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比 IEO 更有趣的新模式:利用 uniswap 创造一个自动定价的空投市场》

区块链带来了许多新的模式。当然,其中很多未必都是好的,但有一些还是可以看看,也许能产生不同的启发。

比如「空投」这种模式就很有意思。对一个产品来说,空投就是一种很有创意的冷启动方式。一个产品(一种币)竟然可以利用其他竞品(另一种币,比如 ETH)去完成自己的冷启动,这在以前挺难想象的。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无需许可的开源协议。

不论是 ICO 还是空投,本质上都是关于 token distribution 的问题。这里面其实会直接或间接地牵涉到代币经济模型,也会关乎到社区治理模式。同时,选择什么样的 token 初始分发方式,往往也会揭示一个项目、一个团队的诸多额外信息。

去中心化的社区是区块链的基础,而 token 作为一个社区最重要的推动燃料,它的分发当然也应该去中心化。创始团队应该尽可能把 token 散发到更广的人群里去,只有这样,才能创造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有活力的社区。

怎么把币分散到更广的人群,找到潜在的社区用户,这是空投和 ICO 原本应该完成的任务——只是很不幸,它们最后却变成了骗子团队试图割韭菜的不良手段。最近很火的 IEO 究竟算不算一种新的模式,它能产生多少可持续的新价值,目前也是一个有待讨论的问题。

这篇文章回顾了区块链社区里几种有意思的空投模式,其中既有 livepeer 充满创意的挖矿空投,也有最近刚提出的新模式——「流动性空投」,利用 uniswap 的自动做市商算法,巧妙的为空投 token 创造流动性、给予初始定价。

希望这些案例能为你带来一些启发。

1.0 版本的空投

1.0 版本的空投很简单,就是随机往以太坊地址上送 token。用户往自己钱包上一看,发现突然多出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币种,可能好奇之下就会去了解、甚至尝试使用这个币。

如果要对比互联网世界的话,1.0 版本的空投可能有点像垃圾电子邮件营销。因为都是基于开源协议,所以只要知道了用户的地址就可以往里面发东西,传播自己的新产品。

这套简单粗暴的方法最后被认为是无效的。就像今天的垃圾邮件,人们很少打开它们,或者已经习惯性忽略了这些垃圾广告。很多人对自己钱包里新增的空投币也无动于衷。

于是,开始有人想出新的空投模式,特别是那些主网上线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之前做过私募但对现在的公募情况又比较紧张的项目。

挖矿式空投

Livepeer 就尝试了一种叫做 Merkle mine 1 的空投模式 2

Livepeer3 是在 2017 年 3 月宣布 [4] 的,当时的大环境还是很多项目方随意空投 token、疯狂搞 ICO 圈钱的背景。

Livepeer 的创始人觉得,这样盲目做 ICO 不太可能真的产生一个蓬勃发展的社区。于是,他们设计了一个叫做 merkle mining 的空投方案,用来模拟以太坊链上的 PoW 挖矿。

Livepeer (LPT)是一个用来实现去中心化的视频转码协议,主网于 2018 年 5 月上线,此后团队一直在继续迭代。他们希望通过 merkle mining 这种模拟挖矿的方式来更好的分发 LPT 的 token,让拿到 token 的人真的能形成一个真正参与价值创造的有活力的视频转码社区。

merkle mining 是怎么运作的

merkle mining 的具体算法比较复杂,这里我们只做一个简单的概要介绍。

它的玩法大概是这样:

在某一个特定的区块高度,Livepeer 团队会给以太坊区块链拍一个快照。在这个区块高度内,任何超过 0.1 ETH 的地址都有权获得高达 2.44 个 LPT 的 token。这种方法有一个最小成本,因为以太坊地址的持有者需要往链上提交一笔交易并支付所需的 gas 费。地址的所有者有 86 天的时间来申领获得的 LPT。3 个月结束后,所有无人认领的 token 会汇集在一起,平分给所有人。

merkle mining 有点类似于 PoW 挖矿,但它的挖矿不是去算一个满足条件的哈希值,而是让矿工生成一个 merkle 证明。证明什么呢?证明在某些区块高度内,某个特定的以太坊地址,位于至少拥有 X 个 ETH 的地址集合中。Livepeer 团队提供了一个开源的工具,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生成这些证据。同时,每个 merkle 证明的计算是确定性的,可以提前计算,并且不需要消耗大量算力。

merkle mining 迫使参与的矿工需要承担以 ETH 计价的成本,因为 merkle 矿工必须在以太坊网络上支付 gas 费来存储这个证明。储存是以太坊上至今为止最昂贵的资源,因此 merkle 矿工通过支付以太坊矿工 ETH 的形式,产生了挖矿成本。

这套模式最后的结果怎么样?

