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 SKALE 上 50% 都是游戏类 DApp,SKALE 有望解决以太坊游戏开发「慢」且「贵」的两大难题,可达每秒 2000TPS,同时每 TPS 所产生的费用直降到原来的万分之一,释放以太坊作为游戏平台的潜力。

采访:潘致雄
撰文:LeftOfCenter

SKALE 是一个开源的去中心化二层扩容网络。SKALE 网络拥有众多节点,且通过放大随机性选择和轮换节点的方式保证高度安全性,同时,节点以异步共识达成高速确认。

同时作为首个模块化协议,SKALE 允许开发者轻松配置一条独特功能的弹性侧链,比如可以添加隐私功能和自定义设置存储大小,从而在保证充分去中心化的同时,还不会牺牲算力或带宽。

SKALE 为我们提供一个「去中心化、经济上高效、简单易用」的第二层扩容环境。

链闻有幸在上海国际区块链周期间采访了 SKALE 首席执行官 Jack O'Holleran,听他向我们介绍了 SKALE 这个项目的方方面面,采访内容在不影响原意基础上有所编辑。

太长不看

  • 类似亚马逊提供的云服务,SKALE 是一个基于容器化、微服务和先进加密技术的弹性区块链网络,具有放大效用、随机性、轮换和激励结构的特性,是颗粒度水平更高的分片解决方案
  • 和分片的不同之处在于,SKALE 网络中的每一个开发者和应用,都可以根据喜好和需求自定义单独配置一条独特功能的链,比如可以添加隐私功能和自定义设置存储大小。
  • SKALE 支持「一链一应用」、共享安全池和跨链通信,可实现足够去中心化的同时保持高性能,主要使用场景是以太坊二层扩容,只需 2 行代码,就可将以太坊上的应用迁移到高速的 SKALE 网络中。
  • 目前 SKALE 上 50% 都是游戏类 DApp,SKALE 有望解决以太坊游戏开发「慢」且「贵」的两大难题,可达每秒 2000TPS,同时每 TPS 所产生的费用直降到原来的万分之一,释放以太坊作为游戏平台的潜力。
  • SKALE 支持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所有开发框架和相关工具,包括 EVM、Metamask、开发框架 Truffle 等,可以说是一个支持以太坊技术栈的克隆版。
  • SKALE 专注于 DApp 开发者,而非终端的消费者用户,能够释放以太坊在游戏应用开发上的潜力
  • SKALE 最终需要实现的是打通以太坊、比特币等主网代币,可以说 SKALE 是一种中间件解决方案

链闻:如何用更简单的方式介绍 SKALE 到底是做什么的?

Jack O'Holleran:我们相信去中心化应用是未来,并且业务模式的创新将推动采用。但是,只有在 DApp 产生的价值超过产生的摩擦时,这件事才会发生。目前,摩擦巨大。我们提供可供开发者无缝集成的去中心化云服务,最终为终端用户打造良好的用户体验,这才是市场的真正需求。所以,SKALE 其实是一个去中心化云模型

类似亚马逊提供的云服务,只是 SKALE 挖得更深,且更抗攻击性,SKALE 是一个弹性区块链网络,基于容器化、微服务和先进的加密技术,是一个颗粒度水平更高的分片解决方案。

如果在 SKALE 网络中有 1000 个节点,那就可以支持独立运行 8000 条链。它具有分片的放大效用、随机性、轮换和激励结构,是一种更加颗粒化的的分片网络。主要使用场景是以太坊二层扩容,只需 2 行代码,就可将以太坊上的应用迁移到高速的 SKALE 网络中。

此外,SKALE 也拥有自己的网络,该网络类似于分片模型。简单来说,SKALE 是一个可自行配置大小、隐私功能,使用 EVM 的亚马逊云服务。

链闻:SKALE 类似于分片的技术和其他项目比如说以太坊 2.0 的分片有何不同?

Jack O'Holleran:具体来说,SKALE 的技术和分片的不同之处在于,在 SKALE 网络中,每一个开发者和应用,都有自己一条单独的链,而不是共享一条链。开发者可以根据的喜好和需求自行配置各种功能。换句话说,每个开发者既可以拥有自己的链,还可以使用 SKALE 提供的独特功能,包括隐私、存储空间等功能的自定义设置。此外,SKALE 是一个状态机,支持运行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存储,你几乎可以在 SKALE 上做任何事。

链闻:有些人会认为 Layer 2 的解决方案会牺牲安全性,那 SKALE 平台是通过哪些方案确保区块链网络安全的?和共识机制的设计有关吗?

