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Chamath Palihapitiya:疫情不会是比特币崛起的时刻

昨天 小猴 推荐了一期 Chamath Palihapitiya (后简称 CP) 谈比特币的播客,作为胖车库重点关注的投资届鬼才,之前 CP 在 Social capital 年报 中对科技进行过大胆的反思,比如科技巨头是怎样在 10 年间瓦解的,VC 产业的淘金热糟蹋了硅谷创业圈等等。

“谈及比特币,我们就简单的理解为是笨蛋保险,在全世界崩塌的那一刻,你可以大声欢呼你拥有的 1% 但能带给你 120 倍回报的比特币!但你会希望那一天的到来吗?“

谈到 DeFi,Libra。CP 的表情是这样的🤷‍♂️

“什么,我就是 Libra,我 9 月出生的”

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CP。

其实这些评论并不是想说明比特币或加密货币没有前景,而是引发一些新的思考。我们是不是把区块链技术归类为了“很特殊的解决方案”,在解释产品 / 问题时要首先突出的永远不是技术,而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让更多的人理解并买单。

“产品的雄心也要和产品设计一样简单化,这就像是用锤子找钉子和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两种不同产品开发方式。“

当然,这个播客也并不是都在聊比特币,也谈论了很多关于疫情下的美国经济,传统市场对疫情的反应,如何通过 IPO2.0 来加速创业公司上市,以及美国社会的种族问题对 CP 当初创办 Social Capital 初心的影响等有趣的话题。

“你必须要经历些什么才知道什么样的人值得你去奋斗、去保护,因为他们和曾经的你一样。”

以下是对话全文,因为翻译的很辛苦,喜欢的话请在最后为比特儿打赏零食,靴靴 ;)

| 全文翻译自 Laura Shin 的第 178 期播客 (阅读原文获取)

| 翻译:Leo&Jessie;

音乐响起的时候,跳舞就完事了

L:2020 年是艰难的一年,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度过这场疫情的,比如精神上或心理上的,特别是在社会疏远方面,还有面对当下这种经济的不确定性?

CP:是的,我人生第一次感到失落和焦虑,经常无法入睡。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和生活会让你没办法保持原来那种工作的常态,我也开始被迫关注生活的细节,比如我早上不再开车去上班,这打乱了我的习惯。工作日和周末的界线开始不那么清晰,不断要求我变得更有弹性。我开始深入回顾我的事业,对过去的成绩感到自豪,搁家这段时间让我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L:在你与 Kara Swisher*在疫情初期所做的采访中,你预期信贷市场将失灵,并认为这将对股市、私募股权、房地产产生寒蝉效应 (chilling effect),你觉得最后这也会导致风险投资的冻结。
但是现在过了 3 个月,股市基本上是涨的,美联储刚刚宣布将购买高达 2500 亿美元的个人公司债券。我想知道,鉴于目前的情况,你对这些预测有没有什么修正?

*Re/code 联合创始人 Kara Swisher 是硅谷科技圈最犀利的女记者

CP:我认为我说的大前提可能还是对的,但现实是时机是错的,错的很离谱,这和错的一样糟糕。所以,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美联储会受到相对克制,在正常的护栏内运作。

但事实证明,他们会通过一切手段支持股市和债券市场,这几乎是美国经济复甦的象征, 即使这不一定会映射到实际的经济运作,或者我们如何衡量成功或实际发生的事情, 但你必须要接受这个结果和事实,你无法反抗美联储。

所以,就在最近,当他们宣布将购买个人债券,正如你所说,随着美联储在债券市场每花一美元,股市在按比例上涨。如果你再释放几千亿美元的流动性, 你可能会在股票市场看到另外几百个点的上涨。

所以,我会用下面的方式来修改我说的话,那就是这一切都不会有好的结果。我引用一个朋友说过的一句我很欣赏的话,简单但真实。当音乐响起的时候,跳舞就完事了。而现在,做多,坦白说,当利率为零的时候,做多杠杆可能不会受到那么大的惩罚。

L:早些时候,在 Kara Swisher 和你那期采访中,你说你认为可能要 36 个月才能完全恢复。现在你会修正这个预测吗?

