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NITY 创始人 Dominic Williams 透漏有望在今年上线主网。 95 亿美元估值,市场会买单吗?

原文标题:《Dfinity,迟到两年,你还是「天王」吗?》
撰文:Gisele

苦等多年,曾经的「天王级」项目 Dfinity 的主网终于要上线了,上线时间在 12 月 31 日之前。

目前市场对以太坊之外的公链情绪并不高,Dfinity 主网推迟多年,部分投资者对 Dfinity 的记忆除了「T 恤厂商」和一些负面消息之外,已经非常模糊了。

Sodium 测试网发布之后,Dfinity 的估值高达 95 亿美元,是否虚高呢?Dfinity 主网上线之后,市场又会作出何种反应呢?

曾经的天王级项目,负面不断

10 月 9 日,Dfinity 创始人 Dominic Williams 在活动中透漏团队有望在 12 月 31 日之前上线主网。其实,早在这之前社区就一直盛传 Dfinity 预计在今年第四季度上线主网,奈何众人被「鸽」得多了,也就对这种说辞半信半疑。

提到 Dfinity,加密社区的用户对此的印象多是曾经的「天王级」项目, 但紧接着却是「鸽王」、「T 恤厂商」、「创始人醉心长生不老」等负面标签。

Dfinity 诞生于 ICO 最火热的时期,前后三次融资总共获得了近 1.7 亿美元,即便现在看来也是妥妥的「币圈豪门」, a16z、Polychain Capital 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都有参投。

尽管融资过亿,Dfinity 的发展之路却不怎么顺利。原定 2018 年年底上线的主网,却迟迟没有音讯,「鸽王」程度和 Filecoin 不相上下。

如果混迹于各大社群的话,就不难发现大家在提到 Dfinity 时,除了抱怨主网迟迟不能上线之外,也时常调侃:「这都过去多少个春夏秋冬了,我的 Dfinity T 恤怎么还没发货呢?」

DFINITY 主网终于要上线了,不负众望还是百亿美元的泡沫?

原来,2018 年时 Dfinity 团队承诺通过了 KYC 的空投用户预先支付 7.5 美元,即可获得 Dfinity T 恤一件,只是 3 年过去了部分用户至今都未见其 T 恤踪影。

然而,这都不是最致命的。区块链项目最怕团队内部风波, 2019 年时,Dfinity 被曝联合创始人之一 Tom Ding 退出团队,醉心于研究生物科学领域中的寿命延长。

后来 Tom Ding 对此作出回应,他在 2018 年就不再全职参与 Dfinity,而是以顾问的身份参与该项目。现今的 Dfinity 官网中也已经找不到和 Tom Ding 的相关信息了。

创始人出走,开发长期 Delay,Dfinity 颇有腹背受敌的感觉。

一手好牌开局,a16z 重金投资

或许是由于屡屡跳票所致,Dfinity 在过去两年中逐渐被大众淡忘,在加密社区流传最广的标签还是 T 恤梗。

也有很多新入圈韭菜表示,听过这个项目,但是不了解。

Dfinity 是 String Labs 孵化的一个区块链项目,号称是以太坊的「疯狂姐妹」。

String Labs 则是一家位于硅谷的风投机构,2014 年由 Dominic Willams 和 Tom Ding 创办,在 Tom Ding 退出 Dfinity 之前,他们俩都是 Dfinity 的联合创始人。

String Labs 也曾先后三次获得近 570 万美元的融资,其中第一轮融资由全球著名的投资机构红杉资本投资,金额为 45 万美金。

严格意义上来说,Dfinity 也算是 2016 年的老牌项目了,因其 Dfinity 基金会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份,2017 年初 Dfinity 进行 ICO,获得 390 万瑞士法郎,折合美元约 430 万。那时候的目标还只是做兼容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平台,或许这就是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将其归类为公链的原因。

2018 年 Dfinity 进行了 2 轮融资,均由知名风投机构 a16z 牵头,第一次融资金额 6100 万美元,第二次融资金额则高达 1.02 亿美元。 而 a16z 追加投资金额,也让 Dfinity 成为其投资金额最大的几个加密货币项目之一。

DFINITY 主网终于要上线了,不负众望还是百亿美元的泡沫?Dfinity 融资情况,来源:Dfinity 领英

因为融到了足够多的钱,Dfinity 便招兵买马扩充了其团队阵容。Dfinity 官网显示现在团队总共 115 人,从管理层到开发和运营,多为名校毕业或者具有大企工作经验,尤其是几位高管都具备区块链从业经验或创业经验。

而团队的壮大,也让 Dfinity 不再局限于只做以太坊的竞争对手,于是把愿景调整为要做互联网计算机(也称开发者网络),可以托管后端软件,并将其转换为全球的计算平台。通过互联网计算机,开发者可以通过将代码直接安装在公共互联网上来创建网站,企业 IT 系统和互联网服务。

创始人 Dominic 也曾在一次活动中提到,在他们调整了愿景之后,由于技术实现难度过大,饶是拥有实力雄厚的技术团队,也需要长时间开发。

主网上线在即,惊喜 or 失望?

