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的优势在于两个创始人的互补,其中的潜台词或许是两个人如此不同。

原文标题:《特稿:「狂人」詹克团》
作者:吴说区块链

詹克团,79 年福州闽侯人,原比特大陆董事长,币圈首富。

他个子瘦小,暴脾气,嗜酒,物欲却不高,80% 时间穿一双 new balance 运动鞋与一件灰色 polo 衫。

你不了解的「狂人」詹克团就是这件

在 2019 胡润百富榜中,他以 300 亿身家位列第 100 位,成为「中国区块链首富」。吴忌寒是 170 亿。

詹克团办公室中,摆满了超过上千本书,主要是哲学、历史与企业管理类书籍。他最喜欢的两本书是《三体》和《人类简史》。(吴忌寒的办公室则十分简陋,显眼的只有角落中的一个飞机模型)

詹克团喜欢阅读管理类书籍。詹克团为自己撰写的简介中,除了擅长芯片设计等,还特意加上了擅长企业管理。

19 年 9 月,詹克团开始新一轮「模仿华为」的企业管理结构调整,来自华为的 HR 负责人是操盘者。

据说,詹克团对 HR 提交的几轮方案,并不满意。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心情。比特大陆美股上市如火如荼。不出意外,上市后詹克团的财富更将是个天文数字。詹克团最看重的 AI 业务,也拿下了福州市城市大脑 2 亿大单。

少有人知的是,10/1 节庆阅兵,与李彦宏雷军等一起,詹克团作为优秀企业家代表,受邀来到现场。

10 月 25 日发言后币价大涨,詹克团发了一条朋友圈,感谢拉盘!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顺利,直到四天之后。

1 比特币是我的真命天子

10 月 28 日,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突然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换为吴忌寒。

直到今天,都没有人知道是如何办到的。

暴风随即而来。10 月 29 日上午 11 点,吴忌寒向比特大陆员工发送内部邮件,称决定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即刻生效。

更狠辣的是,邮件要求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

继「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的邮件后,吴忌寒随即向员工发出了第二封邮件,内容为解除现 HR 负责人(正是那名主导结构调整的原华为 HR)职务,重新任命原 HR 负责人,并召开员工大会。(11 月 2 日发出第三封邮件,内容为全员加薪)

员工大会上,吴忌寒历数詹克团的「疯狂行径」,如一意孤行将不成熟的 10nm 芯片流片量产,导致公司损失 15 亿美元。

吴忌寒在大会上很激动,他强调,自己才是技术信仰者,詹只是迷恋权势与虚荣;AI 是他最初想到的,詹克团想做的是 CPU。这一点让人跌破眼镜,因为詹克团在外界心中,一直是 AI 技术的疯狂支持者,而吴忌寒反对。

一位核心投资人曾说,比特大陆的优势在于,两个创始人的互补。其中的潜台词或许是,两个人如此不同。

这句话今天听起来颇为讽刺。在老套的媒体故事中,从两人创业开始,詹克团与吴忌寒一直打造相遇、相知、互补、成功的币圈佳话形象。

几个月前,詹克团在全员大会上,回忆起创业之初。

他说,「比特大陆」的名字是他在出租车上取的,而备选项是「比特币大陆」。这与外界认为吴忌寒是比特大陆的灵魂创始人印象也有所不同。

事实上,在比特大陆成立以来,詹克团一直作为董事长,负责几乎所有的内部活动讲话,风格自信慷慨。刚入职的一些员工觉得,詹克团才是比特大陆真正的创始人与灵魂。

下了那辆出租车,詹克团取好了名字,去进行工商登记,比特大陆诞生了。

詹克团虽然出生贫苦,却有罕见的创业精神。他曾对员工说:作为一名福建人,我知道自己迟早是要创业的,只是没有想好做什么,但当时的他说一定不会做芯片,直到遇见了比特币,「比特币是我的真命天子」。(不过,他也会抱怨,为什么记者总问他,是不是忌寒带他进入行业)

虽然詹克团家里穷,吴忌寒亦不富裕,他们凭借葛越晟(一名吴忌寒的实习生)家族的资金,开始了创业。

结果大获成功,但詹克团是如何成为大股东的?

