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介绍以太坊基金会长达一年半的社区实验:如何以二次方募资减少人治,更好为社区提供资金服务。

原文标题:《Vitalik 最新演讲:以太坊基金会的二次方募资革命》
演讲:Vitalik Buterin
编辑:Rosa
来源:Dimension Tech

2020 年 10 月 20 日,在「第五届网络社会年会·实践智慧之网」暨「天问:世界观的对话」活动上,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以二次方募资为主题发表了他的最新演讲。在这场演讲中,他介绍了以太坊基金会长达一年半的社区实验:如何以二次方募资减少人治,更好地为社区提供资金服务。

Vitalik Buterin 讲述以太坊基金会二次方募资实践

本场活动由中国美术学院主办,中国美术学院网络社会研究所承办,上海极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DWeb Shanghai 协办。召集人为黄孙权和刘怿斯。我们将 Vitalik 的演讲整理如下:

什么是二次方募资?它是一种关于公共品的募资新机制。借由这种机制,我们能够以公平、民主、高效的形式,更好的把用于资助公共品的资金分配到有需要的地方。

Vitalik Buterin 讲述以太坊基金会二次方募资实践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

为什么我们需要二次方募资?

假设你有一个资金池(或者说一个基金会),现在你想用这笔钱为造福公众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然而花钱并非易事,摆在你面前的项目有很多,而你自己也不确定哪个项目值得支持。所以,你想从大众那里听取意见来帮助你做判断;但得到大众意见后,你仍然需要决定如何分配资金。

单纯根据支持人数补贴配捐,或者单纯根据支持金额配捐,都不能公平体现公众的真实需求。例如,现在社区里有 100 个人,其中 99 个人有一元钱,另一个人有 10000 元,他们利用这笔钱成立了一个基金会。现在,99 个人想向项目 A 捐赠 1 元,因为这个项目符合广大群众的利益,而社区里唯一的富翁则想将钱捐赠给项目 B。你不能说,因为这个某个项目得到了 99% 社区成员的支持,就把 99% 的钱分配项目 A;同时你也不能说,因为富翁贡献了基金 99% 的资金量,所以把 99% 的钱分配给项目 B。前者忽视了资本的贡献,后者则忽视了社区的利益。

针对这个问题,二次方募资可以同时做到兼顾人数和金额方面的考量。

基本性质

二次方募资的分配通过一个特别的公式进行。一个项目通常会收到若干笔捐赠。那么,我们可以先对每一笔捐赠金额取平方根,再把这些平方根相加,最后把这个相加的结果进行平方。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该项目获得的全部捐赠。

可以通过数学证明,当参与者超过一个人的时候,平方根之和的再平方,要大于对捐赠金额的算术加总。尤其是参与者众多的时候,两者的差异将是巨大的。这其中必然需要由某一方来提供补贴,我们的资金池将承担这个功能。

两大好处

二次方募资有两个非常明显的好处。

首先,参与捐赠的人越多,匹配的效果就越好。比如一个项目有 n 个人每个人都捐赠 1 美元,那么整个项目获得的金额就是 n 的平方。这弥补了公地悲剧的影响。直接简单的捐赠并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因为每个参与者都只能得到这个公共物品价值的 n 分之一。

其次,小额捐赠被很好地匹配了。公式决定了每一笔捐赠都会被配捐,但是从比率来看,更小的捐赠额按更高的比例放大了。这样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富人主宰一切的现象,因为只捐赠了 1 美元的人比要捐了 10000 美元的人获得了更多的匹配。

所以说,二次方募资可以同时兼顾人数和金额方面的考量。

为什么要在以太坊里使用二次方募资?

以太坊社区面临的许多工作:我们有很多的软件需要编写,很多的研究需要进行,很多文件需要编撰。此外,我们还需要提供教育、法律、翻译等多方面的公共产品。

目前,以太坊基金会是以中心化的方式来向公共产品分配资金的。以太坊基金会每年的预算是三千万美元,它在尽可能地成为一个公正的资金分配组织,但基金会仍然是被一小群人控制着 , 有时候会因为只支持了有限领域的项目而遭到批评。

与其雇佣一些人专注于分配资金,不如将这个权力下放给社区。我们现在需要一种方法,使募资和决策更加多样化,更加民主,更加开放和包容,而二次方募资就是这个问题的完美解决方案。

以太坊社区是如何改进二次方募资的?

