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每一项技术革命,最终都将以改变社会组织形态的面貌出现,90 年代因为互联网技术革命,许多思想先驱认为,互联网让人们可以在一个庞大开放的网络上进行交流和协作,从而会打破公司这种组织。

但是后来呢?公司一直存在。

现在,轮到了区块链技术革命,一些区块链学者也发出了类似的「科斯之问」:区块链会让公司消失吗?

原文标题:《Bystack 世界观(二):区块链岛屿法则》
文章来源:巴比特
作者:长铗

在 1937 年的论文《公司的本质》中,经济学家科斯问道:「如果市场真的像经济学家们所说的那么有效,为什么企业还会存在呢?企业家为什么要成立公司而不是直接去市场上雇佣承包商,以外包的方式来完成每项需要完成的任务?」

科斯的答案是交易成本

科斯的论点是,在存在这些交易成本的情况下,只要公司能够从内部干完一件事中受益,而不用因为找外包商讨价还价、签订并执行合同而产生交易成本,公司就会变得越来越大。公司会不停的扩大或者缩小,直到公司「在内部解决一件事的成本」等于「在市场上外包这件事」的成本。

交易成本越低,市场效率就越高,小规模的公司就会越多。用区块链的思想说,这就是去中心化浪潮。

杜克大学经济学家迈克芒格更进一步,把这种交易成本划分成了三种类型:
(1)测量成本:指的是找到和衡量一项资产的价值、一种服务的质量的难度有多大;
(2)转移成本,指就商品、资产或服务的合同达成一致意见的难度有多大;
(3)信任成本,你的交易对手是否值得信赖。

试想一下,过去很多公司都自己部署服务器,开发邮件系统、企业管理系统、客户系统。后来,云计算出现了,企业服务出现了,云计算既降低了测量成本,服务器、带宽资源可以按秒付费,也降低了转移成本,客户只需在线购买,而无需线下签订繁琐的合同,也不存在服务器等实物的交割。购买这些服务的交易成本,比开发维护自有系统的成本要低得多。于是,云计算流行起来,云计算等企业服务缩减了需求方公司的对应业务部门。

而区块链技术在降低交易成本这件事上,较互联网有过之而无不及,让我们看看区块链又有哪些优势:

(1)可分割性(Severability)。可以精确的衡量资产的价值,几乎可以无限切分到经济上可行的粒度。测量成本问题解决了。
(2)可互换性(Fungibility)。区块链可让不可互换的原子资产转化成可互换比特资产,这将大大节省转移成本。以汽车交易智能合约为例,假设尼克·萨博设想的交易场景得以实现,每辆汽车都内置了有独一无二的资产 ID,购车或租赁以智能合约的形式进行,那么汽车的买卖或租赁其实并不需要汽车的物理转移,而只需链上完成签名,就可完成汽车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转移。转移成本问题解决了。
(3)可信任性(Trustworthiness)。真正的链上交易具有强可信任性,包含自证性、专属性和交易单向性三层内涵。其中最重要的是交易单向性,一方面基于计算的竞争性共识,让交易者可以绝对相信交易行为的不可撤销,另一方面,将币天销毁引入信用评价以后,可以解决互联网支付难以杜绝的刷信用问题。我们可以信任每一个匿名的地址,只要地址上对应的交易与信用评价可靠。如果一个地址的信用好,那么在数学统计上,这个地址就是可信任的交易对手。你看,最后一个问题也解决了。

所以,公司以后还会存在吗?

问题还是要一分为二的看,其实存在两类公司,第一类公司销售商品,第二类公司销售服务。对于前者,因规模效应,生产边际成本随公司规模而递减,交易成本则反之,如果代理商能做到一样的销售业绩,不如把销售环节外包给代理商,如果物流商做得更好,那不如就直接与物流公司合作。这样会造成公司规模的缩小。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的叠加效应,会使得公司规模在某一位置达成平衡。

以科斯交易成本视角看,区块链是否有望打破公司这种组织?

