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区块链全行业伴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牛市沉浸于万链齐发、竞相 PK 公链性能的军备竞赛之中;今年,整个行业不仅备受熊市寒冬的煎熬考验,而且还面临摩根大通、Facebook 等金融互联网巨头发行稳定币大举进军区块链的挑战,是时候认真思考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核心特性为实体经济赋能、改造现实商业世界这一课题了。

在这条道路上,上个月主网顺利上线的商业公链 Ultrain 超脑链正在先行先试,并有可能积累先发优势:以自研的共识算法构建去中心化信任引擎,提供高性能企业信任计算服务,帮助企业大幅降低营商信任成本,重构其原有商业模式,实现收入高增长,获取更多利润。

高性能公链技术突破:自行研发 Random-PoS 共识

去年涌现无数通用或针对特定行业场景应用的公链项目。同为公链,超脑链选择赋能实体商业的路径,与创始团队的渊源背景密不可分。

超脑链可谓区块链行业里的一支「阿里铁军」。联合创始人兼 CEO 郭睿和 CTO 李宁、首席架构师沈宇峰,以及首席密码学家王虎森均在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工作多年,各自从事数据安全、操作系统和密码学方面的研发和运维。

团队因各人工作和投资的关系和经历,深入涉足研究了区块链技术,发现了打造商业公链的创业机会:可运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公开透明、信息不可篡改、匿名性等诸多特点,以互联网为依托,通过技术手段升级改造销售过程、深度融合线上线下服务及体验,让参与的每一个个体都能做出贡献而获益,极大地降低商品社会的交易成本、运行成本,从而打造一个全新的商业生态系统,用技术重塑商业社会的信任边界。

定位于「提供信任计算的商业公链」,超脑链希望能够用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大规模的复杂商业应用,解决传统公链在商业落地中面临的 TPS 低、使用成本高、缺乏隐私保护等核心痛点。

为此,郭睿和他的技术团队在选择公链的共识机制时采用了排除法。性能低下耗能大的「工作量证明(PoW)」共识首先被排除,「权益证明(PoS)」自然进入了眼帘:EOS 创造的「代理权益证明(DPoS)」去年大火,波场、CyberMiles 等公链纷纷跟进,并举行了轰轰烈烈的「超级节点」竞选,但在 Ultrain 看来 ,只有 21 个超级节点的 DPoS 无法实现足够的去中心化,从而保证提供可靠的信任计算。

看了一圈,超脑链还是决定自力更生,研发了自己的共识算法。

据超脑链首席架构师沈宇峰介绍,超脑链的共识机制称为「随机可信证明机制(Random-PoS)」,并采用了主侧链的多链架构体系。具体而言,在每轮共识开始时,先利用全网去中心化的随机算法选定一组节点成为共识节点组,然后通过改进版的拜占庭算法达成全共识节点的共识,然后打包成为区块,广播到全网完成本轮共识。理论上,这样的共识可以实现的每秒交易数(TPS,反映网络性能)可达 1 至 2 万,确认时间 10 秒。

沈宇峰解释说,以现实世界来简单比喻理解 PoS 共识,就是股份公司的股东投资人,谁股份权益多谁话语权大,更能影响共识决议的走向。不同的 PoS 共识就是权益投票形成共识的机制设计不同。

与 DPoS 根据持币数量投票选出固定数量的一小组人来轮流做决定的机制不同,超脑链设计的 R-PoS 机制先在一群人中随机选出几个人同时各自提案,然后再随机选出 10 倍的人,判断之前的提案是否正确,最终由这些人将正确的提案整合到一起,形成最终的决定。所以,R-PoS 的核心思想是将每轮参与共识节点的选择方式从委托选举变为随机选举,保证每轮全网节点都有几率被选为少数参与本轮共识的节点,从而既保障了网络的去中心化、安全可靠,又极大的提升性能,释放出的算力。这样,可以类似云计算服务的形式,对外提供信任计算服务,服务实体经济。

