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于 2009 年正式诞生,而张健真正关注它是在 2013 年,那年他 31 岁。当时,随着价格暴涨以及媒体报道,比特币走进大众的视野。他对比特币背后的技术和逻辑产生了兴趣。这开启了他与区块链的缘分:

由兴趣到事业的过程。

著书布道2014 年 4 月,他创建并上线了一个区块链信息查询网站——区块(Qukuai.com)。可以查询比特币交易、地址、区块、难度及算力等信息。当年 7 月,张健带领团队开发比特币钱包——快钱包。该钱包生成两份私钥,一份由用户保存,一份由快钱包服务器保存,每笔交易都需两边签名才能完成。一个月后,火币收购区块及快钱包。2016 年年初,张健牵头成立火币数字货币与区块链研究中心。除了少数已经投入其中的公司或研究机构,大多数人对于区块链的了解还处在概念阶段,可能知道一些特征或技术术语。2016 年以来,他多次参加区块链相关论坛活动,也接受了很多采访。在火币联合创始人兼 CMO 杜均的提议和鼓励下,他创作出 200 多页的《区块链:定义未来金融与经济新格局》一书。如今,该书在京东拥有超过 2.6 万条评价,在两万多件区块链图书中排名第 36 位。在敦刻尔克生死关头,丘吉尔表现出的“绝不投降,绝不屈服”的英勇不屈精神一直被张健所推崇。后期的工作微信和电报账号头像也都换成了《至暗时刻》海报。作为区块链作家,张健文学素养高、技术功底深厚、又感情丰富。最后,他在该书序言中写道:

我们越早一点了解到新事物,就越有可能抓住时代前行带给我们的机遇。

**
高光时刻 ‍ ‍
**2016 年下半年,张健从火币离职。他于当年 8 月创立博晨技术。次年 7 月,他宣布获得 1000 万元 Pre-A 轮融资,投资方为 A 股上市公司用友网络。此前曾获得火币网、节点资本、隆领投资等投资。6 月 16 日,博晨技术在北京四季酒店发布联盟链博晨 L0,获得了中国信通院牵头成立的可信区块链测评证书。“革命者”张健 央视中文国际在 6 月末报道,我国研发的下一代账本技术 L0,“每秒交易量(TPS)可以达到百万次以上”。 6 月 23 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称,博晨 L0 突破了目前制约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的最大瓶颈“性能”:

_ L0 实现了一次质的飞跃。_

事实上,2016 年前后涌现出一批如今尚存的优秀技术公司。例如,上海分布科技、杭州趣链科技和北京布比网络等。这也是张健在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方面的高光时刻。
2017 年 8 月,他和中金公司直投平台控股的子公司中金甲子副总裁周伟、董事长梁国忠合著《金融科技:重构未来金融生态》一书。天眼查显示,目前涉及张健职位的公司共有 14 家,其中 4 家已注销 / 吊销,10 家在业 / 存续。
“革命者”张健
红极一时交易挖矿模式来源于 2017 年 11 月的 DragonEx,后被 DigiFinex 等效仿。2018 年 6 月,因交易挖矿,FCoin 交易所红极一时。彼时,币安赵长鹏点评交易挖矿:

不但是变相 ICO,并且是高价 ICO。

用户用比特币等支付的手续费,交易所按一定比例用平台币返还。这与将比特币等用做募资本位币的新币发行无异。这被称为“ICO 模式交易所”。然而,如此模式的交易所,要使盈利模式不崩塌,平台币需满足两个条件:大批量锁仓、价格不断上涨。尤其在用户对新币表现寡淡、交易冷清时期,该类交易所几乎没有交易手续费收入。平台币的 ICO 要不断做下去,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要使交易所团队有动力经营,两个条件的存在需具备一个核心基础:团队自身持有的平台币还未全部套现。与依托手续费、上币费盈利的主流交易所不同,“ICO 模式交易所”的成败则全部系在平台币上。在不考虑交易所挪用用户资产、操纵刷量、对赌用户等的情况下,平台币价格上涨,用户交易量越大,分红就越多,交易所平台币套现也会越多。这是一个正循环。高峰时,FCoin 交易量超过了第二到第七名的总和。此时的张健,作为一名区块链技术尖兵,不管是雄心还是狂妄,他将互联网的补贴大战烧到币圈交易所,的确为行业带来了模式冲击。同行大规模跟进。“OK 伙伴”意图扶持 100 家像 Fcoin 那样的交易所;币安将和 1000 家交易所“桃园结义”。张健以一个“革命者”的身份出现,让许多人开始思考,中心化交易所高昂的手续费和上币费是否具有正当性和必要性。不只如此,在 FCoin 上线的前几个月,张健个人就获得了账面累计高达 1.5-2 亿美元的巨额收入。这都是梦幻般的开局。张健曾如此评价自己亲手打造的这个商业模型:

