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技的力量,守护一千万自闭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如果说有些创业始于“偶然”,那么另一些则是“命中注定”,因为上帝给了他们非凡的能力,还给了他们终身投入的理由。
今天是世界自闭症日,我们分享一个自闭症孩子父亲创业的故事,他是奇绩创业营首期投资的项目 ALSOLIFE 的 CEO 张之光。小编的采访故意绕开了那个“痛点”,因为想给旋涡中心的人力量,正如 ALSOLIFE 之于自闭症家庭——他们就是可信任的、可长久陪伴的力量。

(图为 ALSOLIFE 宣传片)

01
被选中

每 54 个孩子中,就有 1 个自闭症(美国 CDC 2020 年数据),而 4 年前张之光入行的时候,这个比例是 1/88。这是由基因突变导致的行为障碍,张之光打趣说孩子们“就像键盘和显卡出现故障的电脑一样”,内心丰富,却无法与人沟通。
最让人沮丧的是,全球最顶尖的医学在自闭症面前几乎一筹不展,我们仅知道它是基因突变导致,产前无法筛查,没有特效药,需要终身康复干预。这像一个极其不该有的玩笑,可它真实地发生在了一千万个中国家庭。
张之光的儿子在 2015 年确诊,父亲的本能驱使着他全世界求医,“如何根治”、“最好的医生在哪里”、“最好的治疗方案是什么”?
如果在网页上搜索“自闭症”,会有 68,100,000 个结果扑面而来,如果你再搜索“自闭症权威医院”,还有 4,220,000 个结果。要找到正确答案,你需要大量阅读、检查来源、调查作者背景、查看原始出处以及权威性等,如果你省去这个步骤,极有可能华丽丽地掉进某些利益圈套里面(遗憾的是,大多数就是直接掉坑)。
张之光意识到自闭症人群需要权威的、完整的“自闭症百科全书”,于是他建立了今天全国最大的自闭症线上社区——ALSOLIFE,寓意“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社区有一位核心管理者是自闭症家庭熟知的明星“秋爸”,他是协和医科大学副教授,也是双胞胎孤独症孩子父亲。2004 年,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的精神科医生郭延庆从美国带回行为干预技术——ABA 方法,“秋爸”是第一批学员。(“秋爸爸”译有多部自闭症相关著作,👉特稿 | 科学家爸爸如何守护“星星的孩子”
这套行为干预方法的原理是,在孩子大脑快速发育的阶段,用人工的方法帮助孩子建立与外部的连接,比如训练他们正确地接收信息并做出正确的反应,过程一般由应用行为分析师协助完成。这套方法是目前经科学证实最有效的办法,“秋爸”反复在 ALSOLIFE 社群做科普,希望通过影响力让自闭症家庭少走弯路。
目前,ALSOLIFE 成立了研究院,联合郭延庆教授等全球最权威的医生,研发了自主知识产权的自闭症干预治疗体系、课程方案和康复辅具等。“自闭症干预效果最好的时期是 0-6 岁”,ALSOLIFE 向他们免费提供了评估训练体系,已有 18 万自闭症家庭得以快速定位孩子的发育基线和能力缺陷。
用科技的力量,守护一千万自闭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有效的行为干预动作是需要在线下完成的,张之光有过“本地患者排队三个月、外地排队需要两年”的经历,他开始着力建设线下门店,解决市场供不应求的问题,目前在北京、西安和郑州有了线下门店。
线上社区和线下门店的确可以解决信息问题,并缓和短期市场供需矛盾,但还无法大幅降低康复成本问题,没有经济能力的家庭依然会被拒之门外,选择做康复的家庭依然要每年支付 7W+(美国 2014 年在自闭症领域花费高达 2500 亿美金左右)。
有没有办法可以降低成本、增加服务供应且能大幅提高康复质量呢?

