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kanshi1314


事先说明一下,文章很长,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别过于严肃的看。

上一篇写了一下国防科技的问题,今天跟大家讨论一下关于商业科技的问题,如果说国防科技的问题,其核心是国家层面的现实安全和战略威慑,那么商业科技的衡量标准实际上是唯一的,那就是赚钱,但赚钱也存在一个非常宽泛的逻辑,单纯意义上的赚钱,应该就是短期营利能力,其实赚钱更重要的一个逻辑是总体性和持续性,而总体性和持续性本身的保证是一系列的商业科技深层次竞争问题,比如工业化的阶段、国家发展的周期和规模、市场经济繁荣程度、文化、教育,以及企业家精神里面改变世界,造福人类的梦想等等。

如果说商业科技是中美未来很长时间里,或者说永久性的竞争领域,那么讨论商业科技的核心问题,就不是简单具体的企业或技术的问题,因为决定这种竞争的,一定是真正的国家潜力和更加宏大的人类梦想。所以,这就要说到一个问题,到底是美国的潜力更大、美国的企业家更有梦想,还是中国的潜力更大,中国的企业家更有梦想呢?

可能很多人看到我这种提法,就觉得这不是在谈具体问题,而是在务虚,但我想说的是,中美之间的竞合问题,关乎着人类命运和具体的走向,因为中国有足够的规模和历史独立性,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市场空间,站在更长远的角度,能够孕育出新的标准和发展逻辑,这一点跟诸多国家的发展路径是不同的,美国注定主导不了中国。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正在迅速发展的 5G 技术,如果按照美国的节奏,恐怕全球要进入 5G 时代,还得数十年,如果不是中国率先在 5G 领域崛起,全球对 5G 的普及成本,将会增加至少一倍,这就好比说如果不是中国自己掌握了高速铁路技术,中国要想解决春运和中国铁路客运的难题,恐怕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是巨大的,而且周期也会更长,更重要的是,很多发展中国家获得廉价高铁的可能性也将不复存在。

很多人可能还不太理解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比如日本新干线 1964 年就建成了,但谁听说过日本新干线普及了吗(日本运营高速铁路只占铁路总里程的 10%,中国现在是 30%)?输出到哪个发展中国家了?而 2008 年中国第一列高铁京津城际开通至今,中国已经有接近 4 万公里的高速铁路,而且已经把高铁建到了数个国家,包括俄罗斯、沙特、印尼、墨西哥、土耳其等等。时至今日,日本高铁的造价依然是中国高铁的两倍还多。

我一直在说,迟滞中国的发展,实际上就是在削弱全人类的福利,但中国的不同在于,中国有足够的能力走出独立的科技发展道路。

为什么我要强调“独立”二字呢?我这里所说的独立,不是有别于西方的科技发展逻辑,而是另一种科技生存模式。全球现在有很多科技强国,比如以色列、日本等等,但以色列和日本虽然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科技产业,问题是其并没有真正赢得科技的独立模式,也就是说,类似以色列和日本等在商业科技领域,美国给其“设定”了上限。

什么意思呢?比如现在大家关心的芯片问题,上个世纪 80 年代日本企业有足够的实力挑战美国芯片行业,但美国商界和政界共同联手,动用国家机器把日本给打趴下了,假设三十多年前日本在半导体领域完全获胜,可能现在全球所处的市场就完全不同了,因为日本可以把芯片成本降得更低,应用会更广,会更多的造福人类。

这就好比说,如果不是中国基建和中国制造,恐怕非洲很多地方现在连电都没有,更不要说用上手机了。假设这次中国在芯片行业竞争失败,毫不夸张的说,对人类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因为迟滞中国的发展,相当于是削弱了整个全球民众的总体福利水平。

现在很多人都习惯了美国领导世界科技的样子,但并不知道中国能做什么,其实我想说的是,按照美国的产业发展逻辑,中国如果去采用美国方案,很多时候将会适得其反。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还是交通的案例,美国其实最发达的是航空客运,铁路主要是货运,但这是有前提的,美国那么大的地方,一百多年前只有几千万人,而且早在一百年前汽车就已经普及,民众的收入水平又高,这种背景下,美国人对高铁没有太多的需求,要想快就坐飞机,如果距离较短,就开车。

但中国完全不同,人口规模巨大,汽车普及率低,此前公路系统也不发达,而且主要是为了货运。航空就更不用说了,不仅价格贵,很多地方都没有机场,高铁成了这一阶段解决中国民众公共交通问题的唯一突破口。

那这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想问大家的是,单纯从经济发展方面,在这个地球上,大部分国家更像美国,还是更像中国,如果更像美国,那美国模式就足够了,但如果更像中国,就需要中国模式。

这就好比说,很多发展中国家,想发展铁路,美国会告诉这个国家的人,为什么不让大家坐飞机呢?为什么不采用美国和西方的技术呢?这就好比说,不用中国手机,完全可以用苹果啊,没有饭吃,为何不吃肉?

肖磊:中美商业竞争,美国输不起,中国很难败

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商业科技的终极意义,实际上就是要给社会提供性价比更好的产品,使其更多的人受益,而不仅仅是用来服务极少数人。

一百年前,正是由于美国福特汽车发明了流水线,把生产汽车的成本降低了超过 80%,使得美国迅速的普及了汽车,然后拉动了整个消费市场,美国一举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同样,也正是由于美国西南航空公司这样的廉价航空模式的发展,把坐飞机的成本降到了跟坐汽车类似,所以才刺激了美国的航空产业,以至于时至今日,美国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但航空客运量却超过中国接近一倍。

再比如美国的零售业巨头沃尔玛,也正是尽最大可能的降低了商品价格,所以才改变了整个全球零售的形态,成了可以雇佣 200 万人的超级企业,至今依然是美国商业的一张名片。如今美国的网络零售巨头亚马逊,也都毫不隐晦的承认自己学的是另一个美国低价零售巨头 Costco 的模式。

大家还不知道的是,苹果手机一度邀请了前奢侈品品牌巴宝莉 CEO 阿伦茨担任苹果的零售主管,准备把苹果手机打造成奢侈品,结果价格越来越贵,销量大幅下滑,被中国品牌手机迅速占领市场,最后不得不辞职,苹果又开始生产平价手机(5000 元以下),才挽回了市场份额。

所以,中国对美国经济的冲击,什么国家安全之类的,只不过是借口,真正的逻辑在于,中国发展起来之后,美国突然发现,中国开始重新定义什么是流水线和低价,而这不是中国要跟美国恶意竞争,也不是中国不惜代价的搞生产,而是中国市场超大规模效应出现后自然而然的潜力释放。当中国成为全球大部分产品的低成本生产基地的时候,中国出现小米等这种平价手机,出现拼多多这种更低价的网络零售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我可以这样说,此前美国遇到的所有对手,无论是市场规模层面的,还是科技层面的,其实都算不上真正的商业竞争对手,因为苏联没有市场,德国、法国和日本等无法保持足够的“独立性”和规模效益,面对美国的打压,最终只能屈从美国模式。

