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专访孙宇晨:BTT 这个项目是要一直做下去的,我们不会跑》

自 2018 年 6 月波场主网上线至今,波场已经发展成为全球前三大公链项目,及与 EOS 比肩的 DApp 平台。截至 1 月 28 日,波场活跃 DApp 占比 51.38%,平均日活已经达到 494 人次,为三大公链平台最高。

而波场 TRX 近期在熊市中走势强悍,从最低点 0.011 美元至最高点 0.034 美元已经翻了三倍,而这种行情的产生离不开 BTT 空投。自从波场宣布 BTT 将对 TRX 持有者空投,TRX 的价格就呈强势上涨姿态,同时,波场联合币安在 LaunchPad 进行 BTT 众筹,这也是 LaunchPad 时隔一年多后第一次发行新币。1 月 28 日北京时间 23 点,币安 BTT 众筹开始,参与者高达几十万人,594 亿枚 BTT 在 15 分钟内售空。

BTT 可能是数字货币市场熊市以来最为吸睛的项目。近日,记者独家专访波场 CEO 孙宇晨:

「我们准备把 BTT 打造成熊市的标杆项目」

Q:你提到 BTT 是波场上发行的第一个比较重要的 Token,而且业内对 BTT 的确极有热情,甚至可以说,BTT 是目前熊市中为数不多的吸睛项目,你觉得 BTT 的热度可否持续?

孙宇晨:肯定能一直持续。首先,BTT 并不是一个只做一下就不做的项目。BTT 有着非常好的用户基础。BitTorrent 在全球有近 1 亿活跃用户,而且这 1 亿的活跃用户量从 2003 年到现在的 16 年来一直很稳定,可以说从来没有下降过。BitTorrent 作为一个统治级别的 P2P 应用,比比特币更久经考验。比特币到今天也才十年历史,但 BitTorrent 已经 16 年了。BTT 被行业看好是有原因的,并不需要我们炒作才火起来。我对它的热度不担心,它不会像很多网红项目一样,靠炒作火了然后很快消失。

孙宇晨: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我们不跟霸王龙抢陆地

Q:临近进入二级市场,BTT 的市场反应怎么样?

孙宇晨:现在 BTT 除了空投还有众筹(Public Sale),从这两个方面看,我个人觉得市场反应是很好的。首先,可以从波场的二级市场表现来看。我们宣布空投之后,TRX 直接翻了一倍,宣布空投细则后又涨了 20% 左右,要不是这两天 BTC 在跌,我相信还会涨更多。其次,从币安了解到 BTT 众筹的需求非常大(采访时众筹尚未开始),我个人认为这就是价值的体现,并不是说我们宣传了它才会火。我们近期做新项目已经克制很多了,如果要比宣传,我们以前宣传 Tron 的时候才是最猛的。我觉得熊市有这么好的表现,确实是 BitTorrent 这个项目本身很强。

Q:看 BTT 空投细则——BTT 对 TRX 持有者连续空投 6 年,为什么要实施这么大规模的空投?

孙宇晨:第一是鼓励长期持有。我们在空投细则里说了,除了 6 年的定期空投,还设置了不定期空投,就是为了防止投资者追空投扭曲行情。以前项目方分红时就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大家空投前疯狂买入,然后空投完一个断头斩。所以我们把空投期定了六年,包括不定期空投,都是为了增加长期持仓的用户,拉长周期,大家也别砸盘了。

第二是为了给大家一个印象,我们连空投都空投六年,表明这个项目是要一直做下去的,我们不会跑。

Q: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们其实是想给这个市场一个持续稳定的观念,但最近有声音说,BTT 空投这么久其实体现了波场对 BTT 没有什么信心,所以要用这么久的空投周期来维稳 BTT、TRX 的价格。

孙宇晨:哈哈,这倒没有,而且恰恰相反。连续空投六年恰恰说明这个项目是要一直做下去的,所以根本没有砸盘跑路的想法。而且我对 BitTorrent 很有信心,不仅因为它经历的 16 年发展,还因为它拥有全球 1 亿活跃用户。我们倾全团队之力,准备把 BTT 打造成熊市的标杆项目。

孙宇晨: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我们不跟霸王龙抢陆地图△BTT 代币分布,资料来源:launchpad.binance.com

Q:BitTorrent、BTT 会否给区块链带来新增用户?