我们决定减少人治,但这并不意味着将一切事物偷懒地丢给程序和代码,而是需要不断试验,在实践中改进、迭代和完善新的理念。

Gitcoin 就是在以太坊社区进行的二次方募资实验。一开始,Gitcoin 上的二次方募资只是为给新项目写代码的人提供奖励,但现在奖励的范畴已经融入到了以太坊的生态系统许多细分领域中,用来支持各类公共产品的运作。经过一年半的时间,Gitcoin 的实验已经开展了 7 轮,从第三轮募资开始,项目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应用水平。

资金来源:大部分的补贴来自以太坊基金会,另外一些来自于 Consensys 和个人捐赠者。在最近开展的第七轮中,有一些 DeFi 项目也进行了捐赠。最大的一笔捐赠来自于 BalanceLabs,然后就是 Synthetix Optimism、ChainLink、Learn 以及其他的一些投资基金或者个人。这说明二次方募资机制越来越重要了,因为越来越多的项目愿意参与到匹配中来了。

负面贡献:实验资助的项目主要分为两类,一个是技术类项目,一个是媒体类项目。技术类项目有 Uniswap、Saliber、Dappnode 等。媒体类的有 the Week In Ethereum News——一个收集与以太坊相关的新闻的媒体,还有推特账户 @antiprosynth。技术类项目一般没啥争议,但媒体类的就不一样了。有些人认为媒体类的价值不大,甚至可能有负作用。于是我们想到通过修改公式来允许人们表达这样的观点——他们认为某个项目有负面价值。

所以在第五轮募资中,我们做了负面捐赠的试验。我们试验了这样一个机制——人们不仅仅可以捐钱,也可以从项目中把钱拿走,然后将这笔钱重新分配到其他项目里。其实这个试验机制效果并不好,很少有人最后真的做出了「负面贡献」。人们对这个机制可能会产生的后果感到沮丧。他们不喜欢看见人们利用这个机制互相伤害。在第六轮募资中,我们终止了这个「负面贡献」的设置。其实如果以后我们能够实现足够好的匿名性能,负面捐赠也还可以再试试看。

不过在后面的实验中,社区对媒体类项目的争议似乎消失了。第七轮中获得募资最多的前 10 名项目中,媒体类的都挺不错。有 Bankless、 Week in Ethereum News,还有一些去中心化金融的教程类项目,例如 Ethereum Magicians、Zero Knowledge Podcast 等。这是以太坊很有价值的播客,会深度讲解零知识证明和 zkSNARKs 技术。此外,还有 RadicalxChange Foundation、ETH Memes、@antiprosynth 等。

收入的稳定性:我们希望人们通过二次方募资,不仅能在已经获得的收益之上再获得一点额外的钱,还能够完全依靠二次方募资作为生活收入,成为二次方自由职业者。问题在于,人们在不同轮所获得的资金额非常不稳定。因此,在第六轮中,我们实验将捐赠自动从上一轮转入下一轮,但最后实际上没有产生太大影响。不过我们还会持续关注这个问题。

共谋和虚假账户:在第五轮中我们发现了共谋和虚假账户。基于二次方募资的工作原理,共谋和虚假账户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比如,一个用户在 50 个账户之间分配捐赠,他所获得的匹配要比一个诚信用户获得的匹配大得多。所以在第六轮中,身份验证环节还增加了手机验证,这让制作大量假账户变得更加困难。在第七轮中,我们增加了去中心化身份验证。BrightID 是一个去中心化身份平台,它创造了去中心化的、以社交网络为基础的机制,来证明某些账户背后对应于一个单独的个体。此外,我们还对公式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公式被称为「有界二次方募资」。为了最小化作弊风险,匹配金额都被除了一个数(至少是十)。总的来说,这个机制发挥了不错的作用。

用户体验:最后,我们还改进了用户界面,简化了社区对项目做贡献的流程。我们还增加了二层协议支付,用户可以使 ZK Rollup 来降低交易费用。

结论

首先,二次方募资机制是有用的。它以公平、民主、高效的形式,更好的把用于资助公共品的资金分配到了有需要的地方。目前的实践证明,它会带来一些好结果。

其次,二次方募资不仅仅在分配资金方面很有效率(这样以太坊基金会就不用自己分配资金了),并且正在创造一种文明开放的社区参与文化,很多人找到了一种表达意见的途径,他们可以谈论在以太坊生态中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事物。我认为这对创造一个非常美妙、具有合作氛围的生态绝对有用。很多人都非常积极地参与捐赠活动。

总的来说,效果相当好。

挑战 & 机遇

二次方募资在某些地方仍需要改善。我们可能希望有更多的方法来使人们更容易地确定哪些项目值得贡献,哪些项目不值得贡献,允许更多的代理授权。我们也想继续提高安全性,使募资成果更具包容性、扩大募资结果的分布范围,例如将社区和项目扩大到到欧美以外,比如亚洲和非洲。

另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对于任何一个新的社区,二次方募资都是一个新玩意,需要花费几轮的功夫才能让它起到更好的作用。在以太坊社区,我们至少进行了四轮或者五轮的实验,才使得人们真正明白了二次方募资究竟是怎么工作的。所以,虽然开始一两次的实验效果不明显,但我们依然应该坚持下去。如果每三个月进行一次,且非常可靠地持续进行两三年,效果会更好。

The Gitcoin Grants 团队正在尝试着将二次方募资应用到其他场景中去。他们做了一个「城市刺激」的试验,将二次方募资应用到了商业上,比如一些在美国丹佛和科罗拉多州的本地企业,试验结果看起来很不错。

我们在每一轮的募资中学到的越来越多。比如在什么项目应该获得捐赠,以及社区参与项目应有的规范上,我们越来越清楚该如何正确执行。总的来说,二次方募资仍在进化与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