曾经法国的基础设备企业,日本的半导体,德国的金融业等等,都被美国绞杀,在美国眼里,法国你就好好搞你的奢侈品,德国你就好好造你的基础设备,日本你就好好的搞精细化末端制造,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系统或平台,那是不允许的,你只能成为一个环节。

所以在中国经济崛起之前,全球不仅仅是政治外交等层面的单极世界,从商业和科技层面来说,也是单极化的。

在美国统治世界经济的这几十年里,为什么那么多国家无论如何发展经济,都无法跻身发达国家俱乐部,都无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这里面当然有自身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国家从政治等层面,失去了自主性,国内企业一旦领先,就被美国绞杀;国内资本市场一旦发展壮大,其金融机构和货币市场就遭遇美国的疯狂“抽血”,这是巧合吗?不是。

在美国眼里,这些国家的国民过上一般的生活可以,这一点还得感谢美国的进口和不杀之恩,但要挑战更大的商业、科技和金融利益,对不起,那你就是挑战美国建立的分工和贸易规则,就是削弱美国的领导力,你最终就得按照美国的逻辑停滞在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层面,汉堡可乐管够,“民主、自由”都有,但国家就是停滞不前了,这就是当今世界的现状。

如果你觉得这是阴谋论,那你就去重温一下,美国是如何肢解法国基础设备制造商阿尔斯通的,如何打击日本芯片产业的,如何搞垮德意志银行的等等。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法国在基础设备领域有所突破,再配合法国独立的国防政策,还会甘愿当美国的小弟吗?

再如果,在基础设备领域非常强的德国,如果金融领域再发展壮大,那美国还如何与其在重资产和大资本的制造业领域竞争?日本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三十多年前日本半导体产业就领先了美国,恐怕日本所征服的,就不仅仅是美国的游戏行业了(当年日本游戏一度让美国失去了文化自信,乔布斯等都是索尼的粉丝)。备注一下,游戏行业对处理器的要求更高。

所以,寻求独立发展,不是一个简单的说辞,而是需要真正的实力和意志,因为独立发展所带来的利益,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为什么我要说,中国和欧盟,无论存在再大的分歧,未来也都会走向更紧密的关系,原因很简单,所谓多极化的世界,不是有多少个国家或商业科技实体的存在,也不是有多少种技术的存在,而是有多少种独立自主的发展方式。

关于独立自主的发展方式的问题,以色列做不到,日本做不到,英语系国家更做不到,而俄罗斯所谓的一极,也仅仅是维持自身的地位,影响不了世界,只有中国和欧盟(具体说是法国和德国),将使得捍卫多极化世界,以及维护世界多样性成为可能。

但欧盟想完全摆脱美国的压制,唯一的机会就是中国的崛起。也就是说,中国是否能够真正的成为世界的一极,本身就决定了世界能否走向多极化和能否捍卫多样性的问题。

可能大家又要问了,欧盟为什么一定要摆脱美国呢,人家可是亲兄弟,价值观都一样啊,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国家跟国家之间,能够绝对意义上和谐相处或成为盟友,真正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价值观一致,也不是种族和信仰一致,而是建立了从属关系。

比如日本、沙特、以色列等等,为什么过去半个多世纪都能成为美国比较牢固的盟友呢,其实他们跟美国之间有着完全不同的信仰,日本是东方文化,沙特是伊斯兰教,而以色列是犹太教,这些国家之所以跟美国“稳定”交好,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建立了实质意义上的从属关系,而不是什么价值观一致。

而欧盟里面,尤其是德国和法国,会跟美国建立实质意义上的从属关系吗?至少现在已经不会了,因为德国和法国等这个机会等了半个多世纪了。

英国之所以脱欧,也是不想跟欧盟建立从属关系,你说英国和欧盟有深仇大恨吗?当然没有,你说英国和德国、法国价值观相差很大吗?也不是啊。为了给欧盟施压,英国最近动作频频,刚刚跟日本等签署了自贸协议,难道英国觉得自己跟日本之间有比跟欧盟更加相同的价值观?

我可以这样说,未来很长时间里,包括欧盟在内,如果想要有进一步的经济增长,最优的选择就是跟中国合作,这是欧盟想保持独立发展的唯一选择。我们暂不确定美国是否在衰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美国已经饱和,靠持续负债和加杠杆缔造出来的对全球的购买力,最终肯定是无法维持的。1929 年美国购买力剧减导致的大萧条,直接导致了欧洲经济的崩溃,三年后希特勒走上了历史舞台;2008 年美国的次贷危机,也间接引爆了 2010 年开始的欧洲债务危机,欧元差一点崩溃,欧盟差一点解体。

欧盟想要团结,想要不出问题,就必须得有经济发展,大家团结在一起如果是为了更差的未来,那还有啥意义呢?如果欧盟找不到一个分散美国影响力的市场,意味着欧盟的发展也将饱和(停滞),将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这是对欧盟团结最直接的威胁。而按照欧盟的体量,要撑得起欧盟的胃口,只有中国。

我这里并不是说中国很重要,而是我们在理解商业科技这个问题之前,首先得搞清楚中国的潜力,这是商业科技的边界。

于是,我们就要提到一个更大的问题,即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如果不结合这个问题,商业科技的逻辑就没有落脚点,因为我们无法从现有的市场当中找到答案。被英国人推崇的二战国家英雄丘吉尔说过这样一句话:“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比如中国人心中的正义这个东西,没有足够的历史周期,就很难理解啥叫历史正义。但正义这个东西作用是很大的,比如中国在一战和二战当中,都是受害者和最终的战胜国,都站在了人类正义的一面,中国并不欠世界什么,中国的发展理直气壮,中国的潜力也正来源于此。

现在很多人说,如果中国跟美国搞好关系,美国就不会封杀华为,就不会在芯片上面卡中国的脖子,但我想问的是,就算美国不在芯片上卡中国的脖子,中国就能自动获得更高级的芯片技术吗?中国科技就会更进步吗?

