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过年回家,我被爸妈“冷落”了好几次。

“陪我玩会啊妈”好不容易回家一次,我开始腻歪我妈,没想到他俩竟然比我还忙。

“忙种树呢,你以为你吃的江西大橙子是哪来的”

事实上,每天他俩花在多多果园*上的时间真是不少,从同事大姨那偷水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简直比我给发大红包的时候还高兴)。而且更令我惊奇的是,我的阿姨、叔叔、甚至姥姥姥爷都在果园里有了虚拟身份,他们都成了👩‍🌾 。

(等等,Farmer 这个貌似很高级的概念好像在哪也听过 ... 来着?)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

*拼多多推出的线上虚拟种植游戏,用户通过偷水、种树等行为收获果实等虚拟物品,来兑换现实世界中的真实物品。后又推出了虚拟农场和牧场。

这样种出的树就可以兑换成“货真价实”的真水果和农副产品,果园的另一头就是新疆哈密瓜、内蒙牛奶、河北棒子面和 ... 哪的凉皮儿(第一次吃密封凉皮)的商户。

客厅电视上播着精致鲜肉代言的特仑苏,窗外吹进来的冷风是它唯一的观众。

“这年头谁还看广告啊“

别的先不说,多多果园的模式让我看到了,获取并奖励用户「注意力」的巨大潜力。这游戏复杂吗?也不复杂,但直接 onboard 了一个个无比紧密的好友网络;直接在果园里做广告行的通吗?没人讨厌这种先虚拟养成,又能拿手里的满足感吧。

我负责线上👀 种树,你负责线下真种树,一起收获一起吃。

“要啥区块链,要啥自行车”一点不接地气。

这让我想到几天前听的 podcast:预测未来大师 Kevin Kelly (以下简称 KK)关于注意力经济的展望。我天,当老外还在处于“展望未来”的时候,我老爸老妈已经活在未来了吗?

下面切换一下画风,为了对得起今天这题目,我们来离地儿聊聊注意力经济。

1000 个真粉理论

To be a successful creator you don’t need millions. You don’t need millions of dollars or millions of customers, millions of clients or millions of fans. To make a living as a craftsperson, photographer, musician, designer, author, animator, app maker, entrepreneur, or inventor you need only thousands of true fans.——Kevin Kelly

你可能听过,KK 经典的「1000 个真粉丝养活你」理论:人一辈子不需要有 100 万个 followers,而只需要俘获 1000 个真粉丝,我产出什么你就买什么,还能帮我到处安利。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1000 个真粉理论

那么传统的方式,人们是怎么找到这 1000 个真粉呢?KK 说,我们绕了一个大圈。

比如我要卖我写的书,我要找一个中间商(agency)帮我出版、打广告,并且我很难参与他的广告决策,但是我为此要付一大笔钱,让他帮我把这钱散出去“收买”粉丝。不管你是登板报,上新闻头条,还是印在名人的裤衩上,说到底,这些钱的用途是啥呢?用来买人们的注意力。

但请注意,人们(受众和粉丝)并没有因为付出注意力而拿到钱。KK 说,他算了一笔账,人每小时的注意力值

$3

注意力“值钱”吗?

创作者 / 创造者们会问了:那我有没有可能自己把这些钱,直接付给看我内容的人呢?随便看看的就少付点,每次必读完还带主动传播的真爱粉多付点。总之比我付给 agency 的那一大笔钱成本低就行了。而且我还能让我的粉丝高兴。

好,在高兴之前,我们来看看,

什么是注意力经济?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

The world after capital 这本书里说:工业时代之后,稀缺的不再是资本,而是注意力。这么稀缺的东西咋看不到价值呢?

相关阅读:资本过后,是注意力稀缺的时代

为什么要打造注意力经济

我们在前面提到,创作者的目的就是找到 1000 个真粉丝,当然真粉丝不是说他怎么包养创作者,而在于他为创作者带来的网络效应是巨大的,这里面的价值“捕获”很难言说。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真粉丝拉动整个网络

创作者在意的是什么?他们一般不会光指望着卖书来赚钱,而是更受益于受众网络带来的效应,而网络中每一个点都是粉丝的注意力(attention)。比如 KK,他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演讲和办奇怪杂志。虽然不靠卖书赚钱,但他希望人们去读他的书,“读完” 他的书。

这里有一个好玩的故事,为了让人们理解这种注意力经济,KK 做了这样一件事:他给自己的一本书定价 4 块,粉丝买了之后“读完”他会返给你 5 块。

也就是说,他付你 1 块钱来读完他的书。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电影《西虹市首富》画面

