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Quark CEO Leo Li 、分布式资本合伙人 Remington 以及 SNZ CTO Neo Liang 分享了对 DFINITY 的见解;此外进行了一场围绕 DFINITY 未来及 Web 3.0 究竟还有多远等话题的圆桌讨论。

4 月 18 日,「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城市行」上海站在上海豫园·海上梨园成功举行,「城市行」活动此前已经走过了北京、深圳、杭州以及成都,上海站是本次系列活动的最后一站。

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城市行 | 上海站现场实录精选

上海站活动中,DFINITY 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 Dominiic Williams 在开场视频演讲中分享了 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的最新进展;HashQuark CEO Leo Li 、分布式资本的合伙人 Remington 以及 SNZ CTO Neo Liang 分别进行了主题演讲,分享了各自对于 DFINITY 的见解;此外进行了一场围绕 DFINITY 的未来以及 Web 3.0 究竟还有多远等话题的圆桌讨论。

上海站活动由 DFINITY 官方与链闻联合主办,此外 SNZ、HaskQuark、HaskKey Hub、FENBUSHI CAPTAL 以及果壳宇宙和 Winkrypto 均为「城市行」系列活动提供了帮助和支持。

以下是本场活动的现场实录,内容有所精简。

HaskQuark 李晨:区块链的乐高宇宙

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城市行 | 上海站现场实录精选

HaskQuark CEO Leo Li 分享的主题是区块链的乐高宇宙。Leo Li 表示,DFINITY 将成为未来构建区块链宇宙的基石和公链。

Elon Musk 在做整个人类往火星迁移的思考,并通过 SpaceX 和 StarLink 解决了人类生存基础的运输、网络和物资问题,这个时候我们缺什么东西呢?你发现会缺金融的东西,缺一个支付的货币,缺商业体。大家也知道现在是美元本位,很长一段时间是黄金本位,因为黄金具有稀缺性,所有东西都可以和黄金绑定。如果你到火星上也找不到黄金,其实最经过认证的稀缺性就是比特币,这是一个最大的稀缺性,我们也都认可。反过来想,他为什么在推特上去写比特币,我觉得这是一种逻辑。第二个,你也需要有商业的组织,如果你到了火星上,我相信我们很难有空间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可能每个人都活在胶囊当中,我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也没有所谓的「公司」这样的组织,甚至也没有「国家」这样的形态。在这种情况下,你靠什么把整个商业体连接起来?你靠什么组织把经济体运转起来?我觉得最好的就是去中心化自组织的构建。

现在比特币已经成为了区块链世界或者区块链宇宙的价值基础,这是 1.0。到了 2.0 以后,你说光有一个信仰和价值存储,可能还不够,我要建立比特币经济体的一套血液,前面有了骨架,那血液要流动起来。所以以太坊 2015 年的时候诞生,到目前为止他就干了三个事。建立组织方法和运行机制,这就是去年到今年最火的 DeFi。第二个你要有一个身份系统,最火的是 NFT。第三个,你能够突破自组织的形式,把整个经济体给活跃起来,把整个团队给活跃起来。一个最大的例子就是 Uniswap。

到了 3.0,我们已经有了信仰,也有了金融体系,也有了身份和组织,剩下来就要真正干一些落地的事情,所以我觉得 DFINITY 是很好的承载区块链落地的场景。在 DFINITY 上一些 demo 上的应用,你可以方便的在 DFINITY 上通过 token 的机制建立起的应用,你完全干不到是区块链的应用,你觉得这就是一个互联网的应用,在 2 秒内就可以通过 token 和另外一方建立联系,我觉得这就是的价值。在这个上,DFINITY 的高性能、高可用,在技术上提供了一系列的服务,真正能够支持我们现在的区块链落地的应用。

DFINITY 到此时此刻应该说是应运而生,天时地利人和。我觉得第一个,价值观已经深入人心了,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区块链的世界也经过了考验,从比特币、以太坊到现在,上面那么多资产,我相信全世界的黑客都想在上面偷一些资产下来。但是我们发现可能有些并不是以区块链治理的原因,有些是智能合约和托管有漏洞,区块链上没有一笔资产被偷盗过,有那么多的比特币因为找不到了私钥,而没有人去拥有它。在丢了私钥的那么多资产中,黑客没有拿过一分钱,这重新证明区块链经过了考验,极其安全和可靠,而且是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善,商业模式也得到认证。DFINITY 有更高的性能、有更低的成本,相对于以太坊 GAS 更低,有更全面的开发服务。到了人和就是社区和共识,包括 DAO 不断演进。所以这一系列就使 DFINITY 应运而生。

分布式资本 Remington:DFINITY 为何成为第三代区块链的优秀范例?