同样,美国在芯片问题上卡中国脖子,就是对整个人类社会的非正义选择,这跟发动一场侵略战争没有太大区别,因为都是借助自己先进的工具去威胁和抢劫对手。

所以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中国要突破芯片技术,是正义的选择,本质的目的是造福人类,这才是我们的动力之源,也就是说,无论美国卡不卡脖子,中国都应该攻克先进芯片技术,因为一旦中国可以自己造高端芯片的时候,整个全球芯片行业的成本就会大幅下滑,诸多的发展中国家民众就能买得起更智能的手机,这些国家就能发展移动通讯市场,就可以繁荣网络商业,就会倒逼其国家的政府去建设基础设施。要知道中国很多的基础设施,实际上是被网络购物对物流和管理等的需求给倒逼出来的。

当然,现在市场只要提到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的问题,总会迎来一种不屑,觉得跟现代文明是脱节的,是存在很多糟粕的,但我想说的是,不要把某些人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就当成是中国文化本身。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如今的苹果手机,以及乔布斯的设计理念,已经成为科技产业最顶级的设计理念,但乔布斯这种极简和舒适自然的设计理念,真正的来源是日本的禅宗和道文化跟工业艺术的结合。

正是看到了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无意识设计”(深泽直人是无印良品设计顾问),以及索尼等的诸多产品,乔布斯才真正找到了方向。乔布斯把索尼创始人稻田昭夫视为人生的偶像,后来在诸多的公开场合都表示,希望稻盛昭夫看到自己的设计能为自己高兴。日本的禅宗大师乙川弘文被乔布斯称为自己的精神顾问。

其实日本的禅和道,真正的来源是中国,我这么说不是说找什么文化自信,而是想告诉大家,如果我们中国的现代工业和商业水平,无法达到某一个阶段,无法经历足够的周期,那么中国真正的文化对工业和商业科技的支撑,是发挥不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多文化的东西,反而到了日本发挥出了很多作用,原因就是日本比我们工业化早了一百年,现代商业的成熟度也领先数十年。

但日本对中国文化的继承,也是残缺的,比如,日本只学了中国“仁义“当中的“义”,而没有学“仁”,所以日本一直以来只有武士道精神,等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武士道精神跟工业结合,自然就孕育出了军国主义,因为没有“仁”来约束。

很多人可能会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谈仁义这种东西,其实无论是国家的竞争,还是商业竞争,最终的落脚点只有一个,就是让人类更好的、持续的生活下去。这就好比说,英国早就进入现代政体了,但依然还保留着皇室,皇室让更多英国人从心灵上有所寄托,是一种历史的继承,是文化产业非常重要的部分。

中国历史文化的传承,跟英国、日本等都不同,中国属于历史宗教主义,历史就是我们的“宗教”,这使得中国的文化,属于人民,因为中国的历史文化,实际上就是属于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举两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现在大家都觉得是非常大的手机产业,其实在中国市场手机产业单纯的市场规模也还不到 2500 亿元,那大家知道中国餐饮市场规模是多少吗?去年是 5.6 万亿,其中中餐的规模是 4.9 万亿,还有很多是没有纳入到统计之内的,如果没有悠长的中华文明,就孕育不出中餐如此之强的生存和竞争力。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比如美国孕育出来的汉堡薯条文化,是属于快节奏餐饮,没有人愿意拿着一个汉堡吃两小时,但中国的火锅一顿吃个两小时很正常。这是不是说中国人在饮食上就浪费了很多时间呢,也许是,但这里面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人早已学会了如何将更多的时间花在安定的生活上,而不是搞扩张上面。

那这是不是说明中国人就不上进呢,也不是,因为无论在哪个国家,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很普通的,在中国,马云只有一个,在美国,比尔盖茨也只有一个。如果大部分人不是把普通的生活,花在吃火锅、包饺子、打麻将(娱乐性质)、跳广场舞、打太极、刷抖音上面,那就得寻找替代品,比如酗酒、吸毒、赌博等等。

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美国尽管是全球经济的霸主,但美国同样也是世界上吸毒人数最多的国家(曾吸食过毒品的人数超过 8000 万,超过 4000 万美国人是长期吸食者)。美国人口只占到世界的 5%,但毒品消费占全球的 60%。

现在美国一些政客,声称要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其实中国也需要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美国诸多的精英眼里,美国人可以在家酗酒、吸毒,这是自由,但不能刷抖音,因为抖音里面没有传递出“自由、民主”,而且抖音靠大数据技术,你想看什么就给你推荐什么,完全是变相“毒害”美国人,影响美国人的价值观,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很多人至今还把中国的一些真正的文化,当作是糟粕和“愚民”,那是因为由于中国并没有出现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过渡期,直接从农业社会跳跃到了工业时代,所以无论是哪个阶层或群体,都还很难迅速的将诸多传统文化元素跟工商业文明进行衔接和运用,现在出来的很多东西感觉就很生硬、搞笑,但请注意,来自文化的超级竞赛才刚刚开始。

那文化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我继续强调一下,正是由于一战和二战中国都是战胜国,各大列强没有任何理由瓜分中国,使得中国从整体上保持了完整性。大家再去看看一战的战败国奥匈帝国,现在还有吗?发动二战的德国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土地。再比如,1962 年中印战争,印度挑衅和侵略在前,我们反击在后,我们明明是大胜,但我们依然无条件的撤回到了此前的实际控制线。

在西方历史当中,两个大国联合起来欺负一个小国是很正常的,比如时至今日,美国还跟以色列在联合起来欺负巴勒斯坦,这种事在中国文化当中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当年跟苏联闹翻,其中被大家忽略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不同意跟苏联合起伙来给诸多苏联的小弟施压,我们反而资助了很多惧怕苏联的小国,后来却被一些人说成是中苏在争夺对共产社会的领导权。大家再想想过去几十年,法国、英国、日本等等跟着美国在全球干了多少这种恃强凌弱的事就明白我在说啥了。

我想说的是,西方现在动不动就高举价值观,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就高人一等,但世界最需要警惕的反而应该是这种现象,这意味着,价值观将成为一切问题的最终解释权,明明是为了攫取更大的利益,欺人太甚,偏要说成是为了捍卫西方的价值观。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中国文化不是虚幻的存在,是中国在诸多历史性问题上,总能站在人类正确一面的保证。

那这些跟商业科技又有什么关系呢?这还得继续往下扯。

我很想问大家一个简单的问题,比如吃薯条炸鸡健康,还是吃饺子健康,我自己觉得吃饺子肯定比吃薯条炸鸡要健康。我再问你,是打太极的人更容易长寿,还是打拳击的人更容易长寿呢?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但按照科学的解释,拳击属于有损身体的剧烈运动,而打太极肯定是更有利于人的身心健康。

比如有一段时间,很多人不懂,硬是要把中国武术跟拳击、格斗放到一起比较,其实跟拳击、格斗一起比较,那比的是击倒对方的能力,这个时候枪是最管用的,中国只需要在造枪的技术方面超过西方就可以了。

中国武术真正的优势是强身健体,是一种比舞蹈还要美的表演形式,这种可持续的,又能强身健体,又能达到如此美观的运动方式,是罕见的。李小龙把中国武术给带偏了,但由于本身就学了格斗术等的李小龙,首先获得了美国文化的认可,让现在很多中国人觉得证明武术的意义就是击倒对手,所以现在要纠正起来很难,但我更关注的是,各类武术表演什么时候会成为奥运会的一个项目,我觉得中国武术比西方人(古希腊)发明的体操好看多了。

所以,我认为,不要试图去用证明西方喜欢或认可的方式,去证明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否则就变成了,只有再出一个李小龙,才能证明中国武术有价值的逻辑。