经过 68 天的 merkle 挖矿之后,Livepeer 的矿工们于 2018 年 10 月 2 日结束了这次空投。

矿工们总共花费了 2048 个 ETH,以当时的价格(230 美元 / ETH)算,大约为 470000 美元。

所有这些 ETH 都以 gas 费的形式支付给了以太坊的矿工。

好处

虽然 LPT token 的投放最终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分散化,但这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空投模式。

首先,它完全没有 ICO 的监管风险,而且完全是无需许可的、全球性的,可以在任何计算机上执行(不需要特殊的硬件或大量资本的支出)。

对于 layer-2 的 token 来说,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方式。有史以来第一次,所有关心 Livepeer 愿景的人都可以使用 Livepeer 团队提供的免费软件,用自己家里的电脑去挖矿获得 LPT,而且在这个挖矿过程中,你不需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或者得到某些人的许可。它真正实现了比特币挖矿的原始精神——任何人都可以在家里挖矿成为了现实。

而且,因为 LPT 是一个工作类 token,这意味着 LPT 不是用来支付 Livepeer 网络中的服务的,相反,想要为 Livepeer 网络提供转码服务的人,都需要拥有 LPT 才有权为这个网络工作,他们工作完之后别人是用 ETH 向他们付费的。

鉴于 LPT 的目标用户是那些想要提供转码视频服务的人,merkle mining 这种模式就是一种非常完美的方式,可以鼓励想要提供服务的人自荐,同时让那些想要炒作的投机者自觉退出市场。

坏处

当然,这种方式也有缺点。在 Livepeer 进行 merkle mining 的最后一段时间,用户们在以太坊网络上消耗了超过 30%的 gas,于是很多人就抱怨,因为他们的举动,整个网络的 gas 价格都上涨了。

虽然这是一个缺点,但这还是一个小问题,毕竟以太坊网络本来就是一种无需许可权的抗审查的世界计算机,它依赖于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反驳这一点,有点类似于为审查做辩解,可能违反了以太坊的精神。

类似 merkle mining,其他团队也开始试验了各种各样基于工作量证明机制的空投模式。

Edgewere 尝试了一种叫做 lockdrop[5] 的空投,用户如果想要拿到 EDG 的 token 就需要把自己的 ETH 锁到一个智能合约里面进去,锁一段时间之后,拿到空投 token 就可以把 ETH 再拿回。

这种方式相当于用户牺牲了一部分的 ETH 流动性,因为原本这段质押的时间是可以拿去锁在 Compound 或者 Dharma 上做借贷赚钱利息的。

DxDAO 据说也在打算尝试类似的空投模式。

流动性空投

除了这几种空投模式,最近还看到一个有意思的想法:https://tokeneconomy.co/liquid-airdrops-6df03114e172。

这篇文章的作者提议了一种利用 uniswap 创造自动定价的流动性空投的新模式。[6]

「流动性空投」是怎么运作的

比如我们打算空投一个叫做 XYZ 的 token,需要做这么几件事:

1、首先,需要把所有要空投的 XYZ token 全部锁进一个智能合约里面。
2、这个智能合约规定了一个固定的「贡献时间」,比如一个月,在这个月的贡献时间内,任何人都可以往里面打 ETH。一旦贡献时间到期,合约停止接收 ETH。
3、停止接收 ETH 后,合约会把自己拥有的 XYZ 和 ETH 全部拿出来,利用这两个币在 uniswap 上创建一个 XYZ/ETH 的交易对。也就是说,合约现在成了这个交易对的流动性提供商。
4、之前往这个智能合约打过 ETH 的用户,也就是所谓的贡献者,可以随时从 uniswap 上拿回自己的 ETH 和等比例的 XYZ。如果不提现,也可以继续放在 uniswap 上,享受 XYZ/ETH 这个交易对的分红。(uniswap 会把全部交易的 0.3 手续费按持币份额分给流动性提供商)

