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在链上经济的价值,远不是一个头像或一件数字艺术品这么简单。

原文标题:《NFT「高烧」后的冷思考:频拍高价背后隐忧犹在,未来价值在于封装商业逻辑》
撰文:Nancy
编辑:Tong

不可否认,前一段时间颇具身份感的头像 NFT 正遭到冷落。尽管在此之前,一幅画、一个时代性事件、一首歌、一部影片,甚至一段文字在以一串代码的形式进入链上世界后,曾被一次次拍出高价,但急速成长的 NFT 已然开始出现降温的苗头,不少资产价值正大打折扣。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 NFT,关于 NFT 的价值,外界一直众说纷纭。特别是在 NFT 这股新型投资热潮中,喜悲并不相通,有「科学家」33 天仅用 11 枚 ETH 实现了逾 77 倍的超高收益,也有人兴冲冲高价入场后砸在手里,被动成为「价值投资者」。

那么,价值不菲的 NFT 现下发展究竟怎样?哪些 NFT 才值得购买和收藏?局中人的想法将给予我们更多思考。

NFT 降温信号出现,日交易量较月初下降逾 66%

从加密艺术、游戏,到头像、文字,NFT 总能突破外界的认知和想象力,除了频频被以超预期的高价售出,跑赢大部分加密代币的超高收益率更是令人心动。而过去几个月,阿里巴巴、腾讯、Visa 等名企及库里、徐静蕾、余文乐等大 IP 的先后入局,更是将 NFT 推向主流大众的视野。

Dune Analytics 数据显示,过去 3 个月,NFT 的日交易额从 1085 万美元涨至 7113 万美元,翻了逾 5.5 倍。

NFT 降温后的思考: 究竟什么样的 NFT 具有长期价值?NFT 部分热门市场的日交易量表现 来源:Dune Analytics

其中,全球最大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总交易额更是高达 66.9 亿美元,用户数超 64.6 万,平台在售 NFT 数量逾 2000 万个。从 OpenSea 上线 2 余年期间的规模增速也足以看出 NFT 的强劲增长力及活跃度。

尽管强势霸屏的 NFT 一度成为市场追捧的「新宠」,但市场狂热情绪正在消退。Nonfungible.com 数据显示,截至 9 月 22 日,NFT 的日交易量已从月初的 1560 万下降逾 66%;同时,Google Trends 数据显示,NFT 搜索量也减少了 37.5%;此外,Dune Analytics 统计数据显示,NFT 地板价也从 9 月峰值 1.1ETH 一度跌至 0.73ETH,跌幅达 33.6%。

NFT 降温后的思考: 究竟什么样的 NFT 具有长期价值?NFT 日交易量变化 来源:Nonfungible.com

显而易见的是,现阶段 NFT 与前段时间热火朝天的景象不可同日而语。而伴随着市场进入修正期,NFT 资产价值也正被重新审视,就连不少头部项目的售价也出现了明显的跳水。例如,OpenSea 数据显示过去 30 天,Cryptopunks 的平均售价从 274.8 ETH 峰值下降逾 67%,成交额也从 2748 ETH 的历史高点下降至 1069 ETH;Bored Ape Yacht Club 的平均售价则从 68.9 ETH 高点降至 46.25ETH,成交额从 1309 ETH 高点下跌逾 92.8%;近期大火的 Loot 也未能幸免,从 12021 ETH 的成交额峰值暴跌逾 99%,平均价格也从 21 ETH 跌至 5.26ETH 等。

不过,市场狂热情绪消退的同时,部分 NFT 的高价销售仍在发生,例如苏富比于 9 月 9 日以 2439 万美元的成交价成功拍卖 101 Bored Ape Kennel Club;9 月 16 日有 7 个 Cryptopunks NFT 在近 40 分钟内完成转售,成交价在 90 ETH 至 100 ETH 间等。这也意味着外界对优质 NFT 项目的需求依旧很高。

低流动性和同质化成发展「拦路虎」

虽然市场降温下不少 NFT 打了一定「折扣」,但与一掷千金的巨鲸买家相比,巨额的 Gas 费以及其他售价高达数万甚至上千万的热门 NFT 项目对大部分投资者而言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据 ultrasound.money 数据显示,截至 9 月 22 日,以太坊总销毁数量超过 34 万,其中 OpenSea 和 Axie Infinity 所销毁的以太坊数就占据整体的 17.1%,价值超过 1.6 亿美元。由此可见,各 NFT 应用对 Gas 费的消耗量非常大。尤其是面对热门 NFT 的抢购时,不少参与者为争夺先机甚至不惜拉满 Gas 费,例如前不久 NFT 项目 Fatales 因抢购导致 Gas 费一度超过 2000 Gwei、Vogu 拍卖引发以太坊 Gas 费飙升,15 分钟内消耗费用达 200 万美元等。

除了高昂的 Gas 费,各类售价不菲的 NFT 也让让投资者望而却步。而类似传统金融市场「拆股」概念的碎片化解决方案被用以降低门槛,促进流动性。

例如,Doge 原始照片 NFT 在被艺术收藏平台 PleasrDAO 拍得后进行碎片化,其中 20% 被 1796 名买家拍卖到,剩余的 80% 则代币形式进行售卖,市值超 2 亿。然而,NFT 碎片化后却在所有权、决策权,以及有效性等方面面临着不小的分歧和争议,如 NFT 基金 Metapurse 将当红艺术家 Beeple 的天价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碎片化发行的 B20 代币大部分份额归自己所有,被质疑高度中心化。

