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a 团队密码学实力较强,亦获得 Coinbase 等众多知名机构的投资,目前缺乏优质的生态项目。

撰文:Justin Cai,就职于 Evaluape

Coda 是将区块链数据通过零知识证明压缩到固定字节大小的新型数字货币。区块链全节点数据容量非常大,并且有继续变大的趋势,让全节点的网络同步以及存储变得很困难。Coda Protocol 通过零知识证明的不断递归,号称能将目前几十 GB 的区块链账本压缩到 20k,从而使得移动端也可以即时同步区块链数据。

优点:

  1. 团队有非常强大的密码学研究和应用能力
  2. 项目有众多著名硅谷投资人背书
  3. 通过区块压缩来扩容是 V 神等技术大牛看好的方向

缺点:

  1. zksnark 证明的生产需要使用 GPU 和较大容量的内存,验证人节点成本较高。
  2. 项目方自己开发公链,而非为其它公链服务,灵活度有限。
  3. 目前还没有优质生态项目出现

行业 (9/10)

区块链扩容的其中一大挑战在于,区块链数据容量随着 tps 增长,也会同级数地增长。因此,随着公链上 DApp 数量及活跃度的提高, 各大公链都将面临运行全节点硬件配置门槛高的问题。

举例来说,比特币的全节点大小从 13 年 Q1 的 6GB,增长到了 19 年 Q1 的 210GB,6 年翻了 35 倍,平均每年增长 80%。而以太坊的全节点在 16-17 年的大牛市中更是一年增长了 19 倍。未来存储容量的增长是否能跟上区块数据的增长,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

在这种背景下,Coda 的区块存储压缩技术号称可以提高存储硬件设施的利用效率,让运行全节点的成本大大降低,真正保证了整个区块链节点网络的去中心化。

目前,同样在尝试用零知识证明技术对区块数据进行压缩的团队有 Matter Labs (之前项目名为 zk rollup),计划在以太坊公链上通过加入零知识证明相关的 op code 来实现智能合约的链下执行与验证。

模式 (8/10)

Coda 协议里,除了传统的区块验证人外,还增加了 Snark 生成者,用以处理生成 Snark 证明的大量计算任务。区块验证者与 Snark 生成者分享区块奖励,以奖赏 Snark 证明的生成。

由于目前阶段的算法优化有限,生成 Snark 证明需要用到 GPU 加速,为了让没有 GPU 的验证人也可以参与到共识,Coda 内置了一个链上 Snark 交易市场。验证人可以选择从 Snark 生成者处用 CODA 代币购买 SNARK 证明。预计未来经过算法的优化,也有可能不用 GPU 就可以参与验证。

除了购买 Snark 证明外,CODA 代币还可以用来进行权益锁仓,验证人必须保持在线,或者将代币委派给 PoS 矿池,方可参与出块。Coda 目前不计划对作恶节点进行 slashing,想在 testnet 运行阶段观察是否需要加入 slashing 的机制。

目前 Coda 协议只支持交易,并不智能合约的支持。

技术 (9/10)

Coda 团队基于 Ouroboros Proof-of-Stake 协议自行实现公链,增加了使用 zk-snark 递归压缩的技术。

Coda 递归压缩的原则可以简单的描述如下。首先,假设我们生成一个证明从状态 0 到状态 1 的状态转换是合法的,然后,我们继续生成一个证明从状态 1 到状态 2 的状态转换是合法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把这两个证明合并为一个证明从状态 0 到状态 2 的状态转换是合法的。依次类推,可以将每一步状态转换的证明都递归地合并为一个证明从状态 0 到最新状态的所有状态转换都是合法的。

Coda 的实现是用 OCaml 语言(一种函数式编程语言,在高频交易界应用较广)完成的,团队原创了不少新的代码库,包括一个基于 OCaml 的 zk-snark 解释器。

Coda 中的节点分为四种,全节点,验证人节点,snark 生产者节点和存档节点。

全节点得益于递归 zk-snark 算法,只需要 20k 的存储容量,轻松可以在移动端运行。根据进一步的技术优化,20k 可以进一步压缩到 3k。这个全节点中包括了需要用来验证每一笔交易的完整信息。当然,原始交易信息并不包括在其中,所以如果需要获取他人账号的余额等操作,仍然需要向网络中的存档节点查询。

