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前的文章(百倍于纳斯达克的交易所)中提到将来会出现一个集证券和银行业务于一身的生态。这个生态一定是一个网络性质的生态,而不是目前的商业模式中围绕着一个核心企业而形成的生态,譬如苹果、沃尔玛和阿里巴巴这样的生态。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在任何一个业务领域都没有一个主导性的公司。每个公司都是通过竞争性的方式在这个生态中生存,从而形成一个积极活跃的生态。

本文讨论的数字金融网络生态是以分布式记账技术为基础的,完全独立的,跨国界的生态。它是在市场中通过竞争的方式生成和运行的。与此同时,市场中也会发展出基于各国主导的并是基于自己发行的主权数字货币的金融生态。两种数字金融生态会共存,起到相互补充的作用。

1 网络生态的基础设施

这个网络生态的技术基础设施既提供基础的技术支持,又提供网络生态运行所依据的基本规则。

1.1 基础链底层

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底层技术基础设施一定是一个基于区块链并且集成了这个生态的业务规则的许可链。其共识机制一定是基于 DPOS 的。而且这个许可链一定是开源的。这样的一个网络生态肯定不是一个随意加入和退出的公链, 而是一个基于业务和治理规则并且在一些方面满足所在地的监管要求的生态。节点的加入和管理一定是依据网络生态已经制定的规则。

1.2 商业中间层

在这个技术许可链上面的一层是一个基于智能合约的商业规则业务层。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的一些基本业务规则是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事先确定好并在这个网络中运行。其中的一些规则不可更改,另外一些可以进行人为的微调。这些业务规则包括会员规则、产品规则、治理规则和运行规则等等。这些规则的目的是提供一个普适的、跨国界的商业规则,而且这些规则是通过生态的技术保证执行的。

2 网络生态中的商业层

在网络的技术底层和商业中间件层之上,是各类金融机构运作的商业层。这些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互动形成这个网络生态。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会有各种类型的金融机构。各种金融机构都是在满足和接受生态规则的前提下,通过竞争的方式在此生态中提供服务。生态的链上和链下相结合的治理方式决定哪个机构能够在此生态中提供服务。由于采用了分布式的底层技术支持,这个网络中的每个节点(也就是每一个机构)都不会成为核心节点。在现实的金融市场中,按照巴赛尔委员会的定义,一些金融机构被定义为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 SIFI (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被定义为 SIFI 的金融机构被认为是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任何一个 SIFI 的倒闭都会破坏整个金融市场的稳定。但是,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由于在每个机构类别中都有多个竞争者在提供相同服务,所以就不会存在 SIFI 类型的机构。这个网络因此也就有非常强的适应性和可扩展性。

这个网络生态中的金融机构节点也不是目前金融市场中的相应类型的机构的照搬。在区块链支持的加密数字资产的世界里,这些机构的业务性质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譬如券商节点不再负责客户的资产托管和交易清算业务。这些工作会由生态中的智能合约来完成。券商的工作会转变提供其它的服务。

2.1 资产托管公司

在现实的金融社会中,大量的资产都是以中心化系统记账的方式托管在具有托管资质的公司中。这样的资产如股票、债券和理财计划等等。这些公司有可能是信托公司,有可能是银行,也有可能就是资产托管公司如美国的 DTCC。资产托管公司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托管证券和债券资产如美国的 DTCC。另外一类是托管其它类型资产如信托公司和银行。第一类的托管公司通常被所在国的监管定义为 SIFI,实质上是垄断性的公司。而第二类在具有牌照资质的基础上按照市场化的规则运作的。

在这个生态中,同样会有类似机构提供数字资产的托管服务。尽管区块链的基本属性就是每个用户直接管理自己的数字钱包中的资产,但是实际生活中,为避免因为遗忘、被盗和被挪用而导致的损失,人们依然有很大的需求需要第三方的资产托管公司来保证这些资产的安全。特别是当用户持有的数字资产越来越多时,这种需求就更强烈。因此,目前现实商业社会中的资产托管公司一定会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出现相应的机构。但是,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由于支持它的技术底层是分布式的记账技术,每个用户的资产实际上都是保管在自己的数字钱包中,清算、结算和托管服务都是通过网络中的智能合约来完成,因此就不需要一个垄断性质的,被定义为 SIFI 的资产托管公司。资产托管服务可以由机构通过竞争性的运作来提供,就如同现实商业社会中的信托和银行一样。

