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DAO 应该如何融资?》(ICO A DAO — Can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 Save ICOs?)
撰文:Lars Schulze
翻译:La

2018 年 1 月,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提出了一个消除许多初始发行硬币 (ICO) 弊端的建议。Buterin 写道 :「下面是我通过合并 DAOs 的一些好处来改进 ICO 模型的一个想法的简要陈述。」这个想法实验强调了一个「DAICO」是如何消除「退出骗局」的诱惑,并如何利用大众的智慧来分配项目资金。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能拯救 ICO 吗?谈 DAO 融资策略Photo by Gabriel Wasylko on Unsplash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将深入探讨 DAICO(用于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的 ICO,简称 short DAO) 如何改进 ICO 并更好地利用积极的社区情绪的一些方法。ICOs 已经革新了创始人投资他们的想法的方法,但是太多骗子破坏了它的声誉。DAICO 很可能就是将这些角色从这种情况中剔除出去的利器。

消除诡计

尽管 ico 为众筹模式带来了民主化,但这一工具也被用于欺诈行为。由于创始人仅在几个小时内就筹集到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拿了钱就跑路的诱惑是相当大的。

加密研究公司 Diar 在 2018 年 8 月报告称,当年因退出骗局损失了近 1 亿美元。在中国最大的骗局,来自深圳 Puyin 区块链集团,通过三个不同的 ICOs,叫 ACCHain,Puyin 和 BioLifeChain,成功骗取了 6000 万美元。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能拯救 ICO 吗?谈 DAO 融资策略Source: Diar

但是,假设一个团队确实生成了一个原始加密用例,在 ICO 后,投资者如何能让这个团队负起责任呢 ?

比如 TenX,在 2017 年用他们的 ICO 筹集 8000 万美元前就开发了一个可加密的信用卡,但最终未能达到他们的目标。随着 Visa 于 2018 年 1 月与信用卡供应商 WaveCrest 分道扬镳,TenX 错过了他们信用卡产品的 Q1 期限,但他们还继续和投资者说这个信用卡很快就能推出。TenX 仍然在运转,当然了,他们的卡也还在供应,但只供应给限定人数。

比如,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 ICO 投资者们已在使用这个卡。剩余的,比如在美国或者欧洲的投资者,仍然在等待他们的卡。

引入 DAOs

数字货币后,在加密空间里其中之一最有趣的发展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简单说就是,DAO。DAOs 基本上是一堆智能合约,这些合约可以在不受中间角色的干扰下运行,从而满足相对复杂的需求。

智能合约,在它们最简单的形式中,就是可以在先完成其他某些任务的情况下完成某些任务的项目。考虑一下,「如果 x,那么 y」,但需要考虑像保险政策,价值转移,工资和任何其他可能需要一个传统合同的情景。

并且当我们整合了这些不同种类的智能合约的时候,我们来假设性地用代码来自动操作整个公司的放权治理。比如,在每个月初发放一定数量的资金,如果公司成员完成了他们的工作,那么智能合约就会自动把资金发放到成员的钱包。

从工资单这样的活动中去除中间方也可以恢复每个参与者的信任度和责任。与其依靠「人」的精准度和速度去处理每个人的月工资,不如设计一个智能合约来解决所有这些问题。

Aragon 可能是最负盛名的 DAO 平台,另外,DAOstack 和 Colony 也属此类。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能拯救 ICO 吗?谈 DAO 融资策略Source: Twitter

这三个 DAO 迭代希望能重构整个组织的运作方式。首先,Aragon 希望省略管理维护所需的大量开销,并且规范化社区实现目标的能力。身份管理、所有权、人力资源、工资、投票权甚至制造代币事件等功能都通过 Aragon DAO 运行。