「这种碎片化方式和 2017 年 IC0 泡沫时的代投群一样,大概率都会因为资产本身的泡沫破灭而一地鸡毛。」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万卉在采访中指出,她认为如果是链上 DAO+多签的方式来「拼单」的话可能好点,至少可以保证不会跑路。

前麦子钱包产品负责人陆遥远陆遥远也表示,碎片化是对 NFT 的降级,本质还是对 FT (同质化代币)的炒作,主要由发起组织的影响力来决定该碎片的故事。NFT 碎片早有 B20 (Beeple 概念代币)的悲剧,碎片化是动作而不拘泥于协议,NFT 碎片持续性较差,该类话题性很高但技术难度一般,市场尚未形成共识,但给 NFT 收藏者提供了一个新的退出方式,也给 NFT 生态带来了更多可组合性。

对于整个 NFT 领域而言,虽然碎片化从技术上来看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参与门槛,且改善 NFT 流动性问题,吸引更多增量资金和用户加入,但显然这种理想化的「拼单」行为并未从根本上打破高门槛、流动性不足等发展桎梏。

此外,NFT 项目同质化现象愈发严重,投资者开始出现了审美疲劳。众所周知,每一次现象级热潮总会出现无数个仿品,特别是在代码开源加密世界里。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包括 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 等各类仿盘项目都大张旗鼓地出现了,并遭到热抢。以 CryptoPunks 仿盘为例,该项目在铸造不到 1 小时内就被一抢而空,甚至有投资者在抢购过程中因转账失败而损失了逾 174 枚 ETH,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走红的复制版项目主要享有了『项目分叉』的流量红利,很多用户会因为错过原版项目而退而其次选择复制项目,而海外大 V 的抱团推广则进一步激发了社区共识,短期内让用户入场。」主打原创理念的免费 NFT 集卡平台 MythArt 创始人郑毅指出,虽然这些仿品的横行为 NFT 再添一把火,但这种「分叉潮」将很难持续。

对此,陆遥远也认为,生搬硬套到 NFT 上面是行不通的,市场也已多次给出了不好的反馈。未来 IP 和 NFT 的结合也许会有新的方式,但目前没有看到特别好的路径。

什么才是入手有增长潜力 NFT 的正确姿势?

随着一件件高价作品屡屡曝出,越来越多的玩家企图搭乘 NFT 这趟高速行驶的致富列车。然而,玩家要想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中挑选「投入少回报大」,且具有长期价值的 NFT 协议并不是一件易事。

如同 DeFi 领域通常将 TVL (总锁仓价值)作为项目采用情况的度量标准,地板价正成为很多投资者衡量 NFT 项目真实价值的参考点。然而,地板价表现真的可以代表 NFT 项目即将上涨的信号?

「确实有很多人参考某类 NFT 的地板价来判断这些项目的发展,但成交价往往会脱离这个静态的地板价。如果成交量和地板价同时大幅下降,炒作者难以退出也就没有炒作的动机。也许考虑更好的地板价计算方式比依赖地板价更重要。而去掉 C2C (个人对个人)的低价成交和拍卖的高价成交记录,计算某类 NFT 正常交易行为的均价可能比依赖市场地板价更合理。」陆遥远指出。

而在万卉看来,和传统艺术市场一样,左手套右手的情况在区块链半匿名账本加持下会更加简单,并且链上交易摩擦和成本极低。关于地板价最大的欺骗性除了有价无市之外,因为是要价而不是成交价,所以每个 NFT 资产虽然可以有自己的定价,但是都会因为「邻居要价变化」而影响自己手上的要价,导致所有资产看似趋于一致的地板价,但是就算是「地板价」的要价,也不一定会成交。

那么,在当前市场难以维持高热度的情况,随着 NFT 有价无市的情况将愈发多见,究竟怎样的 NFT 才值得购买和收藏?万卉指出,「现在大多数 NFT 艺术品是生成艺术,这些作品的信息密度被高度同质化了,作品和作品之间不需要过多额外创作时间的投入。所以我个人选择不收藏 NFT 艺术品,而是选择支持链下艺术家。优秀艺术品需要有足够的价值共识,价值共识来自于『难以复制』和『沉淀了高密度的人类创造力』,譬如达芬奇就算在世也很难创作出以一模一样的蒙娜丽莎,最顶尖的创作瞬间都是随机的,最灿烂的灵感爆发都是转瞬即逝,这也是优秀艺术作品的魅力所在。所以在我看来生成艺术如何通过结构化代码代替随机的灵感迸发暂时是个问号。」

「和其他加密领域的产品不一样的是,NFT 作品,特别是艺术类 NFT 作品,更多具备的并非如 DeFi 一般的强金融属性,更多的是『人文属性』,购买和收藏 NFT 往往取决于购买者的出发点,若仅仅是因为看好艺术家的作品,那就是为爱发电,买入任何作品都是可以的,如果是奔着投资理财,那就需要购买社区共识、流动性好的 NFT 作品。」在郑毅看来,不具备核心竞争力的 NFT 最终仍旧是一地鸡毛。

总之,虽然外界对于 NFT 认知更多停留于艺术品、音频等所有权证明等,但在万卉看来,NFT 的用处不仅限于装这些离散的像素,最大的用处则是未来封装商业逻辑,为非结构的金融化做基础。NFT 和 ERC20 一样,是一系列代币设计的标准框架。用 NFT 来封装离散的像素是对创作者收入渠道和商业逻辑的一个新的尝试,也对普通大众和圈外人入场有更直观的体验效果,但是只是使用场景的一小部分。

「NFT 作为一个『封装商业逻辑』的通证载体意义巨大。当然,NFT 在链上经济的价值,远不是一个头像或一件数字艺术品这么简单。」万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