4 月 16 日,超脑链主网成功上线,实现了第一版 R-PoS 共识和动态分片架构。据沈宇峰介绍,目前已经有一主三侧链(分片) 全网将近 200 个节点在运行,这些节点都是在真实的网络环境下,由普通配置的家用电脑自由抵押 Token 参与到主网中来,全网能够实现的 TPS 峰值可达 4000,区块交易确认时间仅为 10 秒,成绩喜人。

超脑链 CEO 郭睿称,预期半年左右时间,Ultrain 主网将达到将近 1000 个节点的规模,从而有可能成为目前全球高性能公链之一,同时成为实现对外提供商业服务的公链。

To B 和 To C 并举,推进技术商业落地

超脑链以自研 R-PoS 共识为基础的公链技术基础扎实,形成的高性能、低成本、隐私保护完备的信任计算能力,可以有效的支撑大规模的商业应用场景,广泛的赋能于金融服务、共享经济、医疗、零售、物流、媒体娱乐等众多行业,也可支持在中介交易等行业的颠覆性创新。

据联合创始人兼 CSO 廖志宇表示,可以类比共享单车和共享办公,超脑链构建的是基于计算能力共享的共享经济,当企业购买信任计算服务时,超脑链会整合网络中称之为「共享信任计算节点」的计算机资源,为企业提供信任计算服务,是更「轻资产」、更有效的商业模式。

超脑链建成提供的高性能企业信任计算服务,也得到了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 等全球领先的云计算平台的认可。在成功入选微软加速器、亚马逊 AWS 云创计划之后,近日超脑链信任计算服务成功上架微软 Azure 云市场,并入驻微软销售网络。微软将通过 「Co-selling with Microsoft 」协作销售计划,以其庞大的销售团队在全球客户群体中销售超脑链信任计算服务,使其成为超脑链的付费用户。与此同时,微软将对于成功销售超脑链信任计算服务的销售员给予可观的补贴,以此进一步激励其销售超脑链的服务,让信任计算可以更好、更快地服务更多企业。

如何用信任计算改造现实商业?超脑链说找到了方向

廖志宇介绍,这就是超脑链「To B」和「To C」并举的商业落地打法。她说,如果只是解决 B2B 纯商业实体之间的信任摩擦,联盟链会是商业巨头的首选,初创公司不具备竞争优势;而一个真正去中心化存在、有公信力的公链一定会对 C 端用户产生吸引力,从而引导 B 端商家选择用公链而不是联盟链。

信任计算服务正在落地

到目前为止,超脑链与 YOHO! 有货、新三板挂牌企业宏日新能源、电魂科技等公司在零售、新能源和游戏领域开展区块链商业落地的深度合作。

最先合作的国内潮牌 YOHO!有货就属于这样的落地项目:所有限量版球鞋的鉴真信息保存在 超脑链的公链平台并使其公开可查询。经鉴定为正品的每双鞋标签上都会被置入 NFC 射频芯片,记录有属于这双鞋的鉴真信息以及鉴定记录视频。消费者通过有货 App 扫描标签上的射频芯片,即可调取鉴定信息以及鉴定过程记录。得益于超脑链公链存储数据的永续性,经过鉴定上传的鉴真信息可以永久存储和调取。

在球鞋二手交易中,所有商品在到达消费者之前,都需经过鉴定师进行鉴真,流转周期至少 5 天。YOHO!有货将鉴定后的完整信息上传区块链,公开可查询,凭借扫描置入的 NFC 芯片,无需再次鉴定,消费者可在任意交易平台迅速交易,降低了二次交易的风险和再鉴定的成本。

这样的商业场景对于 C 端用户来说,既提供了真正的价值,又创造了区块链鉴真这一时尚潮流,契合了潮牌球鞋用户的需求。

类似场景同样适用于超脑链正在接触研究的二手车交易行业。

廖志宇说,传统的二手车交易存在比如维修记录缺失 / 造假,定价机制不透明等问题。能不能让维修记录上链呢?4S 店可能还好说服,车主和小修理厂却没有意愿动力上链,是否可以用 Token 的方式来激励修理厂将维修数据上链呢?