孙宇晨:绝对会的。举个例子,我们会给 BitTorrent 的 1 亿活跃用户空投,而这 1 亿的活跃用户绝大多数不是币圈用户,但是这 1 亿用户全都是核心的,属性与币圈用户高度重合的。首先他们对去中心化技术感兴趣,使用着 P2P 技术;其次用户以 25 到 35 岁的男性为主。我们请科比参加活动,也因为他是全球 25 到 35 岁男性中知名度最广的。所以当这 1 亿用户收到 BTT 空投的时候会去想,BTT 是什么?虚拟货币是什么?他们就会开始调查。

Q:你预计这些人什么时候进场?

孙宇晨:我觉得是在二季度。我们产品已经做好,在测试了,计划第二季度发布。其实传统项目发币的不少,但后期都面临三个问题。第一是用户转化率极低。举个例子吧,现在不怕得罪人,因为那项目都快完蛋了。比如 Kik 等最早的传统发币项目,基本上是一地鸡毛,这些产品的活跃用户特别少,真正用虚拟货币的人就更少。经常有项目号称有 1 亿用户,其实真正活跃就 10 万。第二是这些产品的活跃度非常低。我们知道,互联网产品如果留存没做好的话,很快就不行了。第三是这些用户跟币圈根本不重合,也不知道去中心化技术是什么。所以我觉得 BitTorrent 真的是最适合币改、Tokenize 的项目。

Q:BitTorrent 的定位是什么?Tron 上的一个超级 DApp?还是说它还可以起到更多作用?

孙宇晨:首先它当然是 Tron 上的 DApp,但是后面的作用肯定会更大,我们现在有三个方向的布局。第一是去中心化的 BandwidthSharing (带宽共享),就是有 BTT 的时候下载更快。现在的 P2P 下载都是 seeding (做种)式的,并没有激励机制。以前吸血雷还推出功能,下载完成后关闭上传,就怕上传浪费了流量,但如果人人都这么做,那 BitTorrent 就没法用了,它本来就是利用 P2P 协议上传的。所以现在不关闭上传就能获得奖励,相当于让更多人 seeding。我们也做了用户调研,很多用户并不清楚自己 seeding 能赚多少钱,索性就开着,这样其实所有人都能得到好处。比如下载一个资源并不需要花钱,但由于 seeding 的人多了,你的(节点)选择也增加了。

第二个领域是去中心化的存储,类似 SIA、IPFS。我们知道 IPFS 本质上就是对 BitTorrent 协议的改造,这个我们也会马上去做。

第三是去中心化的 CDN (内容分发网络)。只是这些项目还没完成,我们不愿意大张旗鼓宣传,也没有写进白皮书里,但其实已经在后期的规划里了。

孙宇晨: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我们不跟霸王龙抢陆地图△BTT 用户分布,资料来源:bittorrent.com

Q:有声音说 BitTorrent 这种模式和迅雷的玩客云没什么区别,你怎么看?

孙宇晨:首先,迅雷还称不上去中心化,迅雷只在中国有用户,这根本达不到全球去中心化的标准。而 BitTorrent 在全球 138 个国家都有超过 10 万以上的活跃用户,是高度的去中心化。

其次,迅雷没有对 BitTorrent 协议的控制权。而我们的优势是拥有 BitTorrent 协议的控制权,我们可以用 BEP 去修改 BitTorrent 协议,可以把 BTT 的功能加入到 BEP 里面,就像 Tron 的 TIP 和以太坊的 EIP。

所以不仅 BitTorrent.com 是我们的,BitTorrent.org 也是我们的,整个 BitTorrent 协议也是我们可以影响的,而这点迅雷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的去中心化比迅雷强非常多,并且可以修改整个协议层。

Q:内置到客户端后之后,通过原有的亿级用户基础,BTT 可以做到非常大的规模,有没有担心这么大用户量带来的压力?BitTorrent 前高管莫里斯说波场还达不到 BitTorrent 需要的 TPS,你如何回应这个问题?

孙宇晨:我们目前的解决方案,跟以太网的雷电网络、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比较类似。我们有一个混合的(hybrid)解决方案,并不是 BitTorrent 每一笔文件碎片的传输都会上链,我们会先给它开启一个通道(channel),然后等全部文件转完之后再把整体结果上链。

这个解决模式在 BTT 的白皮书里也已经写到,所以 BTT 上链的方法其实是将最后的结果统一上链,也就是用户需要将 BTT 在区块链转移的时候,才会上到主链,而平时只在子链和侧链里进行文件的传输。

所以从这个解决方案来看,波场的 TPS 完全满足 BitTorrent 的需求。

Q:BitTorrent 是否考虑上线独立的主网?

