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技术、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储备金管理、公开上市,生态推进,都仿佛变成了解谜游戏里的不同组件。

撰文:王超,Empower Labs 发起人

PuzzleMaster 是全球最大的解谜玩具销售网站,这上面能买到一个叫银河的玩具,卖 13 美元。它看起来有银河系的形状,小巧、精致、由很多组件构成、需要一些技术才能拆开、需要更多的技术才能装回来。类似的玩具在 PuzzleMaster 上还有好几个,它们由同一个人设计-Bram Cohen。

解谜 Chia Network:BitTorrent 创始人发起的公链项目有何亮点?

解谜玩具设计只是 Bram Cohen 的业余兴趣,2001 年前他的主要工作是码农,曾负责过一个叫 MojoNation 的项目。他在当年的个人简历里这么评论 MojoNation: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融合了很多加密技术,不幸的是这玩意做的不咋样。不过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有趣的教训。

Bram 更为大家所知的身份是 BitTorrent 协议的发明者,他在 2001 年创造了 BitTorrent 协议并随后开源了这个协议。Bram 很擅长解谜玩具的拆分和再组合,而 BitTorrent 的核心逻辑是把文件分成很多个小块,让下载者互相连接,最终再组合到一起。不知道这个设计是不是也受到了解谜游戏的影响。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BitTorrent 协议一度主导了超过 50% 的互联网流量。

Bram 很擅长跨界,他的专长还包括可以同时扔 5 球杂耍,折纸模型设计,还担任了一家环保核反应堆公司的顾问。而 Bram 的最新身份是当红炸子鸡 Chia Network 的创始人。

爆火的 Chia 挖矿在过去几周凭借一己之力带动了全球存储市场。在火热的挖矿生态之外,Chia 有着更具特色的运营和商务拓展模式。这些模式独特又大胆,意在跨界破圈。他是否能成功目前还很难判断,但这些探索毫无疑问会成为公链拓展之路上的一个珍贵样本。

我叫奇亚

Chia 是一条有着浓重早期加密社区味道的公链,他希望通过尽可能节能的方式创造一个适用数字化社会的绿色数字货币。Chia 采用的空间+时间证明机制,让普通电脑也可以利用硬盘的剩余空间挖矿参与出块。他同时支持智能合约,一种叫 Chialisp 的智能合约语言允许使用者发行自己的资产并设计相应的合约逻辑。Bram 把这些 Token 叫做染色币,一个 Crypto 老鸟熟悉的历史词汇。

在 Bram 看来,中本聪构建的比特币共识机制的理念是对的,但中本聪并未预料到 ASIC 矿机的出现。现在巨头们掌控了绝大部分的算力,这已经违背了最初 1 CPU 1 Vote 的愿望,不仅在相当程度上降低了去中心化程度,同时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而 Chia 则希望通过创新的时空证明共识机制,来重构这一初心。Chia 把这一共识叫做改进的中本聪共识。

比特币自身不支持智能合约。于是需要更复杂业务逻辑的机构只能选择了以太坊。Chia 对以太坊的评价是设计存在缺陷同时安全性堪忧。这极大的限制了企业尤其是金融机构进行大规模的链上应用拓展。而 Chia 针对这些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从 Chialisp 已经原生支持的各种功能看(多签、交易撤回、收款地址限制、身份钱包等)这些逻辑确实非常适合金融机构使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业务逻辑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依托 Chialisp 进行金融业务开发,尤其是偏向合规的金融业务开发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挖矿和流通量

Chia 的主网已于 2021 年 3 月 19 日晚 10 点上线,上线的前六周只能挖矿不能转账,旨在完成初始的代币分发,转账功能的开启时间是北京时间 5 月 1 日左右。 Chia 的原生代币叫 XCH,主网转账开启时市场的实际流通量只有 38.7 万个,而第一年的挖矿总释放量也只有 300 多万个,挖矿产出每 3 年减半一次。不过在上线前,Chia Network 已经预挖了 2100 万个 XCH 作为战略储备金。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大到全网矿工需要整整 21 年才能挖到这个数量。

初始流通量的 98% 是预挖币,这还怎么玩?战略储备金的管理和使用必将成为市场最关心的问题,也会在相当大程度上决定了 Chia 的发展,以及 XCH 价格。

先说结论,储备金不会被用来砸盘,同时有理由相信在主网上线之后的至少几个月内,储备金账户都不会被动。后续储备金的使用也会非常谨慎,不会给市场带来大的抛压。

上市公司和战略储备金

Chia 的背后有一家叫 Chia Network 的公司,这家公司最快可能在数月后上市,他的主要资产就是预挖的 2100 万个 XCH,而公司的定位是软件服务公司,通过提供软件服务和技术支持获取收入。就如研发了 Redhat Linux 的红帽公司,公司的操作系统产品是开源且免费的,谁都可以拿去用,但针对行业用户如果进行复杂的商业化部署,则需要收取服务和支持费用。

上市有三个主要目的:

  1. 这支股票会承担类似 ETF 基金的作用,随着 Chia 代币价格的涨跌而起伏,而买入这支股票一定程度上就是买入了一定份额的 XCH 代币。这毫无疑问提供了一个极方便的一个入场通道,让普通用户能够以熟悉的方式购入等同于 XCH 的股票,能很好的拓展持币(股)用户量。
  2. 提高公信力。上市能够有效提升 B 端客户的信心,并以此为基础来推广 Chia 在传统世界的应用。而用传统的公司治理方式,在财务透明的特性,进行战略储备金的管理和使用。公司在动用战略储备金账户时,不仅受到公司章程的限制,也会受到监管部门的相关限制,并且任何储备金使用和变动都会及时披露。这无疑也会给 XCH 二级市场参与者更大的信心。
  3. 价格稳定器。Chia 预期未来会形成两个价格,数字交易所里的 XCH 价格和上市公司股票价格。由于上市公司股票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 XCH 份额,这两个价格会产生关联性,当他们产生偏离,套利者会进行套路,从而起到降低价格波动的作用。

