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1 年,巴黎。不满于法国政府卑躬屈膝的巴黎人民奋起反击,临时政府总理梯也尔狼狈逃出巴黎。巴黎公社成立,它是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的雏形。

巴黎公社运动被称之为革命。60 年后,1848 年,卡尔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后,共产主义在发展过程中,一度分成几个不同的派别:列宁主义、托洛夫斯基主义、布哈林主义、斯大林主义等,彼此之间互相攻讦,斗争激烈。

2008 年,互联网。不满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周而复始,中本聪创立了比特币。它是历史上第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

比特币对世界而言,同样是革命。10 年后,2019 年,比特币和加密货币枝繁叶茂。比特币之后,区块链也分化出了各种各样的路线:区块链 1.0、2.0,还有所谓的区块链 3.0。专注一个场景的比特币,打造自由生态环境的以太坊,还有定义依旧模糊的 3.0,哪个才是区块链未来的方向?

原文标题:《比特币与以太坊路线之争:敢问区块链路在何方?》

分道扬镳的比特币和以太坊

只要在多走一小步,仿佛是向同一方向迈的一小步,真理也会变成错误。

1924 年,列宁逝世,苏联共产党内部分化为两个路线。一个是托洛夫斯基为首的严格贯彻列宁对共产主义理解的「托派」,另一派是以斯大林为首的「修正主义」路线。两条路线斗争不止。

在区块链世界里,这种斗争也在发生。

2013 年底,Vitalik 发布了以太坊白皮书《以太坊:下一代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2014 年,Vitalik Buterin 在北美比特币大会上首次谈及以太坊之后,这个新概念就得到了大众广泛的关注。

以这个时间点为坐标,区块链斗争开始了。

在 2014 年之前,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应用发展阶段,它们主要致力于解决货币和支付手段的去中心化问题;2014 年之后,开发者们越来越注重于解决比特币在技术和扩展性方面的不足。

在 2014 年之前,是比特币的 1.0 时代,以比特币的信任机器为代表,2014 年之后,是比特币 2.0 时代,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为代表。

尽管比特币和以太坊的运行都是以分布式分类账和加密技术的原则为基础,两者在发展道路上截然不同:比特币坚持一个支付场景;以太坊要搭建一个代码即法律的生态。

比特币更像「托派」,以太坊则和「斯大林主义」异曲同工。

比特币:无法管制的自由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这句话出自《共产党宣言》引言部分。

2009 年 1 月 3 日,当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被挖出的时候,互联网的幽灵也诞生了。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banks.(《泰晤士报》,2009 年 1 月 3 日,财政大臣正站在第二轮救助银行业的边缘)」这句话被嵌在第一区块之中,既俏皮地表明了比特币要实现的目标,也是一句魔咒,开启了一个时代。

2013 年,比特币发布了 0.8 版本,这是比特币历史上最重要的版本,它整个完善了比特币节点本身的内部管理、网络通讯的优化。也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以后,比特币才真正支持全网的大规模交易,成为中本聪设想的电子现金,真正产生了全球影响力。

此后,比特币后面的发展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世界各国逐渐对比特币有了正确认知,并且比特币的算力也有了长足增长,在 2016 年 1 月达到了 1EH/S,以及在 Github 上超过了 1 万个相关的开源项目,都证明比特币生态环境越来越成熟。

比特币作为其他加密货币的始祖,从诞生到现在,自始至终都将自身定义为一个加密资产托管平台。

比特币作为点对点数字化支付系统,更类似于一家可以全球结算的银行,并且这个银行是没有中心化组织成员的,没有 CEO,没有管理员,只有代码和共识的基础原则。

最主要的是银行的账本完全公开的,任何人查看每笔交易和记录都可以,而且每笔交易都可以追溯到源头,通过加密及数学魅力也实现了账本不可更改等特性。而且最大的特点,点对点价值传输,不需要其他第三方,或者信任机构。

比特币认为,加密货币只需要一心一意的做好常规货币的替代物,做好支付交易的媒介和价值储存的手段即可。

发展思路源于其稀缺性。2100 万枚的上限受数学规律的保证,同时算力和开发去中心化保证了被不能被修改。这种特性是模仿黄金设计的,积累了足够多的用户后,比特币得于被认定为一种货币。可以用来储值,保证财富的自由被个人掌握。

这些想法是中本聪创立比特币的初衷,也是比特币目前正在走的路。

历经 10 年发展的比特币尽管期间几经沉浮,但直到现在依然是世人所公认的最具价值的加密货币。

从以太坊开始,币圈开始变得癫狂

Code is not the law,but good software is good。

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区块链技术应用最成功的代表,有了比特币,人们才在之后了解到区块链技术,有了以太坊,人们才知道区块链能够与现实生活更紧密。

