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文 恒大研究院 任泽平 罗志恒 华炎雪

导读

2019 年世界 500 强中国企业上榜数量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拥有大企业最多的国家。《财富》世界 500 强见证了大国兴衰,从日本“经济腾飞”到“失落二十年”,从美国“克林顿时代繁荣”到如今“500 强企业数量退居第二”。在肯定中国经济和企业发展壮大的同时,也要客观分析差距和不足。本文研究 1996-2019 年《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中美上榜企业数量、行业分布、区域分布以及财务数据的变化规律。

摘要

1 、《财富》世界 500 强是由美国《财富》杂志评选,是公认的能反映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重要标准。 该榜单以营业收入为主要排名依据,并未反映净利润等经营质量指标,侧重规模而非质量。1995 年第一份涵盖全球工业和服务型企业的国际综合榜单问世,其后每年发布一次。 全球 500 强企业占据全球生产的 40%、国际贸易的 50%、国际技术贸易的 60% 和国际直接投资的 90%。1996-2019 年世界 500 强企业中,中国上榜企业数量增长 31 倍,营业收入增长 197 倍,互联网企业迅速崛起,新增上榜企业与排名上升速度超越美国,现已成为全球拥有大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 第一,1996-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从 4 家增长到 129 家(含中国香港 7 家、中国台湾 10 家),增长 31 倍,2019 年中国首次在数量上超越美国(121 家)。从趋势看,中国上榜企业数量持续上升,2008 年超过英国、2009 年超过德国、2011 年超过日本、2019 年超过美国,而美国上榜企业数量在 2002 年达到峰值 198 家后逐年下滑。第二,1996-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营业收入从 422.2 亿美元上升至 8.4 万亿美元,增长 197 倍,增速远超美国(2 倍)和世界(2 倍);当前,中国全部上榜企业的营业收入已超过日本、英国、法国和德国,与美国差距逐年缩小。第三,2016-2019 年中国互联网企业迅速崛起,2016 年京东首次上榜、2017 年增加阿里巴巴和腾讯、2019 年成立仅 9 年的小米上榜。当前,全球上榜的 7 家互联网企业被中国和美国包揽,中国和美国各占 4 家和 3 家。第四,2008 年后中美发展潜力发生转变。2008 年前,中国排名上升的企业和新增企业数量均大幅低于美国,2008 年后中国企业快速追赶,2019 年,中国新进入世界 500 强的企业有 13 家,美国仅 4 家;中国有 84 家企业排位较去年上升,美国有 57 家。上升最快的前十大企业,中国占 6 家,分别是碧桂园、阿里巴巴、阳光龙净、腾讯、苏宁易购和中国恒大。
2 、在肯定中国经济发展和企业迅速壮大的同时,我们也要正视不足,中美企业的差距仍然较大,中国企业“大而不强”。 第一,中国上榜企业 行业分布不均,能源、银行等垄断性质行业占比较大,大健康发展落后,高端制造业仍有很大差距,信息技术快速崛起但基础领域薄弱,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仍处相对中低端劣势。 中国的能源和银行
业企业数量占中国总上榜企业数量的 24%,远高于美国(13%);食品饮料和生命健康领域,中国仅 2 家制药企业上榜,美国有 19 家,占该行业全部企业总数的 53%,欧洲、日本、新加坡、巴西均有企业上榜;信息技术领域,中国占 12 家,美国占 15 家,但中国侧重的是互联网服务和零售(BATJ),在计算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无一家上榜,而美国有微软、甲骨文和 IBM 共 3 家上榜;进入前 100 名的信息技术企业,中国仅华为和中国移动 2 家,而美国有 8 家。第二,中国上榜企业地域分布不均,北京“一城独大”,中西部民营经济有待发展。129 家中国上榜企业中有 56 家总部设在北京,上海、深圳和中国香港均有 7 家,杭州增至 4 家,首次超过广州的 3 家,其他城市远远落后。 北京“一城独大”部分原因在于央企占比较大;全球拥有企业数量最多的前五大城市分别为:北京(56 家)、东京(38 家)、巴黎(18 家)、纽约(15 家)和首尔(15 家),中国分布集中,美国分散。第三,中国上榜企业呈现“国企多民企少”特点。