Coda 的共识采用了 Proof-of-Stake 的 Ouroboros 协议,每个验证人节点需要保存最末端的一组被称为「过渡前沿」的区块。之所以选择另辟蹊径重新开始做一条链而非在其它公链基础上进行改造,是因为 SHA256 等常见密码算法用于递归 zk-snark 的效率太低,需要使用专为递归 zk-snark 设计的密码算法进行效率提升。

Coda 的缺点在于,「过渡前沿」区块需要保存在内存中,因此验证人节点需要比较大的内存容量。目前在未经优化的情况下,内存占用约有 8-12GB。

项目所有代码都通过 Github 开源,目前获得 290 个星 , 有 1946 个 commits,39 个 fork,贡献者共有 26 个,大多数代码由最活跃的 8 个贡献者提交。

Coda 的 beta 测试网已经于 2019 年 7 月对公众开放,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的设备上运行 Coda 节点,锁仓 Coda 测试代币成为区块验证人。(7/10)

社区生态 (7.5/10)

项目目前在 Twitter 上有 7500 个粉丝,在 Telegram 上有近 3733 个成员,在 Discord 上有 800 多个成员。

Coda 在旧金山搞过多次线下 Meetup,吸引了大量开发者参与,人气比较旺盛。Coda 与著名的 zksnark 库 libsnark 的创建者 Howard Wu 领导的 Decrypt Capital 有密切的合作关系,举行了 zksnark 证明器的代码优化挑战等活动,也经常联合进行联席演讲。

Coda 目前的 Testnet 也汇聚了很多开发者参与,官方甚至提供了高达创世初始代币 6.6% 的高额奖励用以激励社区参与,大大高于其它公链项目。

团队 (8/10)

CEO Evan Shapiro 是卡梅计算机学士以及机器人硕士,之前任职 Mozilla 的软件工程师。

CTO Izaak Meckler 是伯克利的密码学博士,之前在 Jane Street 对冲基金任职软件工程师,并为多项开源软件贡献源码,包括 Elm 语言的编译器。

团队目前 21 人,一线开发人员都是函数式编程社区的活跃人物,可能跟整个项目采用 OCaml 语言有关。

项目的非技术团队包括市场与社区负责人 Claire Kart, 之前是 Ripple 的社区负责人;商务拓展负责人 Emre Tekisalp ,之前在 Coinbase 负责 USDC 业务线。

项目的 Advisor 包括 Coinlist 的 CEO、Coursera 上数字货币 MOOC 的作者(NYU 教授)、以及 bulletproof 的发明者。

融资 (8.5/10)

Coda 于 2018 年 5 月获得 Metastable、Polychain、Electric Capital 等币圈知名基金的 350 万美元种子轮投资,于 2019 年 4 月获得 Accomplice、Coinbase Ventures、Paradigm、General Catalyst 等知名币圈与传统机构投资 1500 万美元。

总结 (8.3/10)

Coda 项目因为有技术大牛领衔,又有扩容题材的支撑,在硅谷机构投资者中热度一直较高。预计后期经过适当宣传,在散户投资者中也会斩获很多粉丝。

Coda 通过递归 zk-snark 的技术,将全节点压缩到了 kb 级别的存储,让移动设备也可以轻松加入到区块链网络中。

目前主要问题在于验证人节点需要的内存容量较大,并且 snark 证明生成需要 GPU 加速,爱好者参与的门槛略高。snark 证明已经可以通过链上市场外包给专门的 snark 生成者,缓解一部分算力压力。

此外,项目的路线选择了自行开发公链,而非帮助其它公链提供技术服务。建造一套完整的公链生态,需要在运营、商务方面有更多的着力。

如果您喜欢这篇报告 , 请支持我们的研究

BTC 地址:
162Cnh4gLGxvfBzpGoJ6JYZBbYHncJeDaN

ETH 地址:
0x9206D3D4ddd6a40f1Cadd19f25cB55E7A85de475

资料来源:官方文档及官方 Medium、Twitter

声明 : EVALUAPE 只基于项目方提供的公开资料进行评估,并不对项目进行估值及投资建议。
因此,EVALUAPE 的评估报告并不构成投资意见,不对用户投资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