尽管此前主网屡屡跳票,但从 Dfinity 的发展情况上来看,至少这是一个认真在做事的项目。在 Dfinity 的发展中,一共分为 5 个阶段,分别是 Copper (黄铜)测试网、Bronze (青铜)测试网、Tungsten (坞)测试网、Sodium (钠)测试网以及 Mercury (汞)主网,现在正处于 Sodium 阶段。

DFINITY 主网终于要上线了,不负众望还是百亿美元的泡沫?

从社区情绪来看,前两个测试网的发布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浪花。

在今年 6 月份发布的 Tungsten 测试网中,顺势公布了类似于 TikTok 的 Demo:cancan,虽然 cancan 还未正式发布,但正值 TikTok 在海外的热度正盛,去中心化版 TikTok 的概念非常令人心动。

DFINITY 主网终于要上线了,不负众望还是百亿美元的泡沫?

不同于前几个阶段的反响平平,社区对 Sodium 的发布要热情许多,也可能与在该测试网发布之前 ICP (前称 DFN)空投代币的预热有关,用户可以确认自己可认领的 ICP 空投代币数量。

苦等三年的空投终于看见了曙光。

伴随着 Sodium 测试网发布的,还有算法治理系统:网络神经元系统(NNS)。据悉,在 Dfinity 推出 NNS 后,市场对其估值已经高达 95 亿美元了。

Dfinity 的治理流程分为创建节点、提案阶段、投票阶段和执行阶段。用户质押 ICP 代币来创建神经元(节点),可以通过神经元来投票,还可以通过质押代币到神经元来获取收益,投票权重取决于质押的代币数量,收益和用户质押的代币数量以及神经元参与网络提案的活跃程度成正相关。

Dfinity 的提案阶段分为链下+链上。用户发起的提案需要先经过审核员的审核(链下),通过审核之后才会进入链上流程。所以为了尽可能让用户提交有价值的提案,用户在发起提案的时候需要为审核员和参与投票的神经元支付费用,以及缴纳一定数量的保证金。

投票阶段中,用户需要抵押代币到神经元才能参与链上治理投票,投票时可以根据自己的主观意见投票,或者跟随其他神经元投票。

而 Dfinity 治理中非常奇特的一点是执行阶段分为智能合约直接生效和人为调用参数两种。

能否唤醒投资者的热情?

Sodium 测试网推出后,Dfinity 主网已经近在眼前了,Dfinity 团队也在积极为主网上线预热,届时市场是否会为此买单呢?

值得一提的是,Coinbase 早在 2019 年就将 Dfinity 列入其上币的观察名单中了。 Dfinity 支持者也热切盼望届时 Coinbase 能上线 Dfinity,因为一直以来,Coinbase 的上币效应社区都有目共睹。

DFINITY 主网终于要上线了,不负众望还是百亿美元的泡沫?

在近期的活动中,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则对 Dfinity 主网上线之后的发展态势持较为积极的态度,他认为 Dfinity 和以太坊的相似之处在于:他们都是面向开发者友好型的网络。Dfinity 作为一个分布式应用平台,为开发者提供了一个更简化的应用环境,在此环境下的应用开发、部署和分发具备低成本、低代码、低运营和冷启动等特点。

但在 Dfinity 主网上线之后,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其 Motoko 编程语言是否能吸引足够多的开发者。

对于底层应用而言,生态系统中的开发者重要性不言而喻。尽管以太坊被吐槽问题重重,但事实上它的生态系统中的开发者数量远超其竞争对手。许多大型公链也因为自身编程语言小众,面临如何吸引开发者形成网络效应的难题。而 Motoko 语言是否比 Go、Rust 语言更好也有待时间验证。

此前,也有许多用户对 Dfinity 感到担忧,他们认为公链市场竞争激烈并且公链的黄金期已过,如今以太坊颇有一骑绝尘之势,早期的 EOS 等已经被虐得体无完肤,新晋的 Tezos、Algorand 等明星公链也在主网上线一年多之后依然面临基础设施匮乏、用户量稀少、生态发展未成型的无力感。

Dfinity 主网上线之后的光景会如何,可能更多地取决于它能否给市场交出一份满意的作业。