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年,Filcoin 主网 4 次延迟,市场先后演绎了早期参与者之殇、资金盘潮来潮去、云算力泛滥等戏码。

原文标题:《Filecoin 局内人 | 链捕手》
撰文:王大树

曾以 5 美元的公募价格 30 分钟筹集 2.57 亿美元,号称当时最抢手项目的 Filecoin 在热点稀缺的 2020 年再度迎来高光时刻。

回首过去的三年,随着主网上线时间的 4 次延迟,市场先后演绎了早期参与者之殇、资金盘潮来潮去、云算力泛滥等戏码,每一次转变的背后都涉及无数个体,个体们共同的三年组成如今的 Filecoin 市场。

Filecoin 局内人 | 链捕手

云算力困局

「Filecoin 云算力抢购,第一期:88U/T,共 1000T;第二期:128U/T,共 2000T,晚上 8 点开始,抢到就是赚到,拼手速的时刻到了!」这是某社群群友发布的 Filecoin 云算力销售广告。

诸如此类的广告在币圈各种社群都可以看见,还有不少宣传语将 Filecoin 定义为下一个比特币或以太坊,而链捕手所在的社群几乎全被 Filecoin 的云算力广告覆盖,并且广告上报价五花八门。

「我上周入手了号称全网最低价的 Filecoin 云算力,标价 99U 每 T,当时试着买了 20T,花费不到 2000U,隔天其他的群竟然出现售价 88U 每 T 的厂家,与我手里的相比,每 T 相差 11U 整体算下来,差了 1500 元左右,价差不小,幸好没有 all in,不然可得肉疼!」4 月以来持续关注 Filecoin 的资深数字货币投资者沐沐告诉链捕手,对于散户来讲,自己买矿机价格贵且运维难度大,机组单价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综合成本太高,而市面上这些以 T 为单位出售的云算力,价格亲民,投资门槛较低。

虽然投资门槛低,但风险却一点都不小。主网还未上线,FIL 币何时能拿到手里还是未知数,即使后续上线,产量真实性也有待考证,而这几乎是云算力平台的通病,此外,也不乏以着算力之名圈钱的浑水摸鱼者。

事实上,上半年以来,金色算力云、火星云矿、蜂交所、虎符、BKEX、HomiEx、HyperPay、云管算力相继涌现,业内人士透露市面上销售公司也已有 500+,可见市场热度之高。

Filecoin 局内人 | 链捕手IPFS 生态图

但在矿机商家老付眼中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市场上卖云算力的这么多,纵观币圈、矿圈乃至链圈,这些年拉新都很少,基本还是存量市场,所以最后势必要面对一个问题:卖给谁?势必需要拉新人才能消耗掉,那拉新就是个难题。」

据老付观察,目前在拉新上,已有销售团队或者厂家想借助盘圈的力量来带动新流量进场

「之前是想过找资金盘来带流量,但深入了解后发现其中涉及到前期分账模型设计与用户兑付方案,推进起来并不简单,而且我们的底线是要保证给用户完成交付,同时提供相对优质的配置,这就决定供应链端的成本也会随之拉高,假设在此情况下和盘圈合作,还需扣除推广的返点相关费用,计算下来所剩利润实在微薄,所以就暂时搁置了。」一位 Filecoin 矿机商家向链捕手坦言,不少商家会考虑上述方案,但鉴于矿商必须要考虑用户承兑的问题,暂时没看到有相关动作浮出水面。

他还透露,除拉新外,云算力平台的大规模涌现也同样令他头疼。卖云算力的基本都是交易所、矿池,他们的出发点多是借销售 Filecoin 云算力之名为平台导流,底线是保本即可,定价相对灵活,用户好感度也较强,对于业务垂直的 Filecoin 厂商感到压力山大

但也不尽然。在 1475 合伙人 Andy 看来,目前市场上的厂商虽有 200 多家,真正有技术的却不多,相比之下,大部分云算力平台的技术能力可能更加有限,如此一来,肯定会有部分云算力平台需要依托厂商的供应链与技术研发能力,反过来看,云算力平台也非常有可能成为矿机厂商的分销商。

