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成钢:应对危机,大规模免税比直接发钱更好

“当前的核心问题不是经济增长,而是保命,保企业的命,保家庭的命,保经济的命。”

许成钢:应对危机,大规模免税比直接发钱更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采访:黄锫坚

新冠肺炎已在全球掀起滔天巨浪。人们关注各国确诊人数的你追我赶,更为 24 小时接力的股市跌荡心生忐忑。从欧洲到美国,防疫战略的要点到底是什么?美联储和各国央行的救市政策,能否支撑多次熔断的股市?这一次危机会对经济基本面造成多大冲击?带着这些疑问,界面新闻记者 3 月 19 日电话采访了长江商学院教授许成钢。

许成钢比一般意义上的经济学家更关心各国的制度比较,他研究的主题包括乡镇企业奇迹如何发生,苏联与东欧转轨失利的制度原因,也曾对金融危机有过深入研究。2016 年他与钱颖一获得了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颁发的首届中国经济学奖,2013 年许成钢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

在此次访谈中,许成钢认为,控制疫情的关键是大规模的病毒检测,确诊后尽早隔离和治疗。韩国、德国在这方面做得好,才能控制住疫情。而美国白宫存在很大失误,应该更早大规模检测。从传染病学专家的模型来看,新冠肺炎的蔓延已不可阻挡。在当前这个时点,英国、美国采取的基本措施,就是想办法把高峰压下去,即把短期患病人数的增长曲线压扁,拉长时间。因为当高峰来临时,会把整个医疗体系搞垮。意大利、伊朗的情况就是如此。

美联储和各国央行的救市措施该如何评价呢?许成钢解释说,把这些预防金融危机的措施误认为是救股市,是相当不完整的理解。防止金融危机,不是单纯为了金融市场,主要是为了基本面,因为金融危机会引发大规模的企业和家庭破产。

在他看来,面对危机,首先应尽快控制传染病。现在的医学技术、疫苗、药物肯定可以解决问题,但是需要时间。当我们全面控制住疫情时,如果没做好经济准备,后果就是很多企业、家庭会破产。那就是真正的难以恢复的大灾难。所以,现在应该直接把资金送给要破产的企业和家庭,保障他们不破产。“当前的核心问题不是经济增长,而是保命,保企业的命,保家庭的命,保经济的命。”

但许成钢并不认为直接向民众发钱是最好的办法。中国的大部分就业在中小企业,一定要避免大规模中小企业的破产。他再次重复自己提过的建议——立即大规模免除中小企业的税和费,以及所有和政府相关的地租。全面的免,能免的都免。而且这些措施应该尽快实施,已经存在的所有失业救济、失业保险制度,应立即全面启动。如果等到大量企业破产和解雇员工后再实施,经济就很难恢复了。

在访谈最后,很少在采访中使用感情词汇的许成钢说,这不是他的一家之言,而是经济学的基本理念,也是全球发达国家的普遍做法。“真正碰到大困难时,经济学还是有点用的。”他的意思是,帮助决策层在危机关头做出正确方案,是经济学家最大的使命。

下面为访谈实录:

界面新闻:从您本人的角度,能否评价一下英美、欧盟等国的疫情防控政策?控制疫情蔓延的重点到底是什么?

许成钢: 我目前在英国,我更多关注英国、美国、欧盟和中国的情况。英国的情况还好,疫情在控制范围内。全球对比的话,英国控制的程度和美国大体相似,包括传染的范围、确诊人数及其占人口的比例,还有死亡率方面,都显著低于其他国家。全球对比的话,做得最好的大国,应该是德国、韩国和日本。

有趣的是,德、韩、日是一个类型的资本主义制度,英美是另一个类型的资本主义国家。小的国家和地区,比如中国的香港和台湾、新加坡都做得相当好。当然它们有特殊性,相对容易控制一点。

德国这次做得非常优秀,死亡率特别低,跟意大利又这么近,很不容易。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统计数字,德国确诊 8200,死亡 13 人。这主要因为德国的病毒检测非常广泛。一方面,确诊人数多,则基数大,死亡率会变小。另一方面,检测广泛,就能把轻症的人送去隔离。其实,很多人是因为确诊太晚才会重症和死亡。韩国的优点也是大规模检测,保证确诊得早。英国早先一段也是这么做的。英国整体死亡率比较低,也是因为前期大规模检测。但后来发现检测力量不够,就放松了,放松后遭到很多传染病学专家的批评。

在美国,显然特朗普政府犯了错误。事实上美国有充分的时间准备,有能力提前准备好大规模的检测能力。当然,美国是联邦制度,地方有很大的自主权,很大程度上还可以补救和应对。

界面新闻:怎么评价美联储的救市政策,美国政府对经济和股市的关心似乎超过对疫情和健康的投入。这里面有哪些缘由,或者说是误读吗?

