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启元社,精通区块链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Jan|Nervos 首席架构师

去年成功发布 Mainnet 之后,我们的主要目标开始转移到 CKB 的开发者体验上。

CKB 提出了一种新的基于类 UTXO 的智能合约模型,这与 Ethereum 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探索方向。

我们致力于开发新的工具,让 CKB 上的 dApp 开发更容易,包括一个可以用 Rust 编写智能合约的 Rust 工具链;一个 JavaScript 框架,更多的开发人员可以用 JavaScript 来编写智能合约和其它任何东西。

另一个重点是 Layer 2 协议,包括通道和侧链。

Nervos 不同于其它的一些项目,我们采用的是 PoW 而不是 PoS,我们不做分片,也不是分片的信仰者。

Nervos 的灵感来自于比特币和支付通道网络,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分层网络。

大多数区块链项目都希望通过一个单一区块链来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如果从整体视图中去看这样一个分层网络,就会发现一个窘迫的问题:它的经济模型是不兼容的,如果运行在 Layer 2 的交易数量级大于在 Layer 1 的数量,那么基于目前的经济模型,Layer 1 是否仍然能够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样安全?

换句话说,在 Layer 1 收取的交易费用是否足够大,以确保矿工和验证者的动机一致?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第一层则是不安全的,这会导致整个网络的崩溃。

我们认为,这是比特币今天面临的主要问题,它正朝着分层网络的方向演化。

另一个我们正在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以太坊经济模型中的主要问题,我们称之为“重资产问题”(heavy asset problem)。

所有在以太坊上发行的 ERC 代币,事实上都可以免费地享受以太坊的安全服务,因为支付安全费用并承担被稀释成本的是 ETH 的持有者。ERC 代币的增值对系统没有直接的好处,更糟糕的是,如果攻击者扰乱了其共识,那么就可以增加攻击者的潜在奖励。

因此,以太坊或其上的 DeFi 越成功,它对攻击者的吸引力就越大。

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它们不能通过改进或增强现有协议来解决,比如达成共识等。它们只能通过一个全新的设计来解决。

幸运的是,我们发现了一个能够一石二鸟的解决方案,就是 Cell 模型。Cell 模型是 Nervos Layer 1 采用的交易和状态模型,它是比特币 UTXO 模型的通用化,比 UTXO 更加强大,比 Ethereum 的 Account 模型更加抽象化和简单化。

基于 Cell 模型,我们设计了一套全新的经济模型,我相信它可以解决比特币和以太坊的问题,并以更自然的方式解决智能合约编程模型中的许多其它问题。

Nervos 的编程模型在这方面也给了我们一个优势。与 C、C++和 JavaScript 社区相比,智能合约开发人员仍然是很小的一个群体。

新的智能合约平台想要成为主流,一个更实际的方法是拥抱“传统”开发人员,让他们可以使用任何他们已经熟悉的编程语言,而不是创建一种新的语言并强迫他们使用。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本文源自 Jan 先生的分享,由“启元社”综合整理,文章与图片等资料归版权所有人,如有版权或合作等事宜,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未来大脑 wldn18825259101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2020 区块链预测|重启世界

“重启世界”全球编委会推选,承续区块链 11 年发展脉络,篇篇力作多方位预测 2020 年区块链生态的全球演化。关注“启元社”,进入“启元智库”,订阅仅需¥10。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Jan:Nervos 在解决什么现实问题?|启元社

2020 年数字移民计划启动,100 名区块链先行者与你同行。加入启元社,觅道新财富。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