CP:你必须等待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好消息是,市场还有很多空间可以修正,我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如果你回顾一下美联储的动作,当美联储公布他们的一二级市场公司信贷工具*,他们公布了一堆规则,如果你看规则上说的,还是有一堆人不符合条件。

*中金:北京时间 3 月 23 日晚,美联储启动公司债和 ABS 购买,迈出了向信用市场提供支持的关键一步;同时,其此前推出的 QE 改为不限量购买,将加速加量向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

也会有一堆美国公司确实有资格获得美联储的援助,但他们拒绝接受援助,因为他们不想在补偿和其他方面受到监督,所以,当这些夹杂在一起时,现实世界中仍然会有一些公司不一定会赚到足够的钱来还债,你可能会在未来 12 到 36 个月内看到大量违约。

所以,具体来说,当你回顾 2008 年的时候,所有的钱都是在非常具体的转债上赚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和与之相关的信用衍生品。现在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看等价的信用违约证券以及围绕投资级指数和高收益指数的信用衍生品,同样你会发现,损失率不一定要那么高,就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所以,5、6、7、8、9% 的违约率都是可能的,因为那些发行美债但用非美元货币赚钱的公司将无法支付他们的债务,而这些公司的债务正在上升。所以,这场债务危机已经迫在眉睫,只会愈演愈烈。美联储唯一能做的就是广泛地买入任何证券,包括股票,坦白说这是他们唯一剩下的工具。

我认为这样做会给美元带来很大的压力,坦率地说,你会给美国的经济体系带来很大的压力,最坏的结果,我们不知道。最好的结果是日本,在日本,日本央行现在拥有 80% 的 ETF,80%*。

*已经步入负利率的日本央行另辟蹊径,成为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利用大量购买 ETF 来实现货币宽松和稳定市场的央行。目前日本央行持有的 ETF 价值约 28.87 万亿日元,接近全日本 ETF 总额的 80%。

也就是说,每一美元中的 80%在政府手里,他们已经这样运行 20 年了, 所以除非我们想出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否则这就是美国的下场,只是时间问题。我认为,那些拥有美债的非美国公司将把美国经济推向悬崖边缘。

L:你在 CNBC 采访时说,你觉得政府为了挽救其中一些公司而做的事太多了,你不在乎对冲基金是否被淘汰。

CP:我认为我是一个进化的人,我从不用钱来定义自己的价值。在人生的任何阶段,20 岁、30 岁到现在 40 岁的我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当我年轻的时候,可能会有点傻,很难相处,但我仍然是同一个人,坦白地说,当时的我和现在的我一样具有同等的价值(即使我现在的财富比当时多得多)。钱只是别人用来判断你价值的手段。我以前也这样做过,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你真正认识到每年赚 6 万美金的学校教师和你的价值是一样的时候,你就会对所有一切心存感激。同时感激你过去为自己创造的一切,并在接下来的 50 年继续享受这个过程。

我在 CNBC 采访时说的只是我对现实的无奈,关于美联储和财政部不承认实际经济是如何运作的做法。美国作为一个经济体,其中绝大多数的 GDP 是由消费者产生的,而消费者提升美国经济的方式就是花钱,当你从美国消费者身上拿走他们的收入时,即他们被动或主动失业时,他们就会减少消费,这意味着经济收缩,经济衰退。

所以第一原理思维会告诉你,你把钱放在消费者手里,你把足够多的钱放在他们手里,这样他们拥有的钱超过了他们生活的需要,那么多余的钱,他们就会花掉,为什么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迫使公司能更快的重新开张,更多的雇人。不可避免的,接下来他们会给雇员涨工资,这样消费者又有了更多的钱 ... 但是这其实都是对过去 40 年发生的事情的一个很好的再平衡。

在经济理论中,你说钟摆在劳动和资本之间摇摆,而在过去 40 年的下渗经济理论中,我们真正做的是将钟摆远远地摆向资本,作为劳动阶级的人并没有真正拥有之前的挣钱能力,而将更多的钱放到他们手中,付更多的钱让他们回来工作并不是一件坏事。

它将重新调整一个非常片面的杠杆分配,所以让权力到劳动者手中,让更多的钱到劳动者手中,其实有点颠覆,有点终结下渗经济理论,

下渗经济学 (trickle-down economic theory)*在 80 年代奏效,但 90,00 年代就过时了。

*此经济学理论主张,给富人及企业减税可改善经济整体,进而惠及所有人包括贫苦大众

疫情不会是比特币崛起的时刻

L:你之前说,每个人的投资组合中都有一个不相关的对冲空间,你说比特币可以服务于此。你也曾称其为笨蛋保险,我想知道,你是否认为新冠病毒疫情正是比特币在此崛起的时刻?

