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目前的资料来看,火币公链的定位其实不同于币安链,火币公链更想打造的是一条金融公链,而不只是一条继承了原有业务,仅从形式上由中心化转向半去中心化的一条公链。

原文标题:《关于火币公链还有什么没说的》
作者:史迪仔

六月底的最后一天,火币创始人兼 CEO 李林先生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内发布了一篇《关于火币公链,目前能公开说的都在这了》,NervosCommunity 也在第一时间跟进报道发布了《如何解读 Nervos 与火币联手打造的金融公链?》。但市场的反馈似乎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产生较大的波澜,反而给人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对火币公链的猜想:提供 DeFi 服务的 PoS 通用公链?

究其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一来其实去年 6 月火币就已经宣布启动火币公链项目,经过了三个多月的火币公链领袖的竞选,成功决出了火币公链的技术团队 —— G 咖战队,并于去年 12 月成发布《火币公链白皮书》。

但是正如李林所言,由于行业的发展和火币对公链的认知不断深化,火币公链在 2019 年 1 月重新进行了战略规划,并且根据新的规划重新选择了公链技术合作伙伴。因此这次公布与 Nervos 的合作在没有更劲爆的内容公布之前,更多地只是对过去一段时间内战略方向偏差的弥补。

二来同类公链产品较多,而且已有巨头进入,竞争激烈。其实从目前的资料来看,火币公链的定位其实不同于币安链,火币公链更想打造的是一条金融公链,而不只是一条继承了原有业务,仅从形式上由中心化转向半去中心化的一条公链。关于火币公链和币安链的更多异同我们会在下面详细地分析。

关于火币公链的若干猜想

火币公链和币安链的定位异同分析

我们知道币安链是基于 Cosmos 开发的,其共识机制内核是 Tendermint。Tendermint 是一个基于 PBFT (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的 POS 共识机制,由 Jae Kwon 于 2014 年提出,Tendermint 是联盟链中比较常用的共识算法,最高可容忍不超过 1/3 的恶意节点,关于 Tendermint 的具体技术细节在这里就不展开了。

关于币安链还有一些要说的,币安链目前注重的是高速的交易性能,因此币安链在其他方面是有诸多舍弃的,比如币安链目前仅设置 11 个验证节点、没有智能合约、没有虚拟机。所以币安链还不是一条图灵完备的全功能链,不是一条支持智能合约二次开发的通用公链,币安链目前仅专注于交易、发行、众筹、融资等完全基于币安已有业务的周边扩展。

虽然关于与 Nervos 合作之后的火币公链的白皮书或者技术文档还没有公布,对于具体细节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做出一些分析和推测。

我想大部人首先关心的是,火币公链会采用什么共识算法?我觉得还是会以改良的 POS 共识机制为主,验证节点这边应该也会和币安链一样会设定门槛,然后将验证节点的数量限制在一定范围内,毕竟火币公链要建立的也是一个注重高效的全球性金融基础设施。

但是不同于币安链,火币公链很大程度上将是一条图灵完备的支持智能合约二次开发的通用公链,因为在火币公链的核心定位及特点中明确表达了,火币公链将支持第三方基于火币公链协议开发及运营子链,支持第三方为链上资产提供 DeFi 服务,我相信凭借 Nervos 的开发实力在技术实现上应该问题不大。因此火币公链可能一诞生,就能实现很多在币安链上目前无法实现的功能,至于能不能最终实现弯道超车,我们拭目以待。

Nervos 之于火币与 Cosmos 之于币安一样吗?

显然两者是不一样的。币安链的核心开发团队是币安本身的技术团队,只是在技术上会参考借鉴 Cosmos 的技术,双方之间更多的是技术合作关系。

而从火币两次寻找合作伙伴来看,火币还是会走战略合作、技术合作的路线,因此火币对于技术团队的挑选将会显得尤为重要,个人认为这也是火币最终选择更换技术团队的一个重要原因。纵观国内众多公链项目,满足火币战略需求和技术需求的公链屈指可数,最终火币选择与目前国内区块链技术实力最强的 Nervos 项目合作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说两者还是不一样的,Cosmos 之于币安更多的只是技术借鉴和技术合作层面的,币安链大概率不会加入 Cosmos 的生态,成为 Cosmos 其中的一个 hub。而 Nervos 与火币更像是战略合作,强强联合,火币公链可能只是双方未来合作的一个开始,之后围绕火币公链开展的链上合规、资产上链、Defi 服务等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

Nervos 的哪些技术可能会被应用到火币公链中去?