潜在买家可以支付费用来查看调用这台二手车的历史保养和维修记录,以激励当初上链的数据提供者(4S 店和修理厂)。或许卖家不愿完全公开这台车的相关数据给所有人,但是又想要说服买家他的定价是合理的,怎么办呢?这时区块链的零知识证明就可以发挥作用,卖家可以在不暴露数据的情况下让第三方机构给出一个报价,然后买家又可以相信这个报价是公允的;然后随着交易的完成,这份数据档案的所有权也可以在链上随之转移到买家手里。

从这一例子可以发现,有很多环节元素在传统商业环境利用 IT 技术很难或者无法实现,这里有对原始数据提供者的持续激励机制、数据资产拥有权的转移、隐私保护下的零知识证明,这些都是区块链和密码学能够大显身手的空间。

针对实体经济需求设计代币经济体系

在与电魂科技的合作中,则充分利用超脑链信任计算和 Token 经济模型,为其搭建了游戏资产的交易平台。

此背后是超脑链完整的 Token 经济设计。超脑链网络的需求来自于实体经济对其信任计算的需求,因为这个信任计算能帮助他们减少信任摩擦而带来的成本(例如,合同 / 契约的签订、履行、仲裁等),改造既有的商业模式,或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由此他们愿意从减少的成本和新增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酬谢信任计算服务提供者(即 超脑链矿工)。矿工的投资回报模型就是通过基本硬件的投入加 Token 抵押投入来赚取这部分酬劳。具体表现在超脑链网络的每个分片 / 侧链的创建都是由商业实体需求端发起的,他们付费购买一条侧链来为他们的业务提供服务,超脑链网络会将抵押 token 的矿工组织起来,为这一商业实体服务,并获得酬劳。

郭睿说,围绕 PoS 项目生态建设的 Staking Economy (质押经济,不同于 Pow 的「挖矿经济」)成为今年的产业热点。超脑链创立之初就开始在质押经济进行探索和实践。随着主网成功上线和第一版经济模型的实际落地运行,他非常乐意分享以下思考——

目前大部分 PoS 项目的 Staking 奖励都是增发模型,所以整体是通胀型代币经济。这一设计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增发系数很难调节:太高会导致通胀速度太快,让没有参与 Staking 的持币者会蒙受损失;增发系数太小,又导致矿工缺乏意愿加入,网络安全性和稳定性难以保证。超脑链认为,如果一个网络没有创造实际的社会经济价值,单纯靠增发 Token 来回报矿工的付出,不是长久之计。

超脑链从经济学最基本的供需关系入手设计其经济体系,并始终围绕让更多的人都愿意并能够参与进来而优化,并且尽量抑制资金大户的优势。为此,超脑链降低单个节点的 Staking 要求;参与节点的机器要求也比较低,只需一般的家用电脑和服务器即可;同时,还限制单个链的参与节点数目,这样保证每个矿工都能有机会被选中出块,获得持续稳定的奖励——这点很重要,否则有意愿的矿工只能被迫加入矿池,从而导致 Staking 集中化。

总之,超脑链的 Token 经济是在先有实际需求的前提下来组织和调度矿工来生产供给,他们通过现存的流通的 Token 来做结算(用于企业购买分片资源的费用,矿工的抵押和出块奖励)。如果供需两端都很旺盛的话,系统会释放部分锁定的 Token 来提供流动性(可以类比现实世界中 GDP 温和提升,M2 总量保持不变;GDP 大幅提升,M2 总量相应提升)。

系统不会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靠增发来补贴矿工来满足无实际效用的供给(同样的类比就是 GDP 没有提高,M2 总量却在升高,即通货膨胀)。这也符合超脑链 做「商业公链」的目标,给有需求的实体商业提供信任技术服务而组织共享信任节点组成公链,而不是为了单纯挖矿而做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