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钱靖认为,区块链司法存证的应用极大地提高了传统上以保守和低效著称的司法诉讼的效率。

原文标题:《司法领域区块链存证的发展和应用》
作者:钱靖,毕业于北京大学,现任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一、区块链存证技术在司法领域的发展

1 法律对区块链存证的正式确认

2018 年 9 月 7 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中规定:「……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该规定首次在国家现行有效的法律规范里出现了「区块链」的字样,并首次承认经区块链存证的电子数据可以用于互联网案件的举证,这标志我国区块链存证技术手段得到国家司法的认可。

2 互联网法院对区块链存证技术的应用

在区块链存证技术获得司法认可的同时,根据中央深改组的批复在北京、杭州、广州分别成立的三家互联网法院已实际上线并使用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法院存证平台。百度、蚂蚁金服、华为分别为这三家互联网法院提供了区块链底层技术服务支持。

3 区块链存证及信息数据系统在司法领域全面展开

目前,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多家司法信息公司和区块链技术服务提供商推出了区块链司法统一平台,未来将在该平台保存全国法院存证的数据。

今年六月,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作为指导单位,在信通院的可信区块链推进计划里,组成司法存证应用组,撰写了《区块链司法存证应用白皮书(1.0 版)》。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也在领衔推进公、检、法、司四个司法部门统一信息建设工作,相信未来区块链存证应用在该系统中会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二、区块链司法存证的应用

1 区块链技术特性与电子数据存证的天然契合

区块链技术由多方共同维护、使用密码学保证传输和访问安全,能够实现数据的一致存储、难以篡改、防止抵赖,这来源于区块链系统核心技术中的共识机制、存储结构和通信方式,同时可信存储、电子身份、可信时间等辅助技术为区块链系统的多种应用场景提供支持。区块链技术本身的特性是和电子数据存证的需求天然契合的。

过去,电子证据在司法实践中的存储、提取、出示、质询全流程存在着存储成本高、数据易丢失、真伪难辨、效率低等痛点,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数据存证将电子证据的全生命周期上链,以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身份将电子数据记录存证,对数据进行安全防护、防止篡改、数据留痕、保持数据的一致,极大降低了数据丢失和被篡改的可能性。

2 司法存证系统的应用价值

在电子数据的存储中,区块链技术自身的特性规范数据存证格式,保证数据存储安全和数据流转可溯源;在电子数据提取环节中,数据经由参与节点共识,独立存储、互为备份以认证为原件,并可用于辅助真实性认定;在电子数据示证中,可采用自动化标准化的数字签名技术自动取证示证和区块链浏览器示证,也可以打通区块链存证、司法鉴定和公证出函,多方参与;最后,在电子证据质询环节,基于取证示证环节的优化,可以大大提升法庭质证的效率。

区块链司法存证极大提高了司法运行的效率,例如在传统的司法实践中,我们对网页进行公证,时间周期长、金钱耗费大, 每个案件的公证费用至少达到一千元左右。

同时,区块链司法存证极大地提高了互联网存证的可信度。例如互联网法院系统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存证,提高了存证效率和可信度。据互联网法院法官介绍,使用区块链存证的版权侵权案件,绝大多数都以快速调解结案,并未走到诉讼流程。

由此可知,区块链司法存证的应用极大地提高了传统上以保守和低效著称的司法诉讼的效率。这是非常成功的应用案例。

3 区块链存证系统的架构

区块链电子数据存证系统由参与方管理层、区块链层、应用层三个层级组成。

底层是参与方管理层,采用联盟链的架构,参与方以节点形式加入联盟链。司法领域的法院、公安、检察院、政法委、司法局、司法鉴定中心、仲裁、公证、司法鉴定……这些机构都有联盟链的节点,通过统一的证据标准和规则、审查规则,从区块链底层来保证存证信息的可信和不可篡改。

中间层是区块链层,区块链技术提供基础支撑,但更多是区块链技术的相关技术,例如电子签名、地理戳、时间戳、数据加解密等相关辅助技术,对区块链上存证信息的可信度提供了有力支持。如果只有区块链存在的哈希,实际上无法还原证据原件。

第三层是顶层的应用层,可以体现为前端 APP 。用户可以使用相关程序进行存证、截取侵权证据、提交电子合同等操作,同时相关组织可以进行二次开发来对应不同的业务场景。

这就是整个司法区块链存证的计算机系统的三个部分。

4 区块链存证系统的应用场景和未来

目前,区块链存证系统的应用在法院系统开展,法院对该技术的应用正在结合其他新技术进行探索。

例如人工智能,法官在执法现场直接将现场情况通过语音方式直接转化为文字,现场执法行动无需再进行誊写,可即时作为证据记录到存证平台上;再比如目前互联网法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一键立案,这在将来也会进行拓展到整个诉讼流程的智能合约化,提升互联网诉讼服务的质效和公信力;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是 5G 技术加区块链的涉网执行,在案件执行中,法官通过与物联网相连的包裹的执行信息,直接指示包裹去往另外一个地方而完成执行工作,极大提高了执行效率。

在未来,法院将完成区块链存证统一平台的建设,并实现诉讼流程的全上链,公示与送达更为便捷,执行因为数据追溯和透明而更为容易;同时,随着保险、银行、证券、电商等加入联盟链,构建一体化纠纷办案平台成为可能。这些都将极大的提升诉讼效率和司法公信力。

在未来,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的公、检、法、司多部门跨部门协同办案平台也将建立。批捕、公诉、减刑假释等司法业务更加透明高效,极大提升司法协同办案效率。

在未来,律所、仲裁、公证、鉴定、医院等部门会在电子合同存证、侵权存证、确权存证、遗嘱存证、病例存证等领域进一步使用区块链技术,社会存证节点与司法领域节点的对接将提升司法的效率。

以上可以看到,目前国家司法领域已经自上而下拥抱了新技术并展开了积极探索,获得一致好评,未来所有法院和司法机构法律服务工作者都将参与与推行,这将极大提升司法效率。

同时,我们期待国家法律对新技术的进一步认定,期待司法领域能够破除部门壁垒、协同一体建立完善标准,加强司法工作者对新技术的认识和应用;同时也期待区块链技术发展能够更好地符合司法逻辑和胜任司法业务要求。唯此,新技术的发展才能真正有利于民生,才能迎来更加公正、透明、高效的司法新环境。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