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

链闻ChainNews 2018-09-14

Polychain 创始人 Olaf Carlson-Wee 赚了大钱,也引发争议,更面临挑战。

加密世界的神仙都不能问住处。比如,昨天链闻 ChainNews 推送并介绍的 a16z crypto 的普通合伙人 Chris Dixon,这位把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裱在相框挂起来的加密投资大神,永远不谈自己的私人生活,他觉得:

「有太多疯狂的人了。有人会到我们住处,认为我们在那里藏着比特币呢!」

我们今天要介绍的另外一位加密投资大神 Olaf Carlson-Wee 也很类似。这位世界最大的加密投资基金 Polychain 的创始人,刚刚把办公室在旧金山搬了家,搬到了一个改造过的仓库。与此同时, 他在公开登记的公司信息上,填上了一个假的地址。

他说:

「这样是为了让那些绑架者找不到。」

也是,大神们身家亿万,必须关注人身安全。

Olaf Carlson-Wee,这位刚刚过完 29 岁生日的少年,创立并管理着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基金。根据今年 2 月该基金向监管机构申报的资料,Polychain 在当时成为了第一家资金管理规模超过 10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基金,这个统计数字包括了所有资产,涵盖了其所持有的加密货币市值、公司资产和从投资者手中募集的、仍在账上躺着的现金。

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Olaf Carlson-Wee 最近把 Polychain 的办公室搬到了一个改造过的仓库,并且不想让别人知道办公室的确切位置

去年,Carlson-Wee 个人也赚的盆满钵满。Polychain 的主基金每年根据账面资产收益收取管理费,去年他个人收获了超过 1.5 亿美元管理费。这位通常身穿运动服、戴着五个耳环、正餐通常只吃一盘炒豆子、咖喱和奶酪的加密少年,被捧成了天神。

当然,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起伏不定,Carlson-Wee 现在也正处在风暴中心。

Fargo 长大的加密小子

Carlson-Wee 自小成长于美国北达科他州和明尼苏达州交界的小城法戈市——对,就是那个和那部著名的血腥黑帮电视连续剧《冰血暴 Fargo》同名的小城。

他成长于这个小城郊区,高中时,利用业余时间写了一个 SAT 考试辅导软件。他自己都说,朋友和同学都认为他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人」。

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14 岁的 Olaf Carlson-Wee

大学时,Carlson-Wee 就读于纽约州的瓦萨学院,主修社会学。瓦萨学院不大,但是很有特色,是一所男女合校的美国顶尖文理学院,在东海岸久富盛名。在这个小巧的精英学院,他不顾教授们的反对,坚持撰写了一份有关比特币的毕业论文,而当时大多数人对比特币都一无所知。

2012 年,Carlson-Wee 大学毕业,成为今天著名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第一名雇员。面试的那个上午,他只有一条裤子,用鞋带当腰带。在那里工作时,Coinbase 付给他五万美元的年薪,不过不是现金结算,而是以比特币支付。

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2013 年,Carlson-Wee 等待搭车,从凤凰城前往加州

2016 年 7 月, 他从 Coinbase 辞职,在旧金山一个与七个室友合租的公寓里,创建了首个加密货币基金 Polychain。

很快,在 2016 年 12 月,总部设在纽约的著名风险投资机构联合广场基金 Union Square Ventures 同意给他的加密货币基金管理公司投资。这是笔股权投资,当时 Polychain 估值 500 万美元这个估值算是相当高了,因为当时这家公司旗下管理的加密货币资产总额也不过才相当于这个数字。

另一位风险投资家、Abstract Ventures 的创始人 Ramtin Naimi 也参股了 Polychain,他后来带 Carlson-Wee 出去吃饭,在饭桌上问:Polychain 基金能成长到多大规模?

