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kanshi1314


从 2009 年 1 月 4 日第一个比特币诞生至今,已经有十年时间了。比特币诞生之初,实际上就被中国市场所关注,由于中国互联网领域跟国际市场同步性强,接轨的程度非常高,基于密码学的比特币,受到中国诸多极客关注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比特币开始拥有一定的价格,成为极客持有和炒作的对象,实际上是从 2010 年才开始的。

比特币最知名的一次价格呈现,是在 2010 年 5 月 22 日,有位感到饥饿的程序员 Laszlo Hanyecz 在美国用 10000 个比特币买了总价值 25 美元的 2 个“棒约翰”披萨,以证明特币是一种有价格,且可以兑换成实物的价值资产。

按照目前一个比特币 7000 美元算,这一万个比特币相当于 7000 万美元,而距离 Laszlo Hanyecz 这次购买计划,也不过 10 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十年前投资了 25 美元的比特币,现在的市值将超过 7000 万美元,峰值时高达 2 亿美元。

对于这样个疯狂的东西,中国市场的态度需要用历史性的眼光来看待。要说到中国对比特币市场的监管,还要从 2013 年说起。

2013 年初,比特币价格超过了 10 美元 / 枚,到了年末,其价格已经飙升到了 1000 美元上方,足足涨了 100 倍,这一年中国出现了多家比特币交易所,社会影响扩大。政府开始担忧,这种虚拟货币的炒作,是否会影响到中国的金融系统,以及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到了 2013 年 12 月 5 日,央行等五部委出台了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文件,这个文件里,要求所有金融机构,包括银行、第三方支付、保险、信托等等,不能为比特币交易提供任何金融服务,也不能以比特币为标的,创造任何金融形态的产品。

同时,承认比特币为一种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到了 2017 年,区块链技术在全球的讨论开始扩大,全球市场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追捧有增无减,诸多类似于比特币一样,发行虚拟货币的项目开始出现,同时中国市场诸多“网贷”项目“暴雷”,这使得中国市场对发行虚拟币的行为变得十分警惕。

到了 9 月 4 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监管文件,一方面要求停止任何形式的“发币”行为,另一方面要求国内所有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停止运营,除了少数交易所延期关闭之外,几乎所有为虚拟货币提供交易的场所很快就停止了运营。

就在中国全面禁止虚拟货币网上集中交易一个月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陆续宣布将在 2017 年末推出比特币期货。美国上线比特币期货的消息一度刺激比特币价格从 5000 美元飙升到了 20000 美元,而比特币期货正式推出之后,其价格开始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 2018 年末的接近 3000 美元。

到了今年的 10 月份,政治局集体学习了区块链相关的技术,并且指出了中国要在这一领域成为世界性的领跑者。由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基本都是基于区块链概念,诸多区块链项目和虚拟币项目开始借机招揽客户。

从政府层面来说,最担心的就是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变成新一轮炒作虚拟币的盛宴,于是政府开始从舆论、监管等多个方面矫正市场预期。而后,一度冲上 10000 美元的比特币价格,迅速回落到了不足 7000 美元,跌去了超过 30%。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有点茫然,中国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区块链,比特币在中国到底算个什么东西,新一轮监管能否遏制民众对虚拟币的炒作等等问题,摆在了市场面前。

关于中国监管的问题,我个人觉得至少在比特币这个单一品种上,是存在很大的挑战的。非常现实的一个情况是,中国没有相关的替代品可以选择,比如中国也曾严厉打击非法期货,之所以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主要是中国本身拥有比较健全的期货品种,市场有足够的替代性选择。

再比如中国也能够将“网贷”行业的风险逐步出清,那是因为民众还有更多的银行理财及各种形式的定期存款可以选择。但是,关于比特币,中国市场几乎没有替代选择,而纵观国际市场,日本和美国市场都有合法的替代交易品种,美国有比特币期货,日本有严格监管下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如果中国市场只注重“堵”,而不关心“疏”的问题,恐怕效果不会太明显,因为比特币的国际属性已经非常强烈,全球 85% 以上的国家都已经出现了比特币的持有者,报价系统和交易产品在国际市场日趋成熟,如果中国从官方层面,无法提供一个关于类似 CME 或 Bakkt 一样的比特币合法交易标的,那么国内有这种需求的投资者,将会转入地下,使得更加难以监测,政策面只能抑制需求范围的扩大,而无法有效禁止这种需求。

