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 10 月,我终于经历了我持有比特币之后的第一次“大牛市”。

之所以给这个“大牛市”打个引号,是因为哪个所谓的大牛市和现在的牛市比起来,似乎已经不值一提了。

但这个牛市对我而言,记忆却有点模糊,那时候我在做一家电商运营公司,10 月份正是备战双十一的关键时候,所以,也只能在闲暇时候偶尔看一眼。

人的观点绝大多数是“随波逐流”的,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坚定”,我的一位朋友把“坚定从容”挂在墙上,想方设法的提醒自己,但是,在处理现实问题的过程中,他是不是真正做到了坚定从容,只有他自己知道。

_ 尽管我在第一次看到比特币的概念之后,就理解了比特币的价值所在,但从看法、观点到变成真正践行,依然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所以,在这个旅程中,我就像个懵然无助的小孩,明明知道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却依然一路上犯着各种傻逼错误跌跌撞撞的前行,而前面,埋伏着各种意想不到的大大小小的坑,到现在我甚至都有这样的错觉:另外分叉的若干个时空里,我已经被坑死无数次了,我只是目前没有被坑死的运气最好的一个。

牛市的感觉,可能我不需要多描述了,最近几天的行情很应景,除非你追涨杀跌到迷失了最基本的判断,但凡你稍微早一点屯上一点靠谱的区块链资产,最近这个阶段你都能体会到我当年的感觉,但我需要提醒的是,现在的牛市和 2013 年的“牛市”是有本质的不同的,昨天某著名“矿霸”,问我为什么百花齐放,我回答他 3 行字:

我觉得这可能是比较靠谱的回答,至于每句话背后的含义,大家可以自己思考,所以,对于大趋势的判断,也不能简单照搬 2013 年的经验。

2013 年比特币的牛市蕴含着巨大的泡沫,在当时,实际上参与比特币投资的人数相当有限,个人感觉,国内真正参与交易的人数,应该在 10 万以内,尽管当时炒作的题材之一是第一次比特币的减半,但减半后每天仍然有 3600 个比特币的产出,这对当时的资金量有不小的压力,国内某些平台在市场不够成熟的情况下启动了期货交易,也助长了泡沫的滋生和快速的破灭。

作为快速推高的泡沫市场,崩溃的速度也非常惊人,以 BTCC 的价格来看,10 天之内,从最高的 7588 元暴跌到腰斩,随后,上涨到了 6065 元,又在 10 天之内再次下杀到了 1995。也许是隐隐的感到市场的危险,我莫名其妙地在 6000 元的价格卖出了 6 个比特币,然后又在 2000 元左右又买回了 6 个。这个具有极大运气成分的买卖操作让我的 20 多个比特币成为了负成本,现在想来,我之所以能够以很好的心态拿着这些比特币一直到现在,和我的成本有相当的关系,如果,我手里的币是很高价格的成本,后面的一路的颠簸我是不是真能拿得住,还真不好说。

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情况是,比特币牛市的末期,各种山寨币价格漫天飞,这是因为资金的推动造成的,做庄一个品种,拉高价格,吸引韭菜跟风,然后派发,然后韭菜顶着绿油油的套牢帽子成为了“坚定的持有者”,最后,有些币就消失了。

今年的情况和 2013 年尽管有本质不同,但市场的深化演进之后,好的品种会受到不断追捧,烂的品种最终会被市场抛弃,而目前市场的泡沫,除了没有意义的老品种被拿出来炒,更多当年专门做“币”坑人的团队也来玩“ICO”了,人还是那些人,套路已经不一样了,但愿你不要变成同一拨的接盘侠。

挤泡沫的过程,是一个漫长而且痛苦的过程,由于 2013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的上涨,在 2014 年,出现了大量面向比特币的“应用”,比较有趣的一件事情是:在比特币上涨的过程中,由于比特币本身存在着赚钱效应,大多数人集中注意力在“炒币”上,所以,很少有所谓的“应用”出现,但到了下跌过程,炒币的赚钱效应没有了,比特币似乎更加容易获得了,这个时候,相关的应用也会大量出现,2014 年冒出了大量的和数字货币的相关应用。

2014 年,看着比特币不断阴跌,本身在做电商的我为了能为比特币的“应用”做点贡献(为未来拉涨尽绵薄之力),业余时间做了个用比特币购物的网站,一开始是用专业购物程序请朋友帮我改造做的 feilaomao.com 用来卖那时候我销售的零食,后来发现使用起来非常不便,于是,用 wordpress 搭建了一个新平台“菠萝集市”,这个名字的来历本来是一首很文艺的歌曲“斯卡波罗集市”,但最后网站形象却画风突变成了这个样子: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YibNZzQEnGJic1k73 gp9zjBcgWmCkVibErrzXqxhmpROUIhqOMlmicLT8icfiaicMA40 gWRrq4zpqQSypH9rDO4TpCkQA/0?wx_fmt=png)

非常意外的是,这个网站竟然被作为国内第一家“比特币”电子商务平台而意外走红,甚至福布斯发来了采访邀请(猫叔也是被福布斯采访过的人 ?),不得不提我的朋友九一,本来只是在微博上偶尔互动,因为脾气相投竟然帮我干起了吆喝的事情,另外,圈内的赵东等其他大咖也力挺这个平台,以至于这个平台偶尔搞个活动服务器都会卡死(也有可能是被 DDOS),因为这个平台是自由发布商品,商家和用户之间直接交易的,并没有中间担保,所以,这个平台完全是靠圈里人的信用在互相交易,其中两笔大比较大的交易,应该是火币买了一位卖家的几十盒月饼,另外,就是有个芒果卖家卖出了大量的新鲜芒果,这些都是卖家自己说的,其他的交易我完全不了解。因为所有的生意数据平台不留存,很奇葩是吧?

当时平台各个商家都采用了币付宝的支付按钮,币付宝还根据我这个小商家的需求对支付按钮做了非常优化的设计,不知道是不是邱亮在这个菠萝集市上买了东西,导致我的手机号码被貔貅收集到,反正后来加入到貔貅(现在的云币),我感觉多多少少和这个菠萝集市有点关系。

有时候,做事情真的不全部是要有现实目的的,我当时做了一个自己完全没有后台数据的“菠萝集市”,本意只是为了提供交易便利,没有考虑过任何如何盈利,但我这个促进市场流通行为的本身,却被这个行业记住,甚至成为我自己真正进入这个行业的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