国有企业上榜总数 87 家,其中国资委管理企业 48 家,财政部管理企业 12 家,地方国有企业 27 家,占中国总上榜企业数量的 67.4%。 国有企业平均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为 722.5 亿美元和 35.4 亿美元,高于民营企业,但国有企业利润率 4.9%,低于民营企业(6.3%)。行业分布方面,国有企业集中分布在能源矿业(18/20)、银行(10/11)、金属制品(9/13)和工程建筑(7/8)等,民营企业集中分布在保险(6/10)、互联网(4/4)、计算机(4/4)和汽车(3/7)等行业。第四,盈利能力上,中国企业未达到全球平均水平,且与美国差距明显。 中国上榜企业总利润与平均利润分别相当于美国的 60% 和 56%,平均每名员工创造的利润相当于美国的 46.5%,净资产收益率相当于美国的 66%。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平均雇佣员工 17.9 万人,人均营业收入 37 万美元,人均利润 2 万美元; 美国企业雇佣员工 13.9 万人,人均营业收入 56 万美元,人均利润 4.3 万美元。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平均利润 34 亿美元,低于全球平均水平(43 亿美元),仅相当于美国(60.3 亿美元)的 56%,且与美国差距呈扩大趋势;人均利润 2 万美元,美国企业人均利润 4.3 万美元;销售净利润率为 5.2%,低于美国企业的 7.8% 和全球平均的 6.6%;净资产收益率 9.9%,低于美国企业的 15% 和全球平均的 12.1%。结构上,中国上榜企业的利润集中在具有政策优势及垄断地位的行业,数量仅占 8.5% 的中国银行业的利润占比 47.5%、平均利润是其他企业的 10 倍,是美国银行业平均利润的 1.1 倍;但非银行业平均利润仅相当于美国的 37%,信息技术与服务业仅相当于美国的 31.3%。
3、未来应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支持民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从鼓励规模到鼓励高质量发展,做大做强中国企业而不局限于国企。 建议: 一是放活服务业,打破行业垄断,加快产业升级,释放新的经济增长点。
中国在民生教育医疗、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仍落后于美国,亟需推出新的机制和更大程度的开放举措,如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价格、鼓励健康产业开放、加强科技基础研发能力等。二是真正落实所有制中性,改善营商环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未来应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给企业家提供安全、公平和低成本的环境。依法治国,保护企业家精神和财产权,稳定预期;在纳税服务、企业开办流程、跨境贸易等不足的方面改善营商环境。三是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鼓励 PE、VC 等直接融资方式,改善新兴产业的融资问题。鼓励企业并购重组,优化行业产能、产业结构,增强国际竞争力。四是调整产业分布,加快城市群建设。向新城疏解中心城市部分功能及部分优质公共服务资源;大力提高城市轨道交通路网密度,推进轨道交通系统制式多元化发展;央企具有雄厚的实力与投资能力,将央企迁出北京对其他城市产业有巨大的带动作用。

正文

1、《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 指标、行业与全球分布1.1 全球企业排名榜单当前,较为权威的企业排名榜单主要有《财富》杂志发布的“世界 500 强”(Fortune Global 500)和《福布斯》杂志发布的“全球 2000 大上市企业”(Forbes Global 2000),其中,《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因其最能代表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而更被认可。《财富》世界 500 强是由美国《财富》杂志评选,是公认的能反映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重要标准。 该榜单以营业收入为主要排名依据,并未反映净利润等经营质量指标,侧重规模而非质量。1955 年第一次发布,当时排名仅限于美国公司,1995 年第一份涵盖全球工业和服务型企业的国际综合榜单问世,其后每年发布一次。 全球 500 强企业占据全球生产的 40%、国际贸易的 50%、国际技术贸易的 60% 和国际直接投资的 90%《福布斯》全球 2000 大上市企业是《福布斯》杂志评选的 2000 家上市公司综合排行,2003 年首次发布,其后每年公布一次;其依据的指标有上市企业的销售收入、利润、资产和市值,在排名中赋予这四项指标相同的权重。因此,《福布斯》一直在强调标榜自己所评选出的企业不仅是世界规模最大的,而且也是最具影响力的。