Filecoin 主网上线前,矿机相当于一种商品,厂商间比的是营销能力,而主网上线后,矿机则是一种投资品,自然要求投资回报率,而投资回报率则意味着对产品,技术等全方位的要求,大概率会过滤掉部分矿机厂商,整个赛道随之收窄。」Andy 补充分析道。

不过,在老付眼里,主网上线后不仅会淘汰部分技术不达标的矿机厂商,还会让以 Filecoin 为名的资金盘项目无处遁形。

资金盘潮来潮去

无独有偶,IPFSDATA 星际存储的负责人 Allen 与老付看法类似,作为 Filecoin 的早期参与者,他既见证了 Filecoin 在 2017 年的爱西欧热潮中以 5 美元的公募价格 30 分钟便筹集 2.57 亿美元的高光时刻,同时也目睹了 2018 年数字货币市场寒冬,主网上线遥遥无期时的尴尬阶段,当然还包括以 Filecoin 之名掀起的资金盘浪潮。

不过,Allen 告诉链捕手,Filecoin 500 亿 RMB 的市场规模中,大部分由资金盘驱动,此群体从 2018 年在早期布道者口中了解到 Filecoin,再到 2019 年上半年的各类资金盘项目的井喷,很迅速地就将 Filecoin 与「传销」二字绑定到了一起,以至于外界一听到 IPFS 矿机就会想到诈骗。

据他讲述,当时市场上的资金盘数量高峰期差不多有 20 个,其中 CAI 团队应该是最早的 Filecoin 资金盘,从 2018 年底在新加坡上线交易所、开发布会,到开始借势 Filecoin 市场热度完成招募,再到推出双挖矿模式,也就是承诺用户 Filecoin 上线前,可使用蜗牛矿机先挖项目方发行的代币 CAI,上线后可以二者都挖,并承诺两月回本,直至 2019 年初终止提币并跑路,这套模式在长达 1 年的时间里完成多次移花接木,最终圈钱 20 亿。

据当时媒体报道,CAI 团队售出的蜗牛矿机市场价近 6000 元 / 台,但单位成本价却连 1000 元都不到,而且在跑路前还曾一度将价格抬到了 8000 元 / 台,以此来混淆视听,受骗人数在 7000 左右,其中还有以家庭为单位的受害者,比如,早前全天候科技的报道中就曾提及有受害者与父母总计被骗走 40 万。

Filecoin 局内人 | 链捕手蜗牛矿机

不仅投资者,连 CAI 团队的硬件供应商也不能幸免,据 Allen 回忆 CAI 跑路后,还有剩十几万台未到账期的蜗牛矿机库存,这些账期内的供应商在 CAI 团队被缉拿归案后无处收账,只能认栽。

他还透露,目前市面上还存在一些没有跑路的资金盘项目,随着主网上线,官方规则即将明晰,他们所思虑的就是如何规避暴雷造成的法律风险。据 Allen 观察,目前来看,资金盘项目的普遍应对方案有三种。

第一种解决方案就是 Filecoin 主网上线后,通过接入主网,真正参与挖矿,来完成投资者的兑付,但这一方案的前提是主网能够尽快上线且币价够高,才能平衡新组矿机的硬件成本与挖矿产出,实现顺利交付,然而,由于 Fil 的期货价格炒的很高,所以硬件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能否可行很难预测

第二种解决方案就是接入 POC 项目,由于 POC 矿机所需硬件成本较低,相对容易实现。而最后一种就是重新写代币,发项目,挖新项目的代币,从而给投资者兑付

但是这三种方案在老付看来都不甚现实,他认为资金盘模式一定会走向崩盘跑路的命运,到时或许会引发大规模的刑事案件。

不过,前述现象的出现在早期参与者星际比特负责人刘司令看来是必然的。「资金盘潮来潮去符合早期市场发展规律,早期市场几乎都是由野蛮人推动和开拓,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就很难做到。但另一方面,野蛮行径也着实让行业被外界贴上了负面标签。」

其实,刘司令的看法正如 Allen 所感叹的那般,在这个市场上正在做事的团队往往带动的资金体量很小,而那些 「野路子」则带来了大体量的资金,而这种反差归根结底还是人性使然。

命途迥异的早期参与者

事实上,不管是云算力扎堆还是资金盘盛行,市场发展轨迹与 Filecoin 官方一举一动密切相关。在 Filecoin 完成募资后的三年中,主网曾四次推迟上线,就算如今主网上线临近,但仍有很多规则尚不完善,而在某种程度上种种不确定性则变相资金盘泛滥提供了土壤。