DAOStack 提供了十分类似的东西,并且已经吸引了其他项目,如 Dutch X,Sapien,Gnosis 和 Liberland。所有四个采用者都设想了一个未来:组织会信任技术,而不是信任传统系统和中间方。Colony 将其进一步分解,并希望重新定义工作的本质:「这是关于如何做决策,如何分配劳动力,还有谁控制钱的东西」,而不是那些包裹重要事物的过剩程序。

对于 DAO 而言,只有想法和目标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我们可以交给代码。这是智能合约平台的承诺,这为如何重新构想商业运营提供了大量可能性。

Vitalik Buterin 的 DAICO

希望你没有放弃 ICOs 的承诺。无论社会地位、种族或地理位置,从世界上的任何人那里众包一个想法的能力都是极其强大的。这种革命的监管细节仍在敲定中,但毫无疑问,更新后的 ICO 将改变筹资的面貌。

DAOs 和代币型的众筹是近乎完美的搭配。如上所述,少数欺诈活动的关键失败点一直是公司的成员。幸运的是,有一种技术可以完全通过去中心化来彻底规避人性的贪婪。

在理想世界中,创始人会给 DAO 一个以太坊地址,人们可以在指定的时间间隔内捐款到这个地址。一旦达到每个时间间隔的上限,捐款将关闭,一旦整个 ICO 被完成,DAO 就可以将资金锁定在公共钱包中。

根据 Buterin 的模型,这个公共钱包将成为该项目社区的核心。项目团队的提案将提交给投资者,投资者会决定他们对该提案的立场。这可能是请求获取 DAO 中用于开发、招聘或营销费用的更多资金。

或者,DAO 可以利用「水龙头」,通过「水龙头」,特定金额的资金将持续性地流入公司。每个项目的具体细目可能有所不同,但普遍的概念是明确的。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能拯救 ICO 吗?谈 DAO 融资策略Source: Ethereum Research

我们也可以设计 DAO 只用来在截止日期到来时发放资金。或者,如果团队确实无能,社区可以投票要求返还所有资金。这些投票会受到博弈论的影响,但 DAICO 已经为如何改进象征性的筹资机制描绘了一幅有趣的图画。

DAICO 能够让团队专注于实现可衡量的目标,而不是马上以 8000 万美金来吸引项目。正如我们在前面的帖子中提到,这种机制也让社区成员对他们的投资有一种所有权的感觉。

归根结底,通过社区投票或在较长时间内通过水龙头进行分配的资金将更好地使投资者与创始人保持一致,同时让创始人在每一步都承担责任。

创造去中心化环境

如果比特币是运行时间最长的去中心化实验,那么 DAOs 一定是关于我们如何管理社区的下一个实验。

从金融生态系统里移除银行,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想法。这个想法激励个体去寻找数据世界作为他们自己的银行。不仅如此,比特币已经证明了它自己是支持这种授权的最好方式之一。自 2009 年 1 月 3 日成立以来,这项技术的正常运行时间为 99.98%。我们的金融体系可以达到这种水平?

随着尽管全球经济变得越来越相互依赖,银行仍然是唯一的失败点。如果一个政府想要阻止像比特币这样的东西,那将要困难得多。它和互联网本身一样无处不在,没有创始人、董事会成员,甚至没有国界。

分布式分类账和区块链应用程序为去中心化技术提供支持,从根本上颠覆了我们对社会结构的思考方式。

在比特币之后,摆脱开办企业的繁文缛节,为企业寻找资金,保持企业运转,也正在经历急剧的变化。智能合约和 DAOs 的出现为组织这样一次冒险所需的所有行政任务描绘了一个新的愿景。

Buterin 的 DAICO 只是现代企业如何以社区为基础并摆脱传统的寡头政治的一个例子,在传统寡头中,董事会成员和 CEO 决定资金是如何分配的。这些想法还相对不成熟,但许多初次的尝试的结合确实将揭示一种全新的信任模式——例如,社区和创始人之间的信任要素将变得「不那么人性化」,因为去中心化的技术将创造更多的「不需信任」的环境。

来源链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