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 2020 年,欧美日韩等多国央行对待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态度由原来的反对或者动力不足转变为重视或是加快布局。

原文标题:《央行数字货币大型真香现场:这 8 国央行谁都不敢掉队!》
撰文:小葱

各国对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以下简称 CBDC)的态度始终是加密货币行业值得关注的重要动向。而进入 2020 年之后,央行 CBDC 赛道变得愈发热闹,竞争队伍日渐壮大。

数字货币交易量的急速增长,现金使用量的持续下降,拥有全球十几亿用户的 Facebook 推出震惊世界的稳定币计划 Libra,以及呼之欲出的中国央行数字货币 DCEP…这些种种变革,都使得世界各国央行不得不重视 CBDC 的发行。

1 月 23 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 CBDC 调查报告显示,约有 7 家未披露的中央银行(占世界人口的 20%)可能会在 3 年内推出 CBDC。

小葱梳理发现,许多原本反对发行、或无意发行,或发行动力不足的央行,开始批量出现「黑转粉」、「路转粉」的现象,或重新审视 CBDC 对本国金融体系的利弊,或着手研发央行数字货币相关技术,又或是,加快脚步进行 CBDC 的试点布局。

这是一场全球性的数字经济革命战,更是一场货币主权的争夺战和保卫战,谁都不愿掉队,谁也不敢掉队。

小葱今日特详细盘点了 8 国央行上演大型「真香」现场的始末,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这些国家都经历了怎样的态度转变,在 CBDC 的部署上又有哪些新动作。

日本: 对 CBDC「路转粉」

2019 年下半年,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及副行长雨宫正佳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日本目前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短期内也没有相关计划,直到去年年底,黑田东彦还明确表示,日本央行当前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需要。

但进入 2020 年之后,态度立马改观,1 月份就开始与国际清算银行以及英国、加拿大、瑞典等国央行组成工作小组,合力探索数字货币。

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态「需要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想法进行研究」、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佳也指出「需要做好准备应对快速数字化推动公众对数字货币的需求」。

随后在 2 月初,日本央行宣布将在 2 月底举办 CBDC 主题论坛——「交易结算的未来:央行数字货币与结算系统的未来图景」。

紧接着,日本执政党议员、外交事务副大臣 Norihiro Nakayama 又宣称发布旨在为日本发行数字货币铺平道路的提案,并希望美联储与日本央行在内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数字货币,且 Nakayama 认为,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对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和美元货币霸权构成了挑战,并希望与美国合作与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竞争。

或许通过下表罗列的日本央行官员及财务大臣近一年的对外言论,我们可以更直观地体会到其对 CBDC 的态度转变。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美国: 对 CBDC 的态度现明显改观

去年下半年,美联储官员的种种发声都传达出了同样的信号,即美联储虽关注数字货币的发展,但无意发行 CBDC,认为「目前对数字货币的需求不足」。

直到去年 12 月,美国财长姆努钦还明确表示,美联储「不需要发行数字货币」,且「美国近 5 年不会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但进入 2020 年之后,美联储围绕发行 CBDC 的种种表态和动作,都让人明显感受到其态度发生了转变。主要表现在两方面。

首先,美联储加快数字支付、数字货币政策、法规制定等数字货币发行相关问题的研究。

今年 2 月 5 日,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发表书面演讲时表示,「鉴于美元的重要地位,我们必须保持在(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和政策开发的前沿。我们正进行与分布式账本技术及数字货币潜在应用有关的研究和实验,包括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力。」

2 月 12 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表示,美联储正在研究 CBDC,并称每个央行现在都在研究这个问题,了解央行数字货币的成本和收益以及权衡是美联储的责任。

2 月 14 日,美联储委员 Judy Shelton 表示,美元数字化有助于保持美元在全球贸易中的优势地位。「竞争国家正努力寻找美元的替代品,我们要走在时代的前面,确保美元继续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货币,这一点非常重要」。

