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社群?

一般社会学家与地理学家所指的社群 (community),广义而言是指在某些边界线、地区或领域内发生作用的一切社会关系。它可以指实际的地理区域或是在某区域内发生的社会关系,或指存在于较抽象的、思想上的关系。

除此之外,Worsley(1987) 曾提出社群的广泛涵义:可被解释为地区性的社区;用来表示一个有相互关系的网络;社群可以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关系,包含社群精神 (community spirit) 或社群情感 (community feeling)

伪共识与假信仰

所以,广义上来说,社群的存在广泛而悠久,比如各种党派、宗教、协会,都是某种意义上的社群。而有了互联网之后,社群的发展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现在大家所说的社群,可以简单认为就是一个群,但是社群需要有一些它自己的表现形式。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社群它要有社交关系链,不仅只是拉一个群而是基于一个点、需求和爱好将大家聚合在一起,我们认为这样的群它就是社群。

明星的后援团、极客的匿名论坛、七大姑八大姨的微信群,都是互联网时代的社群。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加了很多的微信群或 QQ 群,可以说,社群成为了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个社群的一份子。可能是公司群,可能是亲友群,也可能是爱好群,我们通过群与其他人进行连接,进行交流、分享与合作。

中本聪与最早的区块链社群

如果说微信的出现,让社群和社群文化迅速普及,那么区块链社群的出现,则让社群的经济价值发挥到最大化。

2008 年 11 月 1 日,中本聪在「metzdowd.com」网站的密码学邮件列表中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这个密码学的邮件列表可以说是最早的「区块链」社群。(那时还没有区块链这个词汇,而且群里的讨论内容更多是关于密码学)

在这个邮件组中,有菲利普·希默曼(PGP 技术的开发者)、约翰·吉尔摩(太阳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斯蒂文·贝洛文(美国贝尔实验室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布拉姆·科恩(BT 下载的作者)、蒂姆希·C·梅(英特尔公司前首席科学家)、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

中本聪在发表白皮书之前,在该邮件组里也只能算是一个晚辈。不过这个晚辈,却成为了密码学的集大成者。

中本聪的白皮书的精神内核来自于大卫·乔姆 (David Chaum)eCash 和戴维 (Wei Dai)b-money,而工作量证明等核心技术,则来自亚当·巴克 (Adam Back) 和哈尔·芬尼 (Hal Finney) 等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比特币是密码朋克们的集体创作,是社群成员诸多智慧和汗水的结晶。中本聪的伟大毋庸置疑,但也离不开其他密码朋克们伟大无私的研究成果。

密码朋克作为一个互联网极客组织,聚集了一批热爱自由、热爱技术的密码学专家。他们构建了一个注重隐私、热爱分享、崇尚自由的社群。正是基于这样的社群,才诞生了比特币这样伟大的发明和创造。

自此,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开始在全球掀起热潮,整个行业的市值也不断扩大,截至目前,数字货币总市值已经达到 1.5 万亿人民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和投身到这个全新的领域里来,区块链社群的价值也得到了行业参与者的极大重视。

伪共识+假信仰 = 现在的区块链社群?

2018 年大年初三,一个名为「3 点钟无眠区块链」的微信群开始火遍中国大江南北。在这个被称为区块链第一干货群的微信群里,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 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娱乐圈明星。

伪共识与假信仰

不到一天,「3 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就达到了最高 500 人的人数限制。群内 500 人都身家颇高,因此发起红包来也是毫不吝啬。仅过年放假的七天,发放的红包总额估计就达 100 万元以上。

但好景不长,随着数字货币市场的一路下跌,以及大佬之间的撕逼互怼,三点钟群的热度也极具下降,很少再听到与之有关的热门话题。

3 点钟社群的衰落其实只是无数区块链社群衰落的缩影。在牛市时成立的无数区块链社群,目前基本上都已经成为僵尸群:

一个几百人的群,通常只有组织者会发布一些消息或内容,但群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回应。偶尔会有一些人在群里发个广告或软文。还有专人运营的群发广告会被群主警告,大部分的群发各种广告或推广链接,都没有人看。这些群最热闹的时候,就是群里有人发红包的时候,这时候潜水群众和羊毛党就会浮出水面,迅速将红包抢光。

曾经 3 点钟都不睡觉的火爆场面与全民焦虑都去哪里了呢?市场不好是一个原因,但只是一个表面的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现在大部分的区块链社群并没有真正的共识和信仰,所以树倒猢狲散,当市场萧条,币价下跌时,所谓的信仰和共识也一并倒塌。