如果是打比赛,就要看机械的训练,也就是看奥运会谁能拿金牌,中国在奥运会上也不止一次的拿到了拳击等项目的金牌。而如果目的是为了击倒对方,那就看谁更会创新工具,比如谁的飞机大炮更厉害。

除此之外,那就是什么东西能让人活得更健康,这一点才是中国文化的强项,中国的武术历来都是一种修炼,而不是寻求对抗,没有对抗照样可以抵达很高的修身境界,而西方在这方面的成长,必须是需要对抗的。但我已经说了,要对抗,那我们就比火箭大炮,就是我上一篇说的事情,有兴趣的可以再去回看一下。

所以,愿意去包饺子,吃团圆饭的文化,跟吃汉堡的文化,本身就有历史节奏的差别;而打太极和练拳击的区别,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是修炼自己,谁是要塑造攻击性。

我这里对任何饮食文化和各种运动,都没有任何偏见,我只是想举例来说明不同文明的演化逻辑,而且全球化也使得西方人拿起了筷子,中国人吃起了汉堡,本身就是一个交融的过程。

在跟大家讨论商业科技问题之前,说这么多看上去无关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我想跑题,而是想告诉大家,西方的文化和商业,实际上都是在快节奏和无时无刻的攻击性背景下孕育出来的,而中国的文化是在反侵略和长时间的和平时期孕育出来的,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逻辑。

也就是说,要搞清楚中国商业科技未来真正的持久支撑因素,其实更为重要的是要搞清楚中国文化的底色。“快节奏”和“进攻性”有利于创新和扩张,但前提是外部要有足够的空间,比如美国企业,扩张能力很强,但世界就这么大,你还能扩张到哪里呢?

最终大家的竞争,是生存的竞争,而不是扩张的竞争,因为更持久的生存本身就是一种扩张。两者有什么区别呢,扩张对利润的依赖更高,而生存对规模的依赖更强。英国发动了工业革命,但在工业革命启动之后也就领先世界不到一百年,而后迅速就被法国、德国、美国、日本等等超越,但你去看历史上的中国,一旦领先世界,其持续时间就很长,假设如果没有统一而规模巨大的体量,领先就是很短暂的,而这种寻求大统一的文化,中国延续了数千年,对中国商业的支撑,其实才刚刚开始。

美国领先世界已经很久了,但假设美国联邦政府当年允许南方独立,那世界上就没有如今的美国,也就没有了创下科技奇迹,帮助欧洲打赢二战,带领全球走向新繁荣期的美国,那将是人类巨大的损失。

因为道理很简单,一旦南北分治,域外就有了干预的机会,法国支持北方,英国支持南方,然后长期的对峙和内耗,还怎么建立统一的大市场,还怎么高科技发展?还如何给全球做贡献?就算一方获得了一定的发展,但其持续影响力将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北方最多就是一个大号的加拿大,而美国的南方也将是一个大号的墨西哥。

现在被大家聚焦的台湾问题,看上去是政治军事等问题,其实关系到未来更长时间的中国底层历史文化的问题,同时也就关系到中国的商业发展问题,以及中国对世界做贡献的问题。我这不是为了表明立场的生搬硬套,而是大统一文化,决定了中国很多问题的走向,这里面也包括商业。

所以这里再多说两句关于台湾的问题,我的理解是,台湾跟大陆,不管签了什么协议,只要台湾不承认是中国的一部分,双方就依然处在内战阶段,你不能说你有能力的时候,就天天搞侦察,就要反攻大陆,然后没有能力了就说要“独立”。

自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那一刻起,就决定了中国必须统一,台湾要获得“独立”的唯一合法性就是战胜大陆。这就好比当年美国南方要独立,然后北方不同意,就打起来了,带领北方重新统一南方的林肯,至今被美国人民视为再造美国的英雄。我想问的是,那个时候林肯征求过南方人民的想法吗?再说了,蒋介石当年跑到台湾,进行铁腕统治,把台湾当作反攻大陆的前进基地,将台湾人民暴露在巨大的风险之下,征求过台湾民众的意见吗?

假设中国允许台湾“独立”,意味着中国内战的失败,未来就不仅仅是面对失去台湾的问题,(美国早已在新疆、西藏等问题上原形毕露),而是长期的被域外国家干预的问题,中国的外交、政治、军事等成本,都将因为台湾而持续的增长和消耗,跟美国的商业科技等竞赛,就会变得不对等,毫不夸张的说,会直接关系到中国对世界做贡献的大小。

所以统一台湾,说的小一点,是对两岸人民的长远福祉考虑,说得大一点,就是为全球更大的经济引擎考虑。

可能一些人又要问了,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世界都统一成一个国家才最好呢?其实也不是,因为内战和侵略扩张有着本质的不同,内战的目的是国家的统一和独立自主,而侵略扩张的结果是毁灭另一个文明。蔡英文当局目前所做的事情,实际上就是在台湾毁灭中华文明,恨不得成为美国的一个州或日本的一个省。邓小平当年说,统一台湾不仅仅是民族感情和民族意志问题,如果台湾不回归,指不定哪天又被别人拿走了。

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未来什么时候会获得统一,当下的任务应该是将台湾纳入到大陆的国防安全范围之内,也就是说,不能让台湾成为国防安全方面的威胁或空白,这是无法容忍的。也就是说,要首先从防务层面覆盖整个台湾区域,至于所谓的,台湾的经济和资源等等,其实大陆真还没有那么在意,现在主要都是台湾赚大陆的钱,而不是大陆赚台湾的钱,大陆对台湾民众好得让我都羡慕。

好,为了解释我对商业科技领域的看法,跟大家扯了这么多的闲话,真是不好意思,接下来我们就正式开始说商业科技的问题。

面对美国,中国不是二战后被美国马歇尔计划扶持的欧洲,也不是朝鲜战争期间被美国主动产业转移的日本,更不是靠阶段性全球化吹起来的亚洲四小龙。中国所有的发展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但中国这种规模的国家,尤其是有独立发展意志的国家,一旦出现稳定的政治和市场体系,其孕育出来的产业,是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接得住的,我这不是说大话,早在十年前欧美就开始考虑将中国的产业链向东南亚和印度等转移了,但十年后的今天,整个南亚都被整合到了中国产业链当中,最近印度要不是动用国家机器来强行切断跟中国贸易往来,恐怕很多中国民众还不知道中国产品在印度有如此之大的市场。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问题依然需要从历史当中寻找答案。

在西方有个著名的学者,致力于世界体系史、当代国际政治、经济和社会运动的研究,是全球史研究的开拓者之一,这个人叫贡德·弗兰克,他写了一本书,叫《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弗兰克在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个数据,从 15 世纪到 19 世纪中叶,中国一直是世界贸易体系的中心,一共有 3.2 万吨的白银流入中国,相当于大约 10 亿两(明朝年财政收入也就 2000 万两白银)。