这让我想到两个戏剧化的场景,一个是电影《西虹市首富》中暴发户王多鱼发明的“人瘦险“:给人们钱去减肥,你减一磅给你对应奖金。还有一个是好友 Daniel 在疫情期间发起的健身互助项目,每个人押 100 块到池子,每天把运动过程拍成视频打卡,如果成功坚持下来,就可以分池子里的钱。如果没坚持,你的钱就被剩下的人分走。

好,我们再离地儿一点。受众说了,除了拿到付出注意力的奖励,若我还想与你发生长期的关系呢。咳咳,这位同志,说话注意点,你这是要变成真粉丝啊!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真粉丝追星成功 .jpg (dont get me wrong,i m one in red ;)

下面我们为真粉丝引入 NFT。(伪粉群体可以直接跳到「最后」那章了)

可以先读:人类,回到物物交换时代吧

NFT 和注意力经济

KK 说,我们的世界正从一个个固定的名词转向一个个流动的动词。在未来 30 年,我们会看到很多东西——像汽车、鞋子—— 在转化为无形的动词。也就是说,产品将变为一种服务和过程

真粉丝会为创作者的作品买单,相应的,他们的注意力应该值得更持久、可以流动的权益。NFT 的作用是:

一种可信的记录凭证

它将包含作品自打出生以来的“可信”记录

使价格分层成为可能

在基于广告的模式中,无论粉丝的热情程度如何,收入都会或多或少地统一产生。与订阅付费式网站 Substack 一样,NFTs 允许创作者根据用户的付费意愿(反映热情程度)提供差异化的服务。但 NFTs 会比非加密产品走得更远,因为它们很容易被切成一系列递减的定价层级。NBA 顶级投篮卡的价格从十几万美元到几美元不等。想做比特币的粉丝?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热情程度,想买多少就买多少,最低至小数点后 8 位。Crypto 的细粒度让创作者可以捕捉到需求曲线下更大的区域。

也就是说,它可以量化粉丝的“attention”,进而对应权益分类。

使粉丝从消费者变成所有者

说更直白一点就是粉丝变股东,让两者之间的互动过程更直接一点,成本更低一点(因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了)。

对于创作者来说,我想知道谁拥有了我的作品的一部分,这和谁给我偶尔点赞、留言、转发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用艺术家和藏家来比喻,真粉丝就是藏家。

对于真粉丝来说,你对创作者的喜爱不仅仅转化成了行为,还有个凭证留在了你自己那里。举一个极不恰当的例子,就好像有了“你好,李焕英”的四刷电影票,就可以成为贾玲的股东,那我肯定四五六刷啊 ...

无论是文字、图像、视频还是音频,每个被创造出的媒体都体现着一个人的独特性和创造力,NFT 是否可以作为一个媒介去帮助人们为自己的 idea 找到 1000 个真粉丝,将是非常有趣的话题。

...

最后

现实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多重身份:受众、创作者、粉丝。每个人都在付出着注意力,每个人都在创作着不同的东西,每个人都想尽办法捕获着他人的注意力。逼逼了这么多,也是在解答 / 继续我自己的疑惑:

怎么让我们的注意力得到应有的回报?

怎么找到我自己的 1000 个真粉丝并让他们受益?

有没有一个直接的方式,没有中间商就不行吗?技术怎么帮助我们?

你的注意力,我 p a y 了这图下次再说

好,我们最后实践一下注意力经济(attention economy),

玩个游戏

如果你没有快进读到了这里,那么你可能花了:

汉字总数:2744 个;英文单词:211 个;

中文标点:343 个;英文标点:128 个;图 7 张

阅读所需时长:555 秒

按 $3/ 小时的注意力价格算的话,是 555/3600s$3=$0.4625*

那么,我会为你「赞」或「在看」的注意力付 10 $DOGE(市价 $0.05 一个) 到 Fungi's Fund*。 下次文章来揭晓我付了多少 $DOGE 的注意力。

*Fungi's Fund: 一个野生基金,目前用途之一是预存未来货币——狗狗币($DOGE),胖车库收到的打赏等均换为等值 $DOGE 存入该基金,详情请戳文章:什么是被低估的。

如果看不懂游戏规则,就直接点「在看」吧;)

相关阅读

人类,回到物物交换时代吧

资本之后,是注意力稀缺的时代?

什么是被低估的?

A16z 对 KK 的访谈:https://a16z.com/2020/01/27/1000-true-fans-attention-economy-inevitable-kevin-ke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