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或者说鼓舞人心的真理是……你投入的越多,得到的就会越多。

文:Andrew Fenton
编译:Zion 责编:Rose

FTX CEO SBF,欲捐出数十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巨鲸

如加密货币行业的很多人一样,Sam Bankman-Fried (SBF)也是为了挣钱而入行。作为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中心化交易所 FTX 和 DeFi 协议 Serum 的创始人,这位现年 28 岁、头发卷卷的年轻人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已经积累了 100 亿美元的财富。

不过,与大多数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人不同,他努力积累财富是为了将其中一半捐赠出去。作为一名“有效的利他主义者(effective altruist)”,本质上他是利用他高超的加密货币交易策略,达到“劫富济贫”的目的。

他说:“可能没有劫的成分。最终,我的目标是尽我所能带来尽可能大的影响,不管是如何产生这种正面影响。而现在,我认为可行的方式就是通过捐款,因此我要明白如何才能尽可能挣到更多,并尽最大努力捐出更多。”

SBF 已经在这条路上亲身实践了一段时间。2017 年他在有效利他主义中心(Centre for EffectiveAltruism)担任了几个月的开发总监,而在此之前,他将自己在华尔街任职期间收入的一半捐出。他也计划将 50% 的加密货币行业收入捐出——但是在他完成对自己不断扩大的帝国的再投资之后。

但是,如果出现需要支持的他也会慷慨捐助。他是 Joe Biden 总统竞选活动的第二大捐助者,仅次于纽约前市长 Michael Bloomberg,捐款 520 万美元。

我对它(大选捐助)可能产生的影响感到兴奋。我基本上认为这与大选走向相关。

此外,FTX 基金会最近也成立了。它将捐出平台费用的 1%,并且用户每捐出 1 美元,基金会也会同等捐出 1 元,每天最多 10000 美元。在最初的几周内,该基金会已筹集了超过 200 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用户捐款,用户可以从精心挑选的榜单中对接收善款的慈善组织进行投票。

睡在办公室豆袋沙发上的 SBF

今年上榜“福布斯 30 位 30 岁以下金融人物榜”,使得 SBF 日益扩大的公众形象更是备受关注。“我很荣幸,”他说,“但我习惯于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所以这个提名有点酷,但也很快就过去了。”

他还在最近发布的 Cointelegraph TOP100 人物(Cointelegraph Top 100)中排名第三。

SBF 因一张为了不错过交易而睡在办公室的豆袋懒人沙发上的照片而出名,而 SBF 比其他人更能赚钱的关键原因似乎就是,他几乎从不停止工作。

我通常每天 24 小时都在办公室。我有时会在这里的懒人沙发上小睡一会儿,当然也会和同事,有时和网上的人开开玩笑,但主要都是工作。

他没有女友,也很少见工作以外的人,不过他会花时间与在美国的家人们聊聊天,“每周打几次电话”。可以肯定地说,SBF 不是那种渴望达到完美的工作 / 生活平衡的人,甚至也不赞同工作大约 11 个小时后工作效率会下降的说法。

他说:“我认为这种说法实质上是过度宣传,而残酷或鼓舞人心(取决于你如何看待)的事实是,你投入的越多,得到的也就越多。这对我来说是动力,让我很充实,而另一点是,这就是我认为我能发挥最大影响的方式。”

我是如何入行的?

SBF 的父母均为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在麻省理工大学读物理时,他接触到了“有效的利他主义”运动。

该运动受到 Toby Ord 和 PeterSinger 等哲学家和伦理学家的推广,其关注的重点是以务实的方式来帮助他人利用科学和理性来确保效应最大化,而不是某些慈善组织常见的好心却没什么实际效果。这种实用的方法还扩展到对个人可以提供帮助的最佳方式的认真研究。

想象一下,你直接为某项事业工作和你在华尔街工作并为这项伟大事业捐助,哪个能带来更多好处?在很多情况下,其实通过捐款可以更好地帮到他们。因此,我去了华尔街工作。

曾在量化交易公司 Jane Street Capital 实习的朋友为他提供了通往华尔街的途径,他于 2014 年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华尔街工作。或许你会问,为什么他们会招一个金融行业经验很少、刚毕业的物理学专业学生?