CP:我不这么认为,我称之为“笨蛋保险”只是觉得任何时候,我们都应该有风险意识,去保护自己的财产,不管你有多少。

现实情况是,世界范围内的政府是由一种非常不同的人管理的。说个好的例子,比如你看新加坡,就会知道最聪明的人,最有能力的人会进入官僚机构,为新加坡政府工作。我不认为我们能诚实地说,在西方民主国家,我们也是这么做的。赢得选举的人更擅长 PR,而不一定是擅长治理或立法,工作不一定会匹配到最擅长它的人手中,总有决策者只关注短期的窗帘型解决方案 ( short-term window dressing solutions)。

比特币对我来说是唯一与立法者决策不想干的资产类别,唯一一个真正从根本上与那个决策过程和决策机构无关的东西。因为到最后,任何其他资产类别,股票、债务、房地产、大宗商品,它们都是紧紧地、紧密地与一个立法框架和金融市场的相互联系,很大程度上受到当权者行为的影响。 所以这几乎就像在某些方面与统治阶级对赌,你为此持有少量的保险。再次强调,保险不是五毛钱对一块钱的东西。保险是一些有杠杆性回报的东西,是 1000:1。

你想要这些大规模的不对称的回报,因为你知道少量的保险基本上可以让你的投资组合完整,这就是为什么我只是认为,你应该在你的投资组合配置 1% 的比特币,永远不要看它。不要看价格,抱着那 1% 总有一天归零的心态,然后你还有另外 99%(股票、债券、保险、基金等等)。一旦黑天鹅事件发生,那 99% 归零时,你那 1% 可能会值 120%,你会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L:既然你觉得政府作出了这样多的坏决策(比如各种 QE 量化宽松),为什么这不是一个大家转向比特币这种和其他受决策机构影响的资产 无相关性的资产上面呢?

CP:1)首先自金融危机以来,历史上出现过 7、8 次不同技术性的 QE,你可以说任何一次都是“the bitcoin moment”。但是,每次这种开创性(the seminal event) 的说法,只会引发更多的投机而不是健康的发展。

2)没有某一个特殊的事件会引发这种开创性的“崩塌”,而是各种复杂的坏决策叠加,作用的结果。所以历史学家总是想把一个坏结果归因为某个事件就是浪费时间。

3)我们能做的就是对冲,而且这种对冲成功的情况我们极大程度上不愿意它发生。因为一旦小概率事件发生,就是灾难性的,你的 1% 对冲可能让你又有 120%。但你身边的人、那些你在乎的人他们都没有对冲,他们就是 100% 的灾难。

L:你觉得比特币只有这一个原因可以成功吗?

CP:坦白讲,我对很多人说的无缝 (frictionless) 的支付机制或支付渠道等等这些说法,并不买账。我认为,有一些更容易使用的产品,最终会成为连接世界的虚拟支付机制,无论是 WhatsApp 还是 Cash App 或 Venmo 或 WePay。这些东西最终都会在一个底层框架中串联起来,在一个能给你安全感和透明度的账本中,实现无缝的资金转移,零成本的即时支付。

比特币将越来越像一种金融对冲工具,而不是简单易用的爷爷奶奶都能用普世产品,更不是能使你一夜暴富的投机性金融资产。

L:你当时怎么接触到比特币的?

CP:当时比特币单价 80 美金左右一枚的时候,经比特币圈网红 Wences Casares*介绍,我就让家族基金买了 100 万美元的。当时只是觉得有趣,之后就再也没关心过他的价格,也没有仔细研究,太复杂了记不住。

*阿根廷企业家,比特币钱包供应商 Xapo 创始人兼 CEO。

当买更多的时候就直接丢给灰度投资的 ETF 管理,让他们去承担管理和安全风险。我不想承担其他任何风险,也不想理解比特币复杂的机制。

L:为什么对比特币挑战金本位的故事不买账?

CP:问题是,当人们谈论黄金时,他们会变得非常严谨和哲学 。有些人拥有它是因为他们相信,在某些时候,我们会回到金本位,或者从哲学上讲,他们信仰金本位。另一些人则合法地相信,金子的工业用途,有一些交易价值的部分,根据其工业价值而起伏。我不认为很多人把比特币看成是一个纯粹的通货膨胀对冲或市场对冲,所以这就是我的评论:用黄金的故事来解释比特币,只会使它变得更加复杂。

在任何事情,任何产品中,我意识到一件事,如果你想让大众市场采用,那就是你需要将你的产品、故事简化到其本质。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鼓励人们真正接受比特币的简单性,那就是它本质上就是笨蛋保险,为了对冲决策者搞砸了一切的情况。

投资只选品类杀手

L:这次疫情对加密资产市场的影响不止是比特币。传统市场对这次疫情的反应如何?