大家应该知道 16 世纪的西班牙有多牛吧,英国直到 1588 年,才因为非常偶然的因素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而在西班牙称霸全球的一个多世纪里,仅 1567 年到 1644 年(明朝灭亡),西班牙人为了购买中国商品,输入中国的白银就多达 1.2 万吨,接近 4 亿两白银,平均到这 100 年的时间,每年就是 400 万两,占到明朝平均年财政收入的 20%。

也就是说,仅在明朝后期的 100 年里,光西班牙一个国家用来购买中国商品的白银,每年就相当于整个明朝年财政收入的 20%。请注意,类似的情况在工业革命爆发之前,持续了可不仅仅是 100 年,我刚才已经说了,按照弗兰克的数据,是持续了约 450 年。

400 年后的今天,世界霸主从西班牙变成了美国,但没有改变的是,400 年前的西班牙,每年用来购买中国商品的白银占整个中国财政年收入的 20%,而 400 年后的今天,世界霸主美国,每年用来购买中国商品的美元,也占到了中国整个财政年收入的 15%(2019 年中国对美出口额 4185 亿美元,中国的年度财政收入为 2.75 万亿美元)。

如果按照世界历史的发展逻辑,美国乃至世界,对中国商品的依赖不仅不会缩小,未来可能还会扩大,而且还将持续很长时间,这个时间也可能是以百年计的(我不怕被打脸哦)。

假设衡量商业科技是否具有竞争力的标准是谁能持续的赚对方的钱,那么中国已经存在很大的优势了。芯片问题是高科技的问题,但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芯片问题只不过是贸易问题当中很小的部分,这就好比当年的西班牙、英国等等,也都掌握了很多中国没有的技术,但照样跟中国是巨大的贸易逆差,这影响不了中国商品的出口竞争力。

现在很多人通过各种方式,来解释中国芯片领域跟美国的差距,意思是如果美国就是要卡中国的脖子,中国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如果我们放在历史当中来看,美国对中国芯片技术的封锁,也只是历史长河中一个极小的插曲。我这不是说芯片技术不重要,而是很多人还不了解技术这个东西的发展路径。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我刚在文中提到的,中国为什么能在工业革命之前,保持接近 500 年的对全球贸易的顺差,赚全球各国的金银呢?原因是中国有丝绸、茶叶和瓷器等,那大家想想,为什么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中国的这些东西都有着无法替代的竞争力呢?尤其是瓷器,欧洲拥有制造瓷器的能力,足足比中国晚了一千年。在西方没有制造瓷器的能力之前,中国的瓷器比今天的芯片值钱多了。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就明白了,比如在 1745 年的时候,瑞典有一艘商船叫哥德堡号,这艘商船从中国满载着 700 吨的茶叶、瓷器和丝绸,从广州运往瑞典,但不幸的是,该船在离瑞典港不远的地方,触礁沉没。但由于靠近港口,有 30% 的货物被打捞上岸,其中丝绸和茶叶由于海水侵蚀不能用了,能卖掉赚钱的只剩下瓷器。但就是这些只剩一点点的瓷器,在瑞典市场拍卖后,不仅支付了哥德堡号这次长达两年中国贸易之行的全部成本,而且还让股东们获得了 14% 的利润。有专家就测算,如果哥德堡号不沉,它的货物价值估计为 2.5 亿~2.7 亿瑞典银币,相当于瑞典当年一年的 GDP。

要知道现在中国进口芯片的总额,也就是占中国 GDP 的 1%。

**
**

现在很多人对中国历史有种虚无感,觉得西方历史才是人类文明和科技的“源泉”,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如今被吹得不得了的芯片技术,包括光刻机技术,如果真要中国集中力量来搞,差距最多也就 10 年,而当年中国的瓷器等技术,领先西方至少一千年。

而且中国之所以在芯片上落后,不是中国搞不出来,而是每当中国要决心搞芯片等产业(自主研发)的时候,美国那边马上就解封、降价,各种离间计等等都上了。另外,由于中国在国防领域的芯片并不依赖于国外,而民用商业市场企业界一度被美国洗脑,说买不如租,搞技术不如做营销,导致很长时间里,中国商界在半导体和很多核心软件上面,基本上是没有危机感的。

比如最近又要被美国卡脖子的 EDA 软件(集成电路设计软件),上个世纪 80 年代的时候,中国在没有 EDA 软件用的情况下,国家动员了全国 17 个单位,200 多个专家,聚集到北京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开发属于自己的 EDA,当时命名为熊猫系统,在 1991 年面世,在国外也是迅速走红,还获得了几个国际大奖,可以说冲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但就在这个时候,美国瞬间解禁了对 EDA 软件的封锁,而且美国的 EDA 软件公司,迅速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用低价迅速占领市场,然后大家一看,美国都解禁了,而且价格还超级便宜,系统又成熟,还用什么熊猫系统啊,于是熊猫系统就被废了。

其实中国被美国忽悠的例子举不胜举,半导体等领域,就是被忽悠瘸了的最佳案例。其实这种状况现实当中依然在上演,比如汽车自动驾驶系统,特斯拉就开放了自己的系统,美其名曰,是为了全球自动驾驶汽车产业的发展,但如果中国不提早在这个领域布局,恐怕到时候也会面临在面对跟微软、安卓、苹果系统一样的尴尬处境。

我要说的是,如果放在同等的历史条件下,中国瓷器技术所建立的壁垒,以及获得的持续性商业利益,比美国技术主导的芯片等要强不知道多少倍。但瓷器给中国并没有带来更大的历史跨越,就在中国制造出瓷器一千年后,欧洲获得了制造瓷器的资源和技术,发展到今天,世界上最贵的瓷器,反而是欧洲人制造的,而不是中国,现在全球高端瓷器贸易市场,中国瓷器几乎都绝迹了。同样的道理,芯片产业也并没有给美国带来无尽的商业利益,为了维持优势,美国甚至在透支自己最宝贵的商业信用,而且一旦中国获得先进的芯片技术,恐怕就不是中国跟美国等竞争的问题,而是美国还有没有机会竞争的问题。

400 年前西班牙可以每年拿出数百万两的白银购买中国的商品,原因是西班牙在美洲墨西哥等地发现了大量的银矿,而后的世界霸主英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于是就只能用大炮和搞鸦片贸易来平衡跟中国的贸易逆差。

到了现在的美国,看上去科技先进,但为了维持购买中国的商品,美国就必须要保证美元依然是世界货币,美国的金融平台、互联网系统、航空技术、芯片技术等,对中国要有绝对的优势和吸引力,否则就只能靠强盗逻辑了,比如中兴华为抖音等事件。

但问题在于,美国恰恰并没有利用自己的优势产业,也就是没有把给世界提供更可信平台的逻辑推向极致,而是动不动就拿这些平台来威胁各国,包括拿美元系统来制裁对手,拿软件系统来扼杀竞争对手,强迫谷歌系统排除华,禁止向中国的各类企业等提供 EDA 软件等等,其实这就相当于阿里巴巴拒绝商家在自己的平台上开店一样,其实就是逼迫大家要建自己的平台。大家可以想一下,一个做平台的,开始打击一个做产品的,意味着什么呢?