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城市行 | 上海站现场实录精选

分布式资本的合伙人 Remington 分享的主题是 DFINITY 为何会成为第三代区块链的优秀范例。Remington 指出,早在 2015 年的时候 Dominic Williams 已经看到了区块链在未来可容性方面的限制,在做 DFINITY 之前,他曾经也创业过做了数百万用户的互联网游戏所以从游戏的开发过程中,他也意识到要做一个大规模可扩容的应用的时候,其实在后端有很多考虑因素,可能是当时区块链的设计达不到需求。所以在考虑区块链的时候,并不仅仅是看每秒可以做几笔交易这个概念而要重新考虑如何去做一个全球大规模的计算机架构。

虽然 DFINITY 的基本原理和其他区块链大致相同,但是从设计以来就是在针对互联网计算机的思维,做像微博、淘宝、脸书、谷歌这种级别的应用。到 2021 年其实不仅仅是一个愿景了,DFINITY 也招聘了全世界接近 200 名的工程师去花了很多精力开发出来即将上线的 DFINITY 主网,我们也对这个项目未来的可能性感到无比兴奋。

DFINITY 在去年的时候已经演进了什么叫做第三代,什么叫做互联网计算机级别的应用,也就是他去年推出的应用叫 CANCAN,这是他们基于互联网计算机搭建出来了的一个类似于抖音的应用。这个应用并不是说拿一个现成的应用,可能把一部分的数据 Hash 存储在区块链上或者绑定一部分的代币。这个应用从前端到后端整个都运行在 DFINITY 的互联网计算机上的,而且他能做到这一点,比如脸书需要超过 6200 万行代码做出来,他同样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抖音,基于互联网计算机的架构,仅仅用少于 1000 行的代码就可以做到支持上亿用户的去中心化应用。

在开发 DFINITY 生态的时候,项目方需要考虑的两个主要相关者是开发者及用户。之所以以太坊今天是区块链行业里面最活跃的一条公链,也是 Vitalik 和以太坊基金会花了五六年的时间,花了很多的精力,在开发者社区里面提供了无数的支持,做了无数的开发主工具、开源代码等等。虽然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的公链都存在,但大家都是围绕着以太坊开发的工具,甚至其他公链也希望能够兼容以太坊,吸引一些开发到到他们的平台。这一点 DFINITY 基金会也意识到了,所以他们花了很多精力,把 DFINITY 做成支持开发者的一套系统,包括他们去年也招聘了新的人员,帮他们开发了一整套新的开发者工具,不仅仅是区块链开发者,传统 Web2.0 的开发者也很容易上手,能够做出新的基于互联网计算机的应用。为了证实这套系统易于开发,他们去年也举办了几次的黑客马拉松,也有一些开发者团队能在 48 小时以内开发出能够在主网上应用的互联网级的应用,包括去中心化的 Zoom 或者去中心化的领英等等。

随着这个项目的进展,整体的开发架构可以提升你能想到的去中心化应用,不管是在什么云上开发的应用,你都能够在 DFINITY 上去开发。但是不仅仅是这样,我们认为这也开拓了去中心化能做的一些事情,我们觉得在互联网计算机上开发的时候,不要限制于现有的应用,而是说互联网计算机能做出一些现实世界做不到的应用。就拿稳定币来作为案例,我们知道虽然可以带来不少的价值,但它始终是一个中心化的应用,并没有体现「无信任,信代码」的特性。相比而言,MarkerDAO 最近有代码稳定币,他们是用去中心化思维重新打造稳定币的效果,不需要信任可以达到同样的稳定币效果。大家考虑基于互联网计算机开发的时候,虽然 DFINITY 已经证实可以做到去中心化的抖音,但这只是一些初始的示范,我也鼓励大家去和全球规模的互联网计算机搭建现有的中心化架构做不到的新的去中心化应用。

