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路上最后的过客,

最后一个春天,

最后一场雪,

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

45 区摘自保尔·艾吕雅《凤凰》

叙利亚上空射落的 105 枚导弹,撕裂了西方所谓“正义”和“进步”的遮羞布。

这个位于地中海东岸,首都大马士革被誉为“天国里的城市”的国家才初绽和平之蕾,又迅速枯萎。

而战火纷飞中,受害最深的,永远是无辜平民。

严峻的叙利亚难民问题,迫使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将目光投向了区块链。这个技术应用场景的无限延展性,这一次化身数百万流离失所的难民们的安琪儿。

据 45 区(ID:block-45)了解,粮食署正计划利用区块链开展一项名为 Building Blocks 的人道主义项目。

区块链将为叙利亚难民带去“通行证”和“盘中餐”,试图通过技术来局部治愈大马士革的眼泪。


难题

连年战乱造成大量叙利亚难民逃向边境,但这条求生之路坎坷万分。当他们踏入另外一片和平净土后,通常发现“身份”和“援助”成为了他们的又一难题。

入境其它国家时,难民需要重新登记身份,但逃亡过程中,本身的身份信息却基本丢失。

在申请过程漫长和信息闭塞的双重困境下,难民只能滞留在边境或流散到各地。

他们无法获得任何来自官方的支持和保护,甚至有时会有政府内部人员暗地操纵登记名单。

公开数据显示,由于身份难以确定,早在 2014 年底时,已经有 120 万叙利亚避难者滞留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

而在这条逃亡路上,一些披着“难民”外衣的流浪汉也悄悄混进了逃亡队伍。

2015 年德国宣布接收了 110 万名难民,然而到 2016 年仅有 47.7 万人在难民登记系统“EASY”提出了庇护申请,至今仍有近 60 万人的下落未能掌握。

德国明斯特行政区警方先后到两个难民中心调查,结果发现,许多声称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其实是来自北非的流浪汉,不少人更曾经在难民系统“EASY”上登记了两次,部分人有多达 4 到 5 个身份。

真假难辨的“身份危机”,显然给身上伤痕累累的叙利亚人民带来了愈加沉重的暴击。

然而,就算确定了难民身份,他们的生活也无法立刻得到改善。

人权观察组织 (HRW) 曾公开表示,国际社会所承诺的为叙利亚难民儿童提供的数百万美元援助款还没有发放到位,可能会延期。

原因正是由于缺乏及时、透明的资金支持,导致超过 53 万的叙利亚学龄儿童无法上学。

像大多数受助国一样,叙利亚的公共信息也过于模糊不清,不利于追踪救助资金。


“避难所”

或许区块链可以为这些逃亡中的难民们开辟一条通途。45 区(ID:block-45)针对上述几个难题,试图结合区块链技术找出对应的解决办法:

对于难民,如何帮助他们完成身份登记是最关键的问题。
针对“无法知晓进度和暗箱操作”的情况,完全可以在区块链上搭建一个身份登记系统,建立定制好的、符合条件的智能合约。

当录入身份信息后,验证节点先对该信息进行签名验证,满足难民条件则自动完成登记。整个过程全部自动化进行,不会被外界篡改。这既有利于消除难民的疑虑和不安,审批部门也会提高效率。

而对于政府层面来说,如何校验难民的身份信息真实与否,是另一个现实痛点。

区块链的可溯源性是一种崭新思路。联合国难民署可以将经常发生战乱国家的公民信息记录区块链上。当某国发生难民涌入时,世界难民署可和该国协作,根据区块链的可溯源性在链上找出某公民过往的身份信息。

与传统身份记录系统相比,基于区块链的身份信息系统方便性更高,因为它们直接跳过了第三方中间机构。

不仅更加方便使用,而且这些信息都是通过在线形式实现加密储存的,叙利亚难民可以借助这样一个系统,重新拿回自己在逃难过程中丢失的法律身份文件和资产,避免遭到一些突发事故的影响。

而对于援助资金的不透明化,直接使用数字货币就可以解决。数字货币救助金从国与国之间的发送,到个人的分发,甚至该笔金额消费的流向都是点对点进行,每一笔金额的流向都可以追溯。

应用脑洞

用一个虚构的应用软件来描绘这种技术性构想也许会更形象。

巴沙尔是一名 22 岁的叙利亚小伙子。因为叙利亚常年战乱,经常有难民颠沛流离,于是在他出生的时候他的个人身份信息就被录入到一个叫“peace”的区块链应用软件上。

4 月 13 日晚,巴沙尔被震耳欲聋的炮弹声惊醒,天亮后,大半个城市化为废墟,他被迫成为了逃往土耳其的难民队伍中的一员。

到达土耳其边境时,相关官员要求必须首先在“peace”上进行难民登记。于是,巴沙尔将自己的身份信息导入到该软件上的“难民登记”一栏,点击确认后,他清楚地看见自己的难民请求通过初审,被推送到下一步审核里。

而此时,整个区块链网络都收到了“巴沙尔申请了难民”这一信息。

审核官员会在软件上征询能否获得巴沙尔的信息访问权限。取得同意后,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巴沙尔过去的身份信息,包括出生日期、生活住处、工作地点甚至毕业时间等信息。

他们可以把巴沙尔和其他混杂在难民里的流浪汉区分开来。

难民进入土耳其后,土耳其政府发放了一批救援数字货币至难民局。巴沙尔也直接在软件上看到一笔钱从政府流转到难民局的账户上。

第二天,巴沙尔就收到难民局发给他的救助金了,他可以再将数字货币兑换成面包和牛奶。

如果说战乱摧毁了整个国家机器,那这套搭建在区块链上的系统也许就是他重新拧动自己生活的发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