所以,美国政府现在的举动,我可以肯定的说,是在帮助中国,因为正是由于美国的这种行为,导致中国的企业界开始转变原有的思路,开始注重核心技术的研发,注重系统的搭建,注重产业链的自主可控等等,而美国对中国企业界多年的洗脑算是白费了,我听说连小米和联想这样的企业都开始注重研发了(无贬低之意),你说我们还不感谢美国?

说到这里,很多同学可能纳闷了,作者说了半天,也没有说中国商业科技的优势在哪?如何跟美国竞争的问题,依然是抱怨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封锁。其实我只想说一句,请继续往下看。

我可以问问大家,有多少人真正去过类似中国的义乌小商品市场等,反正我去了这类市场之后,本来只是去逛逛,但等出来之后,每次都会买好几样东西,尽管这些东西可能只用到一两次,但看到了之后总是想买。

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中国商品的竞争力,是多层次的,西方的商品没有品牌是卖不出去的,而中国的很多商品几乎可以没有“品牌”,但照样生存得很好。

中国由于拥有极其丰富的文化和历史生活背景,中国在商业领域最大的竞争力是中国商品的多样性。中国虽然造几十亿双袜子,才能换来一架飞机,但中国造的袜子,不仅可以很便宜,还可以有几百个种类,可以有几十个卖点,使得中国产的袜子可以占据全球大部分袜子市场。

再拿吃的来说,就算你一天吃一种菜系,要吃完全部的中国菜系,可能也得一个月。这就是中国孕育出来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可能缺少标准化,但穿透力和持续性是毋庸置疑的。在美国,一个企业倒了,一个产品可能就没有了,但在中国,企业是流水的兵,而产品才是铁打的营盘,这使得中国的总体商业成本反而偏低。只要你包的饺子好吃,随便挂一个牌子,都会有人去吃,这就是中国。

中国的瓷器能够在全球市场叱咤风云数百年,靠的不仅仅是烧制等技术,而是中国文化孕育出来的对器皿的美感,对雕塑以及绘画艺术的传承。被诸多中国出土的各种青铜器征服的同学,就知道瓷器也只是一种传承形式。

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中国的熊猫金币,发行至今,在国际市场都是非常抢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其他国家的金币,其图案永远是一样的,比如加拿大的枫叶金币,永远就是一个枫叶,但中国的熊猫金币,每年刻在上面的熊猫姿态都不一样,而且每年都会邀请不同的大师雕刻熊猫。

所以,尽管工业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尽管发达国家在工业和现代商业领域已经布局完整,已经有了顶级品牌,各个行业都开发殆尽,但中国作为一个落后了两百多年的国家,依然在建国 70 年后的今天,成为全球工业和现代商业领域奇迹般的存在。这对于很多研究世界商业文明的学者是很难理解的。

如果很多人还不能理解我在说什么,那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中国古代贸易史上,有一个历史文化名城,叫泉州。这个地方历史上是很繁荣的,我就不具体说了,但泉州还有一个外号,叫“宗教博物馆”,这个可能很多人是不知道的。

那泉州为什么又被称为“宗教博物馆”呢,原因是,如果你现在去泉州,在这个很小的地方,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同时游览拥有数百、上千年历史的佛教开元寺、道教玄妙观、儒教孔庙、基督教教堂、天主教堂、清真寺、关帝庙、天后宫等等。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中国早在千年以前,就已经在制造和满足不同文化、民族、信仰的人类商业需求,全球不同信仰的人都在中国做贸易,并长期居住,中国可以让完全不同信仰的人,和平共处在一个城市,这就是中国多样性文化的其中一个重要历史来源。

中国现在不仅是工业品类齐全的国家,而且是世界小商品市场绝对的霸主。中国已经在制造属于自己的商用飞机,但美国很难再有机会生产打火机了,也就是说,中国通过努力,是可以取代美国产业的,但美国很难取代中国的产业,原因很简单,中国可以把打火机的生产成本,压缩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跟中国竞争的程度,这就是中国看不见的竞争力。

现在美国逼着中国购买美国的农产品等等,从贸易逻辑上来说,跟当年英国鸦片战争期间,逼着让中国人购买鸦片是一个道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美国的农产品不好,而是这种行为,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那就是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跟中国的贸易,已经陷入了数百年前,西班牙、英国等跟中国贸易同样问题,而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中国造成的,几百年前中国也没有逼迫西班牙和英国等购买中国的丝绸和瓷器,而现在中国也并没有逼迫美国购买中国的商品。

那对中国进行科技封锁就能解决问题吗?当然不能,因为中国商品的竞争力,科技只是其中一个部分,中国需要先进的科技,但更依赖于对科技的使用效率。

比如技术含量很高的产业里面,2018 年全球通用航空飞机销售额增长了 1.8%,由 202.01 亿美元增长到了 205.64 亿美元(不到 1500 亿人民币)。但大家知道吗,2018 年义乌市小商品市场实现交易额 4523.5 亿元,这一数额是全球通用航空飞机年交易额的超过 3 倍,同比增长了 8.9%,我还可以告诉大家,2019 年义乌市小商品市场实现交易额 4583.1 亿元 , 增长了 12.0%。

当然,你硬要说,搞小商品的不如搞飞机的,那我也没办法,但我想说的是,就算中国掌握不了造飞机的技术,只要大家公平的按照商业分工逻辑来竞争,中国只造小商品,其创造财富和出口的能力都可以竞争得过造飞机的。

再拿芯片市场来说,去年中国进口了 3040 亿美元的芯片,但中国机电市场出口额是 1.5 万亿美元。如果你一定要说卖芯片的就一定比卖机电产品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我也认同,但我还是要说,中国就算不造芯片,靠出口机电产品,也照样可以赚来购买芯片的钱,而且还有更多的结余。

我这里不是说中国没有必要搞高端科技,而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真的并不应该对中国实施科技封锁,因为如果逼着中国自己搞研发,一旦有所突破,基本就没有美国什么事了。

美国人要做的,恰恰是更多的对中国的开放,比如微软、安卓、苹果等等,实际上正是由于开放的平台定位,使得中国失去了戒心,没有人会觉得美国会利用这些平台来打击中国,所以中国才更加放心的使用。

美国严重高估了其所谓核心技术的影响力,我可以这样告诉大家,中国离开了法国的奢侈品,可能真还很难找到替代品,中国市场要打造出一个类似路易威登或香奈儿、爱马仕等这样的奢侈品品牌,难度真还很大,需要百年沉淀,但如果中国突然失去了微软、安卓等,难道中国人就不用电脑和手机了?开什么玩笑,这就好比说没了淘宝京东,中国人就不购物了?我可以肯定,淘宝要是关了,第二天就会出现几百个淘宝类似的东西。