「5000 万美元应该是个很伟大的目标了。」Carlson-Wee 回答说。

几个月后,Ramtin Naimi 又问了同样的问题。「4 亿美元吧!」Carlson-Wee 说。

Ramtin Naimi 自己也是年轻创业,16 岁交易股票,19 岁开创一家对冲基金,也算见过市面,但 Carlson-Wee 回答中这样巨大的变化还是让他吃惊不小。

加密小子变成了加密王子

Carlson-Wee 目标成十倍的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从 2017 年年初开始,加密货币市场开始爆发。

去年这一年,他每天花几个小时在电脑前,偶尔在 Reddit 等社交媒体上回回帖子,鼓励别人去买比特币等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突然间进入了主流投资的视野,成千上万的区块链初创企业登上舞台。很多新的加密货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ICO 能迅速融资数亿美元。部分新代币的创造者给了 Polychain、Carlson-Wee 和其他一些早期投资者一些代币,希望得到他们的站台。Polychain 这样的加密货币投资基金将来可以把这些代币卖出牟利。

包括红杉资本 Sequoia Capital、贝恩资本 Bain Capital Ventures 和 Peter Thiel 名下的 Founders Fund 在内众多的老牌机构,都希望赶上加密货币的现象级爆发。Polychain 基金迅猛壮大。

硅谷越来越多的大牌投资机构开始投资这家基金。Polychain 赢得了包括硅谷风投大佬 Andreessen Horowitz 在内众多机构的投资。Polychain 去年扣除费用后的收益率高达 2,303%,成为史上最成功的 10 亿美元级投资机构之一,Carlson-Wee 的名字在投资界也开始被拿来与约翰·保尔森和乔治·索罗斯等投资传奇人物相提并论。

据《华尔街日报》获得的信息,Carlson-Wee 最初创立 Polychain 时,把自己的 14,502 美元全部投资加密货币。而到去年年底,他获得的基金管理费收入达到 1.5 亿美元——这是 Carlson-Wee 获得的个人财富。

大起大落

不过,随着加密货币市场在今年一直下跌,现在,Carlson-Wee 必须得证明自己的成功不是昙花一现。

现状不容乐观,不到 30 岁的他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历经了对冲基金的大起大落。

《华尔街日报》 最近采访了多位和 Polychain 关系密切的人士和投资者,并且获得了这家低调的投资基金的审计文件、其他一些投资者文件,得出一个结论:Polychain 去年为客户资产增值了 8 亿美元,然而,今年由于亏损和早期投资者的退出,这一数字已经缩水了约 40%。

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Carlson-Wee 经历的大起与大落

并且,不少投资人腹诽 Carlson-Wee 拒绝修改投资策略的做法。

在最近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Carlson-Wee 自己也说,个人数月前赚得的基金份额已经损失大半。

Carlson-Wee 早期的投资人、Coinbase 的联合创始人 Fred Ehrsam 对此评价说:「这里有多少是靠运气,多少是凭技术,多少只是运气制造的伪装?」

不过 Carlson-Wee 自己却说,在每一波下跌浪潮中,他都坚持买进。他把自己与加密货币的关系比作浪漫的爱情,将今天的投资机会与早期的互联网相比较。「我想要强调我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做了很久了,它现在就像是我的呼吸一样自然。」他这样解释自己的策略。

他说自己并不是一个「交易员」,他认为,「作为一个交易员,当某个产品价格翻倍之后,你会卖掉一半。我们不是,我们只是改变头寸而已。」

他描述自己投资策略是「长期、主题驱动的投资」。这种理念看上去和 Andreessen Horowitz 这样的大型科技投资机构一样。Andreessen Horowitz 一直在为这样的投资理念摇旗呐喊。但是问题是,成百上千个号称「去中心化」、「颠覆中心化互联网」的区块链项目冒出来了,到底押宝哪一个?