02
用技术的方法

在为孩子做评估的过程中,张之光发现行为治疗师主要通过观察和测试来评估自闭症孩子的情况,评估维度从认知、语言、大运动、精细动作、社交能力等大类展开,然后细化到孩子是否能提要求、是否能听懂指令等小问题。每一个孩子的情况都完全不同,且评估过程依赖人力,因此不仅有精确度问题,还导致康复成本高。
张之光曾为运营商做过 DPI 数据采集设备,做过千万级的 offline 数据采集,自然想到了用“数字化+AI”的思路来提升行业效率和降低成本。他设计了一个系统,分三个阶段。
用科技的力量,守护一千万自闭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第一阶段,建立完整的数据采集能力。
首先,要把现有数据数字化,同时构建非人工的数据采集能力,比如通过视觉捕捉设备识别孩子对任务的关注情况和身体动作(有没有晃手、玩口水)等,Google 眼镜就有针对自闭症场景的应用开发。目前 ALSOLIFE 可以实现的是 25 个大类和 530 个小类的采集。
传统方式上,这个环节全依赖行为分析师,他们既要负责对孩子的行为训练,也要观察记录,随着后者逐渐被机器替代,行为训练师就可以更关注训练本身和评估,同时,训练师行业供应不足和家庭康复成本高的问题也能有多缓解。
第二阶段,用计算机评估和提供更科学合理的行为干预方法。
随着采集的数据增多,通过学习历史经验,比如数据库里跟自闭症孩子有类似情况的数据,计算机可以寻找最短路径,帮助孩子找到比以往都更有效的干预方案。
第三阶段,基于构建的大量自闭症人群的网络,让依托行为的康复方法更科学。
自闭症本身是医学问题,但目前有效的解决办法却是行为教育。医疗科学突破之前,如何通过大数据和 AI 等技术优化康复方法本身,这是自闭症康复领域最前沿的问题,也是 ALSOLIFE 提出的新问题。
张之光构建了这样一套方案,也迅速组建了技术团队,核心骨干均来自 IBM。但这是一个长期的投入,并且需要解决大量突破性的问题,他还想找到一名 AI 科学家助力。小木屋 CEO Steve 向他推荐了陆奇。

03
加入奇绩创业营

通过“数字化+AI”技术,这可以让 1000 万自闭症家庭低成本获得更有效的康复,做技术的人都本能地想要去解决这个问题。奇绩创坛投资了 ALSOLIFE。
这是张之光从北邮毕业工作后第一次创业,在创业营除了增长、现金流、商业模式、战略等领域的学习,他觉得最受益的还有一个重要合作的促成。
陆奇牵线了 ALSOLIFE 与微软的合作,后者在人工智能领域顶级的开发能力,对于 ALSOLIFE 快速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去做自闭症干预是有力的助推。
说起陆奇,张之光说,“他有一种很特殊的人格魅力,我观察了很久,说不出来是什么,但一定能感觉到,他激发了我最好的一面”。奇绩创业营会要求所有项目在 3 个月期间,快速迭代,高强度工作,张之光形容这个过程“真的非常累,但那是我最近十年工作状态最好的三个月”。
张之光参加的这期创业营,导师除了陆奇,还有雷军、周鸿祎和张一鸣等,他评价说“很多导师在创业营都展示了自己最普通的一面,这种距离的拉近,让我们更有信心去做一些事”。对于所有创业者而言,成功解决人们的问题可能就是那个所谓的“普通的一面”吧。


更多关于奇绩创业营 奇绩创坛的前身是YC 中国 ,由陆奇博士(前百度总裁兼 COO、微软执行副总裁、雅虎执行副总裁)于 2018 年创立。作为早期创业生态圈的新物种,我们投资早期创业项目,然后 全身心投入近 3 个月的时间 ,像 Co-Founder 一样 , 与创始团队一起高强度地工作,高密度、高效益地提升每一个创业企业的核心能力,特别是加速 产品与市场的匹配,以帮助团队 在路演日获得下一轮融资。(了解奇绩创业营请点击:陆奇:“我们就像 Co-Founder 一样,陪创始人一起创业”
用科技的力量,守护一千万自闭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