SNZ Neo Liang:DFINITY 是去中心化的破局者

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城市行 | 上海站现场实录精选

SNZ 的 CTO Neo Liang 从技术角度进行了分享,主题为 DFINITY 是去中心化的破局者。Neo Liang 指出,DFINITY 的目标是打破传统中心化应用数据孤岛的效应,让我们的应用更加开放,而且互相之间应用互联,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网络效应,我们可以根据 DFINITY 构建我们自己的应用,避免很多重复的事情。第二个是重构 IT 系统,比如我要部署开发一个应用,现在要到阿里云和亚马逊购买一个账号,再部署虚拟主机,再部署应用系统,这个流程很长,这中间带来了巨大的浪费和维护成本。对 DFINITY 来讲,相当于从应用 server 上一直到底层存储都帮你虚拟化了,你只需要关注自己的业务逻辑,给应用直接做一个适配,前端、业务逻辑端和底层数据都可以放到上面,一键就可以部署到 DFINITY 的网络上面,也不需要有一个专门的 IT 部门进行维护。第三个是重新定义企业 IT,现在 IT 的定义是业务系统,而 DFINITY 是要构建一个更加开放的应用生态,只需要在我的业务当中关注最核心的问题点和技术点就行了。DFINITY 的底层相当于把我们的防篡改、网络安全这些事情进行抽象,可以降低企业 IT 的成本,也保证我们的应用是更加开放式和去中心化的应用生态。DFINITY 愿意成为以太坊的姊妹网,两个网络没有太大的竞争关系,因为以太坊定位是去中心化资产发行和清结算,而 DFINITY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网络,两个网在未来可以更多的互相促进,DFINITY 可以带给我们「出圈」的可能性。

现在我在以太坊要开发 DeFi 的项目,主要分为入口层、业务逻辑层和数据层,对于 DFINITY 来讲,我们可以把这三层做成去中心化的应用,可以保证整个应用更加的去中心化。比如我们在以太坊部署合约或者做应用,我们的客户端还是很容易被屏蔽和被攻击的,在 DFINITY 上可以更好的解决这个事情。

总结下来,目前技术人员开发一个大型的软件系统,需要在运维和网络安全方面花很大的精力,但在 DFINITY 上只需要关注业务逻辑和开发就行,这部分全部交给 DFINITY 底层的生态网络。此外 DFINITY 从前端到中间业务逻辑到数据完全去中心化,避免了其他的潜在风险。再者 DFINITY 支持 SECP265R1 的曲线,很多电子芯片已经支持了这个曲线。但是比特币、以太坊原来更多支持的是 K1 的曲线,DFINITY 可以一键把我们的私钥直接集成到电子设备的安全设备里面,可以通过网页端轻松调用,用户不用再担心网络和私钥的安全问题了。对于开发人员来讲,在 DFINITY 开发一段时间之后,你会感觉到开发门槛更低,用户使用门槛和传统的中心化应用系统是一致的,而且也可以加上很多传统中心化应用的业务逻辑在其中。DFINITY 的开发更偏传统的应用场景,我们的开发方向会更多,产品也更容易被世界所接受。

