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两周年:无人问津的“50 亿空气”

作者 / 王 依

编辑 / 宋小丸

"EOS 2 周年快乐!" “我很荣幸能成为这个才华横溢的全球社区的一员,这个社区为世界上性能最强的公共区块链奠定了基础,今年将是最好的一年!” 6 月 2 日,EOS“母公司”,Block.one 的首席执行官 Brendan Blumer 在推特上表达了对 EOS 诞生 2 周年的祝福,可惜,反响平平。EOS 两周年:无人问津的“50 亿空气”41 条评论、75 次转发,一片冷清……要知道,这可是融资 40 亿美元,史上最强的 ICO 项目,还被誉为区块链的 3.0、以太坊杀手,一度引发轰动全国的超级节点竞选…… 在稀疏的评论区,甚至还有人“不识趣”地质问 BB,“我曾经是 EOS 的追随者,这个项目有很多炒作,如今就连炒作也没有了,发生了什么?” 除了社区的人漠不关心,国内外主流行业媒体似乎也都忽视了 EOS2 周年的存在,大家更多将目光聚焦在 V 神以及以太坊 2.0 上,甚至连孙宇晨鼓吹的波场 4.0 也要比 EOS 热度也要高上不少。 EOS 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直观干脆的答案是币价。 截止 6 月 4 日下午 5 时,EOS 报价 2.7 美元,今年以来价格涨幅为 3.36%,这无疑是市值前十的加密货币中最让人失望的表现。 对比之下,今年以来,以太坊上涨超过 88%,连有“稳定币”之称的瑞波币价格涨幅也超过了 6%。 然而,在三月份所有数字货币价格崩盘时,EOS 却“表现突出”,下跌了超过 70%,最低跌至 1.28 美元。 2018 年,EOS 是当之无愧的明星项目,市值高居加密货币排行榜第四,不料,这也是其巅峰时刻。其二级市场市值一度冲到 50 亿美元。 此后,价格持续震荡下跌,如今,EOS 市值排名第九,离跌落市值前十,只有“一步之遥”,距离其第 4 的最高排行,似乎是回不去了。 币圈著名的 KOL 王团长以“奶”EOS 著称,从 2019 年初开始定投 EOS,一年半过去,截至 6 月 3 日,定投 EOS 收益率为-19.95%,定投比特币的收益率则为 19.20%。EOS 两周年:无人问津的“50 亿空气”坚持定投一年半,收益为负,但王团长依然在日记中表示将继续定投 EOS,“EOS 虽然现在弱,但是涨起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他如此写道。 散户却早已没有这么好的耐性,深潮 TechFlow 采访多位投资者,均表示不再关注 EOS。“早就不定投 EOS 了,目前只看好比特币和以太坊”**,数字货币投资者李晨略有愤怒,“感觉 EOS 就是一个骗子项目。”

以太坊还没有杀手

合约屠宰

除了币价下跌,关于 EOS 的舆论争议也一直是加密货币行业经典的“口水仗”。

“EOS 是史上最大的空气币与传销币“,XMX 创始人玉红数次向 EOS 发难。

与李笑来较劲的陈伟星,更是对 EOS 恨之入骨,“EOS 堪称区块链毒瘤,毫无理想主义的极致炒作圈钱者,区块链共识的最大破坏者。”

比起口水仗,更有说服力的是,在专业机构眼中,“EOS 基本面不断恶化”。

2019 年 6 月,美国华尔街的加密货币评级机构 Weiss Ratings 在推特上称,由于 EOS 区块链“中心化问题严重”,其已降低了对加密货币 EOS 的评级。此前,Weiss Ratings 一直是 EOS 的拥趸,并给予其最高评级,超过比特币。

今年 2 月,Weiss Ratings 再次下调 EOS 的评级,将其从 B 降至 C-,该组织指出,EOS“分权失败”、“资源分配不均”以及“网络拥堵”是排名下降的原因。

时间回到 2017 年末,ICO 狂热让以太坊成为耀眼的明星,但以太坊并发效率低、网络拥堵的问题遭人诟病,所有人都在期待谁是下一个以太坊,或者谁会终结以太坊?

刚好,EOS 站了出来,“以太坊杀手”、“百万 TPS”……等标签让 EOS 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区块链项目。

2 年过去了,EOS 主网也早早上线,结果如何?

根据 DappReview 发布的一季度 DAPP 数据报告,以太坊上在各个维度上全面领先 EOS:Dapp 总数是 EOS 的 3.3 倍;活跃用户是 EOS 的 4.4 倍;交易金额是 EOS 的 3.2 倍……

   ![EOS 两周年:无人问津的“50 亿空气”](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b08a72755112e9c51a4580ae471d92b3.jpg)

除了 DAPP 数量上被以太坊生态全面超越,EOS 和波场都因“博彩 DAPP”泛滥招至批评,甚至有安全机构 PeckShield 曾发现,在 EOS 近 50 万用户中,有近 12 万个账号为群控账号,占比 39%,真正的活跃用户只占 37%。

去年 11 月 1 日,EOS 公链上举办了一场零成本薅羊毛空头活动,在交易前两天曾达到峰值每小时 62 万,这直接导致 EOS 网络崩溃。其曾所称的百万 TPS,显得讽刺而饶有意味。