1.2 《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统计指标《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公布营业收入、利润、资产、股东权益和员工数量等指标。 其中,营业收入是其排名的主要依据,这种评选标准的缺点在于其更利于市场大、人口多的国家。2019 年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按照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结束的各公司财政年度总收入排名,非美公司的数据按每个公司财政年度末的汇率换算成美元。1)收入,包括合并子公司和已终止业务的报告收入,不包括消费税;对于银行而言,收入是总利息收入和非利息收入的总和;对于保险公司,收入包括保费和年金收入、投资损益、已实现资本收益或损失以及其他收入,但不包括存款。2)利润,扣除税、特殊信贷或收费、会计变更的累积影响以及非控制权益,但未扣除优先分红。3)资产,公司财政年度末的资产。4)股东权益,实收资本和留存收益的总和(资本存量),非控制权益不包括在内。5)员工数量,公司发布的财政年度末或年均数据,兼职员工被记为全职员工的一半。
1.3 《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发展1996-2019 年,《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营收规模增长 2 倍,利润增长 6 倍多,且与全球 GDP 增长高度相关。 从规模看,1996-2019 年,《财富》世界 500 强总规模整体呈上升趋势,总营业收入从 11.3 万亿美元增长至 32.7 万亿美元,增长近两倍。其中,2019 年同比增长 8.9%,创历史最高值。从盈利看,1996-2019 年,总利润从 2930 亿美元增长至 2.15 万亿美元,增长 6 倍多。其中,2019 年同比增长 14.5%,为历史最高值。2019 年净利润率达 6.6%,净资产收益率达到 12.1%,均超过 2018 年。此外,1996-2019 年,进入世界 500 强的门槛从 88.6 亿美元上升至 248 亿美元,增长 2 倍。《财富》世界 500 强在国家(地区)和行业分布方面变化明显,中国企业发展迅速而英国相对缓慢,行业由工业向互联网科技和民生转变。 从国家格局演变看,1999 年拥有上榜企业最多的五个国家分别为:美国(184 家)、日本(101 家)、德国(42 家)、英国(40 家)和法国(39 家),2009 年为:美国(140 家)、日本(68 家)、中国(43 家)、法国(40 家)和德国(39 家),2019 年演变为:中国(129 家)、美国(121 家)、日本(52 家)、法国(31 家)和德国(29 家),国家格局的变化既有新兴经济体崛起挤占份额又有大国经济衰落的原因。从行业变迁看,1) 1996-2019 年,银行、保险和能源行业始终是企业分布最多的三大行业;2)信息技术领域逐渐由电子电气设备向半导体、软件等高端制造业转化,1996-2019 年,电子电气设备行业拥有的企业数从 30 家减少到 15 家,而半导体、软件等高端制造业增加 8 家,相关服务行业增加 11 家,体现了后工业化时代的产业转型和结构调整的方向;3)生命健康成为新兴崛起领域,从 1996 年无一家企业上榜到 2019 年增至 9 家。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图表 3:1996-2019 年世界 500 强行业变迁

2、中美《财富》世界 500 强比较2.1 1996-2019 年,中国企业在数量和体量上发展迅速,潜力巨大 2.1.1 数量:中国《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数量增长 31 倍,现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拥有大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20 年来,中国世界 500 强的企业数量增长 31 倍,2019 年首次在上榜数量上超越美国。1996 年中国企业(含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进入世界 500 强的数量为 4 家,到 2019 年数量达到 129 家,增长 31 倍,其中,中国大陆企业数量从 2 家上升到 119 家,增长近 59 倍。 