由于比特币自身机能的限制,无法满足币圈用户越来越「膨胀」的需求,极客们开始探索区块链的新用法。

这就是以太坊。

2013 年年末,Vitalik 发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书,在全球的密码学货币社区陆续召集到一批认可以太坊理念的开发者,启动了项目。

2015 年 7 月 30 日,以太坊发布了 Frontier 版本。在这一阶段,以太坊建立了一个生态环境,世人可以在里面测试分布式应用(Dapps)。

自此,以太坊走上一条和比特币截然不同的路。

以太坊是点对点的去中心化的虚拟机,用户可以在已经配置好的环境中开发自己想要的程序,并把程序安装在以太坊上进行运行。

整个以太坊系统就是可以由全球任何计算机加入的一个大网络,每台电脑只要安装了以太坊客户端,就可以成为以太坊的一个节点一个虚拟机。

以太坊在最初已到了全球的「超级计算机」的概念,人人都可以开发程序放在这个超级计算机运行。

作为一个平台,以太坊可以通过自己的货币工具使 P2P 交易和应用程序便捷化。

虽然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加密货币,但以太坊的主要目的不是把自己建成为支付替代物而是使以太坊的运营便利化且货币化,从而使得开发人员可以建立并运行分布式应用程序。这使以太坊拥有了有用的价值属性。

换句话说:以太坊 = 区块链 1.0+应用。

截至目前,加密货币领域大多数加密货币都在走类似以太坊的多功能化路线,前者有以太坊、EOS 等,后者有在公链元年纷纷依靠公链而诞生的各种加密货币,诸如 TRON、MOAC 等。

有利必有弊,智能合约给了以太坊路线无与伦比的优势,但是其弊端也让许多人恨得咬牙切齿。

智能合约是好东西,但是却漏洞百出。几年间,各种区块链 2.0 项目接连遭受黑客攻击。远的不讲,2018 年 5 月,黑客利用以太坊的漏洞攻破 BEC,导致 BEC 市场崩溃,损失 10 亿美元左右,BEC 价值几近归零。

另一条公链 EOS 从成立之初到现在,短短半年也接连遭受黑客攻击,甚至网友调侃黑客爱上了 EOS。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相较于比特币而言,以太坊为首的区块链 2.0 路线在发展过程中则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野心」,以太坊想通过自己的手将币圈全部囊括。到头来兜兜转转,终究还是一事无成。

2018 年,以太坊市值跳水 90%,而其生态上的各类应用也大多半死不活。

也正是从以太坊开始,整个币圈的心态开始变得「癫狂」。

ICO 问题和 Dapp 资金盘问题

收刀入鞘吧!凡动刀者,必死在刀下。

如果你是在 2017 年之后入场的币圈玩家,那么有一个词你一定听说过:ICO。很多加密货币靠着这个词发展壮大,很多人凭借它一夜暴富,又有很多人因为它身无分文。

2017 年可以说是 ICO 元年。在那时,创业者拿着一份看起来很技术性的白皮书到处找投资,再花钱上交易所。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空气币,一波一波的割着韭菜。

他们依托于各种各样的公链,告诉别人他们能实现各种各样的功能,这些功能大多只有一个雏形,有的甚至只是一个概念。

就这样,这些项目依然获得了大量的募资。

2014 年 7 月 24 日起,以太坊进行了为期 42 天的 ETH 预售,也就是 ICO。在这期间,一共筹集到 31529 个比特币,按比特币当时的市价来算,超过 1800 万美元。对应的,售出 60102216 个 ETH。

EOS 更是通过 ICO 募集到了 40 亿美金的财富。

这只是区块链 2.0 路线中的两个最有名的案例,至于其他大大小小的加密货币项目,他们到底募集到多少钱,或许只有上帝知道了。

出来混,迟早要还,2017 年 9 月 4 日,国家颁布法令明确将 ICO 定性为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再加上 2018 年下半年以来的熊市,很多项目方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据 Coinopsy 平台数据,2018 年熊市期间,有 264 种加密货币项目未能存活下来,这其中有 144 个是通过 ICO 启动的。

区块链路线之争:以太坊「膨胀」,比特币「孤独」

ICO 之后,是 Dapp 资金盘。

很多以太坊路线的项目团队在 ICO 被宣布为非法之后,开始表示,要真正做一些实事。TRON 孙宇晨就是如此,6 个月前,TRON 通过 ICO 大赚特赚,以至于孙宇晨被人称之为「骗子」。