而对于第二类公司而言,比如广告、设计、咨询类公司,他们销售的服务很难标准化,无法自我复制,客户也有着各色各样的个性化需求,每个新项目都意味着重复的人力投入,可复用的工作量几乎为零,他们扩大公司规模并不能带来服务成本的递减,还可能带来额外的管理成本,也就是说,服务成本是随公司规模扩大而递增的。相反,由于交易本身就是一种服务,致力于降低各行各业交易成本的公司,会因此而缩减服务对象公司的规模,但会刺激自身规模的扩大,这时,交易成本是随公司规模而递减的。同样也会因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的叠加效应而在某个公司规模达成平衡(图 2),与第一类公司存在镜像关系(表 1)。

以科斯交易成本视角看,区块链是否有望打破公司这种组织?

以科斯交易成本视角看,区块链是否有望打破公司这种组织?表 1 生产型公司与服务型公司的镜像关系

所以,科斯发现的公司规模与交易成本的关系确实普遍存在,但是也有他的局限性。他是在 1933 年考察了美国福特等传统生产型公司而得到的经验性结论,事实上他至少忽略了两点。

第一,没有区分生产型公司和服务型公司。在他那个年代,像谷歌、阿里巴巴这类通过互联网技术提供相关服务的公司还不存在,所以服务类公司与交易成本的关系并未纳入研究范畴。

第二、没有区分内部视角和外部视角。像阿里云、猪八戒这样的网站,分别解决了对云计算服务的需求和对设计服务的需求,显著降低了各自领域的交易成本,作为需求方,不再需要建立专门的服务器运维团队,也不需要招聘专门的设计人员,而只需要外部采购服务,从内部视角看当然降低了公司规模。但从外部视角看,作为交易本身的提供方,反而会因交易成本的降低而扩张到惊人的规模。

有一个路人采访视频很有代表性,让大伙猜猜字节跳动这类公司的规模大约多大,结果几乎所有人都大大低估了它的规模。大概在大家普遍印象中,互联网公司其实不需要太多人就能为亿万人提供服务。这忽略了那些致力于降低交易成本的服务类公司,可能因交易的边际成本递减而野蛮成长。区块链显然会进一步加剧这种效应。

这在逻辑上也是可解释的,对于区块链来说,交易的边际成本是递减的,一个新地址的信用建立需要时间积累,随着交易量的增长,信用也在积累。这样越能吸引更多的交易,信用就好比蚂蚁的信息激素,信用越高,四处寻觅的蚂蚁(潜在的交易伙伴)越容易被这条路径吸引,交易的边际成本也就相应下降。从手续费的角度,交易的边际成本也是递减的,因为区块链的交易手续费(矿工费)并不是按金额收费,而是按字节收费,形成对比的是,现实中大部分交易都是按金额收手续费。所以,交易者可以把很多笔小额交易(可能通过闪电网络、侧链或 offchain 等通道)后,打包成一笔大额链上交易,这当然会显著降低交易的边际成本。

区块链会显著降低交易成本,并将为「科斯之问」赋予新的内涵,对此,我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 「区块链岛屿效应」:随着区块链技术的普及,将会使传统生产型公司变小,并会使服务类公司变大。

以科斯交易成本视角看,区块链是否有望打破公司这种组织?

由于传统生产型公司仍然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庞然大物,服务型公司相对来说要小型得多,作为服务类公司的领头羊,阿里巴巴与腾讯在世界 500 强仅排名 462 位与 478 位,如果说传统生产型公司正如产业生态里的大型动物,而互联网、区块链等服务类公司则好比小型动物,那么此效应与生物学的岛屿法则几乎一致,即大型公司会变小,而小型公司会变大。生物学上的岛屿法则需要几千年才能形成,而区块链的岛屿法则可能只需要十年就能观察到,未来会不会真的发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链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