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应用是区块链技术唯一具有经济意义的方向吗?NGC Ventures 美国区投资总监吕浩征认为中国的区块链公司应将 token 开拓至海外市场,使用 token 锁定奖励模式建立加盟经营网络,实现授权商与加盟商双赢。

原文标题:《代币(token)经济模型设计:区块链企业级服务的市场扩张,专营与加盟分销结构下的代币质押(staking)与通缩模式》
作者:吕浩征(Jack Lu),NGC Ventures 美国区投资总监

背景

人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区块链技术的真正应用,并做了许多尝试,包括去中心化的金融,去中心化的游戏等,但大部分应用模式很荒谬,偏离现实,且没有未来。随着最近中国政府对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与探索,中国区块链行业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在政府和企业级服务中的应用。许多公链项目的母公司现在与地方政府保持着密切联系,试图在这一新趋势中取得竞争力。中央政府已承诺调拨资金来助力区块链行业发展,并向那些从事政府企业项目的企业与个人发放补助和奖金。目前这些公链项目几乎把心思都放在政府关系上,没有一个项目还记得(准确的说是选择性忘记)当初承诺的为了在其公链上使用而发行的加密货币。由于对加密货币缺乏了解,以及担心加密货币的金融体系不够稳定,中国政府对加密货币进行了打击,加密货币被贴上了「骗局」的标签,并强调区块链才是未来的趋势。所以为了维护与政府的关系,许多基于加密货币的项目选择隐藏或放弃他们的加密货币。

我支持政府的区块链政策,因为这一举动在如何应用区块链技术上指明了一个更清晰的方向,但我认为加密货币不应该被抛弃或遗忘。加密货币陷入困境的原因在于,在传统的商业环境中,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好的代币(token)经济模式来使用加密货币。大多数现有的 token 模式都没有考虑到现实的传统商业环境,并且代币(token)也没有承担系统中承诺的重要职责和角色。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企业应用区块链技术是唯一具有经济意义的应用方向,因为如果一项新技术能够给传统企业带来价值,那么它的价值就会被捕获,而代币会助力价值捕获的过程。

问题与隐患

大多数代币 token 的经济模式设计将金融效应和传统经济效应混合在一起,这导致当项目试图运行经济模型时,往往会失败。金融效应方面是通过 token 的价格来运作,同时受到加密货币和投机的宏观市场的影响。金融效应的核心就是代币的市场价格与交易量。而传统经济效应方面,则侧重于用户应用以及网络增长带来的消费者受益。我们对宏观市场和投机行为的控制终究是有限的,因为大多数人包括项目分都不会操盘,因此从网络的长期发展来看,真实的传统经济效应比金融效应更重要。

当企业试图应用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时,有三个主要问题:1) 由于受法律的限制,在许多国家,尤其是中国交易或应用加密货币是违法的。2) 加密货币具有高度投机性,在传统经济应用里,极端的价格波动增加了风险和不确定性。3) 很难分析区块链解决方案如何通过增加收入或降低成本为企业带来更多的利润。

在这种情况下,当前流行的通胀 Staking 模型没有任何经济意义,因为当一个 token 的供应量增长膨胀时,它通常与价格呈直接的负相关关系。通货膨胀模型也是不可持续的,因为你不能无限地持续铸造新的 token,供应应该是有限的,以确保早期应用者持续的生存能力。

行业内大多数的讨论都是关于控制代币 token 的流通速度(token velocity),可以有效地迫使 token 流通速度降低,加上 token 的稀缺性,可以导致 token 价格大幅上涨。现如今的代币质押(staking)并不是由那些创建应用的人来做的,而是金融投机者来做的,投机者目的是为了积累更多的 token 在未来进行抛售。

信念和假设

在我们认识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潜力并追求其未来应用的同时,我们与传统企业合作的经验表明,人们很难将传统的法定支付手段和传统的商业模式 (如传统合同),替换为完全去中心化的 token 经济模式。目前,部分区块链公司与政府企业签订的都是传统合同,并通过传统支付方式结算。但是,如果将真正的区块链采用到传统企业的话,我们必须将 token 经济模式设计与传统的商业模式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偏离传统模式的做梦。以下几点是我对这种 token 经济模式的假设 :

● 中国传统企业与其他企业签订传统合同时,仅使用传统方式支付服务费用,也就是说,在将来,传统企业不会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支付解决方案。

● 传统企业只会为提高生产率和降低运营成本的服务付费。只有在使用区块链技术产生的收入和利润大于采用该技术的成本时,他们才会采用区块链技术。传统企业不会花钱购买去中心化的概念,但会为给他们带来更多利润的技术买单。

● 传统企业的目标是稳定和依赖。传统企业永远不会将一个项目外包给一个所谓的社区 / 生态,或者从一个去中心化的社区 / 生态购买任何服务。传统企业只想与那些承担开发责任并按时交付产品的公司合作。

● 由于监管规定,许多公司支付或接收加密货币都是非法的。因此,成熟的 token 经济不应将 token 视为服务的支付解决方案。

● 区块链技术的好处之一是消除了信息不对称和更广泛的信息分布。然而,在追求区块链思维的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集中化的企业是有隐私的,是不能向公众披露的,隐私例子包括与其他企业签订的合同细节,每一份合同的利润率。使用区块链的企业应该尽可能地透明公开,但对某些信息保持私有。因此企业就算应用了区块链的技术,也不可能完全透明化。

