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网络时代会是全新的计算范式吗?知名风投机构 a16z 合伙人 Ali Yahya 回顾人类建立信任的历史与互联网发展历程,指出加密网络通过可编程的信任,将使人类间的合作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规模。

原文标题:《A16Z 的野望 - 信任的未来》(The Future of Trust)
撰文:Ali Yahya,风投机构 a16z 合伙人

《人类简史》深刻剖析了人类走到今天的发展历程,书中认为,智人之所以能够主宰地球,是因为智人具有创造并相信某些虚构事物的能力,基于此智人迎来了认知革命,实现了大规模协作,并最终在人种竞争中取得胜利。可以说信任在人类历史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 A16Z 峰会上,他们的合伙人 Ali Yahya 对于加密网路将如何开启信任和人类合作的新时代做了一个演讲,译者在这里做了一些编排和语料补充,并去掉了一些冗余的部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直接去油管上看演讲视频和 PPT。

建立信任的基石

人类文明的崛起就是一个合作规模不断扩大的故事,人类所遇到的大部分问题都可以通过合作解决。比如互联网和太空旅行这些人类最杰出的成就,都是通过全球性的合作完成的。那么这种规模的合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Ali 认为这一切都是由信任来驱动的。信任其实是一个很难以捉摸的概念,说白了就是一种信心,认为做某事或者与某人、机构合作对自己有好处的信心。

纵观历史,我们建立信任的方式发生过剧烈的变化。在我们还处在游牧阶段的时候,我们通过包括面部表情、肢体语言以及文字在内的各种沟通方式与他人之间建立信任,这种信任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行为产生的。但是因为这种信任需要依赖时间与人接触来建立,所以他的成本很高,也很难规模化。

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里,教堂、学校、地方政府依次出现。他们通过将人与人之间的社交信任注入到一个机构当中,逐渐形成一批可信机构,帮助社会极大的降低了信任成本,将本来只存在熟人间的社交信任拓展到了陌生人之间。这种由人与人之间的社交信任注入形成的社会化信任,一直到 15 世纪末都是最主流的信任产生方式。

而一直到 16 世纪之前,都没有人能够完成绕地球航行一周的壮举,所以这种社会化的信任产生机制依然有他的局限性。直到 1522 年,麦哲伦船队历经 72000 公里的旅程,回到西班牙,才完成了环球壮举。而这个壮举能够达成的重要基础就是人类对科学的认知和理解在那些年不断提升,科学逐渐成为除社会化信任之外,人类最重要的信任来源。人类开始承认自己的无知,以观察和数学为中心,不断的学习到新的科技能力。在过去的 500 年间,科学不断的提升着人类各方面的能力,也使得人类对科学的信仰不断的提升。

a16z 合伙人:加密网络是人类信任合作的未来

所以到今天信任有了两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是上文说的基于生物学本能的社交行为逐渐演化形成的社会信任。包括我们个人的社会地位,我们信任的各种品牌等。而第二个就是基于我们对科学的认知和理解。比如因为相信科学,让我们才敢于去尝试环球旅行甚至登陆月球。这不是只基于社会化信用就能达成的目标。

a16z 合伙人:加密网络是人类信任合作的未来

而这两个信任组件又可以通过组合形成一种完整的激励结构。比如造伪钞这件事情,这世界上可能 99.99% 的人不会去尝试的原因在于伪造钞票技术上的难度,这是我们基于科学而对钞票产生的信任感。但这还不够,对于剩下的万分之一聪明人来说这难不倒他们,所以就需要国家立法来确保伪造钞票的人会受到社会严厉的惩罚,这可能又拦住了这部分聪明人当中的 99.99%,这部分则是我们对国家的信任而对钞票产生的信任感。对科学和国家法律这两个信任元素的组合形成完整的激励结构,激励大多数人不会去伪造钞票,保证了钞票的可信度。所以,技术背景和国家实力都最强的美国发行的美元成为了世界货币。

