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还没有意识到 Bank 每次拍卖过后可能的销毁带来的价值捕获。初期的几个拍卖结果可能会让市场醒过来。

原文标题:《NGMI 资本:Float-Bank,一个公平启动的童话故事,下一代美联储在这里诞生? 》
撰文:NGMI 资本
翻译:张天然

简介

Float 是新一代的算法稳定币,它并不绑定一美元,而是把价格和以太坊的成长挂钩,但又远没有以太坊波动幅度大。在用 2020 年数据的回测中,在 ETH 涨幅 500% 以上的情况下,FLoat 价格涨了 50% 以上。Bank 是这个系统的类股权通证,代表了系统的投票权,会从系统扩张中收益,也会吸收通缩的卖压。Float 则是其稳定币,目前正在创世阶段。

公平启动

这个系统的公平启动是从一月底开始的,先分发 Bank,当时几乎所有其他的算法稳定币除了 Frax 都低于应该锚定的 1 刀很多。第一阶段的白名单一开始是给了任何 Snapshot 投过票的人,后来还扩大给了参与过一些其他主要协议治理的人。限制每个人 $3 万美元以防大户占满发行池。总共有大约 4 万的地址符合第一阶段启动的要求,超过 3000 个地址参与了。

团队甚至为了允许投票多选,特地分叉了 Snapshot,因为 Snapshot 只支持单选。投票是为了选择在第二阶段的挖 Bank 的铲子。当时的 Bank 投票率达到了令人吃惊的 58%,就是说 58% 的 Bank 持有者参与了投票。而令人很意外的是,YAM 超越了 UNI 和 Badger,和 YFI,SUSHI,ETH 和 WBTC 并列成为了第二阶段的五个新铲子。YAM 开创了公平启动+算法稳定币的先河,和 YFI SUSHI 一样是最古典的社区最大的公平发行币,尽管现在的市值要小得多。YAM 在这场投票中的胜利也是对于公平启动精神最好的诠释,也充分体现了 Float 初创社区的优质。

好事藏不住,大家都很喜欢这样公平而民主的新项目启动方式,但很多新粉丝并没有第一阶段的挖矿资格。在第一阶段的尾声,所有人都能参与的第二阶段开始之前,Bank 的价格只花了 2 小时就从 $800 飙升到了 $1600。那天聊天群和价格走势图看起来蔚为壮观。当第二天第二阶段正式启动以后,最高 TVL 达到了 15 亿美元。

团队和社区

这个团队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四个成员各自扮演披头士的一个角色。社区电话会上他们的英国口音还挺明显。从文章到社区电话会和电话会文字稿,再到群里回答问题,团队的对外沟通非常清晰而反应迅速。他们有让 Float 成为世界货币的宏伟的蓝图,但在执行层面也非常脚踏实地。他们很清楚对手的状态,甚至特地写了一篇文章来比较 Float, Fei 和 Rai。对于 Fei 发行时犯过的错误,他们也很快就学习了并改进了 Float 自己的发行过程。团队前段时间发布了他们的可交互的白皮书,其互动的板块很好的展示了系统在不同的潜在条件下的运行情况,这可能是之前没有团队做过的创举。

团队也非常小心谨慎,坚持在铸造仪式之前一定要把代码审计做完。并且还会再进行一次审计。再又花了 6 周以后,我们终于等来了激动人心的时刻。

一个很有趣的观察,核心的 Float 微信群有大概 330 人,自称为野联储股东。但六周太长了,价格跌倒了前高的四分之一以后,群员数量掉到了 294。Discord 群里也一度一天不到一条消息,人们似乎好像忘记了这个项目,直到 Float 铸币时间确定。

推特粉丝数量 7400 个,比 OHM 的 8700 个,Reflexer 的一万个和 Fei 的 2 万 4 要少,但多于上一代的算法稳定币们,如 ESD/DSD 都只有 3400,Basis Cash 也只有 6300。

机制

白皮书Gitbook 其实已经很清楚的介绍和解释了整个系统,所以我们也就只在这里稍微概况和评论一下。

Float Bank 是一个双代币的系统,Float 是稳定币但不锚定 1 美元,Bank 是这个系统的类股权通证,代表了系统的投票权,会从系统扩张中收益,也会吸收通缩的卖压。系统的发行是靠先公平分配 Bank 来获取一个 Bank 的市场公允价值,然后再依靠公平分配的 Bank 来同样公平的铸造 Float,最后靠 Bank 的市值来撑起铸造更多 Float 所需的挖矿需求。

