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链项目本来就不应该先创造供给再找需求,公链领袖应该具备政治家或者政治团队领袖气质的。

原文标题:《公链上线 = 利好出尽?》
整理:Breeze

2019 年是很多优质公链的主网上线之年:二月,IOST;三月,cosmos;六月,Algorand;七月,VNT;波卡与 Nervos 也可能在 Q4 上线……

然而,圈子里有一个说法,叫「公链上线 = 利好出尽」。公链上线似乎是一道分水岭,上线前优质项目因为团队实力够硬备受瞩目,上线后因为短期内做不出进度而渐渐被圈子遗忘。过去,公链间竞争 TPS,现在,对公链而言,商业落地与生态建设似乎是更致命的伤。

2019 年,这么多优质公链上线了,然后呢?公链落地的尴尬处境,或许也该拿出来聊聊啦。 本期圆桌派《公链上线之年,公链处境为何如此尴尬?》,我们请到了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 Coindesk 顾问委员会委员万卉、Bodhi 创始人 &Continue Capital 创始合伙人林吓洪做客哔哔 News,与大家聊聊对公链现状的看法。

注:本文不提供任何投资意见。哔哔 news 在此提醒大家,投资需谨慎。

公链困境:供需不平衡,缺乏精神领袖

圆桌第一问: 目前来看,大部分公链的发展状态都不佳。截至今年 6 月 3 日,融资额排名前 50 的公链中,进度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到 34% 的比例。各位认为,公链推进慢甚至停滞的原因有哪些?

林吓洪: 相比于创业成功率而言,我觉得公链的试错周期是很高的

的确,过去几年的一个主基调还是公链,而公链的进展实在是太慢了。比如 Difinity,这个项目的原公司 2013 年就开始做区块链,2016 年开始做 Dfinity。我原来对公链的进展极其乐观,结果这几年发现打脸了。我觉得还是因为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公链要是被看好,一般要解决的愿景都很大,但是愿景一大就很难马上实现。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东西,比如以太坊,Casper 从 2013 年开始构想,直到今天还在开发阶段,现在测试链都只是刚刚开始。但是我个人觉得 34% 已经是很高很高的数字了,相比于创业成功率而言,我觉得公链的生命周期(或者说试错周期)是很高的。

进度慢的第二个原因是行业本身变迁太快。比如 2016 年,当时主流的区块链项目,我基本在硅谷都能碰到,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zcash、filecoin、cosmos、dfinity 当时刚出来。结果 2017 年之后,行业格局变得完全不一样,竞争对手越来越多。 这无疑让很多项目的计划都要重新调整。

圆桌第二问:大家都在说公链落地,公链落地与否有没有具体的衡量标准? 大家比较看好的公链落地场景有哪些?这 2-3 年间,整个行业中,公链在应用落地上有进展吗?发展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点(比如更多地探讨 2B 业务,服务企业需求)?

万卉:大部分公链现在都不能用,水电都没有通,更不要说工厂了

我个人对于公链的落地定义其实很简单,公链无论功能是复杂还是简单,都应该是「feature agnostic」,就是【独立于某一个特定的功能和应用存在的基础架构】。那么什么是公链落地,就是水电通了以后,第三方可以在标准化的基础架构上,自由发挥对应的【资源消耗品】。

我认为公链落地,应该是在没有公链自己的资源引导下,自发成长出来的【有市场需求的链上资源消耗品】。公链的现状是,大部分公链现在都不能用,水电都没有通,不要说工厂了,茅房估计都建不好。

大家要明白一点,现在是链比饭多。因为做第三方应用的开发者非常有限,所以公链第一波竞争的是这些开发者的开发力。现在那么多公链,有第三方开发者社区的屈指可数。公链最终面临洗牌盘整万链归一(或者少数几条),路径是币价持续下跌,流动性逐渐衰竭,社区价格信仰崩塌,团队宣布放弃。最终变成流动性极低的纯炒作投机盘,和是什么链已经没有关系了。

圆桌第三问:大佬们认为,现在,大家对公链的评判标准是否发生变化,你们各自有什么「鉴链」绝招吗?

林吓洪:公链本身的评判标准其实只有一个:公链本身是否是标准

大家对公链的评判标准是否发生变化?我觉得,在认知方面,不同的人在不同时期肯定一直在变。但我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标准,公链本身的评判标准其实只有一个: 公链本身是否是标准。

大多数项目也都是这么喊的,但是实际做下来,绝大多数的项目都只是把自己做成了一个产品,少数把自己做成了一个品牌,只有极个别做成了标准。要让公链成为标准,本身就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我觉得衡量一条公链是否成功,那得问这条公链是否成为了标准。比如比特币现在是行业价值标准。Cosmos 和 Polkadot 正在成为跨链标准的路上。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如何衡量标准,我觉得首先是共识,这个很好理解,但要做到却很难。

以太坊的出现是因为区块链上一个阶段只有比特币,功能很有限,所以以太坊的出现应该是一个供给满足需求的过程。以太坊一出来,大家都很认可以太坊的未来。在以太坊出现之前,谁也不知道智能合约应该是什么鬼。 以太坊出来以后,大家「哦」,原来这就是智能合约。

而反过来看,目前的公链,解决不可能三角的项目一大把,解决其他问题的也很多。但是不可能三角的标准是什么呢?需求在哪里呢?实际上对不可能三角等诸多区块链问题的需求还未出现,更不要说标准是什么了。

所以我们看公链一般都是试图回答一个问题,这个公链的共识期有多久。所谓共识期就是大众在多长时间内会被认可。如果共识期是和行业绑定的,我们就下重注。 如果共识期是几年的,那我们就不会 all in。当下公链落地的困境在于竞争对手大多,但是没有几个作为标准能够跑出来的。

圆桌第四问:这个圈子很现实的,用户不管你项目技术怎么样,团队有没有在做事情,用户是以价格论公链的,公链市值管理做得不好就可能被骂,公链好不好,市场评价与币价紧密捆绑在一起,对于这个现象,大家怎么看? 目前来看,「公链币」跑不过比特币和平台币,要让大家看到「实」的结果,公链该怎么做?