吴忌寒的说法是,他曾经承诺,每一次矿机芯片达到指标,就给詹克团团队一定股份。在 29 日的员工大会上,他攻击詹克团把绝大多数股份占为己有,而没有分给团队,这是他成为大股东的原因。

佐证这一说法的是,神马矿机老板杨作兴的遭遇。神马矿机老板出走比特大陆,原因是詹克团只愿意给 0.5% 的股份,吴忌寒则愿意给 2%。如今,神马矿机与比特大陆几乎平分秋色。

无论过程如何,詹克团一度成为了比特大陆的董事长与大股东,吴忌寒作为联席 CEO。1217 事件后,吴忌寒不再拥有任何职务。

1217 事件发生于 2018 年 12 月 17 日,比特大陆召开高管大会,会议上宣布詹克团担任董事长,王海超担任 CEO,吴忌寒卸任一切职务。那时比特币现金分叉导致数币大跌,比特大陆又持有巨大 BCH 资产,因此吴忌寒成为众矢之的。随后比特大陆开启大裁员模式。

1217 事件,俨然是今天这场暴风雨的翻版,只是詹克团过于自信,留有余地。半年的隐忍后,吴忌寒发出致命一击。

傲慢与隐忍,成败只在一线之间,詹克团掉以轻心了。

2 超越摩尔定律

创业难,还是守业难,对于比特大陆而言,恐怕是守业。

创业以来,詹克团团队不断推出新的芯片,并且凭借 s9 矿机,垄断全球 70% 的矿机市场。2017 年币价暴涨,钞票滚滚而来。究竟赚了多少钱?谁也说不清。吴忌寒在全员大会上说,詹克团因为芯片流片失败,亏了 15 亿美元,他投资只亏了 8 个亿。这么一算,23 亿美元亏完,比特大陆还有十几亿的利润。

同年,吴忌寒分叉比特币,制造了比特币现金,以矿霸形象被人们熟知。

不幸的是,他主导的比特币现金,却被假冒的比特币创始人,澳洲中本聪,再次分叉,并且导致了 BCH 与其他数币大跌。

这都是题外话了。回到 2017。与吴忌寒矿霸形象不同,詹克团媒体知之甚少。其实就对外沟通来说,两人没有严格严格划分。只是詹克团不喜与媒体打交道,所以看起来吴忌寒成为了公司发言人与灵魂人物。

但在业务上,两个人还是有很明确的区分。詹克团负责技术、供应链、生产、AI,吴忌寒负责投资、矿池、矿场、矿机市场销售。人力、财务、法务等,则是向两人共同汇报。

据说,两人曾达成过一个协定,某件事,一人说可做,即可做,一人反对,即不做。

2017 年底,詹克团发布了他心心念念的 AI 芯片。业界对这款芯片评价不高,有位商汤的工程师在知乎上实名说,甚至不如低功耗的 arm 芯片。不过,作为中国人做出的 AI 芯片,还是收到了不少赞许。

失败没有让詹克团停下,他对 AI 的疯狂不断升级。

他曾告诉算法负责人,要招聘 1 万名工程师,打败旷世商汤。

他觉得英伟达英特尔垂垂老矣,创业芯片公司明年就要死去,只有华为值得一战。

他让销售威胁传统安防厂商,如果不和比特大陆合作,那么以后就不给他们合作的机会。

为了招聘台湾 AI 人才,他罕见接受了两家台湾媒体的采访,里面有很多细节,只是局限在台媒,所以传播不广。据说在报道后,比特台湾招聘进展异常顺利,甚至因为挖了太多人,和芯片巨头联发科产生了摩擦。

