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的语言里,「Moloch」暗指需要付出极大牺牲的人或者事情。The DAO 从程式码中保证了绝对的公平和民主,当时许多人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仿佛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一道闪光。

我们来回顾一下 Ethereum 2.0 开发进程中遭遇到的困境,给出 Moloch 难题的一般性描述,并谈到第一个去中心化组织 The DAO 是如何诞生,陷入失败,而在 The DAO 骇客事件之后,去中心化组织有了哪方面的发展,最后又是在什么机运之下孕育出 Moloch DAO 。

原文标题:《超越民主:Moloch DAO 进行曲 (I)》《瓦解公司制:Moloch DAO 进行曲 (II)》
来源:Blockcast Lab & Research 区块客研究室
作者:Terry Huang

以太坊预计于 2020 年年初迈入 Ethereum 2.0 的阶段,而相关的三个开发主题:

  • 权益证明 (PoS)
  • 分片
  • eWASM

始终是由一小群研究人员依靠有限的资金进行开发,进度非常缓慢。尽管以太坊生态圈中所有的项目都能够因为这进展而受益,但只有少数几个利益相关者或开发团体直接参与资金的补助与开发工作。

在 Ethereum 2.0 的现况中,我们再度遭遇人类社会中一个典型难题:长久以来,我们总是选择次优的解决方案来处理群体协调的问题。类似的问题同样也以军备竞赛、国会,与海洋过度捕捞的形式呈现。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全球各渔获量随时间的演变 (纵座标:公吨) ( Source )

举例而言,过度捕捞使得某些鱼类的数量不足以持续繁衍,生物多样性下滑,食物链的某个环节断裂之后,鱼群数量又再次减少,不可逆地冲击海洋生态的平衡。某些国家愿意牺牲短期利益,禁止过度汲取海洋资源,承担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成本大于利益」的包袱,但只要仍有人肆无忌惮地捕捞,这些成本便平白承担,困境依旧存在。

我们把这类问题定义成「Moloch 难题」:

一个问题的解决所带来的效益超过整体的成本,但如果让单一个团体来承担成本,其负担又远大于所获得的利益。因此,人们总是选择次优的解决方案来处理这类型的群体协调问题。

现在,由于奠基在智能合约上的去中心化组织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DAO) 的发展,虚拟世界逐渐凝聚出一个实验性的自治组织 Moloch DAO,试图克服这类问题。透过 DAO 组织募集开发资金,对资金运用进行投票,利益关系人更有效率地共同承担成本,从而提高整体生态圈的利益。但 DAO 的形式大同小异,Moloch DAO 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地方呢?

在进一步了解 Moloch DAO 的运作机制前,让我们先了解 DAO 是如何诞生的。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The DAO

虚拟风险投资公司

在 2016 年时,德国一群才华洋溢的开发者创立一家技术公司 Slock.it,试图将区块链与物联网整合在一块,但苦于资金不足,向传统风险投资机构 (Venture Capital, VC) 募资的过程困难重重。
Slock.it 在四处融资并不断碰壁的过程中了解到,在区块链产业有许多团队也遭遇到同样的问题,于是他们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想法:

既然没有专门对区块链产业进行投资的 VC ,我们为什么不搞一个呢?

当时已经存在 ICO (Initial Coin Offering) 募资机制,为什么不用这个流程创造一个 VC 出来,再让这个 VC 来投资我们?

于是,一群拥有天赋并且怀抱理想的人集结在一起,这包括以太坊测试领导人 Christoph Jentzsch 与首席文化官 (CCO) Stephan Tual,花了许多时间与精力,透过赛局理论的切入点创造出 The DAO 这家虚拟风险投资公司。

The DAO 的运作机制中,投资者把资金 ETH 转至一个智能合约中,没有单独一个人能够动用这笔资金。更重要的是,这个组织只存在于虚拟的世界里,没有国界的存在,不受任何政府的监管,资金管理规则明刻在开源的智能合约之中,由程式码决定一切,「Code is Law 」是当时迷人的口号。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

每个参加 ICO 的人按照出资额度获得等比例的 DAO 代币,并获得项目提案和票选的权利。代币持有者发起一项投资提案后,再由全体代币持有人投票表决,每个代币一票。如果提案获得足够的票数,便把部分的资金投给这个项目。

这些高风险项目未来盈利的话,会透过智能合约连本带利持续的回馈给 The DAO,虚拟 VC 里面的每一位投资者都会公平地分到相应的收益。

于是,扮演传统投资领域有限合伙人 (Limited Partner, LP) 角色的投资者将加密货币投入 The DAO,The DAO 再把这些加密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这便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起点。

