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 NVT 估值模型提出者 Willy Woo 认为此次比特币减半后,交易所将替代矿工成为比特币最大卖家,需要兑现 BTC 以支付运营成本。

撰文:Willy Woo,比特币 NVT 模型提出者
翻译:卢江飞

2020 年比特币区块奖励减半之后,矿工将不再是比特币的最大卖家。作为领先的比特币卖家,这种趋势编号将是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曙光。 比特币最大抛售压力很快就会来自加密货币交易所,因为他们需要出售收取的 BTC 费用并兑换成法定货币,以支付运营成本。

Willy Woo:减半后比特币最大抛售压力或来自交易所

你可以将加密货币交易所看作是交易者们的征税机构,交易所从每笔 BTC 交易中收取的费用就像是对交易者征收一笔「税」。之后,加密货币交易所会把收取的 BTC 在市场抛售并换取法定货币,这种做法与矿工抛售新挖出的 BTC 类似。不管是矿工、还是加密货币交易所,他们都会向市场抛售 BTC 来获取法定货币,这种抛售需求需要被市场吸收,同时也会稀释市场供应。

加密货币交易所抛售比特币,与普通买卖交易有很大不同。当我们平时所说交易者在「购买」或「出售」比特币时,每笔交易都是匹配的,即每笔交易都有买方和卖方。(当我们说市场在买卖的时候,实际上是指 smart money 在买卖)

比特币市场上只有两个销售来源能够带来无与伦比的抛售压力:第一个是矿工,他们通过向市场抛售比特币来稀释供应量,这种抛售就像是通货膨胀造成的隐性税收;第二个就是加密货币交易所,他们会收取 BTC 形式的手续费,就像是向交易者征税,然后再在市场上抛售比特币兑换法定货币,用于支付运营成本。

随着像 BitMEX 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兴起,现在期货交易所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日交易额高达数十亿美元。目前的比特币市场情况大致如下:

  • 减半之前,矿工每天产出 1800 BTC;
  • 减半之后,矿工每天产出 900 BTC;
  • 交易所每天收取的费用为 1200 BTC。

Willy Woo:减半后比特币最大抛售压力或来自交易所

当你进行短线交易(short term candles)时,用一个 50 万美元的抵押账户实现每月 4 亿美元的期货交易额其实很容易,但这笔交易却会为加密货币交易所产生多达 8 万美元的费用,相当于在当月内,一个持有 50 BTC 的账户向市场抛售了 8 BTC 的费用。

如果我们看一下 2017 至 2020 年的比特币长期价格走势(以美元计价),会发现类似 BitMEX 这样的加密货币期货交易所已经对价格产生了不可挽回的影响,但现在我们在额外抛售压力之下仍然还有较多余地。

虽然当前比特币价格呈现出单边走势,但却创造出了一种特殊的交易环境,在这种环境下,高杠杆交易者可以更轻松地从策略上清算大部分交易者的头寸——这就像比特币价格在 2019 年从 4,000 美元上涨到 1,4000 美元时挤压了许多空头一样。当然,价格波动性也会随之变大。

Willy Woo:减半后比特币最大抛售压力或来自交易所

不可否认,期货交易所能为市场带来更多流动性,也为合法用例提供了极为有用的对冲功能,但从现在开始,比特币的最大看跌压力很可能会来自于这些交易所。

如果我们认为比特币价格需要「在数字层面上不断攀升」并超过 1 万亿美元、然而市值突破 10 万亿美元才能在全球范围内发挥作用(我自己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个),那么加密货币期货交易所其实放缓了这一愿景、减慢了数字上升的速度、却增加了波动性。

最后澄清一下:是的,我本人就是一个从事比特币期货交易的人,也是一名长期现货投资者和 HODLer,更是推动加密资产类别不断发展的天使。

来源链接:twit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