Jack O'Holleran:SKALE 主要愿景是帮助以太坊,因为以太坊开发者生态强大并且正蓬勃发展。此外,SKALE 还支持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所有开发框架和相关工具,包括 EVM、Metamask、开发框架 Truffle 等,可以说是一个支持以太坊技术栈的克隆版。

采用 BLS 阈值签名可抽取 SKALE 网络中的一小组工作,从而保持高速的性能,同时,由更大群组保障的安全性能不会有损失。

一般来说,共识范围越大越安全,因为需要通过所有节点的验证,但这会导致速度慢。那么,SKALE 是如何做到既快又安全的呢?

事实上,在 SKALE 网络中,会通过放大随机性来抽取节点。因此,如果一个恶意行为需要攻击网络中 2/3 的节点,那么在 SKALE 网络中,由于这些节点是随机选择的并且是轮换的,因此难度就提高了几倍,这让攻击变得非常困难。

我们使用自行开发的共识算法「无领导 BFT 共识」(SKALE Leaderless BFT Consensus),速度非常快,每秒 2000 TPS,亚秒级别的出块间隔,支持其他公链的智能合约和状态运行。

这个功能是通过容器(Docker)实现的,SKALE 节点支持容器,开发者可通过每个节点中的用户界面配置容器的大小以及隐私等其他功能。如果验证者想要运行节点赚钱,就必须在软件中质押资产。SKALE 主网上有一系列智能合约,因此可能创建其他的链,而网络中的每个节点都有一个核心,支持和以太坊通信,就像是人的大脑一样,能够互相通信。

SKALE 就像是一个生物生态系统,支持互相审计。因此,每个节点都可随机对其他 24 个节点进行盲审,然后产生一个分数,表现良好的节点可以获得奖金,可以说是一个协作模型。

链闻:对于区块链平台来说,去中心化、性能和安全性一般来说都是比较难同时兼备的。SKALE 是如何考虑取舍的,如何在足够去中心化的同时保持高性能?

Jack O'Holleran:SKALE 的共识非常快。很多其他共识都没有得到数学上的验证,但 SKALE 的共识完全数学可证。

数学证明往往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我们的 CTO Stan Kladko,是物理学博士,并在硅谷担任了 16 年以上的技术主管,拥有 18 年的加密行业经验。2000 年初就进入加密初创企业工作了,并为美国政府机构的加密实验室工作了 7 年。因此,他是数学方面的专家,还有大数据初创公司和网络初创公司的经验。

我们团队有 18 名工程师,都是非常精通数学的专家,因此能够分析最佳数学证明,建立一个快速且可在数学上证明的共识。

大部分的项目都是开发了一个一层公链,而我们专注的是,市场的方向和开发者的需求。

大家喜欢用 Layer 1 和 Layer 2 进行描述,我觉得安全层和执行层这样的描述可能更确切,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以太坊是安全层,SKALE 则是执行层。这意味着,所有动作都需要 SKALE 上发生,这就要求一个快速的共识。

SKALE 上基于随机性、轮换和激励结构生成一个足够大的安全池,为更小的工作组提供安全保障,因此速度很快,同时可以保持足够去中心化。

我们决定不做 Layer 1,因为市面上有太多同类产品了,彼此厮杀,5 年后,我不确定是否还存在一层、二层这样的说法,可能是底层或者安全层,我们做的是执行层,支持包装或克隆。因此,处理速度必须要快。

作为执行层,SKALE 拥有大量验证者组成的验证池,然后,从中抽取节点创建共识范围更小的区块链,这就是我们在做的。

链闻:创建一条新的区块链在 SKALE 平台上很方便吗?各条链之间是如何转移资产的?

Jack O'Holleran:SKALE 允许开发者轻松创建区块链网络,并由一个更多节点组成的共享安全池保证其安全性。目前 SKALE 支持连接以太坊,马上支持比特币网络。如果 Facebook 稳定币上线,也将支持 Libra。

SKALE 采用 BLS 阈值签名技术连接比特币,具体流程是,先在主网上锁定比特币,然后在 SKALE 链上克隆比特币生成「包装过的比特币」,退出时,SKALE 链上的「包装过的比特币」将被销毁,然后主网上的比特币被释放。

链闻:跨链通讯其实也是开发者的一个常见需求,因为不可能有一条链可以解决开发者的所有需求。SKALE 从技术上来说是如何实现两条链互相通信?

Jack O'Holleran:SKALE 有一个链间通信代理( Interchain Message Agent),简称是 IMA ,它允许不同平台之间来回通信。这是我们开发中最困难的部分,它可以实现 SKALE 链之间以及和主网之间彼此来回通信。一旦状态发生变化,就会连接到 Web 3 应用,并回传消息。我们使用门限签名(threshold signatures),因此可以实现轻量快速的通信。

链闻:我们都知道以太坊本身已经在探索 Plasma 等二层网络技术,那 SKALE 是如何看待 Plasma 技术的,是否可能存在什么结合呢?