大部分的社群成员加入区块链社群,都是为了索取。这种索取可能是项目方的糖果,可能是老板们的红包,也有可能是行业大佬的人脉资源,无论是什么,大部分人的目的都是为了索取,而不是为了付出。

即便是「3 点钟无眠区块链群」这样「不谈币价,只聊应用」的社群,实际上也很难碰撞出任何智慧的火花,因为社群的成员不仅没有共识,更谈不上信仰,反而是因为很多入群的成员别有心思,心怀鬼胎,所以群里是不是上演爆料和撕逼大战。

其实仔细分析一下「3 点钟」的「大佬」们,主要有以下几类:

第一类人:

以徐小平、薛蛮子为代表的大家公认的大佬级别的人。他们是社群的中流砥柱,也是群号召力的代表。他们不轻易发言,仿佛神一般的存在。但只要这些人在群里,就会给人一种我和大佬同台的错觉。

第二类人:

以资本圈为主的理想派,这也是「3 点钟」里最为活跃的一类人。他们爱谈区块链的趋势、理想和未来,这也和他们一贯的做事风格相一致。但资本的本质注定是逐利的。

第三类人:

以技术圈为主的实务派,这类人比较低调,他们一张嘴就会把人聊晕,也会把天聊死。「区块链不是万能的;很多情况下,区块链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他们才是区块链的真正信仰者。

第四类人:

以币圈为主的赚钱派。他们是最真实的一类的人。说赚钱就别瞎扯蛋,尤其是别打着一些「掩耳盗铃」的幌子。

伪共识与假信仰

郭宏才,江湖人称宝二爷,是币圈的知名人物,他不懂什么区块链技术,却通过炒币摇身一变成为了土豪。他因为在群里说了一句「我反正就是来赚钱的,空聊技术真没啥意思……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就是炒币」,再一次被群主踢出了群,这是他第二次被踢出群了。被踢出来后,郭宏才心里不服气,在另一个群里生闷气,「他们一直不说赚钱,都他妈的太虚了。」

第五类人:

一些借助数字货币而成功上位的「大佬」们。他们大都是 90 后,未满三十岁的屌丝,却能让很多大企业家甚至上市公司高管和古董都奉为座上宾。

第六类人:

就是汪峰、佟丽娅、林允儿、于正等娱乐圈的人,对于区块链他们基本上没啥话语权。但他们一说话,就能引起群里的沸腾,顿时会出现一群追星族。只能说,他们是为了存在而存在。

这几类人的存在,注定了「3 点钟」群的活跃度不会太高:大牛不会轻易开口,小白不敢轻易开口,懂技术的容易把天聊死,谈金钱的被踢出群外··· ···

牛市的时候,大家可以假装高潮,等潮水退去,大家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是想捞一把的,有人想捞名,有人想捞利,但却没有人愿意牺牲与奉献。

如今,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优质的、活跃的区块链社群,但一个好的区块链社群,一定是组织者和参与者先分享,先付出,最后大家都有所收获的。

从去年到现在,有无数的区块链社群涌现出来,大部分都是通过拉人头或者撒糖果的方式建立的。牛市的时候,一片欢腾,但等到熊市的时候,才发现,真正的信仰者寥寥无几。

也许以后的社群搭建或运营有会有新的玩法,但都不能忽略共识的培养和信仰的建立。因为有了共识,才有价值。

比特币的价值与其说是来源于技术,不如说是来源于共识。毕竟,作为一个开源项目,代码都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抄袭和复制。从 github 上的数据可以查到,最新的比特币 0.17.0 客户端的发布至少由 138 位开发者奉献个人时间和精力共同完成,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为了比特币无偿奉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这才是真正的社群精神和社群文化。这只是比特币社群生态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矿工和普通持币用户,正是所有人的坚守和付出,才支撑起了比特币 7700 亿人民币的市值。

伪共识与假信仰

无论是社群的组织者,还是社群的运营者,抑或是社群的参与者,都应该明白,一个人人只谈索取不谈付出的社群是没有价值的。价值观也好,信仰也罢,是需要付出一些东西去维护的,可能是时间,也可能是金钱,甚至可能是一些更加珍贵的东西。

伪共识与假信仰支撑不起一个好的社群。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反思一下:我们的共识是什么?我们的信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