真正懂我的人,都会惊叹我设计的精妙。

败走麦城《吕氏春秋》有句话: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

张健的人生开局就到顶峰,接下来多半要走下坡路。的确,FCoin 太早熟了,在它还没有发育好的时候,没有机会让它慢慢成长。所以,最终的一切都集中在了两个字——币价。不设奖励硬顶将长期的发展红利在短期内集中释放透支,并致使刷单套利团队云集,恶化平台生态。有媒体统计,若同时注册两个账号,每次来回倒手交易可获得本金万分之二的纯收益。FT 价格相对固定、无波段操作,1 小时交易 15 次,日收益率高达 7 %。交易挖矿奖励的 FT 不仅无锁仓计划,还按天发放。刷单者(矿工)没有长期持币的动机,每日抛售套利是最佳做法。交易量一旦下滑,FT 持币者的分红也将减少,持币者抛售,刷单者逃离。加上总量有限,“邀请返佣”不可持续。资金盘无法轮回,形成“死亡循环”。2018 年 6 月 13 日,FT 来到了其最高价位 1.257 美元,其后开始“大跳水”。在 Coinmarketcap 有数据可查的日期中,当年 12 月中旬,最低价达到 0.011 美元。
“革命者”张健初创项目方拥有最多的账户数就可以上线 FCoin 创业板。交易平台和监管机构不能代替市场做价值判断,所以在杜绝传销等各种违法行为的前提下,张健曾说:

我们支持这些项目自由地发展和竞争。

然而,账户数不代表真实用户数,更不代表活跃用户数,Fcoin 也没有鉴别的能力。请人刷地址账户数的项目方便可上所,而且上所成本更低。看似张健把上币权交给了市场,实际是给了灰产。他的理想自由主义,让事情背离初心,走向反面。FCoin 创业板的项目方因为几乎无成本付出,上线即割,超过 100 个项目破发率在 90% 以上。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是众多投资者的血与泪。7000 万美元的平准基金只存活了短短一个月;币改引入的项目方也只是为了到币圈拿钱续命;被人戏称的“F 割全家桶”;“割腕”维权者张龙川事件;张健退出微信、出走海外等。种种都预示着,张健封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神性开局,兽性收尾。

__
__

公开“真相”今年 2 月 17 日,“FCoin 真相”披露。六年前的同一天,门头沟交易所(MT.Gox)发文称提币服务继续暂停,10 天后,在东京申请破产保护。人是会变的但是不会改,这也是币圈的轮回。火币李林未答应救火,币安赵长鹏在推特浇了点油:

创始人写了一篇“感人的博客”。

其实,2018 年 7 月 30 日,张健就披露了关于 FCoin 的三个真相、一个计划和一个杀手锏。文中他希望 FCoin 能够伟大,并且在未来,“不管有没有我,都伟大!”“真相”处处表现着还钱的动机,与“集资诈骗”看似格格不入。然而,投资人认为,他努力还钱的样子隐藏着将刑案转化为民案的洗罪嫌疑。事实上,即便被告人没有将资金挥霍,也没有携款潜逃,但在明知自己没有偿付能力情况下,依旧进行了“借新还旧”的“债务滚雪球”,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集资诈骗罪的认定,要看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快速的巨大成功加上黑压压的币圈,确实让人容易迷失自己。2018 年 8 月,张健妻子李莹莹在文章中写道,张健等了 10 年才等到天时地利人和,不希望他自己的盲目自信摧毁币圈唯一的希望:

_ FCoin 的成功是通证经济模式的成功,FCoin 的失败是张健个人的失败。_

正在焦灼等待提币的投资人恐怕并不赞成后半句,毕竟大家现在同在一条沉船上。

启示在通往数字经济的大道上,荆棘密布,未来还会有很多像张健一样的人。他们的身份可能是布道者、领航者、破局者,也可能是殉道者、破产者、跑路者 ... 或许同时有多个身份,并叫着不同的名字,例如王健、李健、赵健…,抑或者他们此刻就在我们身边,然而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业者们一定要深刻理解一句话。这句话来自十九世纪首个亿万富翁“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书信:

到达地狱的路,是由善意铺成的。

诚如,早期 FT 一两周内暴涨 100 倍,投资人获得巨额分红,一夜暴富,如今投资人 7000-13000 BTC 共上亿美金无法兑付,让人负债破产。不管你是铺路人还是行路人,都需大胆谋划,周密计划,谨慎实施。除非你已做好万全的准备,否则这句话很可能成真。暴涨的善意铺成了下跌的地狱。每次暴涨暴跌都是一次财富集中转移再分配:让小部分人富了起来,大部分人被革了命。从多数人的意志来看,张健似乎是“革命者”。张健以区块链行业作家的身份,用笔著书,建网站,建钱包,区块链 / 数字货币“革命”路上的布道者。又以技术尖兵的身份引爆交易新模式,一度成为交易所的“革命者”。如果后续坐实了他诈骗跑路,凭一己之力割了所有人的“革命者”身份将是不折不扣。中心化交易所存在各种弊病,FCoin 确实向社区进化了,但是监管裸奔,“真相”披露之时,最终苦的还是用户。留给我们的教训:选择一个交易所的首要条件是,你能在走投无路之时在国内找到它已被边控的老板。目前,符合此条件的只有凤毛和麟角两位。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