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矿商一直在比拼如何优化矿机性能、提升矿机产能。当下比特大陆、比特微两巨头并驾齐驱,但比特大陆内斗为这一局势埋下诸多变数。

原文标题:《4 张图读懂比特币矿商 8 年兴衰与变迁》
撰文:黄雪姣

6 月 16 日,BitMEX Research 发布了一篇名为《比特币矿霸之战》的报告,回顾了六大矿机厂商 8 年来的竞技角逐和格局变换。

从 2012 年底最先宣布进军比特币 ASIC 矿机研发的蝴蝶实验室,到技高一筹率先发布首款 ASIC 矿机的嘉楠耘智,再从后起之秀比特大陆长时间统领江山,到黑马比特微顺势而起瓜分市场……比特币世界当之无愧的矿霸们,留下了一幕幕荡气回肠的传奇。

来到眼下,比特大陆、比特微两巨头暂时并驾齐驱。但比特大陆内斗为这一局势埋下了诸多变数。

矿商格局变迁

嘉楠耘智不仅是「区块链第一股」,也是世界上第一台 ASIC 矿机的制造商。

在比特币推出仅仅四年后,即 2013 年 1 月,嘉楠耘智发布了第一台 ASIC 矿机,阿瓦隆一代,揭开比特币算力战的序幕。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图 1 五大矿机品牌挖矿功耗(J/T)变迁,来源:矿商官网,制作:BitMEX Research,数据截至:2020 年 6 月

得益于创始人「南瓜张」的精湛技术,在此后一年,阿瓦隆矿机从一代的 5000J/T 功耗降至三代的 1250J/T,能效比整整提升了 4 倍,这让阿瓦隆矿机在诞生的一年半中长时间保持技术领先。

有意思的是,阿瓦隆的诞生颇有些「时势造英雄」的意味。

在 2012 年,美国团队蝴蝶实验室和中国烤猫矿机创始人蒋信予先后宣布研发 ASIC 矿机,引发比特币世界的争议。

据「南瓜张」自己介绍,他在此中嗅到了比特币被垄断的危险,「为了世界和平」,遂投身 ASIC 矿机研发,不料就此开创一个帝国。

而「始作俑者」蝴蝶实验室,则因研发困难跳票而陷入投资人维权危机。2014 年,蝴蝶实验室最终应美国法院要求关闭。

在这个过程中,比特大陆蚂蚁矿机等一批中国矿业品牌,依托着华强北的硬件产业链诞生了。

但生不逢时,刚刚兴起的矿圈创业潮被 2013 年底的币价大暴跌横腰拦截。在接下来将近一年的币价横盘中,包括烤猫在内的大批矿机厂商退场。

「2014 年底,我们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如果价格继续下降,也许比特大陆会倒闭。」比特大陆两位创始人吴忌寒和詹克团都曾在后来感慨道。

但熊市中艰难支撑的比特大陆,已经初具矿霸气质。

从 2014 年 7 月到 11 月,比特大陆快速迭代了三款比特币矿机,挖矿效率也从第一代的 2160J/T 提升 4.4 倍至 490J/T,成为市场上性能最优的矿机。借此,蚂蚁矿机的市占逐渐赶超嘉楠耘智,在 2015 年到 2018 年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统领市场。

据统计,在 2017 年牛市顶峰时,比特大陆的市场份额一度达到 75%。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图 2 四大矿商市场份额变迁,来源:比特大陆招股说明书、嘉楠耘智招股书、比特微路演 PPT,制作:BitMEX Research

但此时,它未来最为强大的竞争对手——神马矿机的制造商比特微业已加入战场,并借着神马 M3 获得了非常可观的市场,几近比肩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

急剧变化的这两年

从图 1 可以看出,自 2018 年以来,矿机厂商加快了迭代矿机的步伐,蚂蚁矿机的性能优势常被神马、芯动矿机超越。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图 1 五大矿机品牌挖矿效率 (J/T) 变迁

在市场份额上,BitMEX Research 数据显示,除嘉楠耘智和比特微市占得以扩大外,包括比特大陆、亿邦、芯动乃至小众品牌矿机的市占不断缩小。最为明显的,比特大陆的市占降至 45%,而比特微的市占从 10% 升至 35%。