有趣的地方:自动定价+即时流动性

这种空投模式最有意思的一个地方,是它为空投的 token 提供了自动的价格发现机制。

token 的价格市场不需要通过售卖 token 或者提前设计一个联合曲线模式(bonding curve)就可以建立起来。

在贡献期间,智能合约接收到的 ETH 本质上就自动为空投的 token 以 ETH 为本位做了定价(当然这里可能会有一个潜在的风险,就是贡献期间这段时间内 ETH 本身的价格波动)。通过这种方式,token 也可以发起多期的空投。第一期结束后,第二期、第三期的空投都可以在第一期的价格基础上递增或者递减。

第二个有意思的点是,它提供了即时的流动性。通过 uniswap 上的交易对,想要买卖 token 的人马上就有了流动性,可以立刻进行交易。从这个角度来说,这里面的博弈会非常有趣。

作者把这个想法跟业内一些人分享之后,很多人都提出质疑:在这种模式下,会有很多人尽可能把自己贡献的 ETH 份额最大化,以此来拿到最多的空投 token。但对这类人来说,如果他后面想把这些空投 token 全部卖掉赚取收益,那他首先就需要从市场上把最大部分的流动性提现出来,那对交易市场来说,少了最大部分的流动性,也就没有人可以消耗掉这些 token 的卖单了。

比如这个人可能占了智能合约里 99% 的 ETH,那他想要卖掉 99% 的 token,最后交易市场里最多就只能消化 1% 的 token。而对那些 ETH 份额占很少的用户来说,他们如果知道市场上有大户,他们也会争先恐后的去卖自己的 token,那对大户来说就没有动力去占有大量的 ETH 贡献份额了。

当然,这套模式还有一些问题

1、最后这个交易市场到底会怎样取得一个平衡?如果平衡存在的话。会不会出现没人敢往合约里打 ETH 的情况,因为大家都害怕别人会先把 token 卖出?
2、人们如果对空投币有信心,一旦贡献时间到期,激励机制会不会改变?像 Aztec protocol 那样。
3、在技术实现方面,怎么把「uniswap 上 XYZ/ETH 交易对的占有份额」和「用户往智能合约上打 ETH 的贡献份额」映射起来,可能是个问题。有一种解决方法是:把这个智能合约变成一个 DAO,让 DAO 代表所有贡献用户去和 uniswap 交互。用户往智能合约上打 ETH 的时候会自动获得等比例的 DAO 股份。这样的话,用户就要通过 DAO 做一些治理,包括做一些流动性和手续费的管理。
4、这种模式的法律监管应该怎么做?当然了,请一定不要把这篇文章拿去当作法律建议来尝试!作者可不是律师。

这当然还是非常粗糙的一个想法。不过这个想法还是很值得分享出去,希望能听到一些业内朋友的想法。

V 神提出的模式

V 神更早之前也提出了一个想法,叫做 DAICO,通过结合 DAO 并降低机制的复杂性和 ico 的风险,被称为更好的 ICO。

只知道传统的 Airdrop?一起来看看这些新型的代币空投模式

参考资料

1 Merkle mine: https://forum.livepeer.org/t/introducing-the-merklemine/204
2 空投模式 : https://multicoin.capital/2018/11/09/new-models-for-token-distribution/
3 Livepeer: https://livepeer.org/
[4] 宣布 : https://medium.com/@petkanics/introducing-livepeer-a-decentralized-live-video-broadcast-platform-and-crypto-token-protocol-7eb4b1de47e
[5] lockdrop: https://medium.com/commonwealth-labs/whats-in-a-lockdrop-194218a180ca
[6] uniswap 交易所 : https://ethfans.org/posts/uniswap-a-unique-exchange
[7] token 分发新模型 : https://multicoin.capital/2018/11/09/new-models-for-token-distribution/
[8] 流动性空投 : https://tokeneconomy.co/liquid-airdrops-6df03114e172
[9] livepeer github: https://github.com/livepeer/minecra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