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区块链金融服务公司 Circle 创始人 Jeremy Allaire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数字货币发展在技术创新方面遥遥领先,因为「美国政府从来没有任何人表示要一直致力于开发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

来源:Global Coin Research
编译:小毛哥 MAO

一、商业机构 / 私营企业或是中国央行数字货币试点的重点

目前央行数字货币(CBDC)正在紧锣密鼓地测试中,以便顺利推出中国第一个央行数字货币。刚履新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的穆长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即上层是中国人民银行,第二层是商业机构」。

为什么?因为 DC/EP 的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公众,这意味着一些商业机构也将参与数字货币运行之中。

中国是全球 500 强公司中 109 家企业的所在地,但其中只有 15%是私营企业。尽管如此,中国的私营企业正在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之一。尽管有些夸张和含糊,但「60/70/80/90」经常被用来描述民营部门对中国经济的贡献:贡献了中国 GDP 的 60%,负责 70%的创新,提供 80%的城市就业,90% 新就业机会。

鉴于中国私营企业日益增加的重要性,央行数字货币(CBDC)很大可能将私营企业纳入发展。穆长春也在演讲中提到,大国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是复杂的系统工程,「商业银行等机构」的 IT 基础设施应用和服务体系已经比较成熟,用户基础庞大,服务习惯已经养成,人才储备较为充分,IT 专家众多,系统的处理能力较强,在金融科技应用等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二、中国央行非常具有前瞻性

人们可能不知道,中国人民银行早在 2014 年已经开始考虑央行或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项目。五年前,时任中国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就提出过研发我们自己的数字货币的想法。虽然该项目并没有被大张旗鼓地报道,但央行的研究人员一直在密切关注加密货币的发展并展开探索。

美国区块链金融服务公司 Circle 创始人 Jeremy Allaire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数字货币发展在技术创新方面遥遥领先,因为「美国政府从来没有任何人一直致力于开发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

三、央行数字货币将把金融权力分散给其他银行

因为央行数字货币采用的 DC/EP 双层运营体系,中国人民银行将依赖其他商业银行作为承上启下的通道,商业银行也因此获得了分析客户交易数据的渠道。

香港科技大学信息系统系教授许佳龙表示,商业银行在竞争移动支付业务方面一直处于劣势,原因在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掌握用户支付行为的大数据。但是,「借此契机担任在央行数字货币结构中的新角色,我希望银行能够在大数据上形成自己的平台和网络」。

他同时预测,以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为代表,那些注重移动端银行业务的银行,可能更加热衷于与中国人民银行合作,支持央行数字货币项目。

四、央行数字货币不是传统加密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CBDC)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传统加密货币有一定的区别,然而央行数字货币成为全球货币的雄心不容忽视,并会在 2019 年下半年继续推进研究和发展步伐。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Libra 与数字货币》公开课中表示,中国数字货币 DC/EP 支持收支双方「双离线支付」,用户只要手机上有 DC/EP 的数字钱包,而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以保证居民消费的隐私权。

同时,目前 DC/EP 采用的是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公众,这意味着一些商业机构也将参与数字货币运行之中。在技术方面,央行数字货币研发不预设技术路线,和 Libra 一样,DC/EP 也是混合架构,因此不会干预商业机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向公众兑换数字货币时,采用区块链技术还是传统账户体系都可以。

五、央行数字货币很大可能将比 Libra 更早推出

我们认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可能会比 Facebook 的 Libra 更早正式推出。

虽然 Libra 官方声明表示将在 2020 年公布,但根据我们与团队内外相关方的讨论以及目前美国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监管限制,可能无法实现。

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和试点进程和深圳经济特区落实数字货币研究的公告,中国政府引入央行数字货币的时机似乎更为成熟。

中国人民银行在 2019 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中明确下半年重点工作时称,「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六、央行数字货币(CBDC)将由 100% 准备金支持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曾表示,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 M0 (纸钞和硬币替代,而不是 M1、M2 的替代)。DC/EP 的投放过程跟纸钞投放一样,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户,按照 100% 全额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虽然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也需要将 100%备付金交给央行,但这一政策在今年年初才正式开始实行。2018 年 11 月底,央行下发了《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文件规定支付机构应于 2019 年 1 月 14 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并与中国银联或网联对接,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

七、央行数字货币面临的挑战

中国银联董事长邵伏军在演讲中表示,国家发行数字货币的三大优势包括「提升对货币运行监控的效率,提升交易流程的智能化的水平、提高跨境支付的效率」。但它也面临着「技术实现、基础准备、包括货币汇率政策在内的国际间协调难度」的挑战。

新央行数研新掌门人穆长春曾表示,「目前我们是属于一个赛马状态,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做 DC/EP 的研发,谁的路线好,谁最终会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场接受,谁就会跑赢比赛。所以这是市场竞争选优的过程」。

来源链接:globalcoinresear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