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哲学的永久斗争|预言家周报#109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2019 年橙皮书刊发那几篇论辩文章的时候,题图是一张西方画。那是拉斐尔的名画,《雅典学院》。站在所有人正中间的有两位,左边着橙色袍子的是柏拉图,右手食指笔直地指向天空;右边着蓝袍的是亚里士多德,右手手掌大开,掌心向地。

我的老师曾跟我解释说,这是在讲解他们两位的哲学精神:柏拉图似乎在说:“让我们追求超越于表象世界的完美理性吧!” 而亚里士多德回应:“且慢,老师,我们还是先看看实在的人。”

我的老师解释得对,但毋宁说,是拉斐尔画得实在好,一个手势,就突出了他们两位的精神。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安排了哲人王,安排了等级制的社会;但亚里士多德比较不同的政体,从来没说国王制最理想,每一种制度都有腐化的形式。又或者说,他的意思是:老师,如果世界上真有哲人王,我们就不用搞政治学了。

(武汉大学哲学教授周玄毅曾说,有些书读起来很枯燥,但你如果换个角度可能就大有趣味。比如,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你全部看成是他跟他老师的抬杠,就大有趣味。)

实际上,这两种精神也是西方哲学里根深蒂固的两种倾向。一种,设想完美,崇尚理性的建构,相信人的理性终能不断进步,找出无时间性、无地域性的真理;另一种,观察我们身处的世界,观察实际的人,对理性抽象的能力有所怀疑,对人类自身的能力也有所怀疑。

这两种倾向是不可能消失的,人类任何思想世界,都会有它们的痕迹。密码学货币世界亦如是。

有人相信理性能设计出完美的网络;有人认为从来没有完美这回事,需要并不能在其浮现出来之前靠理性预知。有人相信协议设计得越严密、控制力越强越好;有人崇尚极简设计,其它的都交给冗余。后者嫌弃前者不够优雅,前者认为后者盲目乐观,对许多可能的攻击视而不见,让网络的运行依赖于未经证实的假设。

而你思考越深,越会觉得人类真是不善于达成共识。

集权式行政机关已经出现了两千年了,人类还没有对利维坦应该大一点还是小一点,边界到底在哪里达成共识。

这是不是也暗示着,协议的边界应该在哪,也不太可能达成共识?

庚子年快要过完了,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下周我们会停更一周,不管在哪里过年,都祝你们好好生活,找到意义:)

值得阅读的文章

Decentralized Finance: On Blockchain- and Smart Contract-Based Financial Markets

https://research.stlouisfed.org/publications/review/2021/02/05/decentralized-finance-on-blockchain-and-smart-contract-based-financial-markets

@Hope:看官方喉舌是如何讲述和评价 DeFi 的

关于以太坊 MEV 的一切,为何说这与你密切有关

https://www.8btc.com/article/6593925

@Leon:以太坊面临的内生问题不少,MEV 就是一例。

20 Charts of “Numba Go Up”

https://medium.com/etherscan-blog/20-charts-of-numba-go-up-2439addf3d02

@ 卡咩:Etherscan 出的 1 月份数据分析报告,报告涵盖了各个领域 Token 在 1 月份的价格表现,主要是以太坊生态的发展以及良好的市场预期,目前整个生态项目的发展良好。对于数据比较敏感的小伙伴,推荐阅读。

头等仓复盘:六一资本如何获利千倍的 AAVE

https://mp.weixin.qq.com/s/2J3WMA0O2cPOTPTFDhoMqQ

@Leon:赚了钱还愿意认真分享的不多了,大家且看且珍惜。

EVM 的糟糕设计及为什么会有 “Stack Too Deep”

https://twitter.com/nicksdjohnson/status/1358509044554604545

@ 郭宇:“Stack Too Deep” 编译报错堪称以太坊合约开发最令人不爽的问题。这个帖子很好地解释了问题由来,这是源于最早期 EVM 的糟糕设计。

可能是为了简化 EVM 的编码解码,或是为了绕开寄存器分配算法,或是避免对 EVM Stack Slot 进行寻址,EVM 省去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栈指针寄存器!于是,为了操作栈上的

元素,EVM 不得不反复把栈中的数据复制到栈顶,用 DUP 指令,只可惜这个指令根据栈深度硬编码了 16 个不同的指令,访问从栈顶开始偏移从 1 到 16 的数据。这就大大限制了合约代码

的编写。

这个问题需要对 EVM 动大手术才能解决,引入寄存器,修改指令编码,修改内存模型,编译器。不过为时已晚。如何避免呢?先了解原理,需要写代码的时候在大脑中进行编译模拟,

然后改变代码结构来规避。

不要变成 ETH2.0 神教

https://mp.weixin.qq.com/s/3QdZh9d-6_Wk59FhSDRINQ

@Leon:虽然结局可能已经注定,还是要听听不同的声音。

姚前:关于央行数字货币若干问题的思考

https://mp.weixin.qq.com/s/mCMQ-HmH054kv-CjG93Pkg

@Leon:数字时代已然来临,数字货币时代也必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