我这里不是说轻视微软和安卓等的技术,而是人类一旦进入了某个已经达成技术共识的时代,打造工具就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这就好比说,就算现在日本、德国、美国等所有外国汽车品牌都退出中国,中国依然会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只不过是买红旗,还是买吉利、比亚迪等等的问题。

再说,中国的科技领域也并没有停滞,中国在科技领域已经有了自我生长的能力,这比科技本身重要得多。

十一

几个月前,特朗普说,中国的歼 20 战机是盗版美国的 F22,其实我觉得美国说一说民营科技也就算了,如果 F22 那么容易被盗版,美国的霸权恐怕早就结束了。还有很多同学跟我留言,口气跟美国政客是一样一样的,觉得中国很多科技真的是依靠盗版得来的,理由就如同特朗普认为中国盗版 F22 是因为歼 20 跟其长得很像一样。

很多人对中国的发展不理解的原因,我觉得主要还是读书少,导致见得再多,也只能鹦鹉学舌、人云亦云。就拿歼 20 和 F22 来说,假设现在还有一些国家要造类似的五代隐身战机,就算没有任何参考,按照空气动力学和材料学等基础科学原理,造出来之后,也会跟歼 20 和 F22 等非常相似。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当中国有了顶级风洞,有了先进的航电系统,有了飞机隐身材料,有了强大的计算机模拟计算能力的时候,造出来的飞机,跟同样拥有这些技术的美国,大概率是相似的,因为只有这样的造型,才符合风洞、隐身等实验的参数。这就好比无论是哪个国家,要发展 350 公里以上的高铁,就算不参考任何国家的技术,一旦造出来,形状一定是子弹头样子,否则就不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这跟盗版有关系吗?

中国能够造出歼 20,背后是中国已经有了足够成熟和先进的实验室,足够多的人才和工业基础。中国去年下水的军舰吨位相当于全球军舰吨位的总和,不到一年时间连续服役 055 大驱、075 两栖攻击舰等,而且目前同时开工了两艘电磁弹射航母,难道是因为中国的模仿能力提高了?这是整个中国的科技基础设施,以及国家实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的自然性爆发,是挡不住的。

我再问你,你最近几十年听说过有出现牛顿、爱因斯坦一样伟大的科学家吗?难道是西方的社会制度不适合出这样的科学家了?但人类的科技为什么比牛顿和爱因斯坦那个年代发展得还要快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那个仅仅只靠写一个公式,就能搞出一个大科技项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科技创新领域,最容易摘的果子已经都被摘完了,未来的国家创新,不仅需要德才兼备的科学人才,更需要有建设硬件的实力和决心。

比如中国通过 20 年的努力,建立了一个 500 米口径球面射电天文望远镜,就是大家熟悉的那个天眼 FAST,未来如果全球科学家要在这一方面获得更大的突破,就必须得借助这个设备,也就是说这个设备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这一领域科学发现的程度。

四十年前,如果中国要做 DNA 检测,还得将样本送到国外,但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可以在一周之内,给一个一千万人口的城市做新冠核酸 DNA 和 RNA 的检测。这背后不仅仅是动员能力,更多的是制造业和硬件设备的支撑。

既然商业科技最终的目的是赚钱,那就存在技术的交易,就算我们不主动购买,也会有卖家找上门。前一阵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了这么一个现象,曹德旺说,“以前我们要买他们(欧美)先进的技术,他们是坚决不卖的,现在排着队来卖给我们。这是很大的转变。因为大家都知道最完整的工业链在我们这里。”其实说白了,就是只有中国能出得起价,而最根本的逻辑是,只有中国能把诸多的技术真正变成有竞争力的产品。

我跟大家说这些,主要是想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中国明白什么东西对自己重要的时候,发展和突破只是时间问题。中国的凝聚力和意志,根本不需要宗教或塑造一个外部的敌人来加持,中国的领导人不需要泡到恒河祈祷,更不需要手举圣经宣誓信仰,中国现在的发展主导思想是西方人发明的(马克思主义),中国人早就西装革履了,尽管旗袍和唐装都很好看,但我们不会拿这些东西来凝聚民族的共同意识,因为只有共同意识极其缺乏的民族,才需要抓住每一个标签来唤醒共同感,而中国这种东西太多了,不会因为都穿上了西装,就忘记了共同的历史,也不会因为信了不同的宗教,就失去了对中华文明的认同。

十二

正是由于中国发展太快,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中国在基础科学领域的规划和投入,以及正在建设的各类实验室和研究机构。比如今年年底竣工的国家量子实验室一期,就是全球最大的量子信息实验室,这一实验室总共规划五期,总投资规模达到千亿。

几年前竣工的四川锦屏山暗物质研究实验室,建在地下 2400 米深入,美国最先进暗物质研究中心也只有 1500 米深,锦屏山暗物质研究实验室其宇宙射线通量是地面水平的亿分之一,是目前国际上宇宙射线通量最小的地下前沿物理实验室(宇宙射线通量越小越有助于研究暗物质),除了清华大学和上海交大,已吸引多个国际团队到锦屏山破解暗物质,乃至中微子物理、核天体物理和深地岩石力学相关的前沿科学。

中国正在建设和筹备建设的面对新时代教育和科技类大学就有数十所,比如中国核工业大学、雄安大学、广州交通大学、佛山理工大学、深圳技术大学、中国康复大学、中国能源大学、无锡技术大学、潮汕大学、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中法航空大学等等。

至于科学领域的多手段博弈和竞争花絮,中国算是最守规矩的了。我这里跟大家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缔造了诸多奢侈品的法国,另一个是现在的美国。我先说一下法国,法国被认为是创造了很多奢侈品的地方,而创造奢侈品应该是商业的最高境界了,所以在大家的印象里,法国一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这里说两个真实故事,一个是关于镜子。我们现在觉得镜子这个东西很平常,尤其是中国,早就有了铜镜,但对于西方来说,比如路易十四那个年代,镜子是绝对的高附加值奢侈品。当时镜子的制造技术掌握在威尼斯人手里,而威尼斯有非常严格的法律来限制镜子技术的外流,为了获得制造镜子的技术,路易十四不惜动用国家力量发动了间谍战。其中就有直接把威尼斯工匠偷运到法国,然后帮其盖房娶妻等例子。而路易十四获得镜子制造技术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用镜子装扮凡尔赛宫,炫耀其华丽程度。

另一个是关于法国香水。其实三百年前的巴黎,粪便、垃圾、工业废水都排到了塞纳河,更要命的是,市民喝的水也是靠塞纳河。由于卫生条件太差,一旦出现疾病流行,整个巴黎就很惨了,比如当瘟疫流行,很快就会通过塞纳河传播,市民迷信洗澡会让黑死病从皮肤钻进身体,很多人一生不洗澡,这种背景下,巴黎人身上臭,并且环境极差带来的空气也十分难闻,很多有钱人就用香水来掩盖臭味,导致巴黎意外成了香水的故乡,如今全世界最顶级的香水,依然来自法国。

