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各国数字资产研发活动的不断深入,以及非中心化金融的强势发力,数字资产将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基石。

原文标题《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
撰文:柏亮 ,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院长 、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创始人

数字资产兴起的时代背景

近些年,全球各国都在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中国将数字经济写进各种国家顶级的文件,落实到各个层级的政府工作当中,其他数字经济发展较为前沿的国家,例如美国、欧盟、德国、日本这些国家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鼓励各行业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技术应用于农业、医疗、制造、金融等行业中,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因其较早地意识到数字经济的重要性,加上其整体经济体量比较大,技术发展也比较快,数字经济的规模最大。中国位居第二。2019 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大概已经超过了 13 万亿美金,中国为 5.2 万亿美金。

探讨全球数字资产发展趋势与挑战:DeFi 爆发,机构涌入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在快速数字化的过程中,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尤为重要。它解决了数字经济发展中,数据的确认、流转、资产化过程中面临的一些关键问题,比如说安全问题、信任问题、确权问题等。数据源的可控性、隐私保护、数据使用可审计等问题逐步得到改善,使整个数据流转的过程变得透明安全,变得可记录可计价,使数据价值真正在技术平台上得以实现。

全球数字资产发展新态势

2020 年以来,在内外多重因素的共同影响下,全球加密数字资产迎来爆发式增长,围绕加密数字资产的产业生态也发生巨大变化,尤其是几个主要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大幅上涨,整个市场市值大涨:在 2020 年 1 月 1 日时只有不到 2000 亿美金,但到 12 月 31 日时,已经达到了 7600 万美金,时至今日已超过 1.6 万亿美金。

如此短时间的暴涨有很多的原因,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 非中心化金融 (DeFi) 的快速兴起是拉动加密数字资产发展的内在因素之一。

  • 传统投资机构不断布局,加密数字资产投资渠道不断拓宽。

  • 全球主要国家在加密数字资产的监管上的态度越发明确,整体趋势上也越发开放,给加密数字资产带来了更加清晰的外部环境。

具体来看,我们将分为 5 个方面来讨论全球数字资产发展的新态势。

第一,虚拟货币价值的涨幅显著。

市值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其价格从 2019 年底的 7200 美金一直涨到 2020 年底的 29000 美金(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涨幅高达 302.78%。最近已突破了 6 万美金,远超全球主要股指、债券、外汇、大宗商品和其他另类投资产品的涨幅。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第二, 以太坊的发展。

以太坊是当前最活跃的公链网络,其日均交易量在 2020 年上升了 90%。新增地址数从 2019 年的 8400 万增长至 2020 年的 1.31 亿,涨幅超过 56%,活跃地址数也出现明显的上升趋势。约 1070 万份智能合约被创造,较 2019 年增长 55%。从生态版图看,金融类 DApp 是 2020 年以太坊发展最快也是最主要的应用类型。交易所、安全服务、钱包服务等金融相关产品占比也明显提升,游戏、博彩等早期活跃应用类型占比下滑。

从价格走势看,以太坊在 2020 年稳步上升,从年初 129 美元上涨至 737 美元,涨幅接近 471.32%。2020 年 12 月,ETH2.0 信标链正式上线,拉开以太坊 2.0 的序幕。以太坊 2.0 是以太坊发展的重要阶段,将从根本上改变共识算法(PoW→PoS),并引入分片机制和更新执行环境。以太坊 2.0 致力于解决以太坊网络一直被诟病的可拓展性和交易效率等问题,有助于提升以太坊的可用性,丰富应用生态版图。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第三, DeFi 的爆发。

DeFi 是指基于以太坊等公链,通过智能合约构建的非中心化金融协议(产品 / 服务)。这类金融活动不依赖中心化金融机构,具有无准入、可组合、全球化和公开透明等特点。2020 年迎来爆发,并形成较为完整的生态体系。DeFi 锁仓价值 2020 年从 8.5 亿美元激增 175.6 亿美元,涨幅高达 1965.88%,应用生态涉及借贷、稳定币、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衍生品、保险等。流动性挖矿是 2020 年推动 DeFi 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流动性挖矿指通过为 DeFi 项目提供流动性而获得收益(治理通证、交易费等)的过程,本质是一种通证分发和激励机制。尽管 DeFi 仍存在安全性、合规性等挑战,但 DeFi 在减少交易中间环节、降低金融准入门槛、提升业务透明性等方面具有显著优势。作为技术驱动型的新金融模式,DeFi 开放、可信、公平的业务理念和保护用户数据的服务意识也影响和改变着传统金融市场。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第四, 专业机构的涌入。