经济模型上,DFINITY 会带两种代币,一种是 ICP,另外一种是 cycle。未来在 DFINITY 上会有大量互联网应用的开发者,他们要考虑开发和运维成本是不是较低,这里面具有 cycle 稳定币,可以使成本稳定。另外一个就是神经原,类似于我们人体大脑的结构,现在很多公链的治理是 PoS,未来要做到一个扩容,最好的做法是进行分工处理,从一个大的集合里面随机选出一组,组内达成小范围的共识,最后再同步,这样可以保证网络横向扩展。如果达成共识,对数据也可以进行特殊的处理,所以它更加友好,是我们迈向应用端的一个发展的网络。再就是 BNS,基于算法的治理系统,包括冻结恶意系统、防止黑客攻击。接下来就是共识机制,就是通过一个「随机数灯塔」产生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有两种角色,一个提案的委员会,另外一个是公证的委员会,提案委员会类似于区块链生产者,它会从用户端收集交易,加上权重,最后由公证委员会确认,加上自己的签名,最后公布到网络上,完成整个区块产生的过程。接下来主要介绍一下随机灯塔,随机灯塔是 DFINITY 最重要的技术点,现有的区块链解决的是公开透明的问题,但没办法解决公正,如果整个网络要解决公正,其实一定需要一个随机数来参与,所以现在大部分区块链都用了随机数。对于 DFINITY 来说,2017 年 2 月份就提出一个概念「随机数」,很多人也基于这一点来参与这个项目。DFINITY 原生就考虑到区块链公正的问题。这是底层,降低复杂度,同时保持弹性,不用达到阈值就可以共识成功。最后是概率插槽协议,这个协议用于 r-3 区块之后,它会统计前面每个人提交的权重,最后把权重最高的一条作为主链,相当于是确认者的区块。概率插槽协议的优势,一个是确认区块,第二个是保证排名是公正的,出块时间是可预测的,而且出块频率接近于常量,这样也可以避免爆发式的竞争。通过权重排序确定主链,在第三次区块填加的时候,选择最大的权重链作为主链。

这是一个共识流程,从随机数选择委员会,提议委员会收集区块,由公证委员会来做恰名、确认,最后结束的时候会再随机产生下一个委员会的组,保证整个网络是一直在随机的过程中,有时候一个连续出块很长时间,理论上串谋的可能性会增大,这个点可以保证相对的可能性。

最后是可拓展性,DFINITY 有点类似于分片的概念,不管是以太坊还是什么,每个节点报的是网络全量的数据,所以在以太坊每个节点既包含了智能合约里面的逻辑代码,本地也存了整个网络的状态数,这样就导致整个网络计算节点和存储数据是无限增大的。DFINITY 是有点类似于分片的概念,把应用分配在多个容器里面,每个容器只服务自己的应用,N 个应用进来之后,我只需要在网络上进行横向的扩容,这样就可以承载大规模的应用了,不需要每个节点都跑全网的数据。而且早期上线的时候只有 28 个节点参与,但未来会逐步开放,目前的目标是让全球各个地方的数据中心都参与 DFINITY 的基础设施。这是副本注册,如果每个节点想参与的话,相当于构建了特殊交易,包含自己的公钥加上自己 ICP 的证明,经过一定的过程之后生效。这是组的注册,我们随机选择 400 个组成组,将产生的 DKG 秘钥在进行分发。延迟激活,不管是组的注册还是副本注册,都要延迟超过 3 个区块,来保证最终生效。

DFINITY 的生态中,矿工其实是整个区块链网络最早的参与者,也是最忠实的守护者,不管未来的治理往哪个方向升级,我觉得矿工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不管是 POW 还是 POS。另外,矿工也是网络安全的守护者,如果未来 DFINITY 能承载整个去中心化应用的浪潮的话,有可能会产生万亿美金的生态,矿工也是万亿生态的早期参与者。

接下来是开发者,开发者一个关心的是更低的开发运维成本,只要把前端、业务逻辑端、底层数据在一个项目里写好,通过命令行一键部署到 DFINITY 网络上面去,不需要再考虑其他的问题,开发者专注自己的业务逻辑和产品就行了,这样也可以降低未来项目的开发成本。另外一个是带来更多的开发方向,在以太坊上可能大家更关注资产发行和交易,在 DeFi 和 NFT 可能开发的最多,除了这些之外,社交、媒体、游戏等等所有应用都可以慢慢搬上去。但是没办法刚上线就支撑这种大规模的应用生态系统,但至少带给我们一种可能性,也是让大家一起来参与整个技术不断迭代的过程。第三点是更大的创业机会。随着个人生产效率的提高,未来开发人员的创业机会大家提高,我们开发的是去中心化应用,里面自带经济模型,而且这个应用又在托管的去中心化云网络里面,而且业务是覆盖全球用户的,带来了更大的想象力。