2.2 资产交易所

现实商业社会中的资产的价值很大一部分是共识的结果,也就是资产买卖双方形成定价共识的结果。在加密数字资产的世界里,这种共识的成分就更大。由于加密数字资产的区块链技术底层的特性和它本身的特点,它从一开始出生就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交易的,因此它的价值也就是全球交易定价的结果。在这个生态中,同时会有中心化的交易和去中心化的交易存在。但中心化的交易只是撮合交易,清算和结算工作都是通过生态中智能合约自动完成。这也就是中心化撮合和分布式清算的模式。

在这个生态中,交易所交易的产品是这个生态中的数字资产。因此每一个交易所都是交易的同样的产品。交易所更像是彼此的业务和技术的镜像备份。这实际上就是目前金融机构的灾备系统。因此,这个生态在交易所服务方面同样具有非常强的茁壮性。

2.3 券商

在目前的证券行业,交易都是通过交易所的交易会员进行的。这些交易会员必须首先具有当地监管颁发的 Broker/Dealer 牌照,也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证券经纪业务牌照。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同样需要这类机构为零售客户提供交易服务。尽管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可以直接向客户提供交易服务,不需要券商这层,但是从合规和客户服务的角度考虑,这个生态依然需要券商这一类型机构。这样的机构需要满足当地监管地区的合规要求,为所在地客户提供法币同数字货币的兑换服务和提供其它的常规的交易服务。

2.4 私募基金

随着生态的发展,生态中的数字资产越来越多,人们的投资、理财和借贷的需求自然就越来越强。投资理财机构因此就会出现。这种类型的机构的运作模式会类似于目前商业社会中的私募基金和互助基金。在这个生态中,私募基金的运作模式会是从用户用稳定币的方式募集资金,然后将资金放贷给生态中的资金需求者。由于资金的募集、放贷和管理都是在生态内的链上进行,这种方式就会比现有的私募基金运作方式更具有优越性(见我的文章 如何用区块链和证券型通证改进私募基金的管理?)。

3 这个网络生态正在出现

那么这样的一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我认为这样的一个生态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理论上的探讨,而是在现实社会中逐步开始出现。在目前的发展阶段,这样的一个网络正在技术和业务方面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3.1 技术方面的发展

这个网络的底层技术一定是由有限节点数量组成的许可链,而不是像比特币和以太坊那样的节点自由加入和退出的公链。这样的一个许可链在系统性能和业务规则方面就能比较好地满足这个生态的需求。EOS 项目就是在此方面的一个很大的进展。我认为是可以基于目前许可链技术的发展,参考巴塞尔协议提出的对金融基础设施服务的要求,建设一个支持这个生态运行的底层许可链。在具体的实施案例中,美国已经有 STO 交易平台采用中心化撮合和分布式清算的模式。

3.2 业务方面的发展

此前的 ICO 过程实际上是一个民间在全球范围内的基于加密数字资产进行资金募集和流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各种参与机构和流程实际上是自发形成的,并没有形成最佳实践,更别提行业标准。由于其中的各种不专业和不规范,ICO 注定没有持久的生命力。但是,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在全球范围内让人们了解到基于加密数字资产进行资金募集和流通的巨大价值和潜力。目前在美国开展的 STO 业务,实际上就是基于加密数字资产进行的资金募集和流通的更加规范的发展。

在目前的美国市场,已经出现了支持 STO 业务的分工更加细化的各类机构。这些机构包括 ST 发行平台、营销平台和交易平台。在每个细分领域都有不止一家的公司在提供服务。另外,完全在链上开展私募基金业务的公司也在出现。这些公司都需要具有相应的牌照如 ATS 牌照,Broker/Dealer 牌照,信托牌照和投资理财牌照。这些公司都处在发展的早期,都是在独立发展。它们之间在技术和业务方面的合作只是局部性的,因此还不是朝着一个有机的网络生态的方向发展。

在目前刻意打造这样一个生态的公司中,我认为 Circle 和 Coinbase 联合成立的 CENTRE 公司就是这个方向的很好的发展(见我的文章 为什么 Circle 和 Coinbase 支持的 USDC 会发展成为真正的稳定币?)。在业务发展方面,Circle 和 Coinbase 分别在加密数字资产的支付和交易领域已经开展了数年的相关业务,已经在技术基础、业务发展和客户方面有了不错的基础。在合规性方面,CENTRE 的发起公司已经拥有在美国的 ATS 牌照、Broker/Dealer 牌照、信托牌照、投资理财牌照和支付牌照,所以 CENTRE 公司在合规方面也已经有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在治理方面,CENTRE 会是一个会员制的公司,而且会是基于投票代币的机制进行治理。这个公司因此在各个方面都具备建设这样一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条件,而且还是在正确的战略方向上发展。所以目前来看,CENTRE 打造这样一个生态的可能性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