其次,美联储已然启动数字美元计划。

今年 1 月 16 日,全球最大上市咨询公司埃森哲发布官方公告称,其与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CFTC)前主席 J. Christopher Giancarlo 达成合作,启动了数字美元项目。

随后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Giancarlo 披露了有关最近启动的「数字美元项目」的更多细节。 他表示,启动这个项目是因为美国中央银行的货币流通依然局限在本地流通,而且功能上也有许多限制。 他提到一些具体细节:

美联储发行的法定货币将通过数字美元进行通证化,与传统法定货币、纸钞和储备金共存,由央行(美联储)背书。

数字美元已大致有了一个设计框架,目前需要一套「既能增强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和金融稳定性,又能在零售、批发和国际支付中提供所需的可扩展性、安全性和私密性,而且支持与现有金融基础架构进行集成」的解决方案。

数字美元可缓解其他数字货币对美元地位的冲击。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欧洲央行: 从「谨慎对待」到积极研究

欧洲央行(ECB)是世界上第一个管理超国家货币的中央银行,主要负责欧盟欧元区的金融及货币政策,其关于 CBDC 的态度将直接影响欧盟多国相关货币政策的计划和实施。

经小葱梳理欧洲央行就 CBDC 相关事宜的表态和举动发现,一年多时间内,针对发行 CBDC 一事,欧洲央行已然从谨慎观望态度变为积极研究和推动的状态,其中,Libra 的问世是促使其态度明显转变的重要推动力。

2018 年,欧洲央行内部传达出的态度是,「没有计划」发行 CBDC,并且「未来 10 年内都不太可能发行 CBDC」,认为数字货币的基础建设还不够「不成熟」,需谨慎对待 CBDC。

2019 年 6 月,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 Facebook 宣布其计划推出名为 Libra 的加密货币这一大胆计划之后,欧洲央行一改往日的观望态度,开始积极研究发行 CBDC 的可行性。

欧洲央行内部新的共识很快形成:「Libra 的采用可能会削弱欧洲央行对欧元的控制」、「金融机构需加快采取行动以应对」,「需要对数字货币采取全球化方式,需开始考虑设立央行数字货币」。

此后,欧洲央行一面着手研究 CBDC 的各项技术层面,一面积极呼吁全球央行联合起来,共同研究 CBDC 的可能性。

去年底至今年初,欧洲央行关于 CBDC 的研究上新动作不断,设立央行数字货币专门委员会,开发保护用户隐私的 CBDC 付款系统,发布基于 R3 Corda 平台的分布式账本「EUROchain」等等,无一不彰显其对 CBDC 研发的热忱。

虽然截至目前,欧洲央行并未公布具体的发行 CBDC 的计划和细节,但相关负责人皆表示,正在持续研究 CBDC 的可行性,并将继续评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成本和好处。

去年 12 月,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曾表示,预计在 2020 年中期获取关于数字货币的结果;今年 1 月,欧洲央行管委维勒鲁瓦又称,将在 3 月份呼吁实施数字货币项目,此外,拉加德个人公开表示,「欧洲央行的数字货币要保持领先优势」。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瑞士: 从「无计划」到积极研究

早在 2018 年,瑞士国内就是否创建「数字法郎」就出现过争议,瑞士证券交易所主席 Romeo Lacher 强烈建议在该国发行数字版的瑞士法郎,以此来提振当地经济,加速无现金化进程。

但瑞士央行(SNB)持有不同意见,认为「数字法郎」没有必要,理由是「瑞士的现金支付和无现金交易目前没有发生任何潜在的问题,值得用数字货币去解决。」

此后,瑞士央行又多次明确表示瑞士央行没有发行 CBDC 的计划,并且认为加密货币挤兑银行系统,对金融稳定性不利。

直到去年底(12 月中旬),瑞士联邦委员会通过了一份审查引入加密法郎(e-franc)的机会和风险的报告。该理事会得出的结论仍然是,普遍推行的央行数字货币目前不会给瑞士带来额外的好处。相反,它将引发新的风险,特别是在金融稳定方面。针对瑞士议会的研究创建电子法郎的提议,也自然遭到了瑞士政府的明确否决。

