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稳定币流通市值达 221.3 亿美元,USDC 在 Algorand 与 Solana 上部署,BUSD 在币安智能链上持续增长。

原文标题:《加密稳定币报告 21:稳定币走出以太坊 全球稳定币引发监管觉醒》
撰文:姚翔,MYKEY 研究员

快速预览

  • 主要稳定币的流通市值达到 221.3 亿美元,近一个月增长 15.10 亿美元。
  • 过去一个月, USDT、USDC、BUSD、DAI 的流通量分别增加 2.99 亿、3.06 亿、3.01 亿、0.26 亿;TUSD 减少 1.94 亿。
  • USDC 走出以太坊,已在 Algorand 和 Solana 上部署,供应量超 3000 万美元。
  • BUSD 在币安智能链上持续增长。
  • 稳定币吸引了全球监管的注意,欧盟委员会、金融稳定委员会、货币基金组织分别发布监管相关的框架或报告。

稳定币数据概览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2020 年 9 月 26 日~2020 年 10 月 25 日,下同,下个月起会提供自然月的数据报告)中,各稳定币基本信息发生了巨大变化。

市场流通量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CoinMarketCap,Coin Metrics

目前,主要稳定币的流通市值达到 221.3 亿美元,近一个月增长 15.10 亿美元。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Coin Metrics

过去一个月,Tether 在以太坊链上增发了 2.99 亿 USDT。USDC 的流通量增加 3.06 亿,BUSD 的流通量增加 3.01 亿,DAI 的流通量增加 2560 万,TUSD 减少 1.94 亿。PAX、HUSD、GUSD 的流通量分别增加 7489 万、9612 万、51 万。

持币地址数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DeBank

过去一个月,以太坊网络中的主要稳定币持币地址数有所回落,共减少 21.5 万个。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DeBank

USDT 的持币地址数有显著下降,减少了 25.3 万个,USDC 的持币地址数上升 3.3 万个。其它稳定币持币地址数变化不大。

活跃地址数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Coin Metrics

上周,主要稳定币的每日活跃地址数平均比前一周上升 6.55%。

24 小时链上交易笔数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Coin Metrics

与前一个月相比,主要稳定币的每日平均交易笔数上升 11.83%。

24 小时链上交易额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Coin Metrics

稳定币一月动向 | 流通市值逾 220 亿美元,稳定币走出以太坊来源:MYKEY,Coin Metrics

主要稳定币的平均每日交易额较前一个月平均下降 28.82%。

稳定币走出以太坊

70% 左右的稳定币仍然选择以太坊作为主要的发行平台,且除 USDT 选择发行在多条链外,大部分稳定币选择以太坊作为唯一的发行平台。而在以太坊持续拥堵期间,除 Tron 上的 USDT 稳定增加外,稳定币也逐步走出了以太坊平台。USDC 选择了多个智能合约平台部署,而 BUSD 则在自己的生态内开始扩张。

USDC 已在 Algorand/Solana 上部署

Centre 联盟在 9、10 月中公布了几条合作信息,宣布将在 Algorand、Stellar、Solana 上部署 USDC 资产。其中 Algorand 和 Solana 上供应量已分别达到 718.0 万美元和 2500 万美元,而 Stellar 上的 USDC 将在 2021 年一季度发行。

BUSD 在 BSC 上持续增长

BUSD 作为币安发行的稳定币资产,除在以太坊上以 ERC-20 的形态存在,还在 Binance Chain (BEP2)和 Binance Smart Chain (BEP20)上部署。随着 BSC 上挖矿的进行,BSC 上的 BUSD 持币地址已经超过 9100 个,与以太坊上的 BUSD 持币地址数量基本持平。由于资产的跨链桥由币安交易所提供,因此 BUSD 在各链上的供应量并不容易统计,但根据 bscscan 显示,BSC 上的 BUSD 的供应量应已超过 4000 万美元,其中 Pancake 中的 BUSD 数量超过 1800 万美元。

稳定币吸引全球监管关注

早在 2019 年,稳定币就吸引了全球监管机构的注意。「全球稳定币」的概念首次正式提出是在 2019 年 10 月 G7 稳定币工作组的《全球稳定币评估报告》中,「全球」主要指该稳定币跨多个司法管辖区。国际清算银行也于 2020 年 7 月发布了有关加强跨境支付的报告,提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全球稳定币可以为跨境支付提供潜在助力。

2020 年稳定币的高速增长更是吸引了全球监管机构的注意。欧盟委员会、G20 集团联合金融稳定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连发布对稳定币的监管报告。

欧盟委员会公布加密资产和稳定币的监管框架

欧盟委员会于 9 月 24 日公布了针对加密资产的监管框架终稿,该报告长达 168 页,详细阐述了此提案产生的背景、加密资产发展现状以及对稳定币的监管建议。

报告指出,虽然加密资产市场的规模仍然不大,目前还没有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但随着「全球稳定币」的出现,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因为「全球稳定币」具备稳定的价值,并利用推广这些资产的公司所产生的网络效应,寻求更广泛的应用。欧盟委员会将为欧盟现有金融服务立法未涵盖的加密资产创建一个全面和整体的欧盟「稳定币」框架,以减轻金融稳定委员会所确定的风险,特别是金融稳定风险。

该方案尚需欧委会的立法对口部门、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审议。

G20 集团联合金融稳定委员会发布稳定币监管报告

10 月 23 日,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发布《对「全球稳定币」安排的规范、监督和监管》报告,为「全球稳定币」(GSC)安排的监管,监督和监督提出了高级别建议。

FSB 指出,所谓的「稳定币」是一类特定的加密资产,通过将其价值与一种或多种其他资产(例如主权货币)联系在一起的尝试,以解决「传统」加密资产的高波动性问题,具有提高金融服务提供效率的潜力,但同时可能对金融稳定产生风险,尤其是在大规模采用的情况下。稳定币具备提高付款效率和促进金融包容性的潜力,但 「全球稳定币」(GSC)的使用可能对多国司法构成巨大影响。
FSB 成立于 2009 年 G20 峰会之后,受 G20 官方委托为全球金融系统提供观察报告和政策建议,由国际清算银行赞助并主导工作。

二十国集团(G20)正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国际清算银行(BIS)合作,讨论全球稳定币在实践以及技术等方面的复杂性,包括设计以及互操作性,并评估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方面的潜力以及挑战。到 2022 年底,G20 将与 IMF、世界银行和 BIS 完成监管稳定币的框架以及关于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技术和试验的研究(来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报告: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有潜力,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10 月 16 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央行数字货币(CBDC)可能会使那些希望对增强对其货币政策的控制权的国家受益,但并不能解决所有危机。

IMF 指出,包括 CBDC 和全球稳定币(GSC)在内 的新数字形态的货币吸引了监管的注意,CBDC 和 GSC 可以通过竞争降低交易成本,通过移动设备拓宽服务渠道并促进金融包容性。数字货币的跨境使用也会带来风险和政策挑战。对于经济不景气的国家,CBDC 并非万能的解决方案,它无法挽救那些通货膨胀率高或类似国内问题的国家。

报告最后给出了结论,CBDC 尚未在质上改变货币的全球格局,但可能加剧货币替代和货币国际化效应。而如果 GSC 与现有货币的记账单位相同,则其可能产生与 CBDC 类似的货币效应,同时有潜在的对金融稳定性的威胁。而如果出现了一种新的独立记账单位的 GSC (例如以一篮子货币为储备的新的货币),则同样可以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但对全球货币和金融稳定的影响更加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