2019 年美国世界 500 强企业数量 121 家,较中国少 8 家,这是自世界 500 强榜单诞生以来,美国首次在数量上退居全球第二位。从排名上看,排名前五的企业,中国占 3 家,分别为中国石化(第 2 位)、中国石油(第 4 位)和国家电网(第 5 位),美国仅 1 家沃尔玛,排在第 1 位。从增长趋势来看,中国始终处于上升通道,而美国开始走下坡路。回顾中国企业成长史,1996 年中国 500 强企业数量仅相当于美国的 2.6%,大陆仅有中国银行和中粮集团。 到 2002 年中国上榜企业增至 13 家,此时美国达到峰值 198 家。此后,美国上榜企业数量逐年下降,而中国上榜企业数量持续上升,2008 年超过英国,2009 年超过德国,2011 年超过日本,2019 年超过美国。从排名上看,2009 年中国石化首次跻身前十,而美国排名前十的企业有 4 家,到 2019 年,中国增至 3 家超过美国的 2 家。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1.2 体量:中国《财富》世界 500 强体量增长 97 倍,现已超越日本、英国、法国和德国,与美国差距逐年缩小20 年来,中国企业营业收入增长 197 倍,远超世界增速,中美营收差距逐年缩小。1996-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营业收入从 422.2 亿美元上升至 8.4 万亿美元,增长 197 倍,远超美国和世界增速; 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营业收入同比 16.9%,超过美国(5.9%);此外,中国全部上榜企业的营业收入已超过日本、英国、法国和德国,与美国差距逐年降低,1996-2019 年,中美企业收入差距由 3.1 万亿美元缩小至 1 万亿美元。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1.3 趋势:中国新一批互联网企业崛起,“最年轻”小米集团上榜2016-2019 年,中国互联网企业迅速崛起。第一,2016 年中国第一家互联网与零售企业京东进入世界 500 强,排名 366 位。 此前,全部互联网企业均被美国包揽。第二,2016-2019 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迅速,继京东后,阿里巴巴和腾讯于 2017 年上榜,与美国在数量上持平,到 2019 年,仅成立 9 年的小米集团上榜,中国上榜互联网企业数量达到 4 家,超过美国。第三,计算机、通讯设备行业,我们见证了 2008 年联想、2010 年华为陆续上榜,也见证了美国 GAP、LOEWS、摩托罗拉等科技巨头衰落;2019 年华为虽然不断遭遇挑战,但仍然从 2018 年的 72 位上升至 61 位。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1.4 潜力:中国排名上升企业及新上榜企业数量均大幅超越美国2008 年后中美发展潜力发生转变,2019 年中国排名上升的企业数量是美国的 1.5 倍,新增企业数量是美国的 3 倍。2008 年前,中国排名上升的企业及新增企业数量平均分别约为 9 家和 3.5 家,而美国平均分别达到 65 家和 14.5 家,2008 年后中国企业快速追赶,多数年份超越美国,到 2019 年,中国排名上升的企业和新上榜企业数量分别为 84 家和 13 家,美国分别为 57 家和 4 家。 具体来看,上升最快的前十大企业,中国占 6 家,分别是碧桂园、阿里巴巴、阳光龙净、腾讯、苏宁易购和中国恒大,分别跃升 176、118、96、94、94 和 92 位。此外,排名后 100 家企业,中国占 24 家,美国仅 18 家,潜力巨大。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2 中国与美国在行业、区域、民企数量以及盈利能力方面存在差距 2.2.1 行业分布:能源、银行等具垄断性质行业占比较大,大健康发展落后,高端制造业仍有很大差距中国上榜企业行业分配不均,能源、银行等具垄断性质行业占比较大,大健康发展落后,高端制造业仍有很大差距,信息技术快速崛起但基础领域薄弱,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仍处相对中低端劣势。中国上榜企业集中分布的前五大行业是: 能源及矿业(中国上榜数 / 全球行业上榜数 =20/63)、金属制品(13/19)、银行(11/54)、保险(10/50)和商业贸易(10/42),合计占全部中国上榜公司比重达到 50%;其中能源矿业和银行业占 24%,远高于美国(13%)。