许成钢: 白宫是总统领导的行政机构,美联储与白宫是有区别的。美联储是在放松货币供给,但美联储是独立的,是独立作出判断和操作的,白宫原则上不能命令美联储做什么、不做什么。美联储向市场大规模提供流动性,是对金融市场做的独立判断和采取的措施。

而白宫犯了很多错误,本可以更早动用行政措施,比如大规模准备检测手段,大规模在入境口岸检测,还有重要的药物和设备的提前准备。

如果把防疫比作战争,在战争情况下,司令部依赖参谋部提供方案。疫情下最大的参谋部就是传染病专家。早在二月中,很多专家已经相当准确的预测到现在的情况。作为司令官,白宫没有听取参谋部(传染病专家)的意见。

我说的传染病学专家,包括哈佛大学、英国帝国理工学院、香港大学的预测,都很出名。最近几天,从疫情防控角度看,英国、美国的一系列措施高度相似。有媒体报告说,看起来英美联合采取了同一个办法,其背后大概是依赖的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做的模型。当然,美国有很强的传染病专家,包括 CDC 的专家,他们做的模型和帝国理工的模型性质上基本一致,所以判断也是相似的。

英国、美国采取的基本措施,就是想办法把高峰压下去,即把短期患病人数的增长压下去。从传染病学专家的模型来看,新冠肺炎传染病的蔓延是不可阻挡了。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蔓延的高峰压扁,这意味着拖延时间。因为当高峰来时,会把整个医疗体系搞垮。从武汉、湖北早期情况,以及意大利、伊朗的大规模死亡来说,都是因为蔓延的速度过于快,高峰太高,导致整个医疗体系的崩溃。

战疫的当务之急是把高峰压下去,让患病人数在医疗体系的应对范围内,医疗体系就可以控制疫情。德国的优秀之处就是控制住了。一是大规模检测,检测确诊马上隔离,这使得确诊人数能被控制住。二是德国的医疗体系很强大,所以死亡率就很低。只有这样的措施才会使死亡率极低,与流感相似。但是,那是德国干预成功的结果。处理得好的情况,这个病就是流感,跟德国情况类似。

界面新闻:您在半个多月前已经提过,中央银行要向市场提前提供充足的流动性。当时是出于怎样的理由?如何评价美联储最近几天的救市措施?

许成钢: 我所有讨论的基点,是避免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是我过去曾经认真研究过的一个内容,因此我对相关问题是比较敏感的。

当疫情冲击来临,在 2 月下旬,我们已经能看出它对基本面的重大冲击,会在金融市场引起严重后果,即流动性萎缩。而流动性萎缩会自动触发金融危机。所以,中央银行必须要提前做准备。我相信,中央银行的专家、所有有经验的人,只要见到流动性大规模萎缩的趋势,一定会想办法向市场补充流动性,以避免金融危机的发生。把这些预防金融危机的措施误认为是救股市,是相当不完整的理解,甚至有错误。

现在已经发生了流动性大规模萎缩。这里的流动性,就是说流动资产,现金或者政府债券,立刻可以买卖的东西。流动性没了,就是说在市场剧烈跌落时,所有明白人会抓住流动性不放,因为流动性是生命线。如果所有人都抓住流动性不放,这些流动性自动就变成不流动了。人们抓住现金和债券不放手,流动性就没了。当市场严重缺失流动性,使得很多企业、家庭(例如在抵押资产价值下跌时,银行可以要求家庭提前还房屋的抵押贷款,否则有权把作为抵押的房地产收回拍卖)不能还债,就会破产。