万卉:静态的价格是一个死的东西,我们说的价格其实是预期

大家在聊价格的时候,聊的其实不是价格。 静态的价格是一个死的东西,我们一般说的价格其实是预期。公链项目方要做的关键在于预期管理,但我觉得这个是无解的。 以下几个原因:

1)价格是相对的,用户以价格论公链,也是因为他们先入为主有一个价格预期。为什么每条公链上来就能吊打以太?为什么 Nervos 开盘流通市值就可以几个亿美金?Polkadot 可以几十个亿美金?估值模型在哪里?

2)没有合理的估值模型,对于项目的价格预期方差会非常大。现在的公链市值管理根本就无法管理,因为你无法管理一个方差过大的预期。所以能做的只有靠嘴拉盘,或者做一些浮于表面的事情。

3)公链币跑不过比特币和平台币,原因是比特币有足够强的价值存储预期,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世界大乱,贸易战升级,他国法币崩盘,比特币就有它暴涨的理由。平台币因为其实就是股权收益类的资产,预期是可以算出来的,所以大家知道什么是高估什么是低估。

另外,其实要破局也不难,抛开各种拉盘操作的浮的价格,可以看寻租价值。下面是以太坊上各类「房子」的水电费排行。

公链困境:供需不平衡,缺乏精神领袖公链困境:供需不平衡,缺乏精神领袖

圆桌第五问: 公链生态和任何生态建设是一样的,有用户就有发展,要吸引用户,必定要惊喜到甚至感动到用户。现在市场上有这么多公链,公链该如何争取到开发者以及存量用户,如何吸引到增量用户呢?

林吓洪:币圈的绝大多数炒币用户都不是最终用户,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是当下公链的核心困境

这个问题如果用一个通俗的问法是这样:现在大量公链都准备好要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你认为舞台在哪里呢?这是一个迷之尴尬的问题。我来说一个大家其实已经面临但是没意识到的鸿沟: 炒币用户和最终用户之前的距离。

在我看来,币圈的绝大多数炒币用户都不是最终用户。区块链项目的用户大致分两类,B 端用户(各类企业和开发者)和 C 端用户(真正使用产品的用户)。当下很多公链为了吸引人(为了融资概念足够性感)都提出了各种宏大的愿景,尤其是技术层面要解决各种难题,这主要是为了吸引炒币用户。你还不能怪项目方太坏,这也是被市场倒逼的。

但是最终公链面临的却是问题解决了(可能只有一小半),终于上线了。 这公链却往往不是最终用户想要的,或者是当下需要的。所以当下的公链其实是一个供给远高于需求的局面。

我举个典型的例子,15 年以太坊正式上线的时候,我当时试了一下传说中的 solidity 智能合约,那是一个极其小儿科的投票应用。虽然很难用,当时我激动得(用 Dovey 的话说)笑出了猪叫。

当时的以太坊出现其实是抓住了很多开发者的心。而如今呢?不少公链真的很有趣,但是那种兴奋度已经没有了。像 Algorand 的体验,如果你在上面转一笔账就能感到爽,可是这个爽感并不够大。 而且有同样爽感的项目又太多了,用户最终都麻木了。很多最终用户(开发者)还傲娇起来了:有补贴吗?给福利吗?再次强调一下,公链项目本来就不应该先创造供给再找需求。 总结一下,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是当下公链的核心困境。

那么增量用户到底在哪里? 我觉得有两个方向可以走。第一是转型做一个有增量用户的方向,比如交易所?比如企业外包?这真的很难回答,但是这确实是个方向。以至于大家也看到了,实际上现在交易所已经一片红海。

第二是开辟新玩法。 这个方向永远都是最难的。拿目前我的视角来说,我个人觉得(请勿当做投资建议),跨链如果落地了就会有很多新玩法。跨链面向的是既有的公链项目,不需要在区块链之外找用户。 现在众多公链的出现,让跨链正逢其时。

圆桌第六问:对于公链而言,没有业务,没有客流或许是一件非常致命的事情,大佬们认为公链该如何建设生态,公链生态该如何实现自我造血?

万卉:公链领袖其实是应该具备政治家或者政治团队领袖气质的

以太算是落地的公链,而且是生态最为丰富的一条公链,我觉得以太做的很好的一点就是,设立的愿景足够弹性。以太一直以来的命题是「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具有全球性和反审查属性的去中心化资产平台与协作组织」。

这个和比特币的核心愿景是全球化货币不同,以太坊在愿景上直奔了人类组织的哲学核心 ——协作的范式。智能合约的概念的提出,其实是把 2014 年的「数据库」和「账本」服务普遍化了,普遍化到了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人也可以产生美好想象的程度。

V 神同学对技术的偏执,对组织架构极度扁平和松散的追求,也吸粉了一大帮硬核去中心化玩家。在去年 DevCon 的一个 party 上,我和几位 Ethereum 的小哥哥喝酒,酒后几位哥们大声嚷嚷说 「We could die for Vitalik」 (我们可以为 V 神去死)。一个能有死士维护的组织,除了加密数字货币行业的几个符号,也只有宗教和政治团体了。

生态建立的核心还是人。 大家忽视了一点,公链领袖其实是应该具备政治家或者政治团队领袖气质的。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