6 个月后的今天,波场接连发布开发者生态系统,收购 BitTorrent,Dapp 接连上线,孙宇晨的 Twitter 和微博每天发得贼频繁,大部分都是和 Dapp 有关。

此外,以太坊和 EOS 等公链也接连上马 Dapp 项目。值得注意的是,现如今的各大公链上的 Dapp 大多属于资金盘和菠菜。

据 Dappreview 平台数据,当前以太坊上 Dapp 总数共 1842 个,其中资金盘和菠菜类 Dapp 有 436 款;EOS 上 Dapp 总数共 273 个,其中资金盘和菠菜类 Dapp 有 173 个;TRON 上 Dapp 总数共有 108 个,其中资金盘和菠菜类 Dapp 有 60 个。

不是 ICO,胜似 ICO。

此外,以太坊、EOS、TRON 以及其他各公链的 Dapp,均是除了少数几个还保有可观的活跃度,其余大部分早已陷入沉寂。

尤其是以太坊,这个历史市值排名仅次于比特币的项目,甚至被人称为史上最大的 ICO 项目。

ETH 在创立之初便将自己定义为区块链世界的虚拟机,扬言用户可以在他的环境中开发任何自己想要的程序。

作为一条公链,没有靠自己的生态被人们记住,反而因为 ERC20 发币而大火一把。是福是祸谁能知晓?

比特币是区块链最成功的应用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Dapp 普遍都是资金盘同时也反映出,区块链落地难的问题。从区块链诞生到现在,一直就有各种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口号,然而具体落实到实践中,往往收效甚微。究其原因,区块链无法真正给实体经济的各行各业带来飞跃的发展。

「形同鸡肋」是目前区块链技术遇到的尴尬处境。AOA 公链 CEO 赵美军表示:「拿物联网为例,区块链能给物联网带来的改变很少,基本上是有区块链物联网能活,没区块链物联网也活的不差。」

这些问题也是区块链 2.0 路线所面临的处境之一。

而在区块链 2.0 时代,也有一批以巨头为主导的「务实派」,他们更多是把区块链技术做减法,让区块链技术更快的落地。

在中国,阿里巴巴、平安、腾讯、华为等巨头早已悄然布局区块链。但这些传统巨头只是单纯将区块链作为一个技术来看待,是为了更「优化」而不是要利用区块链去解决自身问题。

此外,传统巨头选择区块链和圈内项目团队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发币。

马化腾认为,区块链是一个还不错的技术,但如果每家都通过技术发币,则存在很大风险。

截止到目前,除了比特币,区块链应用的落地收效甚微,以至于比特币被称为区块链最成功的应用。

区块链未来情况几何?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去年年底,沸沸扬扬的 BCH 分叉战争其实质也是吴忌寒和 CSW 对于 BCH 发展路线的分歧造成的。吴忌寒支持的 BCH ABC 路线想要将 BCH 打造成一个能够承载更多功能的综合公链,而 CSW 支持的 BSV 则想要让 BCH 回归到和比特币一样。

在热闹了几年后,区块链行业似乎又回到了 2014 年初,站在新旧世界的分叉点上。

我们在回到区块链时代划分上。

比特币路线和以太坊路线还在互相较劲,不甘寂寞的币圈人又发明出了区块链 3.0 的概念。2018 年 6 月,所谓的区块链 3.0 项目 EOS 诞生了。

EOS 也是以生态建设为主的一条公链,但其与以太坊在共识机制上并无太大差别,至少没有质的飞跃,有的只是在原有基础上的「小修小补」。此外,EOS 也并没有对现阶段区块链做出大幅度的突破,所以 EOS 无法担当起区块链 3.0 的名头。

当然,如果百度一下就会发现,在网络上,区块链 5.0 也已经「出现」了

区块链路线之争:以太坊「膨胀」,比特币「孤独」

是否在区块链领域,只有两条路?要么是执行单一的功能,要么是发展全面的生态?就未来而言,我们不得而知,但就现在来说,恐怕是的。

在托洛夫斯基和斯大林两派互相斗争过程中,斯派指责托派是帝国主义走狗,并声称要将其全面剿灭。而托派则被赶出了政权,最终成为了理想的寄托。

斯派是现实派,托派是理想派。基于二十世纪的运动事实,现实派为了巩固政权的现实,屠杀了理想派,而最终也因为丧失了理想而全面变质而破灭。

在加密货币世界里,现如今走以太坊路线的加密货币有很多,而比特币则很孤独。

究竟哪一种路线是正确的,我们无法做出回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比特币不会像「托派」那样被彻底剿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