Jack O'Holleran:我们的标准是已经为现实世界做好准备,而目前 Plasma 仍在研究中,还未被验证,因此现在还不支持 Plasma,未来 Plasma 一旦被验证,我们会考虑将其添加作为一种配置选项,或者支持在 SKALE 链上运行状态通道,但主要是取决于开发者的需求。

因为我们使用了分片技术元素,其中涉及到随机性、工作轮换证明算法以及 staking 激励措施,因此其实我们对 Plasma 的需求并不迫切,此外 Plasma 会带来很多用户体验问题。但如果 Plasma 技术一旦改进,然后开源,那么我们会考虑将其作为一个支持选项。

链闻:SKALE 目前还是在测试网阶段,目前有多少 DApp 开发者考虑使用 SKALE 了?

Jack O'Holleran:SKALE 平台上目前有22 个 DApp。有一些还挺有名,主网上线后前会公布。在这之前,我们还需要进行案例研究和获取客户评价。我们有一个创新计划,叫做 **「Skale Innovator Program」**,旨在激励开发者进行多种不同类别的 DApp 开发,包括游戏、DeFi 等类别。所有这些应用都需要非常快速地执行智能合约且需要高吞吐量的性能,所以,SKALE 的性能特征对其至关重要。

链闻:所以 SKALE 定位的目标用户其实是开发者,而不是终端用户是吗?

Jack O'Holleran:SKALE 专注于开发者,因此目标用户群是 DApp 开发者,而不是终端的消费者。SKALE 为 DApp 开发者服务,而 DApp 开发者为终端用户服务。SKALE 最终需要实现的是打通以太坊、比特币等其他主网代币,因此可以说 SKALE 是一种中间件解决方案。

终端用户不必知道自己在使用 SKALE,而是以优秀的体验使用 DeFi 应用、游戏和 P2P 等去中心化应用就可以了,就像使用普通应用一样流畅,他们甚至不需要知道区块链这个词。我认为,目前很多 DApp 创造了可用性场景,提供了无缝的使用体验,这能带来真正的用户增长。

链闻:作为 DApp 开发者,不仅需要计算能力,还需要储存能力,那 SKALE 在储存方案上是如何考虑的,是整合 IPFS 等这类现成的的存储解决方案还是自有方案?

Jack O'Holleran:SKALE 会自己做存储解决方案,每条链对存储空间需求不同,有些大有些小,开发者根据自己的需求支付 SKALE 代币获得存储空间的访问权限。Ipfs 是另一个网络,因此其存储方案也是发生在另一条链上。SKALE 的存储则是发生在原生链上,它连接的是以太坊虚拟机,相比起来,运行智能合约速度非常快,连接到其他网络一点延迟都没有。即使用于存储特别耗空间的 UI 素材,也不会有延迟。

链闻:SKALE 的代币经济模型是如何设计的?SKALE 平台中的代币具体有哪些作用,是如何流转的?

Jack O'Holleran:SKALE 的原生代币用于支付区块链相关费用,而在 SKALE 网络中,验证者需要在网络中质押 SKALE 的原生代币才能成为验证者。每个节点中质押资产大约等值数十万美金。节点一旦作恶或出现双花攻击,将会损失抵押的资产,这就是 SKALE 网络中的 Slashing 惩罚机制。

代币价值具有网络效应,系统中节点越多,安全性也会越强,即使只是攻击其中一个小型链,也须要攻击更大的网络「一个共享安全池」。而开发者支付的费用全部流转到了验证人手中,验证人通过通胀机制获取报酬。本质上该机制会将系统中产生的费用返还给验证人手中。

链闻:DApp 开发者是如何支付区块链的使用成本的?这部分成本是如何体现给终端用户的?

Jack O'Holleran:开发人员通常会考虑成本,他们一般会一次性购买 6 个月、12 个月或 24 个月的 SKALE 提供的服务,就像是目前开发者使用亚马逊的 aws 云存储服务那样。终端用户不用支付 gas 费用,对于他们来说 gas 是隐藏的,不可见的。也就是说,终端用户通过系统支付费用,让开发者赚钱,然后开发者使用这些收益购买 SKALE 代币。

链闻:除了开发者、终端用户、验证节点之外,在这个代币系统中,SKALE 本身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如何确保 SKALE 平台自身可以持续开发和迭代?

