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监管潮,靠近中国,华人文化浓厚的新加坡由于较为友好的加密货币监管政策成了新的「避风港」。

撰文:司林威
来源:界面新闻

9 月 24 日, 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 对虚拟货币交易保持高压监管。

其中《通知》首次提到「 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或应知其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仍为其提供营销宣传、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等服务的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关责任。 」

高压之下,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的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与矿业清退同步,将纷纷转向海外。

国土面积狭小,人口密集的城市国家新加坡正成为亚洲加密货币的「新大陆」。

9 月 23 日,根据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 EMBA 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披露,其 2021 年秋季班的新生中,出现多位中国的加密货币行业高管,包括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Binance Custody 业务负责人何金凯等四位。

EMBA 作为企业高管们培训的最常见途径之一,在各行业内属于一个普遍现象。但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 EMBA 出现多位加密货币业内高管的消息却隐含着着一个重要变化。

关注该行业多年的加密货币分析师吴会告诉界面新闻:「这则消息表明新加坡正取代中国成为亚洲加密货币的新中心,而这是近年来领域内的巨变之一。」

涌向新加坡的加密货币企业

区块链领域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刚刚入选《时代》杂志 2021 年 100 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名单的以太坊创始人维塔里克·布特林亲口证实了该变化。

9 月初,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他透露:「新加坡正在成为一个加密货币社群的中心,很多原来在中国做加密货币的人都搬到这里了。」

9 月 23 日,界面新闻获悉,加密货币资管平台 Cobo 完成 4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并正式宣布将总部从北京转移至新加坡,该平台由中国比特币社区的重要玩家「神鱼」毛世行担任联合创始人。

而 Cobo 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企业。早在 2021 年 6 月,一位加密货币金融服务商内部人士就向界面新闻透露,「公司的创始人已全部飞去新加坡,并在新加坡开设了办公室。」

而企业涌向新加坡的趋势并非 2021 年才正式出现。

2021 年 7 月,一位来自币安的内部人士曾告诉界面新闻:「其实自 2018 年起,一姐与 CZ 就长期定居新加坡了。」「一姐」与「CZ」分别指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与创始人赵长鹏。

而被业内称为「三大」交易所之一的火币也在新加坡早有布局。

2020 年 10 月,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在一封内部公开信中宣布前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正式回归。随后,杜均发布的一则社交媒体消息定位显示其位于新加坡第二高的建筑莱佛士坊一号,表示自己已不在国内。

2021 国内监管潮

对于加密企业高管涌向新加坡,吴会解释道:「这与国内监管趋势趋严有直接联系,有避险意识的企业都会倾向于做出类似选择。」

他表明加密货币企业高管涌向新加坡的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 2021 年中国大陆迎来的加密货币「监管潮」。

5 月 18 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强调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成为「519」比特币崩盘的第一个信号。

随后,5 月 21 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该次会议后,包括新疆、内蒙古、四川、云南等各个省份纷纷开始清退了有近十年历史的比特币矿场,对于加密社区来说,中国作为世界「挖矿中心」的地位自此不复存在。

「矿难」之下,加密货币交易也开始进入高压状态。

6 月 21 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公告》要求各机构落实国务院金融委第五十一次全体会议精神,打击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行为,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

8 月 27 日,在 2021 年「金融知识普及月 金融知识进万家 争做理性投资者 争做金融好网民」活动媒体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副局长尹优平称针对虚拟货币交易操作可能出现反弹的势头,央行在今年会同有关部门在检测境外交易所和境内交易商,封堵打击交易网站、App 和企业渠道,加强政策宣传等方面开展积极的应对工作。

相对友好的新加坡监管

面临监管潮,靠近中国,华人文化浓厚的新加坡成了新的「避风港」。对于加密货币企业最有吸引人的一点是新加坡较为友好的加密货币监管政策。

首先,新加坡金融监管局(MAS)愿意向符合监管条件的企业发放相关牌照,这意味着该地区允许合规的加密货币业务开展。

2019 年 8 月 29 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宣布,将开始接受新的数字银行牌照申请。新加坡将发行多达五个新的数字银行牌照,这五个数字银行牌照具体包括最多两个数字全银行执照(digital full bank licences)和三个数字批发银行执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 licences)。

2021 年 8 月 5 日,新加坡金融监管局(MAS)发言人表示,目前已收到 170 份支付类加密货币 digital payment token (DPT)牌照申请,30 个已撤回,2 个被拒绝。并表示 MAS 将继续审查未完成的 DPT 申请。在公布的获 DPT 牌照名单之中,币安、OKCOIN、BC 科技旗下主体纷纷在列,显然不少拥有华人高管背景的企业都在新加坡有所布局。

除了较为清晰的监管,新加坡政府基金也参与了加密货币领域的布局。据悉,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overnment of Singapore Investment Corp,简称 GIC)就投资了两所加密货币交易所,2021 年 6 月 11 日,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投资 BC 科技集团 5.43 亿港币,持有 BC 科技集团 7.62% 的股份,成为 BC 科技集团持股最多的机构投资者。

2018 年,GIC 就曾参与美国首家上市也是最大的交易平台 Coinbase 的融资,而 GIC 投资公司是新加坡最大的国际投资机构,其主要任务是管理新加坡的外汇储备,跨出新加坡国界向海外大举投资。

另一边,新加坡最大的商业银行星展银行(DBS)也不断向加密货币领域进军。

2020 年 12 月,星展银行((DBS))宣布将建立加密资产交易所,使机构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能够利用一个完全集成的加密资产生态系统(涵盖 BTC 等加密货币交易、STO 及托管服务),而新加坡交易所(SGX)将持有星展数字交易所 10% 的股份。

这一些列举措让新加坡逐渐成为加密货币的亚太中心。

香港上市公司 BC 科技首席财务官张盛向界面新闻表示:「新加坡现在在全球的加密货币领域中,无论是监管进程还是行业发展都处于领先位置。同时在战略性投资方面也呈现越来越领先的趋势。我们和新加坡政府基金洽谈时,他们也有提到其现在的投资方式符合将来全球化监管的方向。」

不仅将总部和高管转移至新家坡地区,包括 BC 科技、贝宝金融等一些加密企业早在 2020 年就开始申请新加坡加密货币的相关牌照,以期在亚太地区开展加密货币业务时获得先发优势。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会为化名

来源链接:m.jiem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