第三个是投资者。这个投资者不光是投资人,我觉得区块链的从业者都是投资者,不管我们有没有持有 token,理论上讲,我们认识到这个项目,我们今天能坐到这边,我们都付出了成本,所有知道 DFINITY 项目的都是 DFINITY 的投资者,对于我们来讲更多的是一个投资方向,不管是 NFT 还是 DeFi 这些偏传统金融领域的,未来游戏、社交这些传统互联网里面已经跑得很成功的范式,在 DFINITY 网络里面加上经济模型变成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对于我们来讲,投资的方向有可能更多。另外是一个更容易看懂的市场,大部分人对传统互联网的应用和场景已经很习惯了,而且有一定的认知。对于 DFINITY 来讲,未来他主攻去中心化应用的生态,所以未来在 DFINITY 上会存在大规模的类似于传统的应用往去中心化应用上迁移的浪潮,对于认知门槛就降低了很多。第三个是去中心应用浪潮的推动者和见证者。最近经常出现分账号的问题,未来我们基于 DFINITY 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推特系统,所有人都可以在里面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们未来也看好大部分应用慢慢往去中心化迁移的过程,在座的各位也是见证者。

最后是我个人的愿景,二十年愿景。以技术重塑现有互联网软件架构体系,构建一个更加公平、开放的应用生态网络。整个互联网要从中心化慢慢打破数据孤岛和思维界限,传统很多互联网公司是把用户数据作为公司的资产,我不愿意开放出去,一旦开放出去可能就没什么价值了,所以我们也把很多互联网企业看作是数据公司,其实就是拿用户数据来构建他自己的业务生态。未来,我们希望在 DFINITY 这个生态上面构建一个更加开放、公平的生态网络,所有应用之间协同对外提供服务,所有的数据也可以对外开放,每个人专注自己的价值愿景问题,避免大家的内卷。第二是以应用场景带动区块链出圈,让区块链更好的重塑现有价值网络和组织的协作关系。区块链最大的作用,一个是重塑现有的价值网络,另外一个是组织协作的关系。DFINITY 把前端、业务端、底层数据都可以构建上去,未来 DFINITY 上的应用更加容易出圈,出圈之后可以把在区块链之外的人慢慢引入进来,让区块链更好的实现我们终级的目标。现在以太坊已经在重塑现有的价值网络,未来包括组织协作关系也有可能会重塑。比如我们公司的这种组织架构,其实随着整个系统单体生产效率的提高,慢慢已经跟不上节奏尤其区块链里面的很多项目,基本上是全球各地的开发者或者是人员组成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共同来协作完成一个事情或者一个项目。所以对未来来讲,之前公司化的组织会越来越局限,包括概念越来越往下沉,慢慢淡化,基于分布式网络重新构建的组织关系有可能也是中长期的趋势。第三点,以平台驱动未来 10-20 年的应用去中心化浪潮,并且从互联网巨头手里拿回属于我们个人的「数据权」。我们的数据不再是通过传统互联网巨头的应用场景进行收集,他们跑 AI 的算法提供更符合我们的产品。未来去中心化应用,我们的个人数据都是在个人的手里,第三方想使用我们的数据是要付费的,而不是像现在使用了我们的数据再变成产品卖给我们。我们的终级目标是构建去中心化应用的浪潮,让所有人掌握自己的「数据权」。

圆桌:畅想 Web3 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DFINITY 互联网计算机主网上线城市行 | 上海站现场实录精选

圆桌主持:

  • 潘致雄,链闻研究总监

圆桌嘉宾:

  • Putin,HaskKey Hub CEO
  • 加戈,星云链
  • 姚翔,上海前沿技术研讨会发起人
  • Blockpunk,DFINITYFun 联合创始人 &OG 联合创始人

潘致雄:下一代互联网这个概念比较广义,对于 4 位嘉宾来说,你们觉得下一代的互联网到底是怎么定义的?