除了 DAPP,在代币数量和市值方面,EOS 对以太坊的挑战依然称不上成功。

加密货币分析师 Moocharoo 统计了 Coinmarketcap 上市值排名前 2000 的代币数据,发现其中 1113 个代币基于以太坊发行,其市值占到了统计总市值的 99.66%,相比之下,无论是 NEO 还是 EOS 都差强人意。

1、以太坊:1113 个币种;

2、小蚁 NEO:21 个币种;

3、Stellar:18 个币种;

4、EOS:14 个币种;

5、Waves:13 个币种;

6、比特股:10 个币种;

7、波场:9 个币种;

8、量子链:7 个币种;

9、唯链:3 个币种;

10、Cosmos:2 个币种。

   ![EOS 两周年:无人问津的“50 亿空气”](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aadd1b75692271a59bf47765737b98a3.jpg)

作者 Moocharoo 表示,EOS 最让他失望。

“它在一年内筹集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资金,现在市值排名前 2,000 的项目中只有 14 个代币基于它发行……而这仅占 0.0238%的市场份额。“

招风口浪尖的 Block.one

合约屠宰

提到 EOS 始终绕不过去一家公司——Block.one。 Block.one 公司是 EOS 背后的开发公司,由 Pierce (皮尔斯)、Blumer (B.B)和 Larimer (BM)于 2017 年在开曼群岛注册,并随后推出了 EOS。 然而,在凭借 EOS 获得了 40 亿美元的金额后,Block.one 也深陷各类麻烦之中。 第一大问题,诉讼缠身。 2019 年 11 月,因 ICO 涉嫌违规,Block.one 被投资者提起集体诉讼。根据美国证券委员会 SEC 发布的文件,Block.one 在 2017~2018 年间进行的 ICO 未依据美国联邦证券法注册,涉嫌违规。随后,Block.one 与 SEC 沟通,同意通过支付 2400 万美元的民事罚款进行和解。 2020 年 5 月,诉讼再次找上了门。 根据 The block 报道,Crypto Assets Opportunity Fund LLC 和 Johnny Hong 两家投资者周一在纽约南区地方法院对 EOS 的开发公司 Block.one 提起了集体诉讼。 原告称,Block.one 向投资者提供了有关 EOS 的虚假和误导性信息,同时在其首次代币发行(ICO)期间人为地抬高了 EOS 的价格,原告还指控被告通过出售 EOS 作为未注册的证券而违反了美国联邦证券法。 按照过往的经验,Block.one 依然只能花钱消灾。 第二大问题,融资的 40 亿美元去了哪儿? 这是 EOS 的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尽管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根据募集文件,销售 EOS 的收入所得全部由 Block.one 处置,并且不对 EOS 全然负责,包括开发中断开发、发布失败等。 2019 年 3 月 19 日 Block.one 致股东的一封邮件显示,截至 2 月底,Block.one 包括现金和投资在内的资产总额为 30 亿美元。 其中,B1 (Block.one 的账户名)持有的流动性资产约 22 亿美元,主要用于购买美国政府债券。此外,知情人士爆料称该公司拥有多达 14 万比特币。 这也是公众最后一次窥视 Block.one 的财务情况。 对于这一切,BM 并未直接否认,在电报群中,面对社区成员质疑“为什么购买了 14 万枚比特币”,BM 坦然地反问道,“难道我们要把所有的钱都存在银行吗?我们已经最大限度地利用了 风险敞口,将非 EOS 资产存放在加密货币和法币的投资组合中”。 “难道 B1 不应该将筹集来的 40 亿美金用于资助 DApp 的开发吗?“社区成员不依不饶。 “我们按照承诺在 EOSVC 上投资了 10 亿美元,此外,我们也投资了一些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BM 如此回答。 又有社区成员询问,“为什么不拿去购买 EOS?” BM 最后表示,“因为我们不能拥有超过 EOS 10 % 的份额,我们希望让 EOS 去中心化。“ 然而,去中心化的 EOS 未来如何?这个问题却只有中心化的 Block.one 才说得清。

被抛弃的 EOS

bei

EOS 似乎被曾经的支持者都放弃了。

没人再好意思鼓吹 EOS,因为事实会狠狠打脸。

譬如上线两年的 EOS 主网,连一个好的 PC 端插件都没有。

譬如价格和市值排名的滑落。

譬如管理团队 Block.one 的无所作为。社区不断有人曝出,EOS 创始人 BM (Dan Larimer)要出走另创项目。

有人戏谑表示,EOS 最大的价值在于能一直做空。

Hello EOS 的创始人梓岑发文称,EOS 成于中国,而真正的黑点,是对中国市场的无所适从。自 2017 年 9 月 4 日以后,Block.one 就完全撤出中国市场,放弃了对中国应有的所有努力。

前新东方老师李笑来曾经是 EOS 中国区最大的布道者,在一次直播中,有人问道:EOS 还有希望吗?

“没希望,50 亿空气。”李笑来连连摆手,神秘笑道。

_深潮 TechFLow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_*
- END -**
© Copyright TechFlow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请给我们留言,获取内容授权EOS 两周年:无人问津的“50 亿空气”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