孙宇晨:BitTorrent 不会考虑上线独立的主网。因为 BitTorrent 本身的优势主要在于他的 P2P 网络,而区块链方面的优势在波场,显然波场在这方面的优势更大,所以我们一直考虑的是波场和 BitTorrent 两个网络的融合。

Q:收购 BitTorrent,最终通过 BTT 将之通证化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想法,至少目前很受市场欢迎。除此之外还有没有类似 BitTorrent 这种本身就有区块链的属性,同时有很大用户基础的超级应用?这会不会是一个思路,将互联网具有区块链属性的应用移植到区块链,促进区块链的繁荣?

孙宇晨:这确实是一个思路,如果要设置这类应用 Tokenize 或者说币改的前提条件,我觉得一定要自然,不能牵强,不能为了币改而币改。现在有一种现象,大量的传统企业,其实和币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直接币改,那绝对是一地鸡毛,很多人在这方面还是略显着急了。

这点我在公司内部也会讲,也会有合作伙伴在波场上发币,其中一些应用实例就很牵强,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要使用加密货币,甚至很多方案还不如直接使用中心化的积分。我认为去中心化一定要对效率有提升,而不是降低才能使用的技术。区块链是个很好玩的技术,但并不是所有地方用区块链效率就是更高的。它跟人工智能不一样,有些场景使用区块链去中心化,还不如中心化服务器高效。

「以游戏类 DApp 为主的环境是符合波场预期的」

Q:刚刚说到 BitTorrent 会成为波场上重量级的 DApp,但无论是波场还是 EOS 平台,游戏 DApp 占比极高。你能否预测下 DApp 游戏在 2019 年的发展趋势?

孙宇晨:其实我们作为操作系统,并不管什么游戏火,比如苹果当年也没有办法预测 Angry Bird、切西瓜会火。但我觉得,以我们现在的游戏和 DApp 增长量,一定会出现这样的火爆应用,所以我没有那么悲观。很多人说第四季度 DApp 火了,而到 2019 年第一季度就没那么火了,这点我不同意,波场现在每天都有至少三款新的 DApp 上线,多的时候有五六款。

我相信到一季度结束,能达到一天至少十款游戏上线,所以波场出现迷恋猫这样的爆款应用只是时间问题。虽然没有办法预测,但我觉得爆款肯定出现在游戏领域,因为苹果最早期(的爆款应用)也是游戏。但是我相信很快,甚至不会晚于二季度,就会出现新形态的应用。现在大家不是经常开玩笑说人类本质就是复读机嘛,说波场上面的 DApp 都是之前以太网上红过的。但我觉得最迟今年二季度,波场上应该就会诞生新的,以太坊上没红过的,甚至以太网从来没有过的爆款 DApp。

孙宇晨: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我们不跟霸王龙抢陆地图△波场 DApp 类型,资料来源:tron.app

Q:游戏之后,你最看重什么 DApp 类型?

孙宇晨:DApp 类型啊,我不认为会有很多,应该就是游戏了。这个也很正常,你去看互联网的发展史,或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史,最早都是在游戏方面取得突破的。

这个原因也很简单,无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还是区块链,本质都是互联网。所以它有一个很鲜明的特征:一定要是全链条在线,哪怕有一个链条在线下,就肯定往后排。比如 O2O 不可能比游戏、线上互联网更火,像送餐这些都涉及到了线下,而涉及到线下的那就都没这么快,移动互联网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在收购公司的时候,没有收任何传统企业,那些都是离区块链非常远的。一个闭环系统要全部能够在线上完成的,才能率先区块链化。所以我觉得,目前唯一符合的也就只有游戏。

其他应用也有,但是现阶段也不会很火,比如信息上传,公证这些都需要监管之类的程序。我觉得自己能直接做的只有游戏,所以我还是高度看好游戏。

Q:根据波场白皮书的描述,波场准备打造一个服务于全球的内容娱乐平台,那现在 DApp 以游戏为主是否符合波场的预期?以后波场准备如何向定位的方向发展?