本章节内容均为推演,算是应用现在较火的 「大案牍术」做的一次尝试吧,希望各位看官莫嫌弃。

CKB-VM

大家对于 CKB-VM 可能还不是很熟悉,CKB-VM 是 Nervos 为底层公链 CKB 打造的基于 RISC-V 的区块链虚拟机。RISC-V 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于 2010 年设计的开源 RISC 指令集架构(ISA)。RISC-V 的目标是提供一个通用的 CPU 指令集架构,以支持下一代系统架构开发,并在未来数十年中不会产生遗留架构问题所带来的负担。

CKB-VM 是基于真实的 CPU 指令集来构建虚拟机的,相比于下一代以太坊虚拟机、EOS 虚拟机采用的 WASM (WebAssembly,一种编码格式),基于 RISC-V 的 CKB-VM 具有诸多优势:

灵活性:其他复杂的、带有高级语言功能的虚拟机需要绑定密码学原语,若未来现有的原语被攻破,或者需要更换一套密码学原语时,需要通过分叉来实现,而 CKB-VM 将密码学算法作为抽象的原语与底层剥离,用户可以指定自己的资产或合约采用任意预定义的密码学算法验证授权。

确定的运行开销:CKB-VM 采用的是真实的 CPU 指令集,可以通过计算每个指令执行时需要的 cycle 数准确地计算运行开销,这样就可以精确地计算每笔交易花费的手续费,而不会出现目前以太坊 EVM 中手续费定价不准确的问题。

CKB-VM 还有稳定性高、运行透明性高、兼容性好等诸多优势,想了解关于 CKB-VM 更多细节的可以去参见肖雪洁老师的 CKB-VM 诞生记四部曲。

区块链的底层本身就是应该是难以升级、难以修改的,CKB-VM 这种通过真实 CPU 指令集构建的虚拟机会带来区块链底层最需要的稳定性,CKB-VM 在灵活性、确定的运营开销等方面的优势也有利于公链引入新的密码学方法,明确合约运行开销,因此CKB-VM 非常有可能会被应用到火币公链中去

Cell 模型

CKB 的 Cell 模型 —— 一种通用化的比特币 UTXO 模型。Cell 模型主要包含四个字段,Capacity、Data、LockScript 和 TypeScript,其中 Capacity 代表的一块一定大小的存储空间,这个是和 CKB 本身的使用属性相关联的;Data 是保存数据状态的地方;LockScript 和比特币中的 lock 脚本是类似的,TypeScript 则定义了在 data 字段中保存的数据在状态迁移过程中必须要遵守的规则,是对状态的约束,是实现用户可以自定义 Token 的关键字段。

而火币公链的定位应该是一条高性能的金融公链,所以不太需要一个注重状态存储的底层,因此 Cell 中的 Capacity 字段可能是多余的,这就可能需要对 Cell 模型做一些调整来适配火币公链

当然 Nervos 团队有丰富的以太坊和 Layer2 开发经验,只要保障设计的合理性,直接采用账户模型的设计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另外 CKB 中可以支持用户自定义 Token 支付转账手续费。这一点大概率不会在火币公链中实现,火币应该还是会选择和币安链一样,将自己的平台币作为唯一可以用来支付手续费的原生 Token。

NC-MAX

Nervos 采用的是中本聪共识的改良版 NC-MAX 共识机制,关于 NC-MAX 共识机制的细节,大家可以参考 《NC-MAX:让中本聪共识再次伟大(上) 》和《 NC-MAX:让中本聪共识再次伟大(下)》。

但是 NC-MAX 主要是为 Layer1 的底层公链量身打造的,而火币公链则更像是偏向于应用层面的 Layer2 的链,因此 NC-MAX 大概率不会应用到火币公链中去,正如上面分析的,火币公链大概率还是会选择 PoS 类型的共识机制

价值存储的经济模型

至于 Nervos 一直强调的注重价值沉淀、价值存储的经济模型,可能对火币公链的经济模型设计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如何将火币公链上用户自定义的 Token 通过一个合适的途径,将这部分 Token 的价值传递到 HT 本身可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课题

火币公链可能会成为 Nervos 的 Layer2 中的一个项目吗?

虽然从技术上让火币公链成为 Nervos Layer2 中的一条金融链是完全可行的,但是由于双方项目品牌战略定位、各种相关利益博弈,我们应该在短时间内看不到这个可能。但是我相信这样深度的战略合作关系,一定会让两个项目在未来的发展中碰撞出更多的火花,诞生出更多更有意思的产品和项目。

本文仅代表史迪仔个人观点,与 Nervos Community 无关。本文内容仅为推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配合次条王博老师新作《Mining 向左,Staking 向右——公链的两大演进方向与价值分析》有奇效。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