Carlson-Wee 去年把宝押在了以太坊上。据最近的审计文件显示,Polychain 主基金中约有三分之一投资在了以太坊。

可是以太坊的代币 ETH 今年下跌了接近 75%。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数据,Polychain 投资组合到 7 月底已经缩水 31%。今年在和投资者进行的沟通中,Polychain 给自己辩解的说法是,自己的表现比加密货币市场的整体表现要好。

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

面临业绩压力的同时,Carlson-Wee 和投资人的关系正处在非常微妙的时期。

联合广场基金是 Polychain 最早的投资人之一,该机构内部对其在 Polychain 的投资颇有争议。在账面上,Polychain 带来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收益,但是都仅仅是纸上的财富,数字货币价格波动太大,这些纸面财富往往经不起考验。

去年 11 月举行的联合广场基金年度投资人大会上,一位参加小组讨论的嘉宾发问了,要看看这家著名的风险投资机构如何评判其在 Polychain 的投资。联合广场基金的合伙人 Albert Wenger 回应到:「哦,Olaf,他就是个神枪手啊。」

可是到了年底,联合广场基金还是赎回了一些在 Polychain 的投资,以降低风险。

从今年初开始,Polychain 已经不允许投资者即时赎回资金,他们把投资放入一个名为「侧袋」的结构中。

「如果加密货币归零,我们也归零。」Carlson-Wee 说。

让一些投资者不满的是,Carlson-Wee 自己已经赚到了钱,落袋为安。不像其他的一些投资管理公司,只有在变现投资资产之后才能获得收益,Polychain 的主基金每年根据账面资产收益获得管理费。

Carlson-Wee 去年起步时在基金中只有区区 14,502 美元,但是这一万多美元最后收获了 1.5 亿美元管理费。他把其中 6000 万美元变现。这让不少投资人忧心忡忡,担心他对自己的基金缺乏承诺。

他对此的解释是,自己拿出些钱留给家用,但是大部分都投入了自己管理的基金。

和早期股东反目

在面临基金净值缩水的挑战的同时,Carlson-Wee 还面临不少早期投资人的抱怨,甚至起诉。

大约在 2017 年夏天的时候,Carlson-Wee 逼迫一些早期的小投资者退出了基金。这些早期投资者不少是他早年的朋友,只是出于对他的信任,而每月出一点钱,投资在了他的基金。现在,他要求这些早期投资者每人的投资金额提高数十万美元。

有些人没有这些资金,只能被迫出局。

Carlson-Wee 对该做法的解释是,随着 Polychain 成长,需要改变,以适应大型投资者。他说,这一举措只影响了很小一部分投资人。

他还让投资人 Richard Craib 不爽。Richard Craib 是他最早的投资者之一。后来,Richard Craib 创造了自己的加密货币 Numeraire。Polychain 先是投资了这个代币,让 Richard Craib 的纸面财富倍增;不过之后又卖掉了一些 Numeraire,这让 Numeraire 的币价下跌,搞的 Richard Craib 的财富缩水。紧接着,Richard Craib 赎回了他在 Polychain 的投资。

除了小投资人之外,Carlson-Wee 和大型投资机构的关系也很紧张。

他和自己的早期投资机构 Pantera Capital 几近反目。Pantera Capital 也是加密货币世界很有影响力的投资机构,很早便投资 Carlson-Wee,不过,Pantera Capital 后来也推出了和 Polychain 竞争的加密货币基金,同时,还可以接触到 Polychain 的交易信息。于是,Carlson-Wee 不再给 Pantera 发送关于 Polychain 的投资信息更新简报,还威胁要让 Pantera Capital 退出在自己基金的投资。

Pantera 则表示,自己并没有不当使用任何 Polychain 的保密信息,也没有违反任何向 Polychain 做出的承诺。

Carlson-Wee 和 Polychain 现在还身陷一桩官司。职业扑克比赛选手 Harry Greenhouse 是其早期投资人,却把 Carlson-Wee 和 Polychain 告上了法院,称自己去年年底时要求赎回自己的投资,但是多付出了「代价」。他说 Polychain 没有列明他的投资到底值多少钱,怀疑自己被坑了。该诉讼尚在仲裁之中。

不过,乌云压顶,Carlson-Wee 自己却说并不太在意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每天的涨涨跌跌。