Putin:Web3.0 是什么样子的?目前大家主流的看法觉得 Web3.0 是基于数据为中心的数据经济网络,在这个里面代表了什么呢?是每个人的数据不属于某一个平台,它属于用户自己,而所有人的数据都是通过隐私加密放在了区块链上或者开放的网络上,所有的创业者、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去对这些数据进行筛选和计算,来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一个经济模型,这个时候所有的一切就像大家看到的 NFT、DeFi,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数字化放在网络上去变现,去成立自己的商业模型或者经济模型。所以 Web3.0 更主要的表征就是的个人化、自主化,数据的自主定义和自主商业化的模式。

加戈:我认为 3.0 应该是数据由我们自己作主,比如我只用一个账号就可以登录各个 DAPP,我也可以在上面各种卖币买币,我的信息也没有暴露,我的信息由我自己作主,而且我的数据是否值钱也由我做主,这是 3.0 最重要的一个观点。我认为 DFINITY 非常符合我对 3.0 的预期,所以我们现在也在投入研究 DFINITY 的技术。

姚翔: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丢失东西的第一点就是自主性,自主性本身是密码学赋予的礼物,你可以管理你的数据,在有了比特币之后,你也可以用密码学的工具管理你的资产。第二点其实是最小化的信任,任何一个网络的服务,不应该去依赖一个单一的主体或者很有限的主体,为什么一定要发射卫星,这个卫星可以为比特币的交易来服务,如果没有这个东西,那现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你不能访问,你的比特币仍然是建立在现在这样一个基础设施上的东西。总结下来,一个是自主性,一个是最小化的信任,我认为这是 Web3.0 需要具备的两个特性。

Blockpunk:我认为 Web3.0 是三个点,第一个是无准入,这一步消除平台风险,第二步是所谓的数据主权,第三步是代币化。

潘致雄:四位嘉宾还是有一个简单的共识,数据的自主权可能是 Web3.0 里面非常大的课题。我们现在会出于 Web3.0 的怎么的阶段以及我们离 Web3.0 还有多远的距离?

Putin:我感觉目前 Web3.0 还是一个概念或者说我们正在朝着 Web3.0 的愿景在发展,因为当你把数据自主权拿在自己手里的时候,这意味着你在存储自己数据上必须有一个媒介,这个媒介不是某个机构、不是某个主体,也是最近比较火热的概念,就是分布式存储 IPFS 带起的这一整串的概念,3.0 必要的元素包带智能合约的分布式网络+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我们可以把 DFINITY 做一个等式,DFINITY 等于以太坊+IPFS+分布式计算(传统云合集),这和传统的云就挂钩了,用这个概念来描绘 DFINITY 要做的愿景。

加戈:我感觉我们现在出于 Web3.0 的前夜,预计这几年会迎来大的爆发,因为我感觉现在技术基本已经成熟了,特别是像以太坊 solidity 生态的成熟,验证了这种形态是可行的,并且用户也接受。所以我认为 DFINITY 有很大的机会,以太坊调用协议还得放一个服务器在前端,DFINITY 不需要这一步,我只需要把两个容器放在前后端就可以解决了。以太坊的价格是随着 GAS 的上涨而上涨,这个趋势非常高不可攀,但 DFINITY 是托底的,可以让 cycle 的价格趋于平稳,在这上面开发更接近于租一个阿里云的开发体验,我个人是比较认可的,而且我也认为在上面开发的话,是比较顺手的。

Blockpunk: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坐在 Web3.0 的火药桶上面,随时有人把引线点燃,大概率是 DFINITY 点燃。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就是,真正在区块链的世界里面,特别是 Web3 和 Web2 的交界处,Web1 和 Web2 的交界处,起到更大作用的是开发者,从开发者的体验和能实现的新功能、做出来的新产品和新需求这方面来看的话,我觉得已经比较乐观了。

潘致雄:我们在通往 Web3.0 的路径中,我们还是缺了挺多的基础设施,无论是应用层面、UI 层面或者是很底层的架构层面,甚至是网络通讯层面,各种各样的设施都会有些不同,大家觉得我们现在通往 Web3.0 的路径还缺少哪些关键的基础设施,以及其中有哪些可以由 DFINITY 来实现的功能?