另外,比特币目前的日均交易额超过 500 亿人民币,中国交易者至少贡献了其中 30%(看看针对中国用户的几大国际交易所数据就知道了),也就是说中国投资者每天花在比特币上的交易额,至少是 150 亿人民币,由于比特币的交易是全年无休,那么一年下来,至少就是 55000 亿人民币的交易额,就算按照千分之一来收取手续费,一年的手续费收入也将达到 55 亿人民币。

关于手续费收入问题,我这已经是非常保守的估计了。按照针对中国用户的三大交易所已经公布的数据,火币、币安、OKex 去年的手续费收入分别为 5 亿美元、5 至 10 亿美元、8 至 16 亿美元,按各自最低的对外公开数据来算,仅这三家针对中国用户的交易所,去年的手续费收入就已经达到 18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过 125 亿元。

这些交易所给国内是不会缴纳任何税收的。这还是在去年比特币大熊市(2018 年比特币价格从 1.5 万美元跌到了 3200 美元)里面创造出来的,也是在中国完全把这些交易所赶出中国市场之后所创造出来的。对比来看,2018 年由数千只股票支撑的中国证券行业的净利润不过 514 亿元,国家的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也不过 977 亿元。

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我是在为比特币的炒作和生存空间说好话,对于中国来说,比特币有什么用呢?禁止比特币交易最多是损失一点税收,但隔离了更多的金融风险,这难道不好吗?

这就要谈到一个问题,区块链技术到底对未来有什么意义的问题,为什么比特币这种基于区块链的应用,能够炒作了十年,还依然具有如此之强的生命力呢?如果不深入的研究这些问题,恐怕自负的我们,就无法知道未来世界的样子。

我这里跟大家讲点“炒作”的历史。

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很多机制,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机制,叫做激励机制。从人类浩瀚的历史当中,我们不难看出,那些非常成功的国家,同时一定是创造了更加先进的激励机制的国家。

比如改变人类命运的“股份制公司”这一社会激励机制,曾经缔造了第一个海洋帝国。被认为是人类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股份制公司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在 1637 年达到顶峰的时候,市值一度达到相当于现在的 7.2 万亿美元,比目前世界上最大市值的公司苹果要大接近七倍。

而“股份制”公司一旦在地球上创造出来,对“股票”的炒作就开始根植于人类基因。

1711 年,英国南海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到了 1719 年,南海公司的股价从年初的 128 英镑涨到了七月份的超过 1000 英镑,炒作者包括半数以上的议员,就连国王也禁不住诱惑,认购了价值 10 万英镑的股票。当然,南海股价最终破裂,从超过 1000 英镑跌到了 100 英镑附近。这就是著名的“南海泡沫”。

由于艾萨克牛顿也参与了南海公司股价的炒作,最后亏得比较惨,所以留下了一句名言, “我能算准天体的运行,却无法预测人类的疯狂”(I cancalculate the motions of heavenly bodies, but not the madness of people)。

南海泡沫虽然破裂,但股份制公司在英国的崛起,给英国的殖民扩张和工业革命带来了巨大的力量。而后法国也开始迅速学习,在 1716 年采取了跟英国类似的方式,给予“密西西比”公司出售股票的权利,到 1719 年年中,密西西比公司的股价连续上升了 13 个月,股票价格从 500 里弗尔涨到一万多里弗尔,涨幅超过了 20 倍。但密西西比公司的股价,最终在 1721 年破裂,最后跌回到了 500 里弗尔。史称密西西比泡沫。

到了 19 世纪,美国开始崛起,橡胶公司股价泡沫、铁路公司股价泡沫等层出不穷。再到了 20 世纪,美国在 60 年代爆发了制造业股价泡沫,包括 IBM 和德州仪器等,一年内可以把市盈率炒到 80 倍以上,但一年后又跌回到二三十倍;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美国又爆发了高科技股价泡沫。

所以我们不难看出,一个国家的崛起,伴随着的,一定是一种新的激励机制的诞生,或者说对某种激励机制的高度运用和难以避免的炒作。

荷兰的崛起,伴随的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股票的繁荣,以及世界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的诞生;英国法国的殖民扩张和工业革命,伴随的是南海股价泡沫和密西西比等股份公司的股价泡沫,以及而后的股份制公司发展。美国成为世界霸主至今,伴随的依然是一次又一次的股价泡沫。

关于中国股价泡沫的例子我就不举了,也是比较多的。那么另一个问题来了,除了“股份制”公司,难道人类经济的发展,就没有其他的激励机制了吗?