Float 的目标价格并不是 1 美元,而是和以太坊的成长挂钩,波动幅度则大幅减小。即使以太坊一天翻倍,当天的 Float 目标价格也只会增加 0.2%,如果价格持续的话 Float 价格也会逐渐追上过去半年 ETH 700% 的涨幅也只让 Float 的目标价提升了大约 40%。

总的来说 1 个 Float (初始价格是 $1.618,为了致敬黄金分割率)是由接近等额的 ETH 支撑的。库存(官方称为篮子 Basket)中 ETH 和流通的 Float 市值的比例就叫做抵押比 Basket ratio,系统会使用荷兰拍的形式来让抵押比回到 1 (以后也可以改成低于 1 的数字)。

总共有四种情况

扩张:Float 高于锚定价格,抵押比大于等于 1

协议会增发更多的 Float 来拍卖,希望能把 Float 带回锚定价,拍卖价格将用 ETH+Bank 一起支付,其中锚定价以内的用 ETH,之上的用 Bank。之后 Bank 就会被销毁。抵押比会下降,但是维持在 1 以上。

这可能是未来一个月的主要情形,因为团队添加了每次增发不超过 10% 的限制,所以 Float 的价格将在锚定价之上运行挺久,因为初期 Float 是供给非常有限,而挖 Bank 的奖励又相对较高。看看我们下面对铸造仪式以后的进行的模型分析。

扩张:Float 高于锚定价格,抵押比小于 1
这时候协议仍然会增发 Float 但是只收 ETH,希望能把抵押比更快的提高回到 1。这会是 Float 需求旺盛但是 ETH 价格下跌的情况。

收缩:Float 低于锚定价格,抵押比大于 1
协议会用 ETH 来购入 Float 以把 Float 带回锚定价格。

收缩:Float 低于锚定价格,抵押比小于 1
协议会用 ETH 以及增发一些 Bank 来一起买 Float,争取买回 1,这是唯一对 Bank 持有者有稀释作用的情形 。

一些机制中的其他关键因素

●荷兰拍是一种久经考验的公平定价形式,Maker 和 Gnosis 都用了很久。 他结算迅速,且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和闪电贷都兼容,这样资本效率可以最大化
●扩张周期可以销毁很多的 Bank,这使得 Bank 除了投票权以外又有了显著的额外价值,就像 Maker 一样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 Float 的机制是非常周到的,也考虑到了绝大部分的情形,并且会至少实现 Frax 级别的稳定性。鉴于部分抵押的资产是不稳定的,这个机制甚至更出色了。而把系统的增长和以太坊的增长联系起来(也可以是别的不稳定的资产),应该也是一个比跟中心化稳定资产绑定好的选择。读者可以去可互动白皮书里面模拟一下。

铸造仪式

从 5 月 9 号到 15 号,每个存在 Bank 单独池里的 Bank 都可以以 $1.618 的价格铸造 100 个 Float。为了鼓励长期主义,质押在池子里的 Bank 如果想取出来的话,要被锁定 8 天,且 8 天期间没有任何收益,然后才能取出来。

以目前价格来看,这意味着每一个价值 $700 的 Bank 都可以生成价值 $161.8 的 Float。但是这会是这个系统真正的价格走势吗?很可能不会

尽管可互动白皮书对于系统的长期表现做了很好的数据模拟,但是并没有触及铸造仪式以及之后的初期拍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设计并发布了这个模型来给大家玩,我们将展示主要的参数,假设,和相关的结果,供君一乐。

点这个 链接 可以自己去玩这个 excel 估值模型。

NGMI 资本:通过拍卖假设和模型为 FLOAT 和 BANK 估值

乐观情况

我们把乐观情况的主要参数设为 $2000 刀的 Bank,$3 刀的 Float,和 80% 的 Bank 在 Bank 单独池子里的质押比例。我们认为 $2000 是有可能的,因为上一次就炒到了 $1600。而这次产品上线了,以太坊的价格都上涨了 80% 不止。Float 的价格会到 3 刀,远高于 $1.618 的锚定价格是因为 Float 初始供应量实在是太少了,以及很高的 Float-eth 以及 Float 的挖矿收益率。我们也认为 80% 的质押比例是有可能的,因为 2 天不到就质押了 45%。如果 80% 都被锁定,那么 Bank 的价格可能会出现很大的波动。

