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后来的区块链领袖们从根本上不同的是,中本聪的运行轨迹成为了一条完美的逃逸线,使一个主体推进性事件(创业比特币?)的中心化结构从一开始就成为空心。尽管 Core 团队和矿霸之争、IFO 等事件让社区的信心蒙灰,利益相关方不惜动用各种手段让「领袖」复活为其发声,比特币依然是后不见来者的降临派创举。

在梳理了加密协议的诞生、运行和发展方向后,刘毅认为加密协议的本质已不能归为被圈内捧为空中花园的「去中心化」,而应该是区块链的可分叉性。可以这么说,可分叉在保持开源精神的同时,给处于权力中心的核心开发团队装上了「Switch」按钮,最大程度的保证了加密协议社区的治理底线。而投票阈值低、治理成本高的链上治理共识很容易陷入僵局,这同样是需要分叉来拯救世界的致命时刻。

这篇文章将「去中心化」切进实处,抛开它的乌托邦色彩和由于反复被当作挡箭大旗而成为圈内李鬼的浮躁,给了我们从实践层面看待区块链所谓去中心化的机会,理想的道路更应该脚踏实地衡量其可行性。

原文标题:《关键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可分叉》
作者:刘毅,清华大学硕士,资深 IT 架构师,20 年 IT 互联网系统设计开发经验。曾长期就职于 HP、中国移动等公司,担任北京起因科技有限公司 CTO,精通网络通讯、分布式系统和大数据分析。2013 年初开始投资比特币,目前从事区块链天使投资。

中心与加密协议相伴而生,彻底地去中心化即不可行,也无意义。加密协议诞生于中心,创业者(一组人)进行机制设计、开发实现、部署运营,用通证激励服务提供商(广义矿工),提供价格和(或)交易成本具有优势的网络服务,形成广泛参与的共识。加密协议的载体是计算机软件,协议需要优化、软件会有 Bug。变更如同新陈代谢,是加密协议生存发展的基本要求。有变更就意味着要做决定,链下治理的加密协议依赖中心做出决定(链上治理放在最后讨论,结论并无不同)。Bitcoin Core 和以太坊基金会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中心,比特大陆和澳本聪是 BCH 和 BSV 的中心。

加密协议治理的本质特征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可分叉。可分叉意味着中心可以被替代。或者说一旦共识分裂,能够形成新的中心。可分叉约束了中心的行为,使得中心只能基于共识工作。一旦中心做出违背共识的选择(或者部分参与者这样认为),就会分叉出新的加密协议和新的中心。

分叉是加密协议(也就是区块链经济体的制度,即约束和激励参与者行为的一系列规则)演化的快捷方式。生物进化是 DNA 复制出错产生变异,有性生殖基因重组使得变异的可能性更加丰富、成功率也更高。加密协议也在分叉过程中发生变异,不同于生物进化随机试错,加密协议的变异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且每次分叉都形成新的「加密协议物种」。分叉都可以继承原链的数据和参与者,网络效应不必从零开始,试错成本远远低于推倒重来。

最好的可分叉性是引导矿工快速选边站队。例如以太坊的 Casper,分叉发生后矿工如果两边同时挖矿,质押的 ETH 将在两条链被罚没(Slash)。所以矿工面临一次性地选边站队,类似于在预测市场投票。观点鲜明的矿工,用「钱」支持其中一个分叉。拿不定主意的矿工可以先暂停挖矿(损失挖矿收益),待胜负明朗(主要看二级市场价格对比)再选择获胜分叉进行挖矿。一旦开始挖矿,反悔的成本极高。因此两个分叉将比较快地(也许是几周)分出胜负。胜出一方继承原协议的绝大部分网络效应,失败一方很快归零。DApp、工具和外围基础设施(交易所、钱包、区块链浏览器等)也将追随胜出者,分叉对用户造成的困扰不大。

PoW 分叉允许矿工骑墙,矿工根据二级市场价格和挖矿难度决定算力分配。分叉形成的两个中心为了争取算力支持,都有意愿在二级市场拉盘砸盘,甚至发起 51% 攻击。如果两边的支持者都有一定实力,两条链会长期存在,并互相干扰。DApp、工具和外围基础设施支持其一,要么分别支持两条链,但都会给用户造成困扰。

某些共识协议看似可分叉,其实极难分叉,或者说形成新中心的成本很高。例如 DPoS,分叉后超级节点依旧,所以共识依旧。要形成新共识,需要在其中一条链上大量收购选票,成本极高。即便成功,也只是上演了少年屠恶龙的故事,难以避免少年成为新的恶龙。

相当一部分 DApp 不可分叉。通常 DApp 是部分数据在链上,其他数据在链下(私有数据库),分叉无法复制链下数据。而且目前以太坊、EOS 等公链,也没有提供可靠且便捷的方式,从外部对智能合约状态进行完整复制。可以说大部分 DApp 并不属于所谓开放网络的范畴。

加密协议的服务提供者(广义矿工)在投入真金白银之前,应该确定经济体所依托的加密协议可分叉,并对破坏可分叉性的升级心怀警惕。

对于创业团队,去中心化就像是区块链创业宝典首页写着八个大字: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本文是宝典的第二页:如不自宫,也可成功。创业团队不必有意限制自己的贡献和影响力,而应该首先确保加密协议可分叉,并且了解可分叉性对自身行动的约束,从而公平地参与经济体建设,与其他参与者共担风险,也共享成功。

链上治理的加密协议,比如 Decred,核心开发团队仍然是中心。链上治理的最大难题是投票率太低。大部分参与者更习惯于用脚(买入 / 卖出通证)而不是用手投票,所以很难设定合适的投票通过阈值。阈值太高则投票很难通过,协议升级困难。阈值太低则提案很容易通过,核心开发团队权利过大,尤其是考虑到他们可以拥有或者直接影响一部分选票。一旦开发团队严重违背社区共识,提案通过则链上治理名存实亡,始终不能通过则协议发展陷入僵局。僵局的情况下,要形成新中心有两种方式,都需要另行组建开发团队。第一种是提交符合共识的变更,争取通过投票,从而取代原开发团队。第二种方式就是分叉,让参与者用脚而非用手投票。通过分叉形成新加密协议和新中心,成本更低,更为可行。因此只要确保加密协议可分叉,链上治理可有可无。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