CP:传统市场对冲基金,利用杠杆,有很小部分高风险投资进行对冲。有些会将比特币加入投资组合,作为对冲资产。但大规模购买比特币并没有出现。

比特币市场基础并不完善,不允许规模化资金入场交易。例如利用高杠杆和主经纪商。对冲基金在证券和股票市场,明天就能用几千万入市购买上几十亿 CDS 。目前比特币市场,传统资金难以入场交易。没有足够流动性,杠杆,没有足够承销商,传统银行和券商也不理解这个市场。

L:其他加密资产(货币)的看法,尤其是以太坊?

CP:并不关心。

市场遵循龙头效应。领先者会获得市场主要份额。例如,苹果出现之前手机市场品种繁多。苹果手机出现之后,将大部分竞争对手赶出市场。苹果的收益始终超过竞争对手。市场上如果出现占得绝对优势的产品,它会始终引领市场。市场上有种奇妙的现象,第二第三梯队出于不安全感,总会说自己不会因为不是第一个出现而落后,这种说法其实反过来强化了市场领导者地位。用户和消费者为了省事,往往会选择市场最出众者,例如谷歌、FB、亚马逊、苹果…都是同类公司中的佼佼者。所以在市场没有出现真正颠覆者之前,大部分利润会流向领先者。也可以投资第二、第三、第四的竞争者,做多,套利,也许会赚到钱,但很复杂,要用掉很多精力,很伤脑筋,要面对很多压力,得不偿失。用最简单可靠的投资方法最有效,投资只选品类杀手 (category killer)。

L:对 DeFi 的看法

CP:不知道什么是 DeFi (🤷‍♂️ )。

L:你是把所有加密资产分为一类,与比特币区分开来。而不会把加密资产归类,而有人认为以太坊是去中心化智能合约平台,比特币是货币,他们并不是竞争者。

CP:再举个简单例子,MercadoLibre 中南美洲电商平台,有非常复杂的货运系统;Wayfaire 可以线上设计购买家具,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中南美州的亚马逊,家具领域的亚马逊。那我就买亚马逊就好了。可以说是最简单最朴素的原则做出的决策最可靠。那就是购买同类市场的领先者,并希望其他竞争者也能顺利成长,整体市场发展,市场领头者仍旧会获得大部分利润。

L:很多加密资产基金投资 Web3 概念,不同的融资方式,去中心化网络服务,网络价值 Token 化,有望重塑互联网。对这一概念有什么看法?

CP:这些概念有优点,目前还是理论阶段,过于复杂化。产品的雄心也要和产品设计一样简单化 ,并不是说不要有宏伟目标,而是要保留基本需求,让产品简单化,更接近用户。

互联网上的产品开发跟经济周期一样,是波动发展。互联网产品迭代分为特别集中化和特别分散化。目前市场处于集中化发展阶段。有些公司都是有很多业务,满足消费者多数需求。之后消费者需求增多,就会产生精细化市场。会产生更多满足特定需求的简捷产品,众多公司会填补这些空白。这一发展的动因是产品开发逐渐标准化,逐渐开放。比如现在的应用之间兼容性很好,有利于开放式协作产品流程,让用户受益。

另一方面就是政府会趋向更加攻击性,趋向于大型公司分拆。所以未来 15 到 20 年产品开发会更加去中心化,产品迭代也会向这方面发展。很多服务都会细分化,产品之间良好协作。这就是说公司不会越来越大,这也是好事。这也会激励更多小型创业者。

这一发展趋势有优势,但用在区块链领域有点过于牵强,不一定会产生成功的产品。这就像是用锤子找钉子和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两种不同产品开发方式。后者以解决需求为目标,问消费者没人一定会说区块链如何。如果这个过程中开发出的产品用到区块链那就很好,如果说非要用区块链不可那就不一定会成功。

L:对 ICO 的看法

CP:技术并不重要,结果最重要。

2/3 标普指数的公司没有研发资金,这是美国经济问题。资本市场不会支持年轻的快速成长型公司,真正为美国未来着想。目前的公司追求现金流,推动股票热潮,债务热潮,造成股票市场不必要的剧烈波动。

Social Capital 要做的就是让创业公司获得更多长期支持,能更好理解公开上市市场。让公司不是那么害怕尽快上市,利用资本市场获得长期成长支持。对冲基金会让公司投入更多研发。

ICO 是利用灰色市场,利用金融体系的缺陷让少数人获益。不会经受时间考研,这都不代表真正的商业,纯粹一场空。就像是仙股。

L:疫情会催生民族主义,而区块链是跨国界网络,这两者有哪些交集?

