为商品的形式存在,而后者往往是以「工具」属性的凭证。

在举例之前,我们先拆解一个概念。2015 年,伦敦大学人类学教授 Daniel Miller 针对社交媒体提出了一个「可调控社交」(scalable sociality)的概念。「可调控社交」(scalable sociality)包括不同规模、隐私程度不一的群体,指的是社交的不同维度。在某些情况下,特定 NFT 可以让你访问特定群组,依托于 NFT 为某种原生的数字「事物」(例如游戏资产,数字艺术或空间域)提供了一种标准化的网络虚拟身份和所有权形式,代表从私密到公开社交媒体的不同界限的权利,举个简单例子通常我们最大开放性社交工具往往是 Twitter/weibo 等开放平台,再过渡到微信等私域流量,再到单独私密群组等,在这种环境中 NFT 其实就是一个「Privilege Plus」 ,这是由数字所有权所赋予的新的、独特的功能。

再举个例子,回到电商的场景中,比如某品牌授权给到 ABCD 四个渠道商,渠道商(Gatekeeper)流转凭证即可 NFT 化,这里的 NFT 作为承接品牌和 C 端用户信任的「中间态」。

结语

「社交」是一种普遍而永恒的需求,元宇宙是新一代的必然的社交方式,NFT 是同时满足虚拟社交社会认同感和实用性的刚需,Social Money 则是体现社会价值的最佳表现形式。再返回社会浪潮,也许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储值工具,不再是黄金,而是比特币;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收藏品,不会是大家疯抢的 AJ,而是非同质化通证(NFT)。正如前两天跟一位摄影师朋友聊到的,一个世纪后回看现在,「现在看来敏感画作上的那些马赛克,也许就是这个时代的印记。」 比特币,NFT 及其衍生品,也应如此。

参考资料:

https://a16z.com/2020/12/07/social-strikes-back-metaverse/

https://investorplace.com/2021/04/the-metaverse-is-coming/

https://a16z.com/2020/12/07/social-strikes-back-social-plus/

https://www.forbes.com/sites/stephenmcbride1/2021/03/23/welcome-to-the-metaverse/?sh=2174f74720c9

https://www.forbes.com/sites/cathyhackl/2021/03/15/making-money-in-the-metaverse/?sh=5c074f4a3b43

https://nonfungible.com/subscribe/nft-report-2020

https://www.eugenewei.com/blog/2020/8/3/tiktok-and-the-sorting-hat

https://www2.deloitte.com/content/dam/insights/us/articles/6645_Spatial-web-strategy/DI_Spatial-web-strategy.pdf

https://www.ithome.com/0/542/818.htm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81679732.pdf

https://www.businessofbusiness.com/articles/nft-celebrity-non-fungible-tokens-crypto-grimes-paris-hilton/

https://messari.io/article/metaverse-wars-vol-1-the-five-worlds

https://pro.nansen.ai/axie

https://messari.io/article/the-social-token-bible?referrer=category:all-research

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axie-infinity-escapes-ethereum-gas-fees-as-ronin-sidechain-goes-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