食品饮料和生命健康领域,中国发展落后,仅 2 家制药企业(中国华润、中国医药集团)上榜,美国共拥有 19 家,占行业全部企业总数的 53%,欧洲、日本、新加坡、巴西均有企业上榜,产业转型升级任务重大。信息技术领域,中国占 12 家,美国占 15 家,具体来看,中国侧重的是互联网服务和零售(BATJ),在计算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无一家上榜,而美国有微软、甲骨文和 IBM 共 3 家上榜,进入前 100 名的信息技术企业,中国仅华为和中国移动 2 家,而美国有 8 家,中国高端制造业仍有很大发展空间。房地产行业,中国依旧延续了全部包揽的态势。2019 年有五家房地产企业上榜,分别为中国恒大集团(第 138 位)、碧桂园(第 177 位)、绿地(第 202 位)、中国保利(第 242 位)和万科(第 254 位),均来自中国。排名靠前的行业结构固化,且垄断企业居多,中国增长动能转换仍在路上。一直以来,稳坐榜单前列的企业有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四大国有银行”、国家电网、中国建筑等,且格局很少发生变化。 而美国近 5 年来,在电信、计算机、互联网行业进步也十分显著,苹果公司在 2012 年已跻身前十。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2.2 区域分布:北京“一城独大”,中西部民营经济有待发展北京“一城独大”,区域发展不平衡。129 家中国上榜企业中有 56 家总部设在北京,上海、深圳和中国香港均有 7 家。 杭州增至 4 家,首次超过广州的 3 家,其他城市远远落后,北京“一城独大”部分原因在于央企占比较大;中西部民营经济与新兴行业缺乏龙头,与东部城市还有较大距离;从全球看,拥有企业数量最多的前五大城市分别为:北京(56 家)、东京(38 家)、巴黎(18 家)、纽约(15 家)和首尔(15 家),中国分布集中,美国分散。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2.3 企业性质:“国企多民企少”,国企占比达 67.4%中国上榜企业呈现“多国企少民企”特点。国有企业上榜总数 87 家,其中国资委管理企业 48 家,财政部管理企业 12 家,地方国有企业 27 家,占中国总上榜企业数量的 67.4%。 中国大陆民营企业仅 28 家上榜,占中国大陆上榜企业的 24.1%。规模和盈利方面,国有企业平均营业收入 722.5 亿美元,平均利润 35.4 亿美元,利润率 4.9%,民营企业平均营业收入 497.7 亿美元,平均利润 31.2 亿美元,利润率 6.3%。行业分布方面,国资委管理企业主要覆盖工程与建筑(7/8)、航天与防务(6/6)、金属制品(5/13)和能源矿业(7/20)等,财政部出资企业主要覆盖银行业(7/11), 地方国有企业主要覆盖能源、矿业(11/20)、金属制品(4/13)和贸易(4/10)等,民营企业集中分布在保险(6/10)、互联网(4/4)、计算机(4/4)和汽车(3/7)等行业。13 家中国公司首次上榜企业国有企业占 7 家。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2.2.4 质量:中国企业平均利润未达到全球平均水平,盈利能力与美国差距明显,银行业利润占 47.5%中国企业平均利润尚未达到全球平均水平,总利润与平均利润分别相当于美国的 60% 和 56%,净资产收益率相当于美国的 66%。美国总利润始终高于中国,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总利润 4387.8 亿美元,而美国为 7301.2 亿美元。 2019 年中国上榜企业平均利润 34 亿美元,美国为 60.3 亿美元,2011 年开始中美平均利润差距由 10 亿美元扩大至 26.3 亿美元;2019 全球企业平均利润达 43 亿美元,是中国的 1.3 倍。2019 年中国企业销售净利润率为 5.2%,低于美国企业的 7.8% 和全球平均的 6.6%,从 2011 年开始中美销售利润率差距由 0.5% 扩大至 2.5%。净资产收益率是 9.9%,低于美国企业的 15%,也低于全球平均的 12.1%。2019 年中国企业平均雇佣员工 17.9 万人,人均营业收入 37 万美元,利润 2 万美元;美国企业雇佣员工 13.9 万人,人均营业收入 56 万美元,利润 4.3 万美元。从排名来看,利润榜前 50 名单中,美国占 23 个,中国仅占 12 个。中国上榜企业的利润集中在具有政策优势及垄断地位的行业,数量仅占 8.5% 的中国银行业利润占比 47.5%、平均利润是其他企业的 10 倍,是美国银行业平均利润的 1.1 倍; 利润榜前 20 名,中国只有“四大行”,而美国有 10 家企业上榜,包含 5 家信息技术与服务业。