原来,量化交易策略是“超级宝贵”的商业机密,所以大学里不会有人去教这些成功的策略。因此,公司会招募具有天赋的人:数学天才或具有物理学或计算机科学背景的人。

SBF 说:“公司会教你需要知道的市场知识。”他交易了各种 ETF,期货,货币和股票,并设计了一个自动化的 OTC 交易系统。在那期间,他开始对低效的加密市场中疯狂获利的套利机会产生兴趣,并于 2017 年底成立了加密货币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 以从中获利。

群鲸之首

Alameda Research 现在已经成长为最大的加密货币公司之一,管理着约 25 亿美元的资产,尽管其中可能有他自己的资产,但 SBF 利用有关流动性和非流动性资产的一些条款证明了其管理的总资产量。

Alameda 是加密货币领域巨鲸中的大白鲸(Moby Dick),掌管着任一时间在市场上流通的高达 10%的加密货币。他说:“我认为在特定时间,最多可以达到总量的 10%,平均起来可能要低一点。它稳居该领域的前 5 到前 10 大交易公司阵营。”

这意味着 Alameda 进行的任何交易都有可能推动市场并导致清算。去年 10 月,尽管 SBF 已经最大限度降低了影响,但 Alameda 还是被广泛谴责做空导致 YFI 价格下跌。他认为,巨大影响力则会带来巨大的责任。

他说:“这绝对是一种责任。”并补充道,他试图遵循 TradFi 量化公司的方法。“他们的职责是寻找有利可图的交易,但同时也提供流动性并促进市场健康。我们最大的责任是不伤害他人,并确保我们所做的,总体上是促进健康市场和有效交易中的流动性,而非干预其中。”

他补充说,例如套利交易可以产生积极影响,因为它可以提高市场效率,并在有溢价的情况下降低价格。识别并研究如何从套利交易中获利是 Alameda 成立的初衷。他回忆说:“我们最开始真正赚到钱的大套利交易之一就是莱特币。”

2017 年末,有一个星期,莱特币在 Coinbase GDAX (现在的 Coinbase Pro)上的交易价始终保持 20%的溢价。有人可能会想“哦,太爽了,每半小时赚 10%,那岂不是赚得盆满钵满?”当然,没那么简单。

事实证明,最大限度利用机会是极其复杂的,需要绕过交易规模限制和每天一百万的提款限制。他说:“尤其是几年前,在加密货币领域,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弄清楚这些交易以外的步骤。”

另一笔套利交易使 SBF 和他的朋友们每天赚取到 2500 万美元,该交易是通过日本的一系列中介和乡村银行,利用了著名的“泡菜溢价”,当时在韩国不太开放的金融系统中,比特币的交易单价比美国高了 1/3。

但最大的挑战是与传统金融系统打交道。他说:“套利中最困难的一个部分,最慢最贵且最让人崩溃的就是涉及到法币的。”他还特别指出开户中的各种难题,而且账户还可能随时被关闭,加之程序繁琐老旧、官僚主义以及让人无法忍受的超慢速电汇。

他说:“我们整整五个月,每天花在各实体银行分行的时间达 5 个工时,因为发送电汇就需要这么长时间。”他补充说:

例如说我们早上 10 点到达那里,与众多人一起待到下午 1 点,因为要参加所有会议,而一周中每天都会开这些会议,就为了发送我们昨天发送过的相同电汇。

这是 SBF 如此热衷 DeFi 的原因之一——他的愿景是 DeFi 某天能取代笨拙的现有金融系统。他说:“目前的支付手段毫无效率可言。有数以万亿计的投资及公司,都是为了简化支付手段而建立的,但最终会遇到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网络,让大多数人去使用。它们仍运行在老旧的系统之上,甚至都没有互联网思维的设计。”

加密货币圈的影响者

对于许多人来说,在 2020 年中期 DeFi 热潮期间,SBF 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一个加密货币和 DeFi 大咖形象,因为他开始在加密货币 Twitter 圈产生影响。这是他的有意为之:2018 年他乐于默默无闻,因为 Alameda 的量化交易重点“不怎么需要宣传,甚至大部分都很低调。”但是,当他在 2019 年推出创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FTX 时,他需要围绕它建立一个社区,所以他就主动出来,在社交媒体上为 FTX 代言。

“因为 FTX 是面向散户的业务,客户越多越好。你可以制造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但如果无人知晓就一文不值,”他说。