特斯拉、美图等传统企业 / 机构明牌购入主要加密数字资产作为重要的资产配置,提升了数字资产的社会认知度;像灰度资产及 PayPal、Rohinhood、高盛等知名金融机构相继推出加密数字资产及衍生品交易服务,大幅降低了数字资产的投资门槛,提升了普通投资者参与数字资产投资的便捷性,使数字资产市场与传统金融市场联结加强。

探讨全球数字资产发展趋势与挑战:DeFi 爆发,机构涌入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第五, 监管措施的推进。

虽然全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监管没有达成统一共识,但目前大多数市场都有了相对清晰的监管框架,韩国、新加坡、美国、加拿大、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制订了相应的监管模式。这些监管模式都是处于可执行可遵循的状态,比如中国香港制定了针对加密资产交易所的牌照和沙盒监管模式,并在 2020 年向 OSL 发放加密资产交易所牌照。监管逐渐清晰和开放,为加密数字资产增长提供了比较好的环境。

探讨全球数字资产发展趋势与挑战:DeFi 爆发,机构涌入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除了加密货币市场,法定数字货币在 2020 的发展也非常迅速。法定数字货币数字货币的推进让我们得到至少两个信息:第一无论是基于何种经济模式或监管模式,数字化是不可逆的,不可阻挡的,而且是加速的;第二个就意味着我们传统的、现有的交易都将用数字货币去进行,无论是产业数字化,还是资产数字化程度都会大幅提高。

数字资产“暴走” | 深度报告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现阶段,全球各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进入提速状态。BIS 报告《央行数字货币崛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指出:截至 2020 年 7 月中旬,全球至少有 36 家中央银行发布了零售型或批发型的 CBDC 工作;有 18 个中央银行发表了关于零售型 CBDC 的研究。未来 3 年全球将有 16 亿人用上央行数字货币。

其中进展最快的就是中国央行,目前全国已经进行了多轮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已经在 10 个城市和一个场景进行试点,先后进行了七轮数字人民币红包的试点,发放 1.5 亿数字人民币。

正在进行 CBDC 项目内测的国家包括新加坡、乌克兰、土耳其、瑞典、韩国、法国等。还有一些小型国家,因为经济体比较灵活,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前全球范围内已推出 CBDC 的国家多为非主要经济体,如厄瓜多尔、乌拉圭、塞加内尔、委内瑞拉、马绍尔群岛、巴哈马等。其中厄瓜多尔和乌拉圭的 CBDC 项目已停止运行。

探讨全球数字资产发展趋势与挑战:DeFi 爆发,机构涌入图片来源:会议讲稿

数据资产化和资产数字化不断拓宽资产边界,数据要素化加速推动数据资产化。从全球范围来看,各种各样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有几万家,在中国无论从政府还是从市场层面都意识到数据要素化、数据资产化的趋势。其实在中国已经有多家数据交易所,只不过现在从交易产品、交易机制和交易规模来讲都还在起步阶段。近日,《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数据资产定价方法 (试行)》(以下简称《方法》) 出炉,规定了南网数据资产的基本特征、产品类型、成本构成、定价方法并给出相关费用标准,这是能源行业央企的首个数据资产定价方法,也是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的重大举措。

产业数字化催生各类资产数字化。这里面有两种类型。一类是资产数字化,即非数字资产以数字化形式的呈现,包括物权、股权、债权、其他产权和版权等实物资产或权益资产,都可能成为数字资产。另一类是数据资产化(或数据资产),基于互联网产生的交易数据、行为数据等,也逐步成为新的资产类别。

全球数字资产发展的挑战和趋势

第一,我们认为未来数字资产发展存在以下三方面的挑战:

  • 合规性:随着加密数字资产的迅猛发展及众多传统金融机构、投资机构的布局入场,如何对此类数字资产进行合理监管并制定与之配套的市场及交易规则,逐渐受到各国监管部门的重视。但目前,各国在加密数字资产的监管方面尚未达成完全共识,在某些国家和地区,加密数字资产仍旧存在合规性问题。