区块链或许能给出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股份制公司之所以有着强大的激励机制,是因为在过去三百多年的时间里,人类主要解决的是生产问题,这就需要一种强大的刺激生产的制度,股份制公司使得资本和职业者相结合,同时又有国家法律作为保证(君主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使得占有股份的人,能够不断的获得利益,股份这种形式成为市场不可挑战的共识,调动了整个市场在投入资源方面的所有潜能。

反过来说,假设你拥有的股份,随时都可能会被暴力剥夺,谁还会愿意投入呢,谁还会拼命的去冒险创新呢?所以股份制所刺激出来的创造力,使得人类停滞了几千年的经济总量,开始直线拉升,很多人认为这是工业革命的功劳,但工业革命本身并没有脱离股份公司这个实施主体。

但人类经济发展至今,其需求已经在发生变化,人类对物质的需求虽然依然非常旺盛,但对分配制度,以及新的,打破国家界限的某种激励机制,存在更大的需求。股份制公司依然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但股份制公司背后是国家,是一个特定的,甚至是排他的法律体系,如果失去某个特定的法律体系的保证,股票将失去财富属性,激励机制也将是无效的。

区块链将股份制的逻辑,更进一步的推升,区块链可以让权益的标的物,超越特定国家的限制,也就是说不需要任何国家法律的保护,就可以实现转移和买卖,并建立无争议的共识体系。比如像比特币这样的区块链权益标的物,已经拥有了全球性共识,同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激励效果,价格“泡沫”正类似于股份制诞生后的各类股价泡沫一样,预示着一个新的激励机制到来。

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区块链,仅仅是一项技术,所以在考虑其发展和用途层面,还是非常狭窄的。这就如同东印度公司、南海公司、密西西比公司一样,当时的用途,仅仅是为了政府和国王解决债务问题和分配殖民抢劫来的财富,并没有想到股份制后来在人类发展史当中所发挥的作用。

肖磊:比特币的诞生、监管和归宿

防失联 加微:kanshi6188,或扫码,有我其他号的不要重复加

对于比特币的交易,我可以做个预测,未来某一天,中国市场一定会重新考虑建立合法交易市场的问题,因为比特币是区块链这种历史性激励机制,所溢出来的第一个,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资源,并非是浑水猛兽,恰恰是对新机制和新技术的一种激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开始发行股票的时候,很多人是极力反对的,但发展至今,我们都开始交易指数了,现在很多人会用长篇大论来告诉你,交易指数的好处是什么。除了指数,我们还在交易外汇,把一种货币换成另一种货币,就这样换来换去,有什么意义呢?另外,我们还在交易一种东西,叫“期权”,这是一种买卖的权利,我们在交易一种在未来某个时间,以某种价格买入或卖出某个标的的权利,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我们无法从新的机制和技术里寻找到新的意义的时候,就会把新的机制和技术,用来巩固原有的利益格局,使其失去改造生产力和升级生产关系的能力。

美国已经在两个世纪里面,“拥有”了最伟大的泡沫,使其诞生出来了至今没有国家可以超越的军事、能源等系统,以及 IBM、谷歌、微软等公司,我更希望在新的世纪里,有一些伟大的“泡沫”能诞生于中国。

文 / 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PS:

关于比特币等市场的变化,中国的监管变得非常重要,目前看正在朝着我此前预测的方向发展,以下是此前的课程,还没有听的同学尽快听一下,对理解未来市场有很重要的参考意义,已调整至普惠价格。会员免费。

**
**

肖磊:比特币的诞生、监管和归宿

扫描图片二维码或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收听。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