最近的一个周末,他把手机扔在了自己脏呼呼的黑色卡迪拉克越野车里,花了一个半小时脱离电子设备的困扰,轻松自在地去爬了一座加州奥克兰附近的火山湖。

世界最大加密基金 Polychain 从一万多美元起步,增长到十亿美元,现在遇到了点麻烦

另外,去年他每天在各种网上论坛上会花上一个多小时,现在,每天消减到只有 15 分钟,他需要花更多时间在基金上。

此外,他也表示:「人们总是很容易看到眼前,过去几个月的价格波动,比起我很多年来经历的价格起伏要小多了。这个世界的任何资产转移到互联网上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Bonus】听听 Olaf Carlson-Wee 怎么说!

Polychain 的投资策略是什么?如何看过去几个月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

在一次《财富》杂志的采访中,Olaf Carlson-Wee 难得一见的回答了这些核心问题。链闻特别将他与《财富》杂志的对话翻译成中文,让读者了解这位年轻的加密世界投资大神的真实想法。

Q:Polychain 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Carlson-Wee:我们只做多。不用量化投资的算法,很多人一听到对冲基金,就想到这个词,我们不用它。我们主要投向我们认为有最好的技术、能给区块链生态带来新颖变化的方向,譬如让持币者和用户投票决议协议变更的链上治理机制,等等。

Q:你们如何募集资金?

Carlson-Wee:我们起点很低,但有着不可思议的迅猛增长。我们吸引的第一批投资人是很大牌的风投基金,对于加密货币这个行业而言是非比寻常的,但加密货币投资的学问是很深奧的,他们很认可我们独特的投资能力。我不能披露我们所有有限合伙人的身份,但其中包括了 Andreessen Horowitz 基金、联合广场基金 Union Square Ventures、Peter Thiel 掌管的 Founders Fund、红杉资本 Sequoia、贝恩资本 Bain 和 Bessemer。

Q:现在让 Polychain 非常兴奋的项目是?

Carlson-Wee:我们的团队目前对 Dfinity 项目 去中心化的「云 3.0」,旨在挑战亚马逊的云服务 非常兴奋。我们对于智能合约上的新颖机制和采用新一代网页格式标准去开发更多编程语言投了很多资金,这将为数十万开发者敞开大门。也打开链中继技术的门槛,该技术为区块链提供更迅捷的共识机制。

Q:听上去真的很复杂? Polychain 怎样跟上新技术的脚步?

Carlson-Wee:其中部分项目的技术非常复杂,理解难度很高。我个人是负责投资决议的首席投资官,但我们也拥有一支非常出色的团队,我称他们是加密货币原住民。他们在加密货币世界中摸爬滚打了很长时间。我们多数时间用来研读白皮书,研究其详细计划。关键是发掘有着清晰蓝图的项目。一旦有了清晰蓝图,他们就可以开始认真打造出来。

Q:加密货币市场近期大跌,对这一市场感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少。这是怎么回事?

Carlson-Wee:价格是在跌,但重要的是采用回收策略,认真展望未来。观察整个加密货币生态,它是地球上存在过的资产行列中增长最为迅猛的一个。如果想了解用户数量的增长,一个办法是计算网络上的交易数量——这些生态很健康,交易数量一直向正确的方向增长。我说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些主流的区块链网络。从去年 9 月到 12 月的一波大涨后,现在我们看到了价格的回调。看看一年前的情况,市场是在切切实实增长中。人们总是很容易看到眼前,过去几个月的价格波动,比起我很多年来经历的价格起伏要小多了。这个世界的任何资产转移到互联网上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Q:有了像 Polychain 这样的基金,是否意味着区块链现在吸引的主要是机构投资者,而不再是个人投资者?

Carlson-Wee:我个人不这么认为。你想想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交易的那些公司,几乎所有交易都是来自于机构投资者,他们占了交易量的绝大多数。而今天加密货币市场几乎都是这一领域的狂热信徒和技术人员在参与交易。尽管交易者群体从加密货币粉丝变成了更为专业的交易人员,我还是认为比起任何金融市场,这一市场还相对较小。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