孙宇晨:最早的时候,白皮书提到波场是一个全球的内容娱乐平台,而我们现在一直是按照这个路线来打造波场的。所以当前这种以游戏类 DApp 为主的环境是符合我们预期的,包括收购 BitTorrent,同样符合我们的预期,都是在内容和娱乐领域发力。所以我们长期还是会将波场定位在内容、娱乐这个领域下。

孙宇晨: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我们不跟霸王龙抢陆地图△波场 DApp 统计数据,资料来源:tron.app

「波场的应有之义」

Q:你在演讲中提到波场 2019 年的几大目标,你觉得实现这些目标难度如何?波场要如何实现这些目标呢?

孙宇晨:优化基础设施,添加零知识证明(zero-knowledge proof),达到 1 千万日交易额,突破 1 千万账户,这些目标,别人可能觉得很难,但我觉得这些都是波场今年的应有之义。对于波场来说,只要努力这些都应该达到,2019 年我们会更加努力,日后定会产生更多的惊喜。

Q:在当前的基础上,波场有什么措施来引导传统互联网用户入场?

孙宇晨:首先要降低 Tron 的入场门槛。我们现在的浏览器跟以太坊一样,都需要输入完整的地址才能查看。二季度之后,我们会逐渐改成用户名制,波场会变成域名制,用户可以直接注册姓名双拼。打个比方,我们用微信加好友,总不能还去输微信那个「wx-」后面一串乱码吧,这不切实际,所以今年波场在这方面会有很大改进。以后的转账可以扫二维码,或输对方 ID,而不必去输那长串的字符地址。其次包括密钥找回等,也会有一系列的突破,之后波场的整体提升以及入场门槛的降低会有一个飞跃式的进步。

Q:同样是超级节点的治理模式,波场的反应速度和迭代更新速度感觉比 EOS 更快,原因是什么?

孙宇晨:我个人感觉,Block.one 更像是一个传统区块链团队,而我们更像一个互联网团队。互联网公司是什么,是永远奉行用户是上帝,用户和开发者是上帝。所以我们把自己定位摆得很清楚,自我定位就是互联网公司服务用户。以太坊和 EOS 都不这么定位的,他们觉得别人来是伺候自己的,Block.one 为节点们服务?不存在的。我觉得波场在这一点做得还是不错的,包括我们很多同事,都是为开发者服务的。

另外区块链行业还有个不对的想法,经常有观点说区块链强调社区,强调去中心化,但去中心化并不代表没人管理。现在经常有项目坏了没人理,协议升级没人管,甚至有人把币卖了还美名其曰项目还给社区了,我觉得这绝对是对区块链的误读。

孙宇晨: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我们不跟霸王龙抢陆地图△孙宇晨接受采访

Q:几天前你宣布成立「合规与监管部门」,这个部门是在什么背景下成立的?你能否简述下这个部门对波场的影响?

孙宇晨:合规和监察部是非常重要的,这个部门有对内和对外的两点(职能)。对外方面,波场今年,尤其是二季度以后的重点就是在全球范围内与监管机构更加密切的交流。此前波场主要在提升业务,但我认为把合规做好也是非常重要的。波场现在全球 100 多个国家都有用户,急需加强与各个监管部门的业务沟通,让各国的监管部门更加了解区块链,这是它对外的职能。

而对内,合规检查也非常重要。公司现在壮大了,需要合规和监察来保证员工按照法律规则来操作。互联网大公司的反腐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例如近期 BAT、大疆无人机集中反腐,都说明了这个问题。内部需要一股力量来打击不法分子,不合规等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合规审查部门是有对内对外双重意义的。

Q:波场是否有布局东南亚的打算?对当地的区块链行业怎么看?

孙宇晨:东南亚也是我们紧接着的重点布局,包括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菲律宾,这些地区绝对是区块链发展的下一个蓝海。

Q:你在今天的演讲开头提到,波场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区块链公司或互联网公司,而是定位自己为一个未来公司,那波场未来除了区块链行业,是否还有进军其他领域的打算呢 ? 现在是否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想法呢?

孙宇晨:我们对波场的定位有这么几点:第一是我们只做区块链行业,以及跟区块链行业高度相关的;第二,我们只做线上,绝不做线下。我们经常打比方说,波场就像恐龙世界里的翼龙,是飞在天上的,天空是我们的王国,我们不会跟下面的霸王龙去抢陆地。我们的定位就是在线上做区块链相关,内容娱乐相关,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对波场的定位一直都是比较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