Blockpunk:以太坊的 DAPP 是三层架构,上面是智能合约,中间是中间件,最后面是前端,其他两个部门需要做服务器才能继续做,Web3.0 把所有的全捕获在了一起,包含了全部的价值。最早 Dominic Williams 发过 DFINITY 节点的照片,节点上插的全是内存,没有硬盘,这就非常有意思,如果你把 DFINITY 想象成一台超级计算机,这台计算机上每个运行的程序都是在运行的进程,而且这个进程是永远活跃的,它不是存储在硬盘里面,而是存储在内存里面。但是在以太坊上,智能合约其实被动的,相当于是静态的,你需要调用才会触发。因此 DFINITY 可以实现一个什么东西呢?我可以写很多策略软件,我直接把它丢到容器里面,我主动监控参数的变化,如果完整的在 DFINITY 操作的话,完全不需要外部的东西来触发。我之前一直有个观点,我觉得去中心化只有 0 和 1,没有中间值,我们做以太坊的 DAPP 的时候,你会发现无论是哪一个中间件挂掉或者说前端挂掉,用户都是不可用的,甚至会影响到交易所的转账。所以说我必须把其他的两个部分,中间件的部分和前端的部分都去中心化,这个部分有很多项目在做,但 DFINITY 相当于把这一套全部放在一起做了,这是它和最早的时候高性能公链不一样的。

姚翔:从用户侧看,用户自主的分布式身份系统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团队都在做,我本身也加入了 DIF,就是分布式身份的基金会,有将近 100 家会员在讨论这件事情,我不知道 DFINITY 做的怎么样,但我对它很有期待。第二个,我们传统讨论区块链的时候,大家会说计算、存储、通信,很多项目都围绕这三个点在展开,我想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从我的角度来说,对通信的层面可能要更加关注,尤其是在用户的自主局域网络当中,因为我们现在的所有服务很依赖互联网的架构,没有这个网络什么也做不了,用户之间能不能通过一种自组织的网络形态进行沟通,这是我觉得未来在基础设施层面需要更加关注的点。

加戈:我最期待的是跨链桥,我认为跨链桥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比方说为什么 BSC 和 Heco 可以很快起来,为什么像波场和 EOS 就起不来,一个是交易所本身的推动,一个是交易所很多主链币跨到链上来,在上面就可以做出很多的应用,DFINITY 目前还没有,我特别希望官方能够把这些跨过来,我们就可以在上面做 DFINITY 的 DeFi。

潘致雄:从 DFINITY 的整套系统以及区块链的框架来说,你们各自认为最有意思的一个点是哪里?比如共识、计算、性能或者某一个功能。他的特点是不是有可能开创更多的新的应用范式以及 DFINITY 的未来可能会有哪些新型的应用场景是值得大家期待的?

Putin:从目前来看,1.0、2.0 痛苦比较深的,可能一方面主要是一直在喊 TPS,比特币 3-5 每秒一笔交易,以太坊是 10-30 之间,2019 年 DFINITY 已经非常火热了,2019 年万向区块链峰会上,我看到过 DFINITY 后台的节点同步状态,节点越多,共识的效率就会下降,而且节点数理论值其实是卡在 100 这一块,当时看到 DFINITY 的 TPS 是 200-300,目前看到几个 Demo 的时候,我相信他的并发处理能力和 TPS 能力已经大大提升。所以目前对我非常直观的感觉是 DFINITY 能在处理的性能上有很大的突破,或者说能从真正意义上处理很多复杂事项的运行。这是我希望 DFINITY 能带给我们的。

第二个,DFINITY 相当于是分了两步,他目前对外宣称的是面向开发者的网络,我觉得这个定位非常适合区块链或者区块链给用户去定义的一个点,现在大家去玩 DeFi 或者玩整个区块链,你会发现 DeFi 真正能玩比较火热的项目,钱包数或者地址数也就是几万个,几万个里面,可能我个人就有 10 个,你再去打个折,可能就是几千个,全球可能就 1 万个人在真正玩 DeFi 或者懂 DeFi 在玩什么,剩下大部分可能都不知道 DeFi 怎么或者怎么准入,所以 DeFi 里面跑的其实都是科学家。我们和很多同事讲 DeFi 的时候,传统的开发者他会一脸茫然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所以 DFINITY 的定位,首先做一个公共的平台,这个公共的平台让所有的研发者能够轻松使用,研发者能够轻松的布他的 APP 之后,就有百万的或者数不尽的 APP 和应用起来,这些应用才是面对消费者的,和现实世界是一模一样的。而真正与区块链打交道的这部分,其实就是开发者来给大家简化的。我觉得这也是 DFINITY 能够解决的,把整个区块链或者 Web3.0 的理念简化,能够小白化的来体现的一个场景。