法国诸多奢侈品品牌,都是在十九世纪中期建立的,因为那个时候受到工业革命的冲击,人们进入到了新的消费时代,爱马仕本来是生产马具的,后来由于汽车的发展,马具产业凋敝,而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女权运动兴起,女性开始走出家庭,爱马仕就开始为女性生产皮包,这成就了如今的爱马仕;跟爱马仕同一时代诞生的路易威登,实际上也是因为当时火车铁路发展迅速,很多人开始了铁路旅行,而旅行就得有行李箱,路易威登(创始人)当时就是帮助有钱人打包行李箱的,正是受此启发,路易威登从重新设计旅行箱起步,最终做到了如今的奢侈品巨头。

如果没有欧洲女性的解放,没有火车旅行,恐怕也就没有现在的爱马仕和路易威登。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我们没必要对西方的品牌过于崇拜,哪怕是顶级的奢侈品牌,只不过是时代的产物而已,我们更应该抓住属于自己的时代。

很多人对发达国家的理解,基本都停留在商业和政治舆论的洗脑阶段,就连我们旁边的日本,很多人都崇拜得不得了,我觉得每个国家都有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这无可厚非,但前提是我们必须要了解自己,同时要深刻的了解对方,才能找到我们应该学习什么,以及怎么学的问题。

如果简单的来比较,把韩国和日本放到一起,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学习的是韩国,而不是日本。我以前说过,韩国是近百年来唯一一个人口规模超过 5000 万,而跻身发达国家行列的经济体,要知道这个俱乐部被 G7 (美、英、法、德、意、日、加)垄断了至少一百年,韩国是唯一一个打破这一垄断的规模性国家。

那韩国凭什么呢?我只告诉大家两件事,一个是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也未能幸免,当韩国资不抵债,金融市场面临崩溃的时候,韩国民众出现了捐金救国的故事,短短两个月,韩国民众就捐出了 226 吨的黄金,这相当于当时韩国国家黄金储备的超过十倍,正是由于韩国民众捐出来的黄金,韩国政府拿黄金偿还了外债,使得韩国抵抗住了本币贬值的风险,没有被华尔街“收割”,从而走出了危机。另一件事情是,韩国人疯狂的支持国产品牌的现象,这个我估计很多人都深有体会,为什么韩国大街上都跑的是现代汽车,韩国人用的都是三星等等,我相信去过韩国的同学都会深有感触。

时至今日,韩国有很多行为中国人是很反感的,比如韩国把很多源自中国的文化传统和节日,都注册成了韩国的专利,都说成是韩国人发明的。这使得不只是中国人,还有很多西方人也经常讽刺韩国,但大家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大家可以想想,韩国这样一个资源匮乏,没有什么基础的国家,想要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从科技等等层面跟发达国家竞争,尤其是跟旁边的日本竞争,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所以韩国人需要无时无刻的争取,树立自信,这里面也包括文化遗产和各种知识产权,有时候动作就变形了。

凡是有竞争的地方,韩国都不会放过,比如体育,韩国也是一支劲旅,奥运会金牌数量跟日本、法国等差不了多少,高于澳大利亚、荷兰、意大利、巴西等等,再比如足球,中国都被韩国踢得得了恐韩症。韩国的电影也占有一定国际市场,越来越享有声誉。同时,在死磕日本关于慰安妇等问题上,韩国坚持了很多年,被日本各种制裁和施压,也都没有任何让步,最近直接在公园弄了一个安倍的下跪雕塑。

我这里不是为了吹韩国,更不是说真的要学习韩国,而是要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当每个人在脱口而出的评价一个国家,或者评价一种模式的时候,首先要明白这个国家所走过的历史,所创造的成绩,所面对的外部环境,而不是单纯的说谁比谁强。

美国现在依然热衷于制造各种地缘政治冲突,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里面存在着巨大的商业科技利益。

地缘政治的冲突,不仅仅是一种消耗,还可能成为美国获取更大利益的方式,二战期间黄金大量流入美国,英国大量的向美国借钱,并低价抛售优质资产,美国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对大英帝国的主导权,这给二战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提供了决定性机会。

但还有一点更重要,二战期间,美国还迫使英国转让了大量的先进技术,其中就包括雷达、飞机、造船等等行业的核心技术。当时如果没有英国罗罗公司提供的梅林发动机,美国的 P-51 野马战斗机就很难具有优势。而美国首个喷气飞机 P80 用的也是英国的发动机。美国还以英国防御能力太弱,本土已经不安全等为理由,把英国的原子弹(合金管计划)研究项目和团队搬到了美国,并入了美国的曼哈顿计划(原子弹研究项目)。同时美国要求,为了应对战争的不确定性,也要求加拿大对原子弹的研究并入美国的曼哈顿计划,这直接加速了美国原子弹的研发进程,成了全球第一个爆炸原子弹的国家,可以说改变了世界格局。

中国一旦在这一轮跟美国的地缘政治对抗过程当中遭遇失败,失去的可能不仅仅是一家企业或多少 GDP,而是将失去子孙后代的发展机会,很多积累起来的核心人才和技术,都很可能会被美国收编,逐步转移至美国。

要知道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迅速低价购买俄罗斯的火箭发动机等核心技术产品,并成规模的挖走了苏联的工程师。据不完全统计,在苏联解体后的 3 年时间里,美国只花了 6987 万美元,就挖来了 2.95 万名苏联工程师,仅 1992 年,就有 3198 名俄罗斯工程师定居美国。后来美国在增强玻璃纤维与金属加强技术,以及高温合金、先进材料等方面的突破,基本上都源于苏联工程师的加盟。

美国是一个高度技术化的国家,对技术的获取和控制是没有任何底线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最近新华社发的一篇文章,名字叫“魔鬼交易”,里面揭露了美国当年以豁免 731 部队成员战争责任为条件,获得 731 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战等大量数据资料,使 731 部队成员逃脱东京大审判的历史事实。

所以,最后我只想说一句,决定商业科技的逻辑,从来就不在商业科技领域。

文 / 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重要通知:

本次直播基本没有废话,酝酿了好几个月,总计接近一个半小时,从判断趋势到分析行业,都给大家阐述了全新的思考逻辑,希望能给关注投资市场的同学带来一些新的启发。投资最重要的两点,一个是判断大趋势和大方向,另一个是分析具体行业,数字经济是大趋势和大利益,而行业和垂直领域本身也需要更深入的挖掘。还没有听的尽快去听一下回放。

肖磊:中美商业竞争,美国输不起,中国很难败

扫 图片二维码或点击左下角“ 阅 读原文 ” 收听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