超越民主

我们所熟知的民主票选机制,从乡村里长选举到美国总统的「选举人团」机制,基本都是依据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即使你不认同某位候选人,身为少数群众的你只能服从。

而在 The DAO 的机制里,如果不同意某项提案,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以个人的名义发起一项申请案,一旦提出后,你就可以拿走资金池里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许多人认为这比现实社会中存在的任何一种民主体制公平。在现实社会中没有被实现的民主形式,The DAO 从程式码中保证了绝对的公平和民主,当时许多人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仿佛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一道闪光。

如今,真正有一种东西是现实中我们人类进行协作时,无论如何也很难做到,但是区块链可以帮我们做到,而且保证一定能做到的。
如果那两行代码能够对调的话

The DAO 的成立与其运作机制提供人们如科幻电影般的想像空间,但其中仍存在许多问题。例如,当时有一名赛局理论专家提出 12 种潜在的攻击手法,让大家知道其背后潜在的隐忧。大家意识到,当你产生一个更好的工具时,同时也需要牺牲某些东西,彼此间需要权衡。

到了 2016 年 5 月时, The DAO 的智能合约从超过 1,100 名投资者身上汇聚约占总流通量 14 % 的 ETH,当时价值 1.5 亿美元。

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The DAO 的失败不是因为赛局论层面上的缺陷,也不是机制设计上的失败,而是在技术层面上的一个漏洞,让人可以运用循环提现进行攻击。

根本的问题很简单,就是两行程式码。这程式码都是顶尖开发者撰写的,只要把两行代码顺序反过来,各个功能没有任何变化,漏洞就不存在,The DAO 也许就成功了。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The DAO 关键的两行程式码

但是没有。由于这两行程式码,The DAO 失败了。所有人都开始质疑,以区块链为基础的 DAO 是不是真能走出不一样的路。从那之后,DAO 的发展陷入低潮。

The DAO 的失败直接产生三个影响:

  1. 原本的以太坊分裂成 Ethereum (ETH) 与 Ethereum Classic (ETC)。
  2. 区块链开发者用更严谨的态度看待智能合约程式码的安全性,提交给第三方专业审核公司检视,间接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举例而言,以太坊浏览器 Etherscan 列有获得认可的 40 家智能合约审核公司,其中知名者包含 Zeppelin、CertiK、Quantstamp 与 SlowMist 等。
  3. 开发者不再愿意透过智能合约实现复杂、具有原创性的事情。

然而,经过了几年的时间,当初差点被浇熄的小火苗似乎要透过 Moloch DAO 再度燃起这片不毛之地。

至此,我们回顾了 Ethereum 2.0 开发进程中遭遇到的困境,给出 Moloch 难题的一般性描述,并谈到第一个去中心化组织 The DAO 是如何诞生,陷入失败,这件事情沉重地打击区块链产业的去中心化组织发展。

虽然如此,我们依旧看见几个 DAO 在默默的耕耘着,例如 Aragon。接下来,我们来了解在 The DAO 骇客事件之后,去中心化组织有了哪方面的发展,最后又是在什么机运之下孕育出 Moloch DAO 。

DAO 世界工厂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Aragon 宣言

The DAO 在 2016 年 6 月发生骇客事件而损失 3,600,000 ETH 后,同年 11 月份两名工程师 Luis Cuende 与 Jorge Izquierdo 在以太坊上面创立了 Aragon。Aragon 如同是以太坊上面的一个 DAO 制作工厂;无论你想要搭建的是股份有限公司、开源专案计画、基金会、非营利组织,甚至是对冲基金等组织型态,它都提供了足够的模组化功能让用户选择。

举例而言,在建立一间线上版本的公司型态,需要的股权结构表、代币转换机制、投票、职位任命、融资与会计等,都可以在 Aragon 的工具包中找到。

Aragon 本身也是一个 DAO。Luis Cuende 与 Jorge Izquierdo 以身作则离开 Aragon 的管理职,另外开设 Aragon One 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技术开发;AragonBlack 团队负责内容行销;Aragon Forum 提供社群讨论与监督的职能;Aragon Association 的营运者由社群代表担任,负责财务工作事项,每季发布。

再者,Aragon 的财务状况非常透明,可以在官网掌握每一季度的支出细项,扮演 DAO 典范的角色。

目前在上面运作的 DAO 超过 500 个;在其上部署一个 DAO 的成本不到 5 美元,相当便宜。目前大多数的 DAO 属于实验性质,未充分发挥 Aragon 的潜力。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Aragon 使用状况