詹克团亲手打造的比特大陆的 AI 路线图,也充满了「詹式疯狂」。7 个月迭代、超越摩尔定律、云端联合终端、自写 IP、自研算法、全栈、自制服务器、自制闸机门禁,甚至要量产 toc 摄像头。

1965 年,英特尔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提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摩尔定律」,意指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量每隔 18 至 24 个月就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詹克团说,我们要「7 个月提升数倍」。

如果说詹克团的疯狂,第一次体现在 AI,那么在大约在 2018 年初,他疯狂迷上了华为。

詹克团开始要求,招聘的每一个人都有华为背景;模仿华为,彻底改造比特大陆的组织体系;参考华为,让研发去做 HR,HR 去做销售,销售去做财务;甚至开始模仿任正非的格式,向全员发表内部文章。

比特大陆的老员工不堪其扰,终于在最新一次结构调整前,迎来了吴忌寒的「反杀」。全员大会上,当吴忌寒说出取消结构调整时,员工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

沉迷在自己的「疯狂」中,詹克团似乎有些失去人心。

而这一回,吴忌寒没有给詹克团留任何余地。

3 谢幕

随着吴忌寒讲话流出,更多詹克团的八卦也传出。

嗜酒,许多工作都要在酒桌上谈。

赞助中医基金,呼吁员工喝中药,甚至和重要客户的洽谈会,因为中西医纷争变成吵架。

修佛,冥想,练气功。不过,AI 品牌「算丰」这个名字,就是冥想中得来。等等。

但是,在这些看起奇葩的背后,詹克团也有另一面。

他说,收购机器人公司的原因,是为了给孩子做出一台真正喜欢的机器人。

崇尚孝道,要员工一定孝敬父母。

他的疯狂导致流片失败与巨大损失,但也是对技术的极限追求,让他从一无所有,成为 300 亿区块链首富。

如今,詹克团领导的技术团队,仍然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5nm 芯片也陆续要推出。神马嘉楠芯片都停留在 8nm,甚至无法达到 7nm。

在比特大陆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坚持,要给员工按照合同发奖金。

这个「最困难的时候」,是指 2018 年下半年。币价大跌,矿机库存高企,芯片流片失败,AI 无法产生收入,BCH 分叉,上市失败,诸多问题暴雷。

据说,最少的时候,公司账上只有千万级别的现金。

两位创始人积蓄已久的矛盾终于爆发。詹克团攻击吴忌寒做 BCH,导致公司亏损;吴忌寒攻击詹克团把技术人员调去 AI,所以矿机失去竞争力,被神马芯片超越。多个会议上,双方及其人马直接「开撕」,甚至不乏肢体冲突。

你不了解的「狂人」詹克团吴忌寒

在 2019 年初的年会上,詹克团回答员工关于 BCH 的提问。他说,未来要客观中立地对待各类币种。吴忌寒立马上台反驳:你的矿机失去竞争力,被抢走了市场,为什么要怪到 BCH 身上。场面极其尴尬。

矛盾已经激化。

随着那一封邮件,一切走到了尽头,而詹克团的未来结束了吗?

11 月 2 日有内部人士透露,吴忌寒正在严查詹的财务,随即吴自己朋友圈否认,但在否认中也透露,双方律师即将在境内境外开始交锋。

按照投票权,詹克团无疑领先,但按照股份,詹克团与吴忌寒加葛越晟家族,其实都在 36% 左右,剩余投资人的取向,或起决定作用。

诡异的是,无论是吴忌寒宣布解除詹克团职务,到严查财务的小道消息流出,他都一直没有发声。媒体打给他的电话,先是按掉,然后占线。这样的忍耐,俞渝也没有做到。

因为一直沉默,甚至有小道媒体不负责任地传言他失踪被抓。

詹克团在想什么?

他有没有后悔没有强化控制权,留下了可乘之机;他是否反思自己的疯狂;他会否另立炉灶,继续比特币与 AI 的信仰之路?

「狂人」詹克团,还没有谢幕。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