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撰写 | 雨林

编审 | 于百程

前言

2017 年的 9 月 4 日,曾火爆一时的 ICO 被叫停;2020 年,DeFi 火了,几乎加密货币圈的所有目光都被吸引了,那么 DeFi 会迎来大发展还是同样会因监管而暗淡收场?

9·4 公告回顾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图:9·4 公告

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2017 年 9 月 4 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了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并提出以下政策行动:

一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作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

二是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三是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不得承保与代币和“虚拟货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代币和“虚拟货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

四是提示风险。警示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存在多重风险,包括虚假资产风险,希望广大投资者谨防上当受骗。对各类使用“币”的名称开展的非法金融活动,社会公众应当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及时举报相关违法违规线索。

五是充分发挥行业组织的自律作用。各类金融行业组织应当做好政策解读,督促会员单位自觉抵制与代币发行融资交易及“虚拟货币”相关的非法金融活动,远离市场乱象,加强投资者教育,共同维护正常的金融秩序。

DeFi 是怎么火起来的

DeFi 是分布式金融或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缩写,通常指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去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去中心化网络借贷平台以及去中心化数字货币钱包等都属于 DeFi 范畴。

与传统金融相比,去中心化金融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去中介化”,减少了中间人的角色,从而降低了中间环节的大量成本。

2019 年,不少业内人士曾预测 DeFi 将在 2020 年大放异彩。事实也的确如此,2020 年 2 月,市场上 DeFi 项目的总锁仓量首次突破了 10 亿美元(“总锁仓量”是衡量 DeFi 项目使用规模重要的指标,总锁仓量等于所有锁定在 DeFi 项目智能合约中的 ETH 及各类 ERC-20 代币的总价值(美元)之和)。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图:DeFi 总锁仓量变化

来源:DEFIPULSE

2020 年 6 月,DeFi 项目 Compound 首次引入了“流动性挖矿”的概念,使得该项目的总锁仓量从 6 月初的 1 亿 1300 万美元增长到 9 月初的 7 亿 986 万美元,其治理代币 COMP 的价格也经历了暴涨。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图:Compound 的总锁仓量变化

来源:DEFIPULSE

不到一个月,“流动性挖矿”成为加密货币社区的热门话题,越来越多的 DeFi 项目也开始推出各自的流动性挖矿(简而言之,流动性挖矿主要是通过为以太坊上 DeFi 产品提供流动性获得收益)。2020 年 6 月 24 日,自动做市商交易所项目 Balancer 宣布在以太坊主网部署其治理代币 BAL,6 月 30 日,Curve 项目宣布发行治理代币 CRV。而投资者为了寻求这些代币奖励,主动向这些 DeFi 项目提供流动性,DeFi 在加密货币社区开始变得异常火爆。伴随着越来越多的 DeFi 项目发行自己的治理代币,并向流动性提供者分发这些代币,“收益耕作”(Yield Farming)的概念诞生了,其意思也即加密货币投资者将资金投入到不同 DeFi 协议中以期赚取最大回报。

DeFi 背后仍存在不小的风险

DeFi 大火让市场的 FOMO 情绪(Fear of Missing Out)大涨,但大家除了思考怎样上车不被落下的同时,也要好好想想 DeFi 模式背后隐藏的风险。

2020 年 3 月 12 日数字货币市场断崖式下跌也让 DeFi 市场遭遇了巨震,以太坊 ETH 价格一天之间从 195 美元跌至 114 美元,受此影响,包括 MakerDAO、Compound 等在内的 DeFi 项目总锁仓量大量减少,恐慌情绪使得以太坊的链上交易量激增,网络变得拥堵不堪,Gas 费用逼近历史顶峰。

由于 DeFi 发展仍处于早期,目前法币、房产等相对稳定的资产尚无法用作抵押,而只能以波动性较大的数字资产(如以太坊 ETH)作为抵押品,因此数字货币市场的每一次大的行情波动对 DeFi 而言都可能引发不亚于传统金融市场的“金融危机”,一个比较悲观的看法是,DeFi 的金融危机大概率会是 DeFi 市场发展过程中的常态。