我们认为市场还没有意识到 Bank 每次拍卖过后可能的销毁带来的价值捕获。初期的几个拍卖结果可能会让市场醒过来。但这也只是我们的大胆猜测,也无法用模型体现。做模型需要设置一个拍卖开始前的初始价格,所以我们就把模型中拍卖开始前的价格就设到一个比较高的程度,然后看看如果这些价格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的话,这个系统会发生什么,比如 BANK 被销毁多少。

拍卖

在和团队 discord 沟通了几次以后,团队告诉我们,为了市场的稳定性,每次拍卖最多增发 10%,拍卖的频率将从每 24 小时一次一路降低到 30 分钟一次,频率提升将会在四周的时间里逐渐实现。

我们假设每次拍卖都会用足 10% 的增发限制,但是价格会打一个动态的折,这个动态的折扣会从 3% 开始,一路下降到 0.2%,因为一开始 Float 的价格可能挺高的。具体说来就是 Float 的价格大概会这样走,3, 2.9, 2.81…...1.623, 1.62, 1.618 这样。Float-ETH 的质押池的质押比例也会随着 Float 越来越接近锚定价格而从 50% 逐渐涨到 80%。

我们认为 Float 价格会向上述这样演进是因为一开始 Float 的供给非常有限,而 Float-ETH 的奖励会很高,高到可以抵消 Float 的下跌幅度,因此就会有人在这样的高价位继续选择购买 Float。另一方面,我们假设 Bank 在被销毁的情况下仍然保持市值不变,但出于简化考虑忽略了铸币仪式之后生成的 Bank。我们希望能用 Bank 价格和其他系统相关数据的来模拟出 Bank 销毁以后整个系统的一些情形。

但无论如何我们无法预测市场的波动性,所以这已经是我们尽了最大可能的尝试了。

NGMI 资本:通过拍卖假设和模型为 FLOAT 和 BANK 估值

NGMI 资本:通过拍卖假设和模型为 FLOAT 和 BANK 估值

结果也挺令人震惊的,在 40 次这样的拍卖以后,Float 的价格会从 $3 降低到 $1.6,Float 的市值会增长到 3.62 亿美元,Float 的发行量将达到 2.26 亿个,更有趣的是,在这四十次拍卖中,30 次会销毁超过 75 万美元,总共销毁高达 3200 万美元的 Bank,或者 17.5% 的流通中的 Bank,并让 Bank 价格升至 $2425。

普通情况

普通情况假设 Bank 在第一次拍卖之前的价格为 $1200,Float 的初始价格为 $2.5。这个模型结果是 Bank 的市值 1.01 亿美元,8.5% 的 Bank 被销毁,$Bank 币价达到 $1319,以及 Float 市值 1.25 亿美元。

其实模型也没法做出精确预测,所以结论是我们有可能会看见 $2500 的 Bank,市值 2 亿美元,20% 流通 Bank 被销毁,Float 市值超过 3 亿美元。即便如此,和动辄 7 亿美元的 Tribe,10 亿美元的 Fei 相比,即使是最乐观的 Float 假设也看起来很低估。

与其他去中心化稳定币的估值比较

NGMI 资本:通过拍卖假设和模型为 FLOAT 和 BANK 估值

NGMI 资本:通过拍卖假设和模型为 FLOAT 和 BANK 估值

根据上面的表格,我们可以看出稳定币的类股权代币和发行的稳定币的市值大致维持在了一比一,下限是 0.5,上限是 3,如果我们不看 Luna 的话那基本就在 0.5-1 的区间,我们认为 Bank 会有一些溢价,可能会比较接近甚至超过 1,理由如下:

  1. Bank 是公平启动的,承担着社区治理的重任
  2. 初始 Float 的流通量非常有限,可能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达到满血效果,参考早期的 Maker 和 Dai 的比值
  3. 流通中的 Bank 大约是 Bank 整个供应量的一半,而 Fxs 大概只有 10% 的流通盘
  4. Fei 的启动把短期发行的潜力都给用完了,即使一半的 Fei 已经在 FIP-2 之后撤走,Fei 的发行量仍然远超其现在阶段应有的数据

我们对 Float-Bank 系统的中短期乐观假设数据仅为 Tribe-Fei 系统的一半不到,一般假设跟现在 Frax 和巅峰期的 BAS-BAC 数据差不多,长期来说这个赛道的项目天花板会高于 Maker 和 Luna 现有的市值,这两个行业巨头已经给我们充分展现了去中心化稳定币行业的潜能。

Float-Bank 如果真的想要商业上的成功的话,确实需要加快其商业推广方面的进程,我们很高兴团队能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合作和使用场景,并会在合适的时候公布它们。

来源链接:nevergonnamakeit.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