另一方面,部分早期投资者、参与者也因此陷入过尴尬。

Allen 告诉链捕手,早在 2017 年就参与 Filecoin 的人群可以分为参与官方 ICO 的投资者、软硬件技术研发公司、矿机厂商三类。其中,最尴尬的是当属矿机厂商,他们与资金盘一样面临的兑付压力,甚至压力比资金盘更大

「自从去年官方发出来消息说用 GPU 挖矿,大部分厂商都很慌,他们中不少人买的都是英特尔的服务器,根本没法挖出币来,很多都崩盘了,现在基本所剩无几,剩下的要么选择接入 POC 给投资者兑付小矿币,要么就是找理由跑路。」老付告诉链捕手,前不久,就有一家比较大的早期矿商就以被黑客攻击为噱头跑路了。

除面临兑付危机的矿商外,早期囤积硬件的投资者也面临着如何消耗掉无法与官方挖矿参数适配的低配硬件的难题,和资金盘与早期矿商类似,他们也可以选开发一个这些硬件适配的 POC 项目,来挖一些小矿币,亦或者可以低价卖给 POC 项目方。

老付坦言,像 Yottachain、涡轮等项目就是看到了早期矿商、资金盘的承兑需求以及囤积党的库存消耗需求带来的市场,才会选择开发小矿币项目,而小矿币赛道很有可能会掀起一波热潮

不过,在刘司令看来,困境也好,热潮也罢,市场发展至此核心原因是从业者严重乐观且高估了 Filecoin 主网上线时间线且验证低估 IPFS 挖矿的技术难度。

「2017 年 9 月份调研项目时,我注意到 Filecoin,鉴于过去在互联网做技术的经验判断它的可行性是非常高的,以后落地也比较现实,所以 2018 年开始做矿机运维系统的创业,当时预估主网年底怎么也上线了,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刘司令讲述道。

他还感叹,在 Filecoin 主网上线时间飘忽不定的三年内,星际比特的经历有些波折。「首先,对于技术研发团队来讲,在一个周期内没有做出相应成果,必然面临换赛道的选择,加上当时正好是 2018 年底的市场低谷期,团队多少有些灰心,也流失了部分人才,不过幸而留下伙伴价值观很一致,在坚持做 Filecoin 相关技术调研期间也同步开启了一些互联网领域业务,让公司顺利经营到如今。」

不过,相对于矿机厂商与软硬件技术研发公司而言,早期参与官方 ICO 的投资者承受的压力与风险最小。

自大三开始就自己组装电脑挖比特币的谢大炮就是 2000 名参加官方 ICO 的投资者之一。

「当时分布式存储项目很少,因为我是研发出身,和几个兄弟一起推演了下 Filecoin 的发展路径,觉得落地性较强,就通过朋友参与到官方公募。」谢大炮说当时参与 Filecoin ICO 的门槛很高,需要海外身份、固定月流水以及相应数额的个人资产,如果主网在 2020 年还未上线,就将投资款项退还给这 2000 名投资者。

今年则恰好是官方承诺的第三年,谢大炮告诉链捕手,外界有个误区,Filecoin 挖矿不仅仅需要矿机,挖矿的前提条件必须向官方抵押 FIL 币,而如今还未挖矿,所以用以抵押挖矿的 FIL 币如何产生是个大问题,而官方至今尚未给出答复,不过三年下来,自己已经很佛系了。

但是,如果参考当下期货市场的 FIL 币价格来讲,早期参与 ICO 的投资者至少已经拿到 5 倍以上的收益,还算丰厚。

然而,具体回报率还是要等到主网上线且解锁之后才能确定。目前来看依旧有不少问题需要官方捋顺,而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 FIL 的经济模型设计,未来可能与主网上线时间有着一样的意义

事实上,如果纵观 Filecoin 三年来的种种几乎都是在依赖 Filecoin 官方的举动而变,就像老矿圈与比特币网络的关系,不管是局中人的来来去去,还是市场从 0 到 1 演化,本质上都只是在游戏规则制定者指定的土壤上与逐利本性的作用下四处摇摆。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