  • 安全性:一方面,加密数字资产具有去中心化、匿名性和跨国性等特征,给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等带来了挑战;另一方面,数据泄露和数据滥用问题频发,数据安全问题亟待解决。随着各个机构数据规模的不断扩大,一旦发生数据安全问题,将对企业经营和用户利益造成巨大影响,束缚数据价值的释放。

  • 专业性:数字资产属于新生事物,投资者、监管者、以及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过程中的专业性有待提高。以数字货币监管为例,虽然一些国家推出了相应的监管制度,但由于之前并无可参考案例,监管力度往往很难把控,一旦监管条件严苛,会阻碍数字货币的发展,而监管松散,又易产生风险,为监管政策的制定带来了挑战。盲目投机也容易导致市场泡沫风险。

第二,我们认为数字资产的发展有以下趋势:

  • 数字货币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基石。数字资产的出现是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共同作用的结果,更是经济数字化发展的需要。数字货币作为数字资产的主要类别,先于其他类型数字资产进入公众视野。随着各国数字货币研发活动的不断深入,以及非中心化金融的强势发力,数字货币将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基石。

  • 数据要素和数字资产交易快速增长,规则快速演进。目前,由于数据交易规则、定价标准的缺乏以及数据资产所有权问题的存在,数据交易双方承担了较高的交易成本,数据资产的流动受到很大制约。随着数据资产管理(治理、应用、运营)的逐步厘清,数据资产的交易规则、定价标准以及所有权问题将快速演进,数据要素交易市场加快形成。

  • 数字技术不断演变,推动资产数字化进程提速。资产数字化是数据和算法应用的典范。数字技术保障原生数据的可信是资产数字化的基本要求,数字资产实现高效、安全地流通也需要各种技术手段的支撑。数字技术将持续创新,推动资产数字化进程提速,提升各类资产的流动性和可交互性。数字资产化也将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活力。

琴澳在全球数字资产市场中的优势及地位

近些年,数字经济发展进程加速,数字资产在全球范围内也逐渐进入发展快车道。横琴-澳门由于独特的区位、历史机遇和经济特征,具有发展数字资产相关产业的优势。

具体而言,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四方面优势:

  • 政策环境优越:横琴肩负建设「一国两制」下粤港澳合作新模式示范区、深化改革开放和科技创新先行区等重任,具有先行先试的优惠政策。「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支持粤澳合作共建横琴,扩展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功能。

  • 对外开放程度高:琴澳是粤港澳合作和国际交流的重要地区,也是搭建内地与「一带一路」共建国家 / 地区的国际贸易平台和通道,开放程度高。澳门是全球自由贸易港,具有高度自治的货币及财政政策和零关税、低税率等优势。

  • 琴澳优势互补:澳门特区政府近些年高度重视发展特色金融产业,横琴则在金融与科技等领域持续发力。琴澳优势互补可以助力澳门突破土地、人力、产业单一等瓶颈,实现两地产业互补、协同发展。

  • 数字技术助力:琴澳地理面积不大,更适合培育「轻量化」产业发展。琴澳合作发展数字经济产业是必然选择。2018 年,横琴新区发布《区块链产业发展扶持暂行办法》。2020 年,「数链计划」提出,推动琴澳发展数字科技和数字金融。

数字化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发展转型的重要推动力。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友好的政策环境、开放的产业创新,辅以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基础构建的数字经济网络,在促进双循环发展的大格局下,琴澳有望成为全球数字资产产业发展高地、国际数字资产与数字经济发展的中心。

我们提出以下六点建议:

  • 充分发掘琴澳「咸淡水」的制度互补优势,为数字资产的创新提供良好的环境。

  • 完善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协调金融科技创新平台发展,吸引全球优秀企业入驻。

  • 加强数字资产基础理论和技术研究,完善金融科技高级别人才引进及基础人才培育。

  • 探索建立数字资产及数据要素交易市场。

  • 促进数字人民币在跨境业务中的实践,这是琴澳地区的独特优势。

  • 借鉴中国香港、日本及美国等国家和区域的监管模式,促进数字资产市场的规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