我们为什么关心金融危机,最大关心的是它对基本面的影响,我们关心的是企业的大量破产。金融企业、非金融企业、家庭的破产,会对基本面造成的重大冲击。防止金融危机,不是单纯为了金融市场,主要是为了基本面。金融危机的来临会引发大规模的企业和家庭的破产。

现在疫情导致金融危机的趋势已经非常清楚,无论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中央银行,都在出手释放大规模的流动性,避免最坏情况出现。同时,直接由中央银行出手,营救要破产的企业,可以买企业的债券。企业需要钱,通过买企业债券的方式,直接给企业流动性。在股票、债券市场上释放资金,无论怎么放松,可能都没用。濒临破产的企业,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救。只要企业在市场上卖债券,中央银行就买。用这个办法来避免企业的大规模破产。

这次的金融危机,来源不是金融系统、经济系统出的问题,而是经济之外的冲击。面对疫情带来的危机,最重要的有两点。首先是尽快控制传染病。这个困难肯定将能克服,现在的医学技术、疫苗、药物肯定可以解决问题,但是需要时间。那么,一年、一年半后,当我们全面控制住疫情时,经济怎么恢复?现在必须准备。如果没做好准备,后果就是很多企业、家庭会破产。疫情过去了,但企业破产了,家庭也散伙了,那就是真正的难以恢复的大灾难。所以,第二个要做的准备就是直接把资金送给要破产的企业和家庭,保障企业、家庭不破产。只要疫情控制住,经济会复苏的。要保证经济能恢复,一定要做事。就是保护企业不要破产、家庭不要破产。把资源直接送过去。这里核心的问题不是经济增长本身,而是保命,保企业的命,保家庭的命,保经济的命。

为什么在正常情况下不可以这么做?因为,在正常运行下,企业破产,企业解雇雇员,都是市场机制的一个核心成分。这个核心成分不能破坏,不然市场无法正常运作。但现在不是市场竞争的问题,不是某些企业做得不好,而是外来冲击。当我们讨论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时,在这个背景下,政府的作用就是必须出手,大规模救助企业,避免金融危机,救援市场、企业和家庭。

界面新闻:中国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这次危机呢?

许成钢: 中国面对的冲击与其他国家一样非常严重,甚至更严重,因为疫情发源自中国,至今很大破坏是在中国发生的。中国政府、央行应该学习成熟发达国家的政府和央行的做法。中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但原则上是可以学的,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调整。第一,必须尽最大努力避免金融危机,向市场释放流动性。第二,单纯避免金融危机还不够,因为中国有巨大量的企业和金融市场无直接关系。政府必须出手,直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避免企业大规模破产。

中国的基本情况是,大部分就业在中小企业。所以一定要避免大规模中小企业的破产。它们的生存非常困难,怎样帮它?我愿意再重复一遍过去说过的建议,最容易做的事,不需要专门设计方案的,就是立即大规模免除中小企业的税和费,以及所有和政府相关的地租。全面的免,能免的都免。原则上,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大规模送钱营救中小企业,和失业半失业的雇员,但问题是该怎么送钱营救他们?其实,设计送钱的方案相当困难。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截了当把税免了。政府自己的开销应该另想办法。

此外,个人所得税方面,可以全面抬高缴税门槛。即,所有收入达不到新门槛的人,都不交税,让巨大量的中低收入者免税,让大量的人免税。这是最容易的、政府送钱给急需救助的人群的办法。

现在,不论美国、欧盟还是英国,都在启动政府直接给大家发钱,香港已经在他们之前实施。但我不认为直接发钱是最好的办法。因为这种发钱的办法,不分穷人、富人。而用免税的办法,可以清楚的直接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现在需要的是雪中送炭,即企业、家庭需要的是生存,你要帮他,就把负担全部取消。

雪中送炭是中国政府现在必须做的事,而且应该做得更快。已经存在的所有的失业救济、失业保险制度,应该立即全面启动。哪怕很多中小企业的雇员还没正式失业,就应该全面启动,按失业情况处理。以此避免企业破产。因为等到大量企业破产和解雇后,经济就很难恢复了。

这些原则和做法是美国、欧盟各国和英国都在做的,而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看法,这是我们当年做学生时就学到的,经济学的基本理念。真正碰到大困难时,经济学还是有点用的。

许成钢:应对危机,大规模免税比直接发钱更好

许成钢:应对危机,大规模免税比直接发钱更好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