CP:政府会让商业更加有弹性,出于安全考虑会加大国内投资生产,推动经济向这方面发展。中国的制造产业链对世界经济有很大影响力,由于国际政治压力,企业会减少利润,转移生产。这就是世界上在发生的。

另外,确实会有人建造跨国界产品。多数这类网络产品真正不受国界限制。这些产品经济价值和商业价值会为零。这些产品会有很高透明性,会被政府监控,这与我们现在使用的任何支付工具没有不同。双方或两国的人交易,司法部、FBI 政府部门都会立刻知道。不是因为这些公司愿意做这样的产品,而是被迫要这么做。这方面,所有政府态度一致。

L:对各国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的看法

CP:中国是要推翻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区块链理论上的公开透明是很好的方式。数字货币使用方便,便携,但他的目的不是要利用区块链推广数字货币,而是要颠覆美元地位。如果推出,美国政府有可能会反对,但一定会保护美元的价值地位。

L:你对 FB 的 Libra 怎么看?

CP:星座?就像微软推出的 Zoom?(表示不知道🤷‍♂️ )我是天秤座,我九月出生。

IPO2.0--Capital as a service

L:最近反种族示威的看法。Social Capital 的 Capital as a service 与传统风投的不同之处在于?

CP:这个问题对我很敏感,的确偏见存在。我之所以能克服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我比起我的白人同伴聪明点,反应快点。我能各方面做到出色。

我出生在斯里兰卡,六岁因为内战我父亲申请了加拿大避难。

我的成长受益于社会安全网络,社保,教育。我上大学一年几千美元,我能移民美国。我几乎是白手起家。但也有很多和我经历相似的人没能摆脱现状,不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这其实也有运气的成分,我很幸运。记得十岁时去见移民官,一个四五十岁白人,他决定着我的未来,我坐在法庭里出于恐惧一直哭。他最后决定让我留下来,这改变了我的生命轨迹。

911 有安全筛查,会有官员问我很多很多问题,后来我才知道我是被按肤色筛查,想搞清楚我是不是穆斯林极端分子。我只是想让人他们知道不用害怕我。在纽约和华盛顿经常会被警察拦下问很多问题。我经历一次,而黑人朋友可能会经历千次。

我成立 Social Capital 做投资,首先就要去除种族对风投中每位投资者的影响。大家很不高兴,不喜欢这种做法,觉得不舒服,但之后接受了。

之后决定成立 Capital as a service 这个想法来源于,创业者有不同肤色,不同性别和性取向,来自不同地方,我们就是要排除肤色、性别、性取向的无意识偏见。让数字说话。只需拿出商业模型和数据,排除歧视性因素,用算法来决定哪些公司获得投资。

现在需要迫使改变,资本流动可以让世界更加平衡的关键部分。金钱是润滑剂(Money is lubricant)。金钱可以推动很多之前无法做到的事情。

注:现在 Social Capital 有 30% 女性领袖,传统 VC 只有 4%。Social Capital 有 80% 非白人管理者,而传统 VC 白人占 77%

(完)

Chamath Palihapitiya 简介

Chamath Palihapitiya:疫情不会是比特币崛起的时刻

Chamath Palihapitiya 出生于斯里兰卡,六岁因内战随家人作为难民移民加拿大。1999 年毕业于加拿大渥太华滑铁卢大学电子工程系。2011 年离开 Facebook 后成立 The Social+Capital Partnership (随后 2015 年更名为 Social Capital),并受到 Peter Thiel 的青睐。Palihapitiya 关注移民政策改革、种族不平等等议题。也曾对老东家 Facebook 的假新闻问题公开批评。

主要投资包含医疗保健、教育、金融服务及软件服务。曾投资 Glooko, Inc、Yammer、SecondMarket、Slack、Box 和 Premise。

Social Capital 2017 年提出的 IPO 2.0 概念,帮助多家公司上市。并于 2020 年帮助太空旅游服务 Virgin Galactic 上市。

最后,如果你对 Social Capital 或 CP 感兴趣,或对与之相关的风险投资话题有所研究,请留言让我知道~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