仅以目前总锁仓量排名第一的 DeFi 项目 Uniswap 为例,这一项目是目前去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中的明星项目,截至 2020 年 9 月 4 日,Uniswap 的 24 小时交易量超过 8.6 亿美元,这样的交易量放在一众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中已经可以排进前四了。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图:交易所按交易量排名(截至 2020 年 9 月 4 日)

来源:CoinMarketCap

Uniswap 项目于 2018 年底正式发布,这一去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在发展前期一直不温不火,但到了 2020 年却在短时间被推上了神坛。为什么?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图:Uniswap 总锁仓量排名第一(截至 2020 年 9 月 4 日)

来源:DEFIPULSE

首先,Uniswap 的用户不需要注册,也不需要经过繁琐的 KYC 流程,而只要有以太坊钱包就能进场交易,可以说大大降低了“韭菜”的准入门槛。但由于没有法币的通道,新用户还是要先通过 OTC 的方式场外交易获得数字货币。

其次,Uniswap 采用了自主做市商模式,业内简称“AMM (Auto-Market-Making)”。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 Uniswap 上为某一种数字货币创建流动性,简单说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在 Uniswap 这一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推出一种数字货币,同时也可以随时将其下架。

没有了中心化交易所的上币审核,Uniswap 一跃成为了垃圾币空气币的天堂。有相当一部分项目发币后,利用电报群等形式建立社群,接着就疯狂喊单拉人头来接盘,等收到一些 ETH 之后,直接下架跑路。可以说,这一类项目骗钱的方法非常简单粗暴,“要么暴富,要么归零”这样的口号在 Uniswap 的社群里很常见,因此 Uniswap 也有“币圈老虎机”之称。

此外,Uniswap 因为其本身的机制设计,也可能为洗钱等经济金融犯罪提供便利条件。

监管何时出手?

除了 Uniswap,其他 DeFi 项目的火热程度产生的财富效应已经让整个 DeFi 业态内开始积聚起不小的泡沫。DeFi 热潮和 2017 年的 ICO 泡沫有很多相似之处,即疯狂交易,出现了很少或根本没有经过测试和审计的项目等,而且目前世界范围内尚无明确的监管指南出台。如果 DeFi 生态圈不做好自我监管,那么不排除在中国等国家又会开始新一轮针对 DeFi 的监管审查风暴。

对此,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数字货币法律服务团队刘磊律师表示,如何监管 DeFi,首先需要释明数字货币的种类,因为不同的数字货币类别,具有不同的法律属性,所受调整的法律规范不一,监管自然也会不同。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数字货币法律服务团队刘磊律师

刘磊律师认为当前社会中存在和流通的“数字货币”可以作出两种大的分类:一种是以国家信用为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拟称之为“主权数字货币”;另一种是以社会信用为背书由私人发行的,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但却被市场赋予了商品的属性,从而具有了财产价值和投资属性的虚拟货币,拟称之为“非主权数字货币”,而它又可以进一步分为三种:其一、比特币,以太坊等拥有“去中心化”公链的数字货币;其二、USDT 等以法币为锚定对象的数字货币,即稳定币;其三、ICO、IMO、STO 项目产生的代币或通证(DeFi 项目基于以太坊 ERC-20 的治理型代币应属于非主权数字货币的第三类“通证”)。

刘磊律师进一步表示,“通证”在境外多个国家的法律中,如美国证券法,可以扩大解释为“证券”,所以,从理论上可以纳入到证券法的调整范围。但是,根据中国《证券法》,很难将通证解释为“证券”,从而纳入中国《证券法》的调整范畴。

作为近年来出现的资本市场新宠,通证俨然具备证券的众多特质,成为投资甚至投机、犯罪的工具;证券的投资属性,从诞生之初就具备“高风险”的特质,所以才有证券法的监管;而通证几乎具备证券的一切特质,其交易风险性远远大于证券,如项目真伪性难以核实、7×24 小时永续交易、无涨跌幅限制等。然而,远远高于证券投资风险的通证,却游离在监管之外,缺乏行之有效的法律、行政法规进行规制,进而沦为“韭菜的赌场”。

最后,刘磊律师预测,我国政府相关机构可能“接下来针对‘通证’会有进一步明确的监管“。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推荐阅读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9·4 三周年,DeFi 会和 ICO 一样面临强监管吗?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