加戈:对于 DFINITY 的话,我想比较一下 IPFS,因为这两个项目的愿景很像。IPFS 的愿景是区块链的云计算,这和 DFINITY 的互联网计算机是一样的,但 IPFS 的愿景是实现不了的,只能被 DFINITY 来实现。比方说 IPFS 可以传数据,但运行不了程序,哪怕你想把数据库存到上面也是不现实的,因为一个封装可能要几个小时,不可能一个注册等几个小时,也不可能下载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就为了找一个数据,这也是不现实的。但是这些东西已经被 DFINITY 解决了,我们现在研究这一块完全 OK。我认为 DFINITY 就是在实现 IPFS 的愿景。

姚翔:我们很多时候被现在的模式所束缚住了想象力,我们现在叫分布式账本,分布式账本是非常严格的,大部分区块链保证的就是账本的精确性,DFINITY 给开发者提供了前端后端所有的东西,不仅仅局限在账本。第二点,当时他们提出把 BLS 引入共识协议里面还是挺让人振奋的,客观上促进了密码学的发展,作为一个研究阶段的项目能促进基础学科的发展,这件事情让我非常振奋,我发现这样的创新在这个领域越来越多了。我对未来的变化很期待,也希望 DFINITY 能带来更加基础层面的创新。

Blockpunk:现在大家所理解的区块链和所理解的去中心化的世界,其实我们太被局限于去中心化金融,包括以太坊周边生态的感觉了,大家没有想过其他的东西,永远在想着怎么套娃、怎么赚钱,让资产的利用率更高一点,所有的收益都来源于交易。但是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多东西,过去互联网的发展中,真正赚钱的部分并不属于这些交易的部分,而是所谓的社交媒体、互联网消费,包括我们的游戏,这才是真正赚钱的部分,市值前 10 的公司他们都是干这个的,或者为干这个的公司提供技术基础。我觉得我们要把视角往外看,你不能说我们永远停留在这里,我们要创造一点文明出来。我觉得他能做很多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甚至是视频流这样的东西,我们最早被区块链的精神吸引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终极目标都是这些东西,但发现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没有看到我们是不会罢休的,一直会朝这个方向做下去。

DFINITY 发了一篇密码学论文,那个论文 40 多页,大概读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因为太硬核了。他从密码学上做了一些新的东西出来,比如一个验证组的上限是 100 人,但验证组用的是拜占廷算法,DFINITY 是通过 BLS 得出验证组的共识,所以可以扩展到三四百人,而且验证过程是非交互式的,直接签名广播出去就可以获得共识。所以出块速度非常快,最高可以调到 1 秒钟 100 多个块,而且本身是确认性的共识,给开发者呈现的结果是确认是毫秒级别的,有一个毫秒级别确认的时间窗服务器,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可以游戏,我们可以做社交媒体,互联网上能干的事我们都能干了,你真正做好了去中心化的,而且是归用户所有的,哪一个不会非常火热?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DFINITY 把你从过去复杂的工作里面解放出来了,如果你是开发者的话,过去在互联网上开发应用需要一年的时间,一年开发完之后,平台随便关一下就白做了,以后再也不想创业了。但是你在以太坊做可能就需要半年,两三个月写好合约,再花剩下的时间做前端和中间的东西。在 DFINITY 半年的时间前后端、智能合约都写好了,就直接上线了,它给了你无限的超能力。大家如果真正体验过在上面做东西的话,你会非常兴奋,它会给你一个杠杆,你可以用 500 行代码撬起整个世界,这很有意思,它点燃了很多开发者的梦想,你可能之前被以太坊伤害过,你好玩的事情都实现不了,用 DFINITY 就能实现了,就是这样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