然而,就近期表现来看,瑞士当局对 CBDC 的态度似乎明显缓和许多。

首先,去年 10 月初,国际清算银行(BIS)的首批三个创新集资中心之一设在瑞士。且据国际清算银行(BIS)在 2 月 19 日的官方公告中透露,瑞士中心最初将专注于两个研究项目——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整合到分布式账本技术基础设施中,以及分析各国央行对跟踪快节奏电子市场的不断增长的需求。

此外,今年 1 月,国际清算银行以及包括瑞士央行在内的 6 国央行(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欧洲央行、瑞典央行、瑞士央行)组成 CBDC 研发小组,合作探索数字货币、分享经验,该小组将由欧洲央行执委科尔带领。随后又在 2 月份决定,将于今年 4 月中旬举行数字货币研讨会议,讨论如何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加拿大: 从「不急于推出」到「做好准备」

加拿大央行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关注较早,并在早期进行了各种实验和测试,得出区块链可用于即时证券结算、清算和结算股票,引入央行数字货币可解决跨境支付问题、可促进加拿大消费增长等实验性结论。

但加拿大央行对发行 CBDC 的态度始终不温不火。

加拿大央行行长 Stephen Poloz 在 2018 年初曾指出,比特币就是一个赌博游戏,「现在并不急于推出数字加元,如果加拿大要推出国家数字货币,也不需要放在区块链上」。

随后的一年多内,对是否发行 CBDC 的态度依然不甚明朗,一方面将央行数字货币(CBDC)列为可以解决跨境支付问题的方案之一,另一方面又表示,中央银行发行的加密资产仍然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问题,认为发行 CBDC 存在种种风险。

直到去年 11 月中旬,加拿大央行副行长 Timothy Lane 还表示「本国央行目前没有理由发行数字货币」,不过他也补充说,「但可以预见未来可能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之后在 12 月 13 日,加拿大央行行长 Poloz 宣称,正在研究发行我们自己的数字货币是否有意义。并在 12 月底的年终演讲中再次提及数字化影响和货币未来。

Poloz 认为,包括比特币和稳定币应用在内的新兴支付技术,是一个持续的研究领域。从各方面考虑,加拿大央行是否认为有必要发行一种数字货币来替代现金,这是一个公开的问题。

此外,Poloz 强调说,「货币世界正在飞速发展,所以加拿大央行需要制定计划来应对任何突发事件,央行将在 2020 年初对此发表更多看法」。

此外,如前所述,今年 1 月,国际清算银行以及 6 国央行(英国、加拿大、欧盟、瑞典、瑞士)组成了 CBDC 研发小组,合作探索数字货币,并将于今年 4 月中旬举行数字货币研讨会议,讨论如何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可见在 CBDC 的探索上,加拿大央行已然开始积极行动起来。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印度: 对发行 CBDC 的兴趣重新燃起

一直以来,印度央行(RBI)都是对加密货币态度最严厉的央行之一。2018 年就颁发了数字货币禁令,禁止银行提供一切数字货币服务。

但印度央行很早就表示支持和鼓励 RBI 研发适合印度特色的数字货币。2018 年也成立了专门小组研究 RBI 研发数字货币的可能性,试图改善国内金融体系,提升服务效率。

但在 2019 年初,似乎这一计划又被搁浅,据印度当地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称,印度政府不再考虑数字货币,甚至认为连考虑数字货币这个话题都为时过早,印度央行的加密研究报告也指出,目前加密货币并不构成威胁,不过会对加密货币进行持续监控,因为「随着加密货币的快速增长和采用,这种评估可能发生变化」。

直到去年底,印度央行行长 Shaktikanta Das 还认为,当下谈论 CBDC「还为时过早」。过与此同时,Das 又透露说,印度央行正在对此进行研究,并且还与其他国家的政府和央行进行了相关讨论,并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加上足够的保障措施,我认为在适当的时候,印度央行肯定会认真研究这个领域。」