关于战略储备金,最新的商业白皮书里提到以下确定的关键信息。

  1. 公司不会出售储备金。
  2. Chia 的投资者投的是股权,不持有 XCH 代币,Chia 的团队成员也不会获得任何 XCH 代币作为工作奖励。但如果公司未能在主网上线后 3 年内完成上市,或者上市后总市值在 30 天低于实际持有 XCH 数量价值的 65%,投资者有权把他们的股权置换 XCH,但置换数量为原始投资额,不会获得任何收益。
  3. 战略储备金的动用由董事会投票决定。需要同时获得大多数董事的同意,以及大多数独立董事的同意。当前董事会有三位成员,包括一位外部独立董事。董事会正在寻求引入其他两位外部独立董事。也就说未来储备金的使用需要 2 名外部独立董事的同意。
  4. 任何战略储备金使用规则的变更会至少提前 90 天公布给公众。
  5. 在公司提交上市申请前不会用持有的 Chia 进行股票回购、分红、对外投资等行为。

综合以上信息判断,在可预见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储备金不会通过任何方式释放出来,这会保证在提交上市申请前这段非透明期储备金不会被乱动,同时也会满足 SEC 针对代币去中心化程度的一个建议标准 Hinman Test。而提交了上市申请后,一切都公开给了全世界,任何的动用更是会以透明的方式进行。

说的更通俗一点,主网开启初期的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内,市场上只有矿工有币。未来上市公司会控制战略储备金的使用,但储备金不会被公司用来砸盘,它会以非常透明、非常克制、以及一定程度去中心化的方式被使用-借给有需求的企业或政府用户、生态支持、投资、股票回购以及提高挖矿奖励。

尽管白皮书的描述并不具备直接的法律约束力,不过根据团队和独立董事过往声誉以及在各种渠道呈现的信息,白皮书里的关键信息大概率是会得到执行。

Go-To-Market

与其他基金会主导的公链不同。Chia 的背后是一家按传统模式运营的公司,这个公司创造了开源的 Chia 区块链软件并基于这个软件启动了网络。公司的产品是一个开源软件,但网络并不由公司所控制,而是以去中心化方式来运作。公司后续利用技术能力进行平台的 B 端拓展,推广基于 Chia 的应用,也获取服务收入。

这个故事其实几年前被讲过。嗯,你没猜错,就是开发了 EOSIO 软件的 Block.one。拥有不错的技术和雄厚的资金,EOS 后续的发展缺非常令人失望。尽管有这么一个并不愉快的先例,我依然把 Chia 当做一个全新的探索模式来看,因为二者的技术模式和实际运营模式都有相当大的区别。而且 Block.one 被诟病的核心根本不是做没做成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去做的问题。这一步,Block.one 可能没有真的迈出来,现在轮到 Chia 了。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在整个应用开发领域,企业级应用的市场要远远大于直接面向 C 端的应用。当前基础设施类应用和企业级应用通过信息互联网支撑着这个信息化世界的正常运转,而未来我们的生活一定是各类企业级应用通过公链来支撑。Chia 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并为此做了准备。 而杠铃的另一端,Chia 也会积极拉拢、投资和支持 Crypto 社区的原生力量,希望能够产生出创新和更多的可能性。

Chia 的灵魂人物毫无疑问是 Bram Cohen,团队后续又引入了几个级别相当高的高管,包括曾担任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CEO 的 Gene Hoffman 以及曾在 Paypal、Netfilx 等多家科技公司负责法务的 Chuck Stoops。但任何一个做过 2B 行业的同学应该一眼就能看出这个组合的问题。这是一个缺乏市场和商业化经验的团队。Bram 是个技术天才而非商业天才,高管 Gene Hoffman 是一位资深商业人士,但是个光杆司令,目前并未看到一个成型的团队负责商业落地。更何况即使是 Gene 过去所管理和擅长的也都是 2C 类的业务。B 端业务的各种坑这个团队大概没有人踩过。这也解释了为何 Chia 发布的商业白皮书里关于 Go-To-Market 的部分只是喊了一些口号和基础概念,写的非常单薄。

当前 Gene 的主要工作应该是围绕公司上市、治理以及后续华尔街关系等方面开展,而 Bram 的主要工作应该是管理研发外加找人。真正负责市场落地的部分大概率会引入新的擅长此领域的高管负责。尚未有任何公开信息披露这方面的进展,但这一步如果太慢了,会直接影响到项目的发展。故事终须变成现实,如果始终不能形成真正的大规模应用,没有价值捕获能力,生态终将沉寂。

躬身入局,Bram 从谜题设计师变成了解谜者。加密技术、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储备金管理、公开上市,生态推进、GTM,这一切都仿佛变成了解谜游戏里的不同组件。他 20 年前曾用一次创造开创了信息互联网的的大规模 P2P 应用,而这次价值互联网的大规模应用是他的目标。

在 PuzzleMaster 里一位买了 Bram 玩具的用户有这样一条留言:Even if you know what you are trying to do it's very difficult to actually maneuver the pieces how you want them.

即使你知道想要做什么,也很难按想要的方式来真正操作这些组件。

Good Luck C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