虽然 Aragon 是极富理想并且具有丰富功能的平台,但依旧难逃以太坊整体 dApp 使用量低迷的窘境。目前该平台近一个月的日均活跃用户数只有 23 人,日均交易次数则有 77 笔,尚有不小的成长空间。

这个平台另一个让人担忧的问题在于治理状况。它的代币 ANT 代表该平台的治理股权,具有左右 Aragon 项目发展路线的权力,但代币持有者投票率过低、代币过度集中的问题,反映 Aragon 治理模式失调的现况。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Aragon 历史发展

Aragon 想要端出 All in One 式的工具包,提供现行组织所需要的各种螺丝钉,这也让这个系统的运作逻辑变得庞杂,程式码不容易管理与审阅,存在漏洞的可能性也因此提高。而另一方面,Moloch DAO 则专注于 Ethereum 2.0 开发的资助计划,并且采用简洁主义的实验性 DAO 框架,因此与 Aragon 形成鲜明的对比。至于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不过区块链社群逐渐产生基于 Moloch DAO 的各种有趣的想法。

Moloch DAO 的起点

SpankChain 是一个建立在以太坊之上,针对成人产业发展而起的线上支付平台,而全身心投入到这个项目中的年轻人,Ameen Soleimani,在看完一篇谈论人类协调问题的文章 Meditations on Moloch 时,意识到解决「Moloch 难题」的根本方法:
最好、最协调,且最有效率的团队,应该是出现在唯才是用的环境,其中没有任何人知道你是谁。

而后,Soleimani 找来 Arjun Bhuptani、 James Young、Layne Haber 与 Rahul Sethuram 合作设计一套实验性质的组织思维,并透过智能合约的形式实现出来,于是 Moloch DAO 诞生了。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Ameen Soleimani

我们想要促进以太坊的建设发展,其中有许多团队需要、但不想要动用自己的资金进行发展。藉由联合我们募集所得的以太币,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团队可合作资助我们认为符合共同利益的开源码工作。

Moloch DAO 发条机器

如同 The DAO 想要做的事情,我们同样可以把 Moloch DAO 想像成一个风险投资公司或者孵化器,例如 ConsenSys。他们重新设计传统组织形式中的奖励机制,让成本与利益巧妙地分配到所有的参与者身上。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公会银行

Moloch 共有三个核心规则:

1、「公会银行」(Guild Bank):Moloch DAO 的核心部分是一座公会银行。没错,就像是魔兽世界 (WoW) 中的那般。所有想要加入的人都需要奉献一笔资金,锁在叫做公会银行的智能合约里面。公会银行的贡献者能够投票决定他们的资金要如何使用,这部分的权利透过「股权」来表示: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

成员能够拿到的股权占比,等同于这名成员在公会银行中的贡献比例。

2、「招唤」(Summoning):任何想要加入 Moloch DAO 的人,都需要找一名现任成员担任招唤者的角色,提案申请,让所有成员投票表决是否增发股权给入会者。除了招唤申请之外,现任成员也可以提出资助一个项目的申请案。

3、「怒退」(Ragequit):同样是来自游戏的专有名词。公会成员可以销毁自己的股权,收回在银行里等比例的资金,并丧失公会资格。

Moloch DAO 就这么简单。只有这三条基本规则,程式码精简到无法再精简。

我们该如何理解呢?在这个组织里,股权并不代表可以持续控制和管理组织的资本。相反的,获得资本的使用权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毁掉自己的股权,同时放弃投票增发股权的权利。

换句话说,如果你拥有 Moloch DAO 5 % 的股权,然后销毁掉,那么你就可以拿到组织现在拥有的 5 % 资本— 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你。没有其他方式可以分配或者管理组织拥有的资源了。你必须放弃发行新股的投票权,否则就拿不到资本。在这过程中,没有独一无二的成员,没有会长,没有财务部门,没有主管与下属,没有哪一个人可以独自决定要如何使用资本。

同样地,如果你不赞同一个申请案,偏偏又是少数的你,可以透过怒退的机制拿走属于你的资金,然后离开组织。当然,你还是有回来的可能性。如果你能够说服组织的其他人,你运用那笔资金增进 Ethereum 2.0 的进展,有实质的贡献,依旧能够透过招唤的过程投票进来。

Moloch DAO 屏除许多传统组织内部协调的机制,虽然牺牲掉资源管理上的弹性,成员可以自由退出,但也减少了协调费用,能够更有效率地汇集并管理资源。

从 The DAO 到 Moloch DAO,细数去中心化组织发展历程Moloch DAO 成员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