对于这种「此消彼长」,市场普遍把原因归结为比特微的进步和比特大陆的退步。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图 3 比特微 3 年矿机销量,资料来源:BitMEX Research 对比特微代表 Elsa Zhao 的访谈,制作:BitMEX Research

吴忌寒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公司在 2019 年的「失利」皆归因于彼时董事长詹克团的刚愎自用,包括给矿机不合理的市场定价、以及不当的销售策略,导致了部分大客户转向竞对。

除了管理上的问题,蚂蚁 17 系列矿机部分批次也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继而影响其后续口碑和销量。

根据 Odaily 星球日报此前报道,今年 4 月底,一批蚂蚁矿机买家自曝遇到大量「问题」矿机,问题集中表现在因散热片移位等导致算力降低。经统计,「受害矿工」所购矿机数量平均在 1000 台,坏损率高达 30%,「问题矿机」数量达 1.1 万台之多,以一台矿机 1 万元的进价计,矿工所受损失可达数千万元。

2019 年,矿商还发生另一件大事——嘉楠上市,这让其可从公开市场募资,同时也要应对行业、业务波动在二级市场掀起的涛浪。

在嘉楠耘智冲击 IPO 的第四季度,矿机市场不复先前的高歌猛进,转而走下坡路,我们可以从全市场为数不多的公开数据来窥见一二。

下图是嘉楠耘智自 2017 年来的季度收入。自 2019 年 Q3 达到顶峰后,嘉楠耘智的销售额开始下降,至 2020 年 Q1 甚至出现断崖式下跌,堪比币价跌至 3000 美元低谷的 2019 年 Q1。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图 4 嘉楠耘智自 2017 年来的季度收入,单位:百万美元,来源:嘉楠耘智财报,制作:BitMEX Research

个中原因,币价受疫情、全球经济影响是大环境,直接原因则是比特币减半和 3·12 大暴跌吸血,导致更多矿工无法如期回本,由此何谈复投?

下一个矿霸会是谁?

当前矿机行业整体呈「销量不振」之势,不要以为在这个背景下矿商们「一损俱损」。相反,此时的竞争更为激烈,又因比特大陆内斗,整个矿机市场又平添几分不确定性。

去年 10 月,吴忌寒通过非常规手段获取比特大陆法人及董事长之位,挑起了长达半年的内斗战火。至近日詹克团携法人身份回归,双方势均力敌、互不相让,更是让内战波及核心业务——矿机生产销售和客户服务。

当前,詹方面占据矿机供应链,但不控制财务,因此詹方面在一周内通过暂停给原客户(向吴方面打款的客户)发货、低价甩卖库存矿机等策略,来重新回笼现金流。

据吴说区块链消息,詹方面正在以约 104 元 /T 的价格(市价 110 元 /T),甩卖约 14000 台的 T17+ 系列矿机,如顺利实施可回笼现金流约 8000 万元。不仅如此,不排除詹将进一步低价出售期货矿机。

矿机若顺利上架,将拉升全网难度,摊薄现有矿工利润,进一步延长回本周期;另一面,詹克团推出的低价策略也将吸引市场上潜在的买方,给其他矿商造成压力。

这种压力会持续多久?比特大陆会否长期分裂为两个阵营,从而大大削弱公司实力、给对手以机会?恐怕没人能给出答案。

数年来,各矿商一直在比拼如何优化矿机性能、提升矿机产能。到了今天,市场上最领先的两款产品蚂蚁 S19 Pro (30J/T)、M30S ++(31J/T)已经相差无几,矿业低潮和 5G 初兴之下,双方对于供应链的控制暂时也不会有太大变数。

如果比特大陆这艘大船能平稳行进,两强局面也许还将持续下去。

参考资料:

比特币矿霸之战,BitMEX Research,2020.6.16

矿业春秋时代:比特权贵列位,新币草莽厮杀,星球日报,2018.6.14

矿机发展史,波场 TRON,2020.3.21

「比特大陆昨天发生了什么」系列,吴说区块链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