● Staking 机制应反映链上的活动和效率。新生成的奖励 token 与企业的应用呈正相关。在初始阶段无增发代币的必要,甚至在某些情况可以销毁代币。

● 如果没有多层结构,token 经济就不可能成功,因为在 token 经济中有各种类型的资源和经济主体,它们为不同的功能服务,并具有不同的动机。我们本个文章讨论的为商业层,这与底层算力,共识与存储的代币经济模型大有不同。

代币质押(Staking)获取服务模式

我们提出了一个代币 token 锁定奖励模型,该模型允许客户通过锁定 token 来奖励服务提供者,而不需要牺牲他们的 token。我们使用 token 锁定奖励模式建立加盟经营(Franchise)网络,允许授权商和加盟商就服务协议进行谈判。

在中国,大多数区块链公司都在与政府企业合作,也基本都有 token 在国际交易所交易。从我们观察到的发展情况来看,这些区块链公司正在做各个行业平行开发发展,产业涉及供应链、实体公司管理、数据安全、加工业、零售业。

在我看来,token 进入中国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但是 token 可以开拓中国以外的市场。不同产业的开发产品都可以在东南亚等国家内进行包装复制发展。例如在国内开发的供应链管理系统可以被东南亚地区实体公司采纳。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在特定行业复制区块链开发模式,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而且可以使母公司从中获得一定的收益,因为现在为一个项目开发成套区块链产品可以从国外获得二次收益。拓展海外市场需要 token 的原因有很多:

  1. token 提高了公链网络的完整性;
  2. token 增加了商家与客户之间的粘性,提高了客户忠诚度;
  3. 通过便捷的接入和交易,token 可以促进市场扩张。

我们将加盟经营(Franchise)模式引入到我们的网络中,因为区块链公司的市场利用代币扩张市场其实与传统的加盟经营模式相似。我们在区块链开发业务的背景下给出了授权商和加盟商的定义 :

  • 授权商(很可能是总部在中国的):一家区块链开发公司,拥有一个公链和一个代币 token。公司在各个行业领域开发企业解决方案,与政府走得很近。
  • 加盟商(我们以东南亚为例):在特定区域的授权商子公司。本地加盟商与授权商之间有特殊条款协议,如在该地区独家销售产品的权利。
  • 客户:需要区块链解决方案的海外公司。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是地方政府。

我们的模型考虑了两种类型的关系:1) 授权商与加盟商之间;2) 服务提供商 (包括授权商和加盟商) 与客户的关系。代币(Token)将涉及这两种类型的业务关系,但 token 所代表的经济价值是不同的。

作为服务保证的一部分,加盟商必须持有锁定的项目代币 token,这个过程与 token 锁定类似:原则是根据加盟商已签署的条款将 token 锁在池中。加盟商和授权商必须就特许经营权的期限进行协商,包括所需锁定 token 数量和时间,协议内容将被用区块链记录下来。一旦条款确定,加盟商将根据协议条款向区块链提交交易内容,我们称该交易为加盟协定交易。这种类型的权益质押是无通胀的,因为它以提供服务,获取授权的形式回报押注方。加盟商的质押 token 确保他 / 她在生态系统中工作,当质押 token 解锁时,加盟商在合同结束时不会损失任何代币。加盟商可以在加盟期后得到 token 价值增加的收益,token 价值的增加则由加盟商在质押期的系统宏观业务发展程度来决定。

除了将 token 锁定作为加盟关系的保证外,加盟商还需要与授权商分享一定比例的收入。由于加盟协定以 token 绑定形式存在,所以加盟商愿意锁定的 token 越多,需要与授权商分享的收入比例就越低。综上所述,授权商和加盟商需要决定在加盟期间需要质押多少 token,需要将收入的多少分成给授权商。质押更多的 token 的加盟商可以给授权商更少比例的利润回报。

加盟商给到授权商的分成需要以 token 的形式,因为授权商在中国做生意,产生的是以法币为基础的收入,这些收入并不能让整个网络 token 持有人受益。因此,从海外加盟获得的收入需要销毁或奖励给 token 持有者。至于如何监控授权商和加盟商的收入想必无需谈论,这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非常成熟了,再加上我们还有区块链来记录相关内容。

现在,我们需要讨论客户和服务提供者之间的业务关系。我们忽略了中国的业务关系,因为它坚持传统的模式,即客户以传统的方式支付给区块链公司,并签订传统的合同,不使用任何 token。然而,当我们考虑海外业务的发展和市场拓展时,我们会有更多的选择,例如在新加坡这样开放的国家可以用代币支付。

在一些加密货币接受度高的国家,企业也更容易接受加密货币交易。因此,我们设计了第二种商业模式,使其与传统商业模式更具互动性。当交易执行时,加盟商从企业获得法币付款。合同的执行涉及一个实时的场外 OTC 交易流程,加盟商负责使用一定比例的法币收入在交易所或其它流通渠道中购买 token。Token 购买量等于法定货币数除以市场上 token 的实时价格。加盟商购买的 token 将被发送到 token 销毁池,这些 token 将被长期锁定,且无法进入市场。因此,token 共享池中的 token 数量与企业 SaaS 服务加盟商构建的收入和利润成正比。加盟商签署的传统交易越多,联盟将产生更多的收入,然后更多的钱用于购买 token,并将 token 分配到 token 燃烧池。

因此此模型既不影响区块链公司在国内搞关系搞业务,又可以利用 token 开发拓展海外市场。区块链公司可以吃掉国内的利润,但是加盟架构下的所有利润应该以让利或者销毁的模式补偿代币持有者。此模型为固定 token 总量并随业务发展销毁代币,长期支撑代币价格上涨。

来源链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