2019 年中国上榜银行 11 家,总利润高达 2085.5 亿美元,8.5% 的数量赚走 47.5% 利润; 平均利润 189.6 亿美元,是全部中国上榜企业平均利润的 5.6 倍、全部非银行企业利润的 10 倍。2019 年美国上榜银行共有 8 家,总利润 1333.7 亿美元,6.6% 的数量赚走 18.3% 的利润;平均利润 166.7 亿美元,是全部中国上榜企业平均利润的 2.8 倍、全部非银行企业利润的 3.2 倍。除去银行业来看,中国企业的平均利润仅相当于美国的 37%,信息技术与服务业仅相当于美国的 31.3%,未来仍需要在做强企业上发力。如果不计算银行业的利润,其他 118 家中国上榜企业的平均利润 19.5 亿美元,而美国其他 113 家企业平均利润高达 52.8 亿美元,是中国企业的近 3 倍。 中国信息技术与服务行业平均利润为 42.7 亿美元,美国为 136.3 亿美元。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3 深化改革开放,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未来应该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支持民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从鼓励规模到鼓励高质量发展,做大做强中国企业而不局限于国企。1995-2018 年,人均 GDP 从 609.8 美元上升到 9768.8 美元,增长 15 倍; 中国商品零售总额和商品房销售收入总和从 2.4 万亿元增加到 53.1 万亿元,增长了 22 倍,内需扩张迅速。一是放活服务业,打破行业垄断,加快产业升级,释放新的经济增长点。中国已经进入到以服务业主导产业的时代,但服务业领域仍存在国企垄断和开放不足的问题,效率偏低,基础性成本高昂。 中国在民生教育医疗、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仍落后于美国,亟需推出新的机制和更大程度的开放举措,如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价格、鼓励健康产业开放、加强科技基础研发能力等。对传统制造业而言,在贸易摩擦引发产业链转移的背景下,可通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构建新型产业分工体系,实现价值链重构,加快推动我国产业转移、国际产能合作。二是真正落实所有制中性,改善营商环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美国大企业多以技术创新为主导,而中国企业则是以国有企业、政策性垄断为主,导致决策效率低、人员超编严重、盈利能力下降。 应适当鼓励民营企业进入部分垄断行业,与国企形成良性竞争,激励国企改革,提升盈利能力。此外,民营经济贡献了 60% 以上的 GDP,但中国《财富》世界 500 强中占比仅为 32%,未来应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给企业家提供安全、公平和低成本的环境。依法治国,保护企业家精神和财产权,稳定预期;在纳税服务、企业开办流程、跨境贸易等不足的方面改善营商环境;在融资、准入和税收优惠等方面对国企民企一视同仁,实施负面清单管理。三是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鼓励 PE、VC 等直接融资方式,改善新兴产业的融资问题。当前中国间接融资比重过高,直接融资占比偏低,尤其不利于新兴产业和高科技企业的融资。 未来应积极发挥金融对经济的支撑作用,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鼓励 PE、VC 等直接融资方式,改善新兴产业的融资问题;鼓励企业并购重组,优化行业产能、产业结构,增强国际竞争力。四是调整产业分布,加快城市群建设。当前,多数中国大企业将总部设于北京,区域分布极不平衡,制约城市群发展。 730 政治局会议已经确立“加快重大战略实施步伐,提升城市群功能”,城市群建设有利于提高经济活动人口的密度和频度,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符合产业集聚和人口集聚的经济社会发展规律。未来,应积极在新城布局相应产业,包括向新城疏解中心城市部分功能及部分优质公共服务资源;大力提高城市轨道交通路网密度,推进轨道交通系统制式多元化发展;此外,央企具有雄厚的实力与巨大的投资能力,将央企迁出北京对其他城市产业有巨大的带动作用。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中美世界 500 强实力对比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