最困难也最有意思的任务之一是弄清楚如何吸引用户,而提高知名度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他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因为 FTX 以 35 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了交易量排名第五的衍生品交易所。它推出了一系列创新交易市场,包括特斯拉,苹果和亚马逊等公司的通证化股票,以及 Coinbase 的 pre-IPO 产品。

他还利用自己的财富和影响力,尝试克服他认为阻止 DeFi 大规模应用的最大障碍。他认为,包括 Eth2 在内的以太坊无法扩容到满足加密货币和 DeFi 取代现有的金融系统。DeFi 当前每秒可处理约 10 笔交易,而第二层解决方案可实现数千 TPS 的处理速度。

他说:“就发展而言,这是一个绝对困难、无法跨越的障碍。除非解决了这个问题,否则 DeFi 根本无法发展成一个生态系统。因此,所有不解决该问题的长期计划都是不可行的。……这就是一个最至关重要的问题。”在 SBF 看来,即便 Eth2 目标是 10 万 TPS,也仍然不够。

如果你的目标是扩展到 1 亿或 10 亿用户,……如果你希望做成一个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应用程序,那么它需要能够扩展到每秒约一百万笔交易。如果你的目标是这样,那么你就可以直接永久性地划掉那些没有资源、无法达到目标的扩容选项,甚至不需要考虑任何其他因素。

正是这个原因,他成为了 Solana 最具声望的支持者之一。Solana 公链目前可以处理 6.5 万 TPS,其团队声称它最终可以扩展到惊人的水平:1 千兆链上为 71 万 TPS 或 40 千兆链上为 2840 万 TPS。

作为顾问,他参与了 Serum DEX 在 Solana 公链上的搭建,Serum 在 2020 年 8 月推出了其生态通证 SRM。据 SBF 说,我们可以从 Serum 的在线订单簿撮合引擎及低廉手续费中看到 Solana 的优势,“发送订单只需要一分钱的手续费,且交易秒速就会达成。”

因此,你可以从更高的吞吐量中获得很多收益。这确实大大扩展了该产品的基础。我认为,很有可能 Serum DEX 运行的六个月时间里,处理的交易量超过了历史上所有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交易量。

但以太坊的网络效应也意味着,要让 DeFi 项目和用户迁移到 Solana,绝非易事。即便是 Chef Nomi 将 SushiSwap 的控制权交给他之后,他仍然无法说服社区转移过来。他解释说:“最终我们发现,要将现有项目转移过来比我们想像的要困难得多,而直接在 Solana 上创建新项目也要容易得多,” 他还补充道:

如果 SushiSwap 在 Solana 上建立一个基地,我们仍然会非常兴奋。我认为他们仍然有可能会的。但是我也认为无论与否,Serum 都会继续前进。最终,我希望的就是拥有最好的产品和用户,不管如何达成这一目标。

(我们的采访结束后,出现了一个新提议,即在 Solana 和 Serum 上构建一个 SushiSwap 版本,可能叫做 Bonsai)。

尽管 SBF 表示,以太坊上已经构建了许多互连的应用程序,确实会有较大的网络效应,但他指出,最终每个项目都必须“迁移并打破与现有选项的可组合性和工具互配性”,才能切换到第二层方案,即 Eth2,或其他扩容解决方案。他说,就用户数量而言,ETH 的网络影响被夸大了。

另一点是,尽管当前的 DeFi 用户群黏性较大,并且超级重要和有影响力,但规模并不大。我预估每天的活跃用户在几万左右。在我看来 FTX 的每日活跃用户可能比所有 DeFi 的总和还多。

SBF 的计划似乎是将 Solana 区块链作为基础结构嵌入到应用程序中,那样大多数用户并看不见这些架构,以便将数以百万计的内容接入 DeFi。2021 年初,Alameda 领投了 5000 万美元的融资,将 DeFi 工具嵌入到 Maps.me 中,Maps.me 是一款欧洲的离线地图应用程序,有 1.4 亿用户。它将增加一个多币种的钱包,可利用建立在 Solana 的工具进行权益质押和交换获得收益。FTX 收购 Blockfolio 后可能也会遵循类似的策略。

他谈到 Maps.me 时说:“我认为它会成为该应用程序的一个非常酷的产品,而且功能强大。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我认为这个产品可能会真正地开启(DeFi 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