Jack O'Holleran:SKALE 基金会持有 10% 的代币,核心团队也持有一部分代币,团队希望通过代币增值获得收益。

一开始,这些代币并没有价值,随着用例增加,代币会增值,这些代币可以在市场中卖掉,这就是我们的业务模式,为代币创造价值。如果 7 年之后,整个网络价值 100 亿美金,那么基金会持有 10% 的代币,就是 10 亿美金。

相比于按年抽取费用,这种方式是一次性抽取资金。这也是大多数底层公链或者说新兴 Layer 1 项目采取的代币模式,就是为项目一次性留出代币作为储备资金,然后为代币创造使用场景和价值,这不是什么新东西,我们只是在复制最佳实践。

链闻:目前以太坊的 DAapp 开发者可能会更专注于 DeFi 应用,受限于性能,而 EOS 和 Tron 由于摆脱了性能瓶颈,所以游戏和博彩类应用独占鳌头。那么,SKALE 专注的具体用例会有哪些?

Jack O'Holleran:目前 SKALE 上 50% 都是游戏类 DApp。我认为,人们低估了游戏在以太坊平台上发展的潜力,部分原因在于以太坊处理速度非常缓慢而且昂贵。有了 SKALE,每 TPS 所产生的费用直降到原来的万分之一。此外,SKALE 可将出块时间降低到亚秒级别,支持更大的区块和使用智能合约做更多事情,这让以太坊上运行游戏变得更加高效。此外,SKALE 上还有很多 DeFi 应用。

一旦 SKALE 上线,人们将对于以太坊在游戏方面的潜力印象深刻。

链闻:既然以太坊都有这么多性能瓶颈了,以太坊和 SKALE 结合后,在游戏领域的竞争优势有哪些?

Jack O'Holleran:开发者青睐以太坊的原因在于,以太坊在开发者工具和产品方面更加完善,开发者喜欢这些工具、 ERC 721 等。但过去由于 gas 费和速度慢,在游戏应用方面的潜力一直受到阻碍。

一旦在后端加入 SKALE 解决方案,就可以加快运行速度,并放大虚拟机、Remix 以及 Web 3 技术栈等组件的效用,然后还有诸如 Portis、Bitski、Torus 之类的前端解决方案的加持,就可以释放以太坊在游戏应用方面的潜力。这就是我认为游戏开发者选择以太坊的原因,重要的是,有成千上万的开发者选择在以太坊上进行开发,而其中很多人会选择开发游戏。

一旦这些产品主网上线,我们将看到以太坊游戏生态出现急剧增长。

链闻:在开发进度上,有关注到 SKALE 正在进行的测试网 Fuji Devnet,目前进展如何,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更新吗?

Jack O'Holleran:Fuji Devnet 目前处于第 2 阶段,主网上线前共有 5 个阶段。目前参与状况良好,有很多运行网络不同的验证者都参与了。

马上就要发布激励版 Devnet,在 Fuji 第二阶段会加入质押的组件。可能会在 SKALE 上线类似 Cosmos 的机制,可能会由验证人测试和运行系统,目前,SKALE 的网络基于全球范围,其验证人在世界各地运行自己的节点,服务器是在新加坡和中国。

链闻:SKALE 的市场策略是如何考虑的?比如是否可能会进行公开代币发行?

Jack O'Holleran: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很大程度获得市场认可,因此,在上线代币之前,不会接受散户的投资,直到主网在 Q4 上线。SKALE 已经获得了 VC 的投资,而且也计划进行公开代币发售,并且允许普通投资者进行投资。

在市场策略上,我们的重心在于让验证者和开发者建设 SKALE。目前我们几乎已经准备就绪,只差正式宣传了,有很多酝酿已久的 DApp 开发者在排队等候 DApp 上线。目前平台上已经有 22 个注册账户和 10 个来自全球范围的 SKALE 验证者。

我觉得,我们的开发者宣传工作做得很不错。我们马上就有一些「真正」的东西可以展示了,除了工程师,你还可以通过购买和质押 SKALE 代币成为委托者(delegator),然后参与这个开放网络的建设。

我们重视合规,由于我们的基金会位于列支敦士登,在那里公开发行代币是合法的。我们只在合规的地方发行代币。因此,不会在中国发行。

我们目前计划在第四季度进行公开代币发行。很多项目产品都没出就发代币,散户们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投入其中,这非常可怕。我们不会这样做,一定要等主网上线才发币。

链闻:以太坊正在进行 ETH 2.0 的开发,未来几年可能是一个过渡和迁移的阶段。因为 SKALE 是基于 ETH 1.X 的,那未来会考虑支持 ETH 2.0 吗?

Jack O'Holleran:目前 SKALE 支持 1.0,如果 2.0 上线,SKALE 也将支持连接到 Eth 2.0。

我觉得 1.0 将继续存在,因为 PoW 链非常安全,这是已经被证明了的。如果底层链是一个安全层,那么,PoW 链绝对不可能会消失。在 Eth 1.0 阶段,一条是大型的共享公链,而另一条链,则可实现高吞吐量、低成本的隐私交易,并配置各种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