互联网的发展历程

我们再来看看互联网的发展。在互联网的早期,我们称之为 Web 1.0 时代的协议,比如 TCP、IP 和 HTTP 等都是本着开放和包容的精神设计的。这些开放的协议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无需许可的建设任何应用。目前最主流的软件系统 Android、iOS,以及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应用都是基于这些开源协议构建的。

a16z 合伙人:加密网络是人类信任合作的未来

很难想象世界上这么多的国家和公司,竟然能够奇迹般地围绕统一的协议构建了整个互联网。其实这一切还是信任的力量。因为互联网的核心协议都是开源的技术,没有人能够单方面的控制它们。所以这样一些中立的技术构成了一个开放的环境,使得企业家和投资者们相信在这个网络中他们可以公平的竞争。

a16z 合伙人:加密网络是人类信任合作的未来

这带来了互联网应用创新的黄金时期。但是因为开源是很难赚钱的,所以这些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依赖于在开放的互联网上构建封闭的应用。也就迎来了 Web 2.0 时代的应用大爆发,比如国内耳熟能详的 BAT,以及国外的 GAFA。当然,多亏了这些公司,数十亿人可以接触到伟大的新技术。但是,这些技术巨头已经成为了我们在互联网世界的看门人。

而因为网络效应所产生的巨大优势,用户和内容生产者以及第三方开发者被迫只能信任这些互联网巨头。最终,我们从对互联网技术的信任模式变成了对这些互联网巨头的信任模式。或者说从对互联网技术的 「Can’t be evil」 的信任变成了对 Google 等公司的 「Don’t be evil」 的信任。但是,又有谁还会相信,我们能够在这些巨头的围攻下再建立出超越这些巨头的公司呢?而这种信任的终结对于整个行业的创新而言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加密网络如何构建信任

互联网想要继续发展,就需要解决上面提到的信任问题。我们依赖目前的科技巨头来为我们保证用户数据的安全性,但是现在这样的信任机制既然没法满足接下来互联网的发展,那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构造一套中立的数据库,把目前属于用户的数据还给他们,任何机构都没有能力能够控制和修改它。那这意味着需要尽可能的在数学上保证这个数据库是自我监督的,而不能依赖于中介机构的信任背书。

2009 年,中本聪发表了比特币的白皮书。比特币背后的核心想法就是利用数字签名以及工作量证明等博弈原理,构造一个完整的激励结构,来建立一个集体所有并且中立的比特币交易数据库。它的安全是从用户中产生的,而且它的用户可以是任何人,来自任何地方,并且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允许。换句话说,数据库其实是去中心化的。

既然任何人不经允许都可以参与,那就以为着可能会有一些不诚实的人混迹其中,有可能为了个人利益而与整个系统做对。但是比特币的天才之处就在于它的激励结构具有自我监督的能力,能够保证参与的人撒谎的损失会超过他因撒谎得来的收益。这个被成为工作量证明的激励结构鼓励网络中的参与者互相约束,并最终保证数据库和网络的安全。

a16z 合伙人:加密网络是人类信任合作的未来

接着到了 2014 年,以太坊横空出世。它的数据库中不仅只有通证的交易数据,还可以在网络里运行任何计算机程序。意味着以太坊成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集体所有的、世界计算机。在这个网络上运行的程序,一旦部署就成为网络集体所有,没有任何人能够修改它的代码。同时,这些程序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因此,这些程序变成了陌生人之间建立信任的桥梁,而这种信任完全是构建在科学的基础上,不依赖于任何个人和机构的信用背书。最终,我们得到了一种可编程的信任,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这类程序将信任通过各种姿势传递出去。

除了具有代表性的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之外,还有数不清的积木正在构建。有的专注解决计算的性能问题,有的解决隐私问题,还有的解决数字身份问题、协议治理问题等等。随着 Web 2.0 时代的巨头所提供的封闭服务逐渐被这些新的加密协议所取代,最终所形成的这个中立平台上将会构建出我们今天所无法想象的应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基于这样一个中立性网络上将会出现的创新浪潮,应该不会比之前的互联网浪潮要小。

a16z 合伙人:加密网络是人类信任合作的未来

我们已经从大型机时代,到个人电脑时代,再到智能手机时代。而现在我们将要进入一个全新的计算范式,加密网络时代。这种新范式带来的不再是计算能力的提升和计算设备的小型化,而是信任的可编程。通过这种可编程的信任,加密网络将使人类间的合作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规模。

来源链接:a16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