但进入 2020 年以后,似乎印度政府对发行 CBDC 的兴趣重新燃起。

2020 年 1 月,由印度政府注册成立的非营利性公共机构印度国家智能治理研究所(NISG)提交了《国家区块链战略》,该战略草案建议印度政府和印度储备银行(即印度央行)发行中央银行数字 INR (CBDR),并支持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还建议建立一个机构来协调各个州机构之间的区块链战略。该草案的战略愿景为,到 2025 年,印度成为创新、教育、商业化以及区块链技术采用方面的领先国家之一。

可见,发行 CBDC 再次被印度提到国家战略高度,或许,在 2020 年,有望看到印度央行的进一步动作。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韩国: 从「等待观望」到加强 CBDC 研究

韩国央行对是否发行 CBDC 大多持「等待观望」的态度。

2018 年,韩国央行就成立了专项小组对虚拟货币和 CBDC 的发行进行研究,最终认为 CBDC 可能会对传统银行服务的需求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影响到金融稳定性。

此后在 2019 年,韩国央行官员多次表示,韩国的支付结算基础设施十分先进,可满足当前需求,故没有必要发行央行 CBDC。并且认为,「不必急于赶上最新的趋势」,因为「其安全性和稳定性尚未得到证实」。而此前成立的研究小组也于 2019 年初解散。

不过 2019 年末开始到 2020 年初,韩国对 CBDC 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

12 月底,韩国央行宣布,即将新成立一个专项工作组,致力于 CBDC 的研究,以更好地了解加密资产,为将来更为猛烈的全球数字通证浪潮做好准备,似乎重燃对发行 CBDC 的兴趣。

此外,韩国央行在其《2020 年货币政策》中表示,将继续在分布式账本技术、加密资产和 CBDC 等创新研究的基础上,发挥监管机构的积极作用,以提高结算系统的安全性。此外还表示,将招募更多的 CBDC 专家。

韩国银行在报告中说:「我们将积极与国际清算银行(BIS)和其他国际组织进行讨论,密切关注其他中央银行 CBDC 的发展。」

种种举动都与韩国央行在 2019 年多次明确表示「不打算发行 CBDC」的情况有所改变。

虽说从大的框架来看,韩国央行的立场并未发生实质性转变,成立专项工作小组也不意味着韩国央行将很快推出数字货币,韩国央行发言人曾对外表态「我们只是计划加强对 CBDC 的研究。」

但显然可以看出,在全球各国央行都加紧研究 CBDC 的环境下,韩国央行已然感受到更多的紧迫性,并已然对该项工作「加码」,大有一副即使并未打算立即推出 CBDC,但也要为此做足准备的架势,随时应对全球新趋势和新变化。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澳大利亚: 从「不感兴趣」到研究 CBDC 的可能性

在对 CBDC 的态度上,澳大利亚央行(RBA)也经历了一些转变。

2018 年 6 月,澳大利亚央行(RBA)曾明确否认短期内将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说法,认为这种做法对金融体系而言弊大于利。

同年 10 月,RBA 行长助理 Michelle Bullock 在悉尼举行的斯威夫特国际银行业务研讨会(SIBOS)上发表讲话时再次表示,尚未找到令人信服的创建 CBDC 的理由,并补充说,「澳大利亚央行对于将国内使用的澳元数字化不感兴趣,因为该系统运作良好,用户并不真正需要直接结算以便他们携带交易」。

去年 6 月 20 日,RBA 行长 Philip Lowe 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指出,「我早就认为,加密货币不会登陆澳大利亚,因为我们已经有非常高效的电子支付系统,能让所有人在五秒内和他人进行银行支付,只需要知道对方的手机号而已。」

但近期关于 RBA 的报道则传递出不同的动向。

1 月 16 日,据 Bitcoinist 报道,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透露,其模拟了在以太坊网络为基础的批发支付系统中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以调查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这表明,澳大利亚央行正在就发行 CBDC 做一些技术性研究和尝试。

一文纵览欧美日韩等 8 国央行对 CBDC 的态度转变历程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