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策略最佳, 既开发了未来数字金融生态所需的基础设施,也能很快产生实际收益。Bakkt 独家经营的方式使其很难实现业务的可扩展性。

原文标题:《Bakkt,泰国,Libra 和瑞士数字金融策略的比较》
撰文:谷燕西,CBX 研究院创始人和院长,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行业的从业者和研究者

未来的数字金融生态一定是建立在分布式记账技术为主的金融基础设施之上的。 在这个数字金融生态当中,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都是原生的。 用户只需要一个钱包地址来管理自己的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 而不是像目前这样用银行账户来管理自己的货币,用证券账户来管理自己的证券资产。用户可以直接使用自己的数字货币进行各种日常的支付。在这个数字金融生态当中,会有数字资产交易所提供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之间的交易买卖服务以及不同数字货币之间的兑换服务。用户因此可以便捷地在自己的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直接进行转换。

现在一些国家和私营机构已经看到了未来的这个愿景,所以正在采取措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些国家和机构就包括瑞士,泰国,Libra 协会和 Bakkt。 但它们的采取的策略是依据自己的资源不同以及它们认为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同,而采取的措施是不一样的。 对它们采取的策略进行分析有助于于其它国家和私营机构对未来数字金融生态的发展做出更准确的判断,进而采用正确的策略。

Bakkt

Bakkt 对未来的数字金融生态的愿景是有一个准确的判断的。 它认为,未来的数字资产是交易和支付都是在一个生态当中进行的。 因此,它为此采取的措施是首先建立一个交易所,并同时同零售客户端打通。它因此成立了一个交易比特币期货的交易所,并同时对接了星巴克的支付客户端。Bakkt 和星巴克的共同用户就可以方便地使用同一个客户端进行日常的支付和数字资产的买卖。 但是,在 Bakkt 的策略当中,它没有采用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基础设施,也没有采用数字稳定币来进行交易,更没有原生的数字资产。因此,Bakkt 在实现这个愿景方面会有很长的路要走。

泰国

泰国政府自 2018 年开始积极推进区块链技术和资产数字化的进程。 它在 2018 年开始就此开始测试在国内使用的应用于企业之间的 CBDC。在 2020 年,它会继续此方面的测试,会同香港金融监管理局来合作测试其 CBDC 在跨境支付方面的应用。在数字金融产品方面,在 2020 年的 1 月份,在泰国的丰田租赁在区块链上发行了数字债券。这个项目得到泰国债券市场协会,泰国 SEC 和泰国银行的支持。在 2020 年 6 月,泰国政府的公共债务管理办公室在区块链上发行了总量为两亿泰铢的政府储蓄债券。 这个项目不仅是在区块链上直接向普通投资者销售债券,而且是将债券的面值降低了三个数量级,从此前的 1000 泰铢降到了 1 个泰铢(约合 0.22 元人民币)。 这就充分发挥出了区块链技术给金融行业带来的价值,真正地实现了普惠金融。

在泰国的证券行业,泰国的 SEC 于 2018 年颁发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相关制度并将牌照颁发给五家公司。但是,此方面的进展并不理想。在获得牌照的五家公司当中,只有两家开始营业。在 2019 年,为了进一步鼓励促进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数字资产在证券行业中的应用,泰国 SEC 计划在 2020 年更新它的此方面的法律。 此外,泰国证券交易所 SET 也正在计划开发建立一个数字资产交易所。

Libra

Libra 的初衷就是设立一个能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数字稳定币。从它目前的设计来看, 它会发行基于单一法币的系列稳定币。 因为这些稳定币都是在 Libra 底层区块链上发行,因此,它们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通使用,如果所在地区允许它自由使用。 对于 Libra 协会的成员们来说,如果能有一个数字金融基础设施以及在上面流通的数字货币,那么它们就可以开发出很多的应用来服务它们自己的以及 Libra 协会成员的共同的用户。 这个市场场景已经是足够大了。随着 Libra 生态的发展,我相信在 Libra 生态中一定会很快出现原生的数字资产,以及供这些数字资产交易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鉴于 Libra 协会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会实际出现的发展过程。

瑞士

瑞士在此方面的发展主要是以 SDX 为主。 SDX 的母公司 SIX 实际上提供了瑞士金融行业的基础设施。在瑞士颁发的七个 FMI 牌照当中,SIX 就拥有其中的六个。 所以 SIX 实际上提供了瑞士国家的金融基础设施服务。 SIX 在数字金融方面采取的措施是成立一个专门数字资产交易所 SDX。 SDX 会在分布式记账技术支持的基础设施之上运行,会首先采用数字稳定币来交易数字资产。 交易和结算的方式是交易即结算的模式,也就是 DVP 模式。 这样,它的效率和成本就优于现有证券市场的交易清算结算模式。 在交易产品方面,它计划交易新型的数字资产,会同现有的股权类产品不同。 因此,SDX 会扩大现有的交易市场的范围。 这对金融机构来说,是非常受到欢迎的。 目前,瑞士中央银行正在同一个的金融基础设施之上测试它的 CBDC。 一旦测试成功并正式发行,瑞士法郎 CBDC 一定会首先应用于 SDX 的交易场景。因此,按照目前的发展方式,瑞士金融行业会有一个以分布式记账技术为支撑的金融基础设施,以及在其之上的数字货币,数字资产以及提供交易服务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以上的四个社会组织,它们都或多或少地看到了未来的数字金融生态的前景,并且根据它们对这个未来发展方向的判断,结合着自己所拥有的资源,以及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及这样的解决方式能带来的收益进行权衡抉择之后,选择了它们目前采用的策略。在这四个案例当中,我认为瑞士所采用的策略是最佳的选择。 它的策略既开发了未来数字金融生态所需的基础设施以及基本的组成部分,也能同时很快产生实际收益。

Libra 协会所采取的策略相对于它的具体的需求是合乎逻辑的。 按照它的策略,会很快建成一个金融基础设施,同时会提供数字稳定币。 这个稳定币的应用就会为 Libra 协会成员带来现实的收益。由于它采用了会员性质的组织形式, 所以 Libra 的生态就会在全球范围内很快地建立起来。相应地,在 Libra 生态中就会有原生的数字资产产生。数字资产交易所也就会顺理成章地很快地建立起来。

泰国政府的策略显然是非常积极的,而且已经开始在取得成效。 但是在总体计划方面,泰国政府还可以做得更好。 首先是建立起统一的金融基础设施。 在技术底层方面,应该选一个在全球范围内能够普遍采用的开源的框架。 在相应的组织形式方面,也应该采用一个更加开放的组织策略。 这样才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吸引更多的成员的加入。 它的数字金融生态因此就不会只局限于泰国这样一个小市场。

Bakkt 对未来的数字金融远景显然很早就判断清楚。 但是在实施策略方面,它却未能建立未来数字金融生态所需的基本措施。 另外,更重要